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0日星期一

影子内阁:我的浅见

民联支持者常抱怨国阵意图用种种钳制资源的方法消灭反对党,可是民联在执政州政权后也采取了一样的做法。一名民联执政州内的州议员曾经说过:「你傻的咩?为什麽要给国阵州议员拨款?」我听到为之心寒,因为这种想法等同承认了国阵执政的联邦政府目前对国会反对党的压制是『政治正确』的。

民联影子内阁存在的必要
Bansiang King
2011年5月29日

最近网上看到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的一个演说视频,大意是评击民联缺乏执政共识,谁是民联首相人选都无法公布,属于只求胜选,不求治理好国家的竞选组织。很多人却不以为然,认为这些批评,只是马华高调问政的例行功课;更不愿正视民联其实还有不少可以提升的空间。

话说回来,姑且不论民联是否已经具备执政中央的把握,但三年多来的磨磨蹭蹭,民联影子内阁始终只是停留在楼声响的飘渺阶段,令人惋惜。其实安华串起了三党,制造足以抗衡国阵的力量,算是掌握实权的民联共主,由他出任民联未来首相自是理所当然,这也是安华继续抗争的主要原动力。如果又是什么都等进了布城再讨论,难免会延伸出当年霹雳州务大臣难产的不安,对政局初换手不利,前车可鉴。

如果把我国的政治逻辑简单化,或能避免当世乱局。只以两线模式做为老百姓的选择基础,既以两个阵营的共主当作未来首相的人选:也就是说投国阵就等于选纳吉;投民联就是选择安华来领导国家。当人民拥有两个选择后,成立民联影子内阁,将为民联增加执政把握。影子内阁不但能培养各党间的合作默契,更能对国阵内阁产生相互牵制的力量,为百姓看顾好国家资源,而安华也应该顺理成章成为影子首相。

影子内阁,在早期行动党孤军作战时并不是陌生名词。行动党的领袖都曾被委派监督不同部门运作,为人民把关。在当时国阵一党独大的政治格局,不少人讥笑行动党当时的多此一举。不过影子内阁实为制衡政府的一种表达形式,有其存在必要;除了揭发施政偏差外,更能培养民联领袖未来执政的实力基础,避免自己将来当政时重蹈前朝复辙。

308后,当人民看到两线制的曙光,期待民联能够更有效监督国阵,甚至取代国阵时;民联却迟迟无法推出三党认同的影子内阁和首相人选,这都无疑在考验民联支持者的信心和耐心。不少中间选民还在观望不前,就因为存疑民联三党是否已经成功磨合,步伐一致来带领国家走出现状?

从先前林吉祥可否当副首相,到成立砂拉越州影子内阁的矛盾,到近期行动党和回教党对国州议席是否该同步解散的不同立场;都赤裸裸的显示民联之间尚缺乏合作默契,没有议政共识,常有某党单方面宣布又被迫回转言论的尴尬。如果民联推选出能被一致接受的总领导,以他马首是瞻,就能撇开国阵惯性批评民联是三头马车,同床异梦,投机联盟的政治枷锁,对选情也只会起着正面影响。

选安华?或选纳吉?我们不久将为国家未来做出慎重选择。民联若能推出影子内阁,将大大为我国民主进程加分,那民联还在等什么?

********************

以上是今天刊登在《当今大马》的一篇读者来函,内容诉说了有关民联内部的分工和协商上的事务。

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有关民联『影子内阁』的经过,在2009年7月2日,阿兹敏代表民联最高理事会首次宣布有关《民联议员部门委员会》名单,他强调这不是影子内阁,主要是为了確保民联国会议员日后可专注在某一部门的事务,並在来届的国会会议上提高辩论素质。继续阅读【民联公佈部门委会名单‧否认是“影子內阁”

在2011年2月19日,在万里茂举行的马六甲州新春大团拜会上致词时表示,民联至今仍无法成立影子内阁。继续阅读【“民联仍无法成立影子内阁” 首相:勿典当国家前途

2月23日,安华回应纳吉,他声称,纳吉这番话显示,就连国阵现在也认同,民联已有能力威胁国阵的中央政权。继续阅读【影子内阁争议反映纳吉受威胁 民联将整合四州资源挑战国阵

关于影子内阁的课题,网上有许多人讨论过,甚至有人认为民联中并不存在『影子内阁』。实际上民联早在2009年初已经开始组织一个由民联三党组成的国会议员团队,针对各联邦政府部门进行监督,并且在2009年7月份推出这份名单。无论这个组织被称为《民联议员部门委员会》或『影子内阁』,基本上的功能是一致的,即是针对政府各部门,以分工的方式对这些部门进行监督。

