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

毫不留情:下一个阶段才是最关键

《今日大马》的任务并非报道娱乐大众的政客性丑闻,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人民改革议程》(Rakyat Reform Agenda, RARA )的成功,而唯有改革及/或更换政府才能让这一切成真。所以直到下届大选为止,这将是我们的奋斗的焦点。






有人批评说拉惹柏特拉或《今日大马》变了,以前《今日大马》集中爆料及揭发,现在少了很多,因此许多人都不再阅读《今日大马》,他们这么说。

是的!我知道许多读者喜欢阅读其他人被揭穿或泄露出来的秘密,如果涉及的是大人物或政客的性丑闻,他们就更喜欢了,人们的耳朵总为这些小道消息而高高竖起。

难道这就是我们的最终目的?难道《今日大马》的存在只是为了报道插人者人恒插之等有声有色的精彩故事吗?

事实上这类读者都是自爽型的,他们爱看政客的负面新闻,以为这样就可以将国阵干掉,民联就可以赢取来届大选并上台执政。

当然,《今日大马》可以继续爆料和揭穿执政者各种错误、越轨、犯罪、滥权、盗劫等行为,自从互联网在1990年中进入马来西亚之后,我们15年来一直都在这么做。

我犹记得在1990年中,当时的政府还是由马哈迪医生当首相及安华当副首相,我的网站(拉惹柏特拉的网站)就结露过许多政府的阴招。

你知道吗,安华及他的亲信当时就是我们的目标之一,这些人当中有些现在也身在在野党了,可是在1990年代,他们还是政府的一分子,而拉惹柏特拉的网站就曾经狠狠地教训过他们,把他们一身的屎都揭露了出来。

然后在1998年当安华被开除、被逮捕及被殴打时,拉惹柏特拉的网站就转而支持他。某个程度上来说我们『原谅』了他在过去曾经17年身在政府及有7年的时间成为马哈迪的身边的人,我们再也没有提起他及朋党们在政府里曾干过的好事。

简单来说,我们同意让往事随风而去不再提起,他在过去曾做过的事不比他目前所做的,及对国家未来的影响重要。1999年,当我加入国家公正党(Parti Keadilan Nasional, PKN)并领导文宣部,我停止了拉惹柏特拉网站,成立另外两个网站,英文的称为《大马人》(The Malaysian),马来文的称为《当今》(Kini),那是在《当今大马》(Malaysiakini)成立之前。

我也开始一个电邮发送列表,每天发送几千封电邮(一封英文及一封马来文)到上述列表中的地址,我也开始一个聊天组群,也就是我们现在称为雅虎群(Yahoogroup)。

所以我们已经在互联网上进行了长达15年以上的媒体战,然而真正发挥影响力还是在大约7年前(或2008年大选的4年前),而当然在2008年的大选中,在野党终于势如破竹。

自308之后马来西亚迎来了16场补选,回顾过去几场,在野党横扫最初的几场,包括原来属于巫统或国阵的议席。可是国阵在后来却频频报捷,甚至赢取比以往更多的多数票。

因此你们对《今日大马》的期许是什么呢?你要我们继续爆料及揭发?有用吗?只要《今日大马》继续把布城的臭屎都抖出来,在野党可以一举夺下来届大选组织政府吗?

不行的,我们需要做更多,把这些一样臭的屎都抖出来无法协助民联赢取来届大选,我们要做还有更多,我们必须进入第二阶段了。

是的我承认,《今日大马》失去了一些劲,正如你们所言。也许你们读不到谁与谁上床的新闻,你也许喜欢听到谁的裤子被脱了下来谁和谁又搞在一起,然而问题是,如果我满足了你们听这些故事的欲望,民联就能够组织来届政府吗?

第二阶段是让民联也来扮演他们的角色,我所得到的回应并不令人鼓舞,草根的民众,例如小贩、德士司机、上班族等都对槟城州政府感到到相当满意。他们告诉我,林冠英是个很棒的首长,所以他们对民联继续掌管州政府没有异议。

然而民众对其他州的看法却不一样,虽然许多人说他们会在来讲大选投选霹雳州民联。

现在的底线是:槟城安全,霹雳州有机会,而吉兰丹、雪兰莪及吉打则摇摇欲坠。

在1999年,在野党赢得52个国会议席,却在接下来的2004年大选中跌剩20,然后在上届2008年的大选增加到82席(可是在6只青蛙推出后如今只剩下76席)。

安华说来届大选民联将迈向布城,这意味着在野党需要在现有的76席以外,再多赢得50席(这是为了安全起见,不让青蛙有机会把新政府搞垮)。做得到吗?

