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9日星期一

东方群英会:谁患上历史分裂症?

独立的意义在于还原历史,哪怕它是多么不堪回首。若无法正视过去,如何自信地应向未来?当点算「独立」功臣与贡献名单还存有争议时,又来另一宗「殖民」纷争时,历史不仅无法提供经验,反而制造更多、更大、更复杂的问号。

蓝志锋

916马来西亚日余温未退,原本不会引起成为争议的「殖民」与「独立」,却因一位社会科学系教授再纳克林对「殖民」字眼的诠释,打乱我们对马来亚历史的认知。

再纳克林除了是霹雳州苏丹依德里斯大学的教授之外,也是大家认识甚少的全国教授理事会属下的历史、遗产和社会文化小组主任。

9月9日他发表「马来亚不曾被英国殖民,而是受保护」言论的地点,不是在该理事会的办公室或苏丹依德里斯大学,而选择在高教部大楼内。

这就奇怪了。他的言论,或者教授理事会较后的文告指出,「英国统治期间」不应等同为「英国统治」,因为这是不确实和不妥当。这番言论是否也代表高教部的立场?官方认同此历史观?

教授理事会能代表全马的教授吗?他们承认英国统治期间的效果是一种殖民,但马来半岛却不曾被殖民。这是字眼的诠释?还是概念的偷换?

理事会承认,英国看来是进行殖民,因为马来半岛联合邦事务是由隶属英国殖民地办公室处理。不过,英国依然维护马来主权。

再纳克林根据霹雳州与英国1874年签署的邦咯条约的内容,得出霹雳受到英国保护,但苏丹必须委任受薪的参政司(Resident)。

除了宗教和马来习俗之外,苏丹在所有政务必须征求参政司同意。苏丹被迫签署不平等条约,交出权力,割让领土(将实兆远与附近岛屿让给海峡殖民地)算不算被殖民?殖民与否是历史和政治的诠释角度,就如经典的「看起来像我,听起来像我,但不肯定是不是我」的道理一样。

再纳克林发表「不曾被英国殖民」前,我曾于8月18日针对马来政治课题访问他,他也发表类似的谈话。

他说:「马来半岛不是被殖民,而是被保护和被管理。英政府不是强行占领,而是带着(邦咯)条约来谈判。」

「苏丹的主权还在,就如当时你犯法受法律制裁后,犯人寻求苏丹减刑或宽赦,不会老远飞去英国寻求女王宽赦。」

我一时回不了神,直觉这是硬拗吗?他也批评青年缺乏正确历史观,受互联网的历史诠释影响太深远…

我在想,按照其逻辑,他应该不敢否认大马是君主立宪国家的事实。虽然马来统治者仅维持宗教和马来习俗的权力,而保护和管理权已移交到政府手上。

历史学家和社会学者的论述可以百花齐放,彰显学术自由,可惜非主流的论述和学派,往往无法享受同等的自由度,特别是独立前的左派运动史。

犹记得数年前曾有人挑起,国民大学经常出版有关左翼历史著作书籍课题,并质疑学者们背后目的。当时国大出版一些研究我国左派历史,包括马来左翼领袖的书籍,市面上也出现许多左派领袖的回忆录。

独立的意义在于还原历史,哪怕它是多么不堪回首。若无法正视过去,如何自信地应向未来?当点算「独立」功臣与贡献名单还存有争议时,又来另一宗「殖民」纷争时,历史不仅无法提供经验,反而制造更多、更大、更复杂的问号。

别一直责​​怪年轻人历史贫血,我们的历史记忆只是片段;这边厢轻易受挑战,另边厢却不容许他人质疑。

这种历史分裂症不值得骄傲欢庆,不仅是历史学者的悲哀,也是大马人民的不幸。

来源:东方日报
主题:谁患上历史分裂症?
作者:蓝志锋
日期:2011.09.19

1 条评论:

Anderson 说...

既然我們不曾被殖民,那麼也不會有獨立的說法,所以不會有獨立之父,不應該說國陣政府為人民爭取獨立,更不應要求人民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