2011年2月27日星期日

开启布城大门之匙

以半岛为基的政客必须停止束缚东马的政治,放手让沙巴及砂朥越为基的政党在州级及全国大选中上阵。

(八打灵)由1963年至今的这些年里,沙巴及砂朥越都掌握开启布城大门的钥匙,所以,去找这把钥匙吧!

造成这个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半岛或西马控制了75%的国会议席,既222席中的165席,其余的26%或57席在沙巴、砂朥越及纳闽手中。

这就是巫统决定在1990年进军沙巴的原因,他们也立志要进军砂朥越——然而,只要砂首长泰益玛目还健在的一天,他们就无法得逞(这意味着一旦泰益不当首长时,他们就会这么做了)。

2008年308大选就清楚显示这一点,半岛的165个国会议席几乎以50对50的比例由国阵及民联各自瓜分80多席。正是因为国阵横扫东马几乎所有议席,才得以再次执政中央。

东马向来被国阵当作其『定期存款』或通往布城的皇牌,国阵不曾否认这一点,他们甚至公开承认过。最起码,国阵对于沙巴及砂朥越在这个游戏中的『角色』抱持着诚实的态度,既『造王者』的角色。

因此东马的重要性在哪里呢?国阵自己承认的论点是,东马既是通往联邦权力的途径,同时也被当作是巩固国阵权力的手段。

这情况在过去也许并不明显,然而308大选突显了这一点,倘若不掌握赢取(或维持)沙巴及砂朥越权力的诀窍,不管国阵或民联都无法组织中央政府。

沙巴及砂朥越人终于觉悟了——不清楚这情况的人并不多,而他们现在也该了解了。没有东马的支持,你就无法组织中央政府,这个道理浅显易懂。

目前的问题是,沙巴及砂朥越人是否打算继续让东马成为入主布城的跳板?他们是否情愿继续被中央或吉隆坡为基的政党当作角力的工具?还是他们现在想要成为统治马来西亚的政治联盟体内的平等伙伴?

沙巴及砂朥越一直都被当成殖民地,虽然沙巴及砂朥越在1963年从英国人手中取得独立,并成为马来西亚的一部分——他们不再是英国的殖民地,可是沙巴及砂朥越是否真正摆脱了殖民地的身份,抑或只是由一个宗主国落入另一个宗主国手中?正如我多次写过,走了白皮肤的宗主,他们又掉入棕皮肤的宗主手中?

宗主的交替

有个必须纠正的错误观点是,沙巴、砂朥越及新加坡并没有『加入』马来西亚,1963年之前马来西亚并不存在,他们如何加入?真正的情况是,沙巴、砂朥越及新加坡同意联合马来亚联合邦,以平等伙伴的关系成立马来西亚。

这意味着沙巴、砂朥越、新加坡以及由11个州属组成的马来亚是平等的。换句话说,沙巴、砂朥越及新加坡并不等同于雪兰莪、霹雳、槟城、柔佛、吉兰丹、登嘉楼、吉打、玻璃市、彭亨等州属。可是今天,沙巴及砂朥越也只被当成马来西亚13个州属的其中两个州属而已。

这就是新加坡所无法接受的,他们觉得并没有真正独立,最终造成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成为独立的共和国。这只是更换主人而已,成为马来西亚14个州属的其中一个,实际上就是由一个平等伙伴的关系降级成为州属,跟其他原本的11个州属同等了。

沙巴及砂朥越并未跟随新加坡的脚步脱离马来西亚,那是因为沙巴及砂朥越的领袖跟新加坡的领袖不同,他们妥协了。而那些拒绝妥协的人都被驱逐或神秘死亡,基本上,联邦政府把沙巴及砂朥越领袖玩弄于股掌间,正因为这些妥协的领袖,沙巴及砂朥越开启了重新被殖民化的『后门』。

当年沙巴及砂朥越个别依据《二十条契约》及《十八条契约》,以平等伙伴的的身份联合马来亚组成马来西亚,因此当时的沙巴及砂朥越领袖妥协之后,这些契约也就理所当然的扫入地毯被遗忘了。

