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7日星期一

逐鹿问鼎:净选盟大集会后评(第五部分)

踏入独立广场有何不妥?这样做有何坏处?如果净选盟3.0大集会的游行者能集合在独立广场四周,为何踏入独立广场却变成了如此严重的罪行而必须付诸暴力,甚至到了申请庭令,以让使用武力得到合法化的地步?






当李·艾柯卡(Lee Iacocca)被美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公司福特裁退后,他在家中坐立不安,连血压也飙升了,他的妻子对他说:「别生气,冷静些」。李·艾柯卡当时当然很生气,他在福特是老二,他把福特造就成美国首屈一指的品牌,至少他一直都在让福特保持在领先地位。

他听了他妻子的劝告,重新出发,在一家面临倒闭的公司克莱斯勒(Chrysler)上班,他利用美国议会通过的贷款成功把这家公司转亏为盈,还把福特的销售排行榜第一名给拉了下来。美国国会从未想到这些借出去钱可被摊还,他不仅把贷款清还了,而且还比原本预算的日期早,而他要确保克莱斯勒能够让福特得到一个难以磨灭的教训。

许多人对上周六净选盟3.0大集会中警方的强硬手段和过度使用武力的做法感到很气愤,然而,我却不感到气愤。老实说,我曾经是个愤怒的人,早在14年前的1998年,当我首次经历这种残暴的事时,我曾经是个愤怒的人,可是,现在我已经超越了愤怒,我已经从中获得了平衡,我的『愤怒中年』的时期已经过去,我现在只想从中得到平衡。

我已经超越愤怒,因为我已接受,如果我们反对政府,我们将会被如此对待。如果我们出来反对巫统和/或国阵,这就是他们会对我们干的事,因此,我觉得这是职业危害(occupational hazard),这与你从事的领域有关,如果你反政府,他们会残害你,这就是发生在马来西亚的事。

可是,有时我们也该愤怒,我们需要彻底的愤怒,我们需要暴跳如雷,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将毫无作为,而『无为』(inaction)将使事情变得更糟,因此,如果我们要看到改变,我们需要动作。问题是:我们该对什麽或谁愤怒?我们该采取什麽行动以获得平衡呢?

这是我们需集中精神的地方,要不然是浪费力气。

我们是否对这些工具发怒呢?这些工具不过是某些人的器具,干嘛对这些工具懊恼呢?那些滥用工具的人才是我们需要愤怒的,而在这个情况下,警方仅是高层的工具,那高高在上的高官,那些在权力走廊走动的人。

我们须记得,两名高级警官加入了反对党,他们是蓝利尤索夫(Ramli Yusuff)和末再益伊布拉欣(Mat Zain Ibrahim),还有六名在职警员签署了宣誓书,揭露了前总警长慕沙哈山(Musa Hassan)和黑帮的勾结。对于这些人,他们付出的代价是少数大马人愿意付出的代价。

因为揭露了警方的舞弊现象,这些人当中有些被控以各种虚构的罪名作为报复,有些人被调职了,他们的事业前途一片黯淡,有些被冷藏,在警队中已无前途可言。

此外,我本人在警队中安置了深喉咙,他们提供了我有关警队的烂权的种种罪行,如果没有这些人,我们将永远也无法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同时也无法写出这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是的,我们现在很愤怒,我们对上周六他们的所作所为感到气愤,可是,我们需要诅咒所有的警员,呼唤他们为『猪猡』或『走狗』吗?他们当中有许多人都反对我们所发对的事。

我曾说过,警方只不过是压制的工具,甚至就连敦马哈迪也说过这件事,他称马来西亚为警察国,当敦马哈迪说马来西亚是警察国时,他指的是巫统,而不是警队,尽管激怒敦马哈迪的是警队。

当然,这全是因为在这次,敦马哈迪是被镇压的对象,而他担任22年的首相时,他是镇压者。而敦马哈迪发觉,受镇压可没下令镇压那样好玩,除非你受的是金钱,那另当别论。

如果警方仅是镇压的工具,谁才是真正的镇压者呢?警方没有权力,甚至就连最高级的警官——全国总警长——也不能在无审讯的情况下逮捕你,逮捕令需由内政部长签署,他才是下令警方办事的人。

因此,如果你在无审讯的情况下被扣留八天,我们该对谁生气呢?警方?监狱局?或是那位唯一拥有签署签署逮捕令的部长呢?

让我们回到上周六,如果部长或首相曾联络过全国总警长,告诉他不准在当天使用暴力,你局的警察敢拒绝这项命令吗?如果部长或首相有联络全国总警长,并指示他必须移除所有障碍净选盟3.0大集会的路障,我们还会看到上周六发生的事吗?

