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7日星期二

逐鹿问鼎∶去彻查,不是吃茶!

在Lateefa Koya与Derrick的影响下,八打灵再也市议会一大批的法律事务工作都交给了西瓦拉沙,Surendran和Derrick的律师楼。毕竟,这是公正党控制的市议会。若这不叫做贪污,至少也能算是利益冲突吧?






我们不必与RPK见面。我们有网际网络

RPK指称有贪污却无证据

雪州存贪污风气乃严重指控  法依卡要求柏特拉出示证据

雪州政府要我出面揭发在州行政内发生的利益冲突,滥权和越权。我就如他们所愿。就趁着我去收集一些证据,好让州政府去查个水落石出的时候,也许他们可以先开始去调查这两项事件。

这两项事件就不需要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证据了。州政府有的是记录,大多都能够从他们的头头那儿知道正确的数目。有关其中一项事件,若州政府能与反贪委员会合作,确保告密者的身份能受到保护,我会试着去说服有关人士出来指证。

这位告密者是个依靠政府所批准的工程计划来维持其公司营运的华人承包商。所以,若他的身份被曝光了,他自然是非常担心他的生意因此就会受到打击和破坏。华商总是会担心会遭到他们所认为的“马来人”官员所逼害。

第一项事件是牵涉到阿兹敏的妻舅,佐汉达哈林。佐汉就找上了一名自民联执政四年以来,就在某些工程的批准上面对困难的发展商。

而我私底下也认识这名发展商几年了。在以往,他都是投选马华的。但在2008年,他首次支持民联。他甚至还在自己的家举办座谈会,邀请我来向他的邻居,朋 友和家人演说,好让我把他们都转向,成为民联的支持者。这个人的一些朋友甚至还在这人的指示下,特地从澳洲,加拿大和美国飞回来,为的就是给民联投票。

这名发展商向我投诉说,佐汉找上他的公司,说他知道他们面对一些州政府的批准上的困难。佐汉就说能在收取一些费用后,就能够帮忙解决他们这方面的困难。

这名发展商就问佐汉说他们要如何确保在给了钱后就肯定能够获得批准呢?他们是否能够在获得批准了之后才付钱,而不是之前就付呢?毕竟他们谈的不是小数目,而是几百万的数额。

佐汉就告诉他们说,他是阿兹敏的代理。若有需要,他可以带他们去见阿兹敏,这样阿兹敏就能够给他们打包票。这名发展商就说他们必须先考虑才能作决定。

这名发展商后来就打电话找我,在那边发誓赌咒:“我们选民联都是因为你。之前我们都是马华的支持者。因为你,我们第一次转向支持民联。”

“若他们也索取贿赂,那么民联与国阵又有什么不同呢?”这名发展商高喊道。

这名发展商后来问我他应该怎么做。他问:“我应该给钱吗?我在给钱后是否能够得到批准的担保呢?”

我告诉这名发展商说,我们把国阵拉下台,把民联送上去是因为我们要终结贪腐。若我们现在给民联枱底钱,那么我们何必那么麻烦把国阵拉下台呢?让国阵继续掌权不是更好吗?

这名发展商后来没有给钱,而他的工程也无疾而终了。不过他发誓他会在下届大选时与民联搞对抗。

好了,那是第一项事件。若反贪委员会要跟这名发展商说话,先让我知道吧。无论如何,这人也是有浏览《今日大马》的,所以他现在也许知道这情况了,说不定已经吓到漏尿了。

现在,让我们继续下一项事件,这就不算是贪污也好,也肯定是有利益冲突。

这事件是有关八打零再也是议会的法律部的法律事务工作分配上的欺骗。这些工作都只给了一群律师,他们也是公正党的领袖。

这些法律事务工作的分配,还只让某些人而已得益的做法已让其他八打灵再也市议会的民联市议员产生不满。他们都为了“党的团结”而无法公开表示不满。他们觉得若他们说出来了,就打击了民联在下届大选重掌雪州的机会。

这些主要律师人物有Derrick Fernandez和 Lateefa Koya。这两个人都是八打灵再也市议会的参议员,也是公正党领袖。还有梳邦区国会议员西瓦拉沙, 以及最近才当上公正党署理主席的N. Surendran。 Lateefa也在西瓦拉沙的律师楼,一个称为Daim与Gamany律师楼内工作。

在Lateefa Koya与Derrick的影响下,八打灵再也市议会一大批的法律事务工作都交给了西瓦拉沙,Surendran和Derrick的律师楼。毕竟,这是公正党控制的市议会。若这不叫做贪污,至少也能算是利益冲突吧?

安华对这件事是很清楚的,不过他就对此不理不睬。安华也不需要我给他什么数据或是文件,因为八打灵再也市议会随时都能把账本拿出来。

八打灵再也市议会必须要有透明度,表明他们在民联执政雪州这几年来到底给了多少工作给这三间律师楼。

Daim 与Gamany律师楼从他们在印度回教堂区的穷酸小办事处搬迁到一个靠近八打灵再也市议会的豪华办公室。而Surendran再也不是以往的穷律师了。他以前总是驾着一辆破国产车到处去哀求工作。现在, 他乘的是有司机的昂贵敞篷车。这就叫做爆发户了。

Surendran的律师楼名字是Edwin Lim,Suren与 Soh律师楼,而Derrick的是叫做Derrick Fernandez公司。西瓦拉沙也是雪州柏郎桑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所得到的津贴和董事费,估计也有上万元一个月,就不说他自己还有律师楼的收入了。

好吧,如我所说,让我们就从这两项事件开始,而我就收集其他时间的证据,然后很快的就揭发出来。

为何公正党的人不能像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那样呢?你可知道聂阿兹还是住在他那旧木屋内,而且通向他的屋子的还是一条烂路。当他在他的办公室内祈祷时,他还会关掉灯,因为他认为祈祷是他的私人事情,而电费是州政府负责的。

这是我期望我们投选出来的领袖所能有的行为。

还有,是了,我依然支持民联,也希望你们如此。不过我们需要等到民联变得像国阵那样的时候才来喊吗?我们现在就要他们纠正自己的行为。我觉得下届大选将会在2013年的三月举行。这表示说我们只有一年多的时间来纠正这些。

所以,好赶快去彻查了!我说彻查,不是吃茶!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Just DO IT, not DUIT!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6-01-2012
翻译∶ECS283

3 条评论:

moot 说...

You cannot take umno out of them . 公正党是民联最弱的一环,可不是随便说的。

Cbjkelvin 说...

鄭惠濃表示:無論大少,貪污就是不對。
民聯表示:怪我囉?

我表示:誰是老鼠屎?

安德森 说...

贊成m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