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7日星期二

毫不留情∶只是冰山一角

当我独自躺在家中的床上,忍受又冷又饿的折磨到几乎死去的时候,我真的才不会去管封包的颜色,还是回教徒会不会离开回教去成为基督教徒。






仁保县六十名回教徒聚赌被捕
(马新社) – 仁保: 六十名到打波南宁附近的电脑赌博中心逗留的回教徒,今天早上在一场警方的围捕下扣留。

森州回教事务局行动组组长阿末扎基说在该行动中,共有41台电脑与马币六千元的现金被充公。

他说被扣留者的年龄都介于二十到六十之间。

"他们都被带到仁保县警察总部录取口供。在交了保释金后,他们就被释放,但还是需要在特定的日期回来协助调查。"他今天在围捕行动后这么表示。

阿末扎基说他们会在2004年森州回教犯罪法令第79项A条文下被控。罪成者将受到马币三千元的罚款,或是两年监禁,又或是两者兼施。

他说四名中心管理员都收到森州回教事务局的通知书,要他们在特定日期到来协助调查。

来自森州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及州总部警察队伍的成员也参加了这次从午夜开始到凌晨五时结束的行动。

******************************************

流浪寡妇到回教堂要求住宿

(星报) – 一名无家可归的妇女在过去两年以来曾留宿过巴生谷地超过三十间的回教堂,大都会日报报导说。

名叫法芝拉的妇女说她自从其父在2009年过世以后就开始在回教堂留宿,因为这样比睡在走廊上更安全。

她说几乎在吉隆坡所有的回教堂与一些政府医院都曾经成了她的“归宿”,而她也习惯了这样的情况。

59岁的法芝拉说她这样的生活是因为自己无法赚取足够的金钱来维持生活,以及她那34岁的残障儿子。目前她儿子则由她的姐妹照顾。

“在我心中,真主知道我是逼不得已才如此决定的。我一直来都向回教堂要求留宿及施舍。”她说道。她也提到她其他四个小孩被她的前任丈夫所照顾。

她说她正试图在回教财库的马币五百元援助下向吉隆坡市议会申请一间廉价屋。

“在那之前,我还是会在回教堂之间流荡。至少在那边我的心能得到安静。无论如何,我希望有一天能有我自己的家,因为我不想负担任何人。” 这名前公务员的住家在2002年被士拉央市议会所拆毁。

*******************************************

卧病妇女在丈夫死后饿死

(星报) – 中国报报导香港一名74岁卧病老妇在照顾她的丈夫在家中倒地去世后竟然挨饿至死。

这对退休老人在他们的孩子搬出后就相依为命。尽管如此,孩子还是会偶尔回来探望他们。

在星期二,这名孩子从台湾回来后惊然发掘他的父母亲皆去世。

他母亲的遗体被发现在床上而父亲的则在客厅地上被发现。

警方相信父亲是在昏倒后没有恰当的医药照顾下去世的。而其妻子则是在几天后挨饿至死。

**********************************************

依布拉欣阿里,哈山阿里,峇峇阿里,马来西亚所有阿里的儿子女儿都口冒白沫说基督教徒试图引诱回教徒叛教成为基督教徒。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就算是真的,又怎样?若他们不再信仰回教,或是不再信仰神,那是他们的问题,不是我们的。

实际上,那些有名无实的回教徒也不少。当然,那些还相信神,也觉得基督教是正确的宗教,也想要退出回教,好成为基督教徒。那些没有胆量这么做的,因为知道会被保守派所谴责,甚至被扣留,都没有告诉他们即使是最亲近的家庭成员而静悄悄地成为基督教徒。

你如何知道有多少回教徒叛教了?是不是从几千名向国家登记局申请改换回教名字的申请书而知道的呢?还是从几十名参加基督教活动的人中而知道的呢?还是几百万名已经不尊崇回教生活方式的教徒人数而知道的呢?

