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1日星期四

郑丁贤‧又是帝国主义

一位高龄八十的老读者,写来了一封长信,对我支持“西方霸权”攻打卡达菲政权,还为虎作倀的嘲笑犬儒和偽善者,表达极度愤怒和失望。

虽然信中对我用了很多不方便见报的问候字眼,不过,即使是“愤老”,人家可是一片丹心热血。

所以,我秉持尊老的传统,虚心受教,怎么骂我都可以;最重要的是,老人家不要肝火过旺,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就不好了。

好玩的是,刚刚又看到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发表文告,一方面讚扬勇敢的利比亚人民起义,反抗卡达菲,另一方面,谴责西方霸权帝国主义军事干预利比亚。

这就是社会主义美妙之处(我是指真正的社会主义,从英国的费边社到欧洲日本的共產党)。相信社会主义的人,永远活在一个美丽的幻想之中,以为凭著热血和理想,可以塑造一个人间的天堂。

支持利比亚人民反抗卡达菲,同时反对美、英、法干预;一方面反抗暴政,另一方面反抗帝国主义,真是两全齐美,符合伟大的社会主义指导。

然后,全世界看著反抗军用石头和二次大战的步鎗,对抗卡达菲军队和僱佣兵的飞机、大炮、机关鎗。

很快的,反抗军被摧毁,人民被屠杀,卡达菲仰天狂啸,可以写成社会主义的壮烈诗篇。

幻想不须要逻辑,也可以超越常识,但是,现实世界不能如此。

社会主义搞了百年,只有被列寧、史达林、毛泽东、金日成、卡斯特罗等拿来骗人,从此再没有人相信。

这也是为甚么克林顿、布莱尔、布朗这些左仔,90年代纷纷转汰,要走甚么新中间路线,目的就是要保留一些理想,但是也要摆脱僵化的思维。

老先生和社会主义党的思维,还滯留在50年前的反殖反帝国主义年代。而这个世界没有等待他们,走过了冷战时代,进入了21世纪的多维时代。

后冷战时代,已经结束了意识形態对立的世界观,也摒弃了单元化的政治思维;世界进入多元並存的体系,也发展出一套政经合作的价值链,环环相扣。

以前的敌国,今天被逼成为伙伴,美国和俄罗斯,中国和日本,都不能没有对方;政治和经济利益相互依存,政府和商业权贵互相拥抱,只有底下的愚民被耍弄相互谩骂。

而且,今天的世界已经没有帝国,也没有主义。要奥巴马做帝国总统,他逃都来不及。

西方倘若不干预利比亚,要被左仔指责是支持卡达菲的帝国主义,干预了利比亚,又被左仔指责侵犯利比亚主权的帝国主义。

对国际形势和国际理论缺乏认识,老是把帝国主义掛在嘴边,变成前后矛盾的喃喃自语。

来源:星洲日报
日期:2011.03.29
作者:郑丁贤

3 条评论:

555 说...

卡達非的確殘殺百姓,老美出兵是正確的。

匿名 说...

赞同,很多时候那些左仔和愤青们的思想是很奇怪的且矛盾的。如北约不介入利比亚,那么那些左仔口中的革命分子很大可能会被屠杀。而且他们口中的帝国主义国家,很吊诡的有着社会主义国家梦中都想要,却没有的人民福利和人权自由。

保罗

Anderson 说...

時代進步的腳步比腦袋還快;對許多人來說是無法接受的.但卻是赤裸裸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