我担忧民联无法赢得这额外的50席,甚至无法保住现有的76席。可能发生的状况是,最终只能够保住50席,缺少足以组织联邦政府的另外70席。

过去的几场补选似乎在预示着这一情况,即使我们刊登了许多机密文件,揭发了依然猖獗的贪污现象,国阵却不单单横扫了那几场补选,多数票也显著增加。因此,倘若民联要赢取来届大选并组织政府的话,该做的还要更多。

我们必须令民联牢牢记着,选民的支持不是理所当然的,别以为不满意国阵的选民就会支持他。在2008年的确是因为ABU心态(Anything But Umno或Asal Bukan Umno:只要不是巫统),而这一次要做的肯定要比ABU更多。

如果单靠爆料及揭发执政党的罪行就能协助民联迈向布城的话,我们将毫不犹豫的继续这么做,可是我们担忧过去几场补选已经证明这些是不足够的。

民联无法依赖国阵的弱点来组织来届政府,他必须说服选民,证明自己有足够的的能力来组织政府,唯有如此才有执政党机会。

爆料及揭发国阵的恶行只足以显示国阵是交差劲的政府,并不意味民联就是更好的政府,因此这样做是不足够的。

《今日大马》的任务并非报道娱乐大众的政客性丑闻,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人民改革议程》(Rakyat Reform Agenda, RARA)的成功,而唯有改革及/或更换政府才能让这一切成真。所以直到下届大选为止,这将是我们的奋斗的焦点。

然后,以来届大选的成果为依据,我们再看看接下来该怎么做。

出处∶今日大马
原题∶NO HOLDS BARRED:It’s the next phase that counts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5-03-2011
翻译∶四月

15 条评论:

西西留 说...

谢谢四月辛苦翻译

四月 说...

谢谢大人辛苦留言

小虾子 说...

谢谢两位大大人辛翻苦言留译。。。
四月大人,要不要curut???
这次是喜多悲泪口味,NGAM 不 NGAM?

四月 说...

啊虾大人,美禄搞搞一杯就好~

匿名 说...

唷,四月大人,不好意思,偶有弄美禄搞搞的,但不知怎么的虾子试喝试喝一下就把整杯喝完鸟。。。跟着。。。跟着。。。就睡着鸟,也许是医生给虾子不同颜色的糖子开始发挥功效吧。。。
今晚一定再泡过给您大人。。。。
要表去找芊芊喝咖啡?

Anderson 说...

謝謝勞苦功高的四月美女!

eric foo 说...

'插人者人恒插之' ......... =="

四月 说...

啊虾大,是不是要找芊芊算那笔记录在偶家墙壁的流水帐呀?

谢谢总是鼎力支持的安德森帅哥!

Eric,哈,被你发现了!RPK的原文更精彩,bonk来又bonk去,都不懂该怎么翻才好咧!

小虾子 说...

素的,这局'插人者人恒插之'很劲一下,四月大人关闭修炼一阵子果然变得很强大。。。虾子叩头以示仰慕之心。。。

讲到那笔吉林拿小,虾子也不知怎样清帐。。。
怎样,要表计划一下下,清帐前可要准备很多笔吉林拿小。。。安坐?

匿名 说...

来,烧水来,米禄搞搞来了。。。
请四月大人请享用。。。
大人翻译功高劳苦,也来支curut吧,今天虾子有准备桌果力口味,大人慢慢享用。。。。
虾子先退下见周公。。。

eric foo 说...

虾子抽curut?难度很高喔~~

匿名 说...

噢,楼上一粒佛大人好,没想到大人您也知道虾子喊辛苦喊辛苦才抽到curut,最糟糕的是,虾子每次抽抽下还要担心两撇胡须被烧伤嘀。。。

四月大人,虾子喊喊认真的问:流水帐安坐?

四月 说...

啊虾大,芊芊在好远嗫,路爱安坐?

匿名 说...

四大,运,喊喊远,索以虾子才会索虾子是认真嘀问,不是吹水嘀问。。。
哇爱约路气啦。。。哈哈哈。。。

四月 说...

啊虾大,所谓四大皆空,播探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