可是,真实情况却不是如此,在上周六,部长和/或首相告诉全国总警长,必须封锁独立广场和设立路障,如果任何人越过『警线』,警方将以武力还击。

如果考量到这点,警方人员被告知只需观察情况,尽管如此,当有人越过障碍,警察将武力还击,无论任何代价,没人能越过雷池一步,这是最终方案。

踏入独立广场有何不妥?这样做有何坏处?如果净选盟3.0大集会的游行者能集合在独立广场四周,为何踏入独立广场却变成了如此严重的罪行而必须付诸暴力,甚至到了申请庭令,以让使用武力得到合法化的地步?

当然,只有部长和首相能回答这个问题,较低阶的警方人员没法回答,他们只不过被告知准备和等待命令射击,当获得命令后,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发射,如果必要,他们会把人打个头破血流,以阻止人们越过界限,踏入独立广场的绿草地。

这个问题的答案实际上很简单,首相纳吉当时吓个半死,在2012年4月29日的那个星期六,他深怕自己将被迫下台,他的负累太多,他不能就此被逐出办公室,如果他被逐出办公室,那也许就意味着他将会被送入监牢。

可是,为什麽纳吉在2012年4月28日被吓得屁滚尿流呢?2012年4月28日的这场净选盟大集会,不就和前两次的净选盟大集会一样吗?净选盟1.0和2.0举办过了,也不见得他下台啊?为何他担心净选盟3.0将不同于净选盟1.0和2.0,而以为他这次将被逐出办公室呢?

是这样的,他获得的报告指出,净选盟3.0将不同于净选盟1.0和2.0,这次他们将会发动马来西亚之春,而马来西亚之春将在占领独立广场后触动,独立广场将会被『俘虏』,示威者将利用这里作为马来西亚之春的基地,接着将会是纳吉被逐出办公室的时候。

因此,纳吉被吓得屁滚尿流,他认为有人策划越过围栏并发动『占领独立广场』,而接下来触动『马来西亚之春』,如果发生这样的事,纳吉将必须逃亡,要不然就得坐监,而纳吉不准备逃亡或坐监,因此,无论任何代价,没人能踏入独立广场。

真的有人计划占领独立广场吗?是否有人计划发动马来西亚之春呢?是否有人计划在2012年4月28日的星期六,要看到纳吉被逐出办公室呢?或者是,这只不过是纳吉的想象,或是来自武吉安曼和军情局的错误情报?

是的,发生在2012年4月28日,星期六的事是个残暴的事件,可是我不想谈论这个,因为示威总会找到政府的残酷镇压,我想知道的是,为何警方在之前只是在观望,为何会因为几个故意肇事者越过栏杆而突然变得残暴呢?

而最重要的是,谁下令不择手段使用残暴手段,以制止成千上万的大马人踏入独立广场的青草地?

这些才是我们需要迁怒的人。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Now that Bersih is over (part 5)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3-05-2012
翻译∶西西留

2 条评论:

章景皓 说...

您好。

请求添加《马来西亚能源与政治系统解析》到您的bloglist

我叫章景皓,目前正在中国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就读,并且受中国工程院倪维斗院士所托,对马来西亚的国家能源系统进行研究与分析,同时训练自我思维。为此成立了一个部落格,名为《马来西亚国家能源与政治系统解析》。

目前部落格正在构建当中,我将会陆续将自己的学术研究成果发布到部落格上,让更多的马来西亚公民了解能源经济与能源发展概况,并就国民能源使用情况进行分析之类的!

因此我希望您能够将我的部落格添加到您的bloglist,不知道可以吗?我的部落格地址是:www.malaysia-energy.com。由于能源课题在马来西亚是一个相对冷淡的课题,并且普遍民众对节能意识还不高,依旧停留在马来西亚是产油国的概念。因此希望借此部落格提醒国民节能减排的意义。

由于我目前在中国使用中国的部落格暂时无法将您的部落格添加到我的部落格上,但是随着中国出台新政策后,我将会尽快将您的部落格添加到我的bloglist上的!

谢谢啊!

景皓


2012-05-08

--------------------------------------------------------------------------------

章景皓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
清华大学 热能工程系,清华-BP清洁能源研究与教育中心

CHONG CHIN HAO
Department of Thermal Engineering
Tsinghua-BP Clean Energy Research and Education Centre
Tsinghua University ,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 Beijing / Peking

电子邮件/Email : chongchinhao@hotmail.com
联系方式/Phone : 8610-51775271(座机Home)/86-18210234714(手机HP)

匿名 说...

首相纳吉当时吓个半死,在2012年4月(28)日的那个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