原理上一个民主体制下的在野党如果要对一个庞大的官僚组织进行有效的长期性监督,它必须具备熟悉各部门运作的专才以及专属的监督团队。可是在实际上,三〇八全国大选中中选的民联国会议员中,绝大部分属于初任,有者甚至不具备任何领域的工作经验,除了部分来自回教党或公正党的国会议员曾经在某些政府部门呆过一段日子之外,大部分民联议员对政府部门的熟悉程度和公众的认知相差不远。

众所周知,我国的政府部门多如牛毛,尽管在民联的监督委员会中,每个部门会有三名来自民联成员党的议员负责,可是这些被点名监督有关部门的议员是否能有效发挥其功能却是未知数。

无论是非政府组织或政党膀翼,任何组织的成立都涉及人力资源和费用,民联在推出这份委员会名单后理应继续推进整个议程,包括各委员所属的人员分配、费用及研究活动的规划。可是,在2009年7月份推出这份名单后,民联高层就此打住,导致整个在野党团队无法更有效的发挥其功能。

我在上面提到,要促使这个委员会发挥功能,最低程度上负责相关民联政府部门的委员必须获得人员分配和相关的费用。有人会问,国会议员不都领官饷吗?监督政府部门不都是分内事吗?

首先,让我们看看国会议员的收入有多少。根据《1980年国会议员(薪饷)法令》以及第23号法定文件阐明,一名国会议员(除了议长、副议长和反对党领袖之外)的月薪如下:

1 . 国会议员月薪6,508.59
2应酬津贴1,500.00
3司机津贴 1,200.00
4每月固定车资 1,500.00
5电话费津贴 900.00
6特别经费 1,500.00
7议长(附加)3,846.59
8反对党领袖(附加)3,846.59
9副议长(附加)1,983.19
10反对党机要秘书(附加)1,583.00
 1~6项总所得13,108.59

註:上下两院议长及副议长的津贴与国会议员不同,最新津贴调升可参照可参照2010年发出的第102法定文件。 继续阅读【国会两院议长等6人津贴获调高 每月娱乐津贴从7千增至9860

(註:以下段落说明的国会议员指的是在野党国会议员,除非文章有另外注明)

对一般民众而言,国会议员是一份优差,不但月入上万,出门有司机载送,还常有机会出现在媒体中,可谓名成利就。可是,如果你细看上述收入的定义会发现实际上是杯水车薪。

在这里我们来做个简单的计算:一个典型的国会议员选民服务处最低程度需两名工作人员,一名负责文书,一名负责外出协助处理选民一般事务。文书工作一般上可由一名普通书记负责,而负责选民事务的助理(英国称为caseworkers)则需要至少高中至大学水平的马来文书写和表达能力,同时具备基本的政治常识,单就聘请两名合乎工作能力的人员,大约需消耗至少4千令吉。

此外,国会议员需有一名以上的研究员,研究员的工作包括对繁杂的国会议题和各种数据进行处理分类分析,针对不同课题进行调查,包括向各机构要求数据,进行民调及查访等等。研究员是一份特殊的工作,除了具备三语书写及沟通能力外,也必须对本地政治结构、官僚体系等等有所了解,一般上从事研究工作的人员必须具备大专程度,同时也拥有某个领域的工作经验。如果根据市场行情,一名持有同等资格的人员的月薪大约4千至5千令吉不等。

如果根据上述评估,一名国会议员至少需要聘请至少一名书记,一名选区助理及一名研究员,三名员工的薪金至少耗费8千令吉。扣除一般性杂费(水、电、电话、交通费),一所国会议员服务处大约每月需消耗1500令吉以上,原则上这名国会议员剩的薪金大约为3500令吉。

一些非常受欢迎,需要全国到处演讲的国会议员,虽然主办当局会补贴主讲人一些车马费,基本上还是需要聘请一名司机,因此,在这剩余的3500令吉中需要在扣除司机的薪水。再来就是一些随时登门要求报效某某活动的民间社团,以及要求财务协助的选民。

单凭以上最基本的运作开销运作,一名国会议员的收入可能会是负数。所幸的是,一般上反对党都会有储备一些活动基金,这些基金可抵消掉国会议员的一部分开销。比方说在森美兰,行动党国会议员所聘用的助理来自州联委会基金,而位于民联控制的州属则会另外发放选区拨款给民联属下的国会议员。此外,民联三党也有各别聘请国会研究员在国会期间驻扎在反对党办公室。