若回教徒是由他们的生活方式来定义的话,那么在马来西亚就剩下非常少的回教徒了。回教是有关信仰。若你没有信仰,就不是回教徒。不管你是否来自回教徒家庭,身份证上使用回教徒名字。你不能因为出生而成为回教徒,你也不能是名义上的回教徒,你必须是个有心的回教徒。

若依照这样的要求,在马来西亚的回教徒就剩不多了。若我需要向你解释什么是有心的回教徒,就寄给我你的银行户口详细资料,我就会寄给你足够买一只枪的钱,这样你就可以射掉你的脑袋了。

我曾被关在警察局扣留所内。我也曾经做过牢。我在里面遇到的,大多数都是“回教徒”。其中有一些,例如强奸犯,也戴白帽,从不会忘了他们一天五次的祈祷。

为何要担心不再信仰回教,希望离开回教,或是希望成为基督教徒的前回教徒呢?那些从不会忘了他们的斋戒或祈祷,但却犯了所有回教白纸黑字写下的规矩的“真正”回教徒要怎么办?

为何回教徒总是那么执著于数据?这不是个数字游戏。这不是说哪一个宗教能够收到最多的教徒。教徒素质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回教所缺乏的一样东西,过着完整的回教生活,有素质的回教徒。

在丁加奴与吉兰丹这种马来人回教徒的中心地带的流行消遣活动就是斗鸡。斗鸡基本上就是一种赌博。爱滋病在吉兰丹很严重。丁加奴也有严重的毒品问题。还有其他什么之类等等的。而在扣留所及牢狱里大多数的人都是马来人回教徒。

好,当我们在等着鸟马来人回教徒的好戏上演的时候,就像总是会发生的那样,读读那些新闻报导。有关那名59岁的马来回教妇女在三年来要从一间回教堂流浪到另一间回教堂,就只为了有瓦遮头。

那些住在白沙罗,孟沙和敦依撕迈医生園,还在伦敦拥有价值马币两千万元的公寓的有钱马来回教徒对这些可有做了什么?为何这样的事情还会在今天的时候发生呢?

然后读一读在香港的那对老夫妇,连孩子都不知道他们已经死去。是啊,华人的文化就是没有用白包来包红包。不过让你的父母饿死就是吗?

无论如何,别难过了。这些事情在英国也发生。在美国也有。在英国还有十万户人无家可归。在美国则是由五十万户。

我们现在正面对着严寒的冬天。自昨天我们就在英国看到结冰。今晚还会下雪,气温也会达到零下的度数。政府才刚宣布说许多无家可归的人与独居的老人将会冻死。看来这个周末的停尸间就会满座了。

这些总在谈着回教和华人文化的人令我厌恶。为何我们不谈谈怎样成为良好回教徒,而不是如何预防回教徒离开回教呢?为何我们不谈谈如何帮助在未来48小时内死去的无家可归之人和独居老人,因为他们都被忽略了;而不是争论那封红包的颜色应该是白色,红色,青色或是粉红色呢?

当我独自躺在家中的床上,忍受又冷又饿的折磨到几乎死去的时候,我真的才不会去管封包的颜色,还是回教徒会不会离开回教去成为基督教徒。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Just the tip of the iceberg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4-02-2012
翻译∶ECS283

4 条评论:

西西留 说...

谢谢四大人

Cbjkelvin 说...

第一:不能把“白包”昇華成為族群茅盾。那只是某人的智慧缺失而已。

第二:回教國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在馬來西亞,回教已世俗化的事實,在那些原教旨主義的眼中解決的方法還是更多的回教化。

第三:管他的回教問題、管他的白包問題、管他的叛教問題!更多的窮人沒飯吃,更多需要我們幫助的人,他們的問題為什麼我們就不管?管他媽的白包、回教、叛教問題?!

匿名 说...

I want fair & equal opportunity

匿名 说...

请问,,RPK的最新文章。。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