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3日星期三

毫不留情:关于性与贿赂

该集团涉及警方、关税局及陆路交通局,人人皆有份分享他们搜刮来的亿万元巨款。目前的骗局涉及关税局,涉及到款额高达数十亿令吉,并导致了阿末沙巴尼的死亡。






至于目前安华那只备受争议的欧米茄手表到底是在警方还是在安华手上,让我想起不久前听到的一则笑话:

一个男孩向朋友炫耀他那只昂贵的欧米茄手表,朋友问他是在哪里偷回来的。

「我没偷,」他回答说:「是我爸给的。」

「你爸?」

「是啊,昨晚我走进他睡房,撞正他在干那回事,他给我这只手表好让我赶快滚出去。」

朋友觉得这是个天衣无缝的诡计,因此当晚他就在父亲的房门外守候,直至父亲频临高潮的时刻冲了进去。

「你想怎样?」愤怒的父亲问道。

「我要一只手表(I wanna watch)。」他回答。

「好吧,到角落静静坐着观赏(go sit in the corner and watch),可是不要吵。」父亲回答。

伊布拉欣阿里这位国会议员也有他自己的一套黄色笑话,男人在外头鬼混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妻子都不得空做爱,伊布拉欣阿里指出。

男人们在外头目睹形形色色的性感美女,令他们觉得非常饥渴,因此当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处于备战状态中,可是做妻子的却太过忙碌没时间做爱,因此男人们别无他法只好到外头解决。

伊布拉欣辩称,所谓伊斯兰教就是要妻子停掉所有手头上的工作,脱掉内裤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飙进睡房。

也许以下就是他想要表达的场景。

丈夫工作返家后走进厨房,「甜心,看到办公室的那些美眉后我很想要……」

妻子一面把灶火熄掉一面脱下内裤,「好的宝贝,晚餐可以稍等,来我们先干一轮。」

这里的重点是伊斯兰,伊布拉欣说这是与伊斯兰有关的。

为何凡事都与伊斯兰有关?为何伊斯兰总是与性牵连在一起?

每当这些人谈到伊斯兰,性与伊斯兰总是在同一个句子内出现,让人觉得伊斯兰就是与性有关,大部分的『条规』都与性有关,即使是圣战的战利品也是性感的处女。你把炸弹绑在胸前炸死女人与学童,然后你的奖赏就是多到连你也无法应付的处女。

我们鲜少听见宗教人士或学者谈论比如滥权、贪污、急躁、迫害、歧视、选择性起诉、操纵司法等,以及马来西亚所面对的其他社会病态及罪恶等等更为重大的课题。

这留给他人的印象是伊斯兰只是与性有关系,它对滥权、贪污、急躁、迫害、歧视、选择性起诉、操纵司法等,以及马来西亚所面对的其他社会病态及罪恶等等皆无关。

我之前曾经说过,现在再说一次:穆斯林就是伊斯兰最大的敌人,他们毁了伊斯兰的名誉,他们令伊斯兰看起来像个既肤浅又过时的宗教。

关税局雪州助理总监阿末沙巴尼之死是个悲剧,这是第二宗与反贪委有关的死亡案件。他是怎么死的?他是在什么情况下死亡?阿末沙巴尼是第二个赵明福吗?

我们真的不清楚,可是在真相还未查明之前事件已经被政治化了。

阿末沙巴尼的死亡对在野党来说是个天赐良机,他在砂朥越州选提名日当天过世,这个课题肯定会被充分炒作,一直到2011年4月16日投票日为止。

让我们把事情分开来谈,我们不希望阿末沙巴尼或任何人因为这个而死亡,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必须测查清楚,我们不会在这一层面上妥协。

然而我们也不能忽略了关键的问题,关税局的贪污问题是非常严重及猖獗的,正如警方及其他政府机关一样。其实贪污最严重的是地方议会,关税局及警方紧随在后。(甚至在反贪委内部贪污问题也非常严重,让狐狸管鸡只的后果就是把鸡都吞进肚里去。)

反贪委必须清理关税局,那里的贪污问题是很经典的,任何与关税局接洽过的人都可以告诉你这一点,而这个问题早在1960年代就存在,至今超过50年也不曾改变。

难道『消除贪污』不正是身为在野一方的我们想看到的吗?

您是否知道几年前柔佛州警察总监(CPO)查卡利亚(Zakaria Chik)是涉及许多政府部门的汽车劫持集团的幕后黑手?

偷车贼从新加坡偷走许多名贵房车,关税局允许他们把这些车子通过柔佛『进口』到马来西亚,陆路交通局则发出注册证明,然后这些房车都通过二手车商出售,警方则被提供这些房车的注册号码,并被交代『别管这么多,别骚扰他们』。

该集团涉及警方、关税局及陆路交通局,人人皆有份分享他们搜刮来的亿万元巨款。目前的骗局涉及关税局,涉及到款额高达数十亿令吉,并导致了阿末沙巴尼的死亡。

是的,事情要分开来谈,死亡是一个课题,一个最不幸的课题,我们也不该让关税局涉及数亿令吉诈骗这个焦点模糊掉。当我们要求针对死亡进行调查,同时也要确保匪徒被处罚(若有),我们不希望反贪委却步令猖狂的贪污得以继续。

为何所有的贪污都涉及穆斯林呢?无论我们走到哪个方向读到哪篇关于贪污的报导,唯一不变的是穆斯林的名字总会出现。

马来西亚人太专注于穆斯林的性丑闻(最新的是安华的案例),性丑闻是唯一的课题吗?难道性丑闻比贪污更值得探讨吗?

刚刚被揭发的是副国防部长在2006年撒了一个慌,他说5亿令吉的潜水艇佣金是由法国政府而非马来西亚政府所支付。如今已经证实这笔佣金是由马来西亚政府所支付。

然而有人在讨论这个课题吗?除了《今日大马》,是否有任何网站及报章刊登这则新闻?没有人在乎,这课题不重要。重要的是据称安华与一名华裔娼妓进行性交易被录影了。

如果真的是安华会怎样?如果不是又怎样?我们的生活素质会改善吗?马来西亚会因为这个疑惑被证实以后变得更美好吗?难道安华的性生活如此重要,以致影响整个国家的未来吗?

马来西亚人似乎不懂这个国家的未来取决于什么,不是性,而是我们是否可以消除滥权、贪污、急躁、迫害、歧视、选择性起诉、操纵司法等,以及马来西亚所面对的其他社会病态及罪恶。

我们的未来理应取决于此,然而愚蠢的马来西亚人却让政府精心策划的烟幕模糊了视线,把焦点专注在不重要的课题上面,忘记了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决定让马来西亚继续生存或灭亡。

出处∶今日大马
原题∶NO HOLDS BARRED:About sex and bribery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8-04-2011
翻译∶四月

4 条评论:

Anderson 说...

我覺得不是人民不把焦點放在重要課題,事實上,國陣掌握了媒體,而且不斷放大性醜聞(安華)而民聯則在疲於奔命的解釋.其實,華叔有沒嫖妓不會影響我對目前政治的看法!

拔刀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匿名 说...

看了今天关于RPK的新闻。 您还相信此人的诚信吗?

陈家山。

Frank C 说...

华叔也是男人嘛。。。压力大发泄一下不打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