我们应该重新正视这两个契约,我们不止应该正视,而且必须探讨是否能够为这些契约重新注入生命。组织来届联邦政府的任何一方都必须给予《二十条契约》及《十八条契约》一个坚定的遵守承诺,然而到目前为止朝野两方都未曾重视这个课题。

这些契约的基本准则是让沙巴及砂朥越子民拥有我认为应该称之为自决权的权力。这可能不等同于自治,因为国防、内部安全、外交政策等等仍属联邦政策,不属于州政府管辖。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领域不属于联邦政府范畴,可是州属本身却不被允许自行制定决策。

需要自决权

基于整个联邦政府及东马的关系急需重整,大马公民自由运动(MCLM,简称大马公运)因此应运而生。事情并没有按照当初成立马来西亚时的意愿发展,马来亚、沙巴及砂朥越之间并没有所谓的伙伴关系。

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联邦化的政策,沙巴和砂朥越只不过是13个由联邦政府统治的其中两个州属。

为了证明那些全国或吉隆坡为基的政党对于『去联邦化』的诚意(在还没想到更好的词汇之前),他们首先必须结束高压式的统治策略,让沙巴及砂朥越为基的政党得以规划自己的方向,决定自己的未来。吉隆坡和东马的关系必须以《二十条契约》及《十八条契约》为准则。

大马公运希望看到以全国或吉隆坡为基的政党停止束缚东马的政治,放手让沙巴及砂朥越为基的政党在州级及全国大选中上阵。

以全国或吉隆坡为基的政党应该组成联盟,或与沙巴及砂朥越为基政党制定选举条约,并竭尽所能协助他们。以全国或吉隆坡为基的政党不应该角逐沙巴及砂朥越的议席,令东马形成三角或四角战。

当然沙巴及砂朥越还是会有三角或四角战,在选举中这是无可避免,亦是绝对合乎宪法的,可是却不应该由这些全国或吉隆坡为基政党直接造成多角战。

全国或吉隆坡为基政党应该要让人们知道他们会确保自己不在多角战中插上一脚,反而应该协助沙巴及砂朥越为基政党,尝试拒绝国阵染指该地议席。

大马公运支持成立以沙巴及砂朥越为基政党组成的婆罗洲团结阵线(United Borneo Front),大马公运也支持恢复《二十条契约》及《十八条契约》的条约及精神。

大马公运将致力确保沙巴及砂朥越拥有自决权,让他们可以在民联及其他在野政党的协助下规划自己未来的方向。

出处∶自由今日大马
原题∶The key to Putrajaya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3-02-2011
翻译∶四月
校对:西西留

10 条评论:

四月 说...

(^.^)

太久没翻了,翻完好兴奋……怎办怎办?

追梦者 说...

留下脚印..
欢迎您跟随我,以引导更多人得到启发.

四月 说...

噢??

一般偶只要坐在榴莲树下冥想冥想,就会得到无限启发的了……

林季 说...

非常透彻的国家(正确说是领土意识)主权现象,如果民联真急于执政;所谓的东马意识形态,他们又有多了解?如果他们能理解,为什么不干脆在当地找结盟?这是比较有趣的。

西西留 说...

都说咯……引擎一开动就停不下来鸟……再来多几篇吧……要不然引擎空转很浪费油滴……

西西留 说...

李季的说法很正确,这个要地缘政治,根据理解,安华可能能搞定一些沙巴巫统党阀,因为他就是把大半个沙巴变成菲利宾人天堂的主谋,可是回到沙捞越,还是需要当地人发动这个运动才行。

Fair仔 说...

四月果然很兴奋!

榴槤树下好啊! 比菩提树下省略了老和病就直接领悟成佛了!

匿名 说...

四月大大,好久没有陪你边蹲边叹curut了,谢谢你找到好地方,榴槤树下好,榴槤树下好。。。
喔,等下下,偶把虾壳helmet戴好先,嗯,你也戴一个吧。。。

fardaus kong 说...

沙巴本土人民是有点不同的.大多数人不接触媒体,不看新闻,这给了国阵很大好处.国阵人强势众,竞选时资源及人员充足,反观民联只在一些城镇活动.民联想拿下沙巴州必需组织庞大队伍,深入每个选区及乡村.

西西留 说...

这就是民联的死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