即使各政党有提供部分的财务和人员资源,却对国会议员工作效率的提升帮助不大。首先涉及的是运作经费,尽管民联各州联委会的财务都由各州联委会管辖,并非由党中央统一管理。而各州属的财务管理也因州而异,对国会议员能获得财务援助也有所不同。比方说,雪州国会议员能获得雪州政府的10万令吉常年拨款和津贴,作为选区基设发展和各类杂费的补偿。

其次是人力资源的分配,一个国家课题是否能获得公众注意,除了国会议员本身的魄力外,更重要的是对课题本身所进行的研究是否彻底,而关键就在于研究员的素质。以我国的前宗主国来说,英国国会规定每名国会议员可获得每年11万五千英镑(每月平均9583英镑)拨款聘请全职人员,在英国,议员助理的年薪居于1万6千英镑(月薪1千3百英镑)至2万5千英镑(月薪2千83英镑),因此,每月一万英镑足够聘请四名全职人员。在美国,参众两院议员可雇佣最多达18名全职助理。根据部分国阵和民联议员的说法,在印尼及柬埔寨国会也允许议员聘请三至四位助理,尽管如此,有关数据有待证实。

各国议会的行政标准和作业方式跟随国情有所不同,可是其中却有着共同点——确保议员能够获得足够资源以执行职责。在民主议会原则下,议员在执行任务时,议会精神高于其所属的政党。可是这个标准不能使用在马来西亚,因为身为掌握国家资源的执政党会想尽办法压制,甚至意图消灭在野党。比方说,「反对党选区不能获得拨款」、「禁足议会」或「冻结薪金」等等以强欺弱的不公平现象。

民联支持者常抱怨国阵意图用种种钳制资源的方法消灭反对党,可是民联在执政州政权后也采取了一样的做法。一名民联执政州内的州议员曾经说过:「你傻的咩?为什麽要给国阵州议员拨款?」我听到为之心寒,因为这种想法等同承认了国阵执政的联邦政府目前对国会反对党的压制是『政治正确』的。

我对政治的立场在本部落格中已经开宗明义说明:「政治者,俗人之事,君子不得已而为之,小人夤缘以为利」,这是李敖说过的一段话,意思即是说:「政坛是俗人干的事,君子从政是逼不得已,那些蜂拥而上的人士大多数都居心不良」。政治即是权力的分配,要获得权力就必须具备野心,而野心来自于贪婪,因此,对于亚里士多德提出的「德政治学的最高目的应该是至善」的原理,我无法苟同,因为贪婪之心何以至善?换句话说,要求执政党自律仿佛就像缘木求鱼。

要克服敌对政党的恶性竞争,必须由立法开始。在全世界任何国家的政体中,法令必然由执政党草拟及通过执行。如何要致使一个执政党作出「令我的政敌生存下去」的法令的确需要超乎世俗标准的政治决心,而这个决心取决于主政者是否能以高于政党利益的角度面对国家人民。

纳吉在提出「民联仍无法成立影子内阁」的课题时实际上在自打嘴巴,因为影子内阁的合法性必须被确立,国家必须提供资源维持这个影子内阁的运作,如今纳吉的说法,仿佛像是犯罪率极高的社区中,居民自发组织了一个巡逻小组,警察却讪笑这些居民干嘛不穿制服手持枪械那般。

技术层面上而言,影子内阁实际上属于逮属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中的其中一个委员会,就像人权委员会、公账稽查委员会那样,因此,国会首先必须通过修改《国会议会常规》,允许成立一个监督个部门的委员会,而对应各联邦政府部门的委员必须获得与公务员同等薪金的工作人员(等同一名反对党领袖可获得公费聘请一名机要秘书),最重要的是,委员必须被赋予法定权力检查部门内部资料。

20 条评论:

粉丝一号 说...

西大哥对政治的理解非常彻底,内容博大精深,我同意实践政治理念不能一厢情愿,目前马来西亚的政治现状的确缺乏前瞻性,人云亦云的人很多,能够实际坐下来据实思考如何改进的人很少。

谢谢大哥的精彩分析,加油

無奈大師 说...

理論是很好的,可是必需考慮到現實的情。第一我國現在還沒到達兩線制的現實。還處於政治(或白色)恐怖的環境。不能把外國已成熟了的政治照搬。

第二以現在的反對黨議員質量來說,有治國經驗、能力及胸懷的屆指可數。就如自稱為六屆國會議員的行動黨元老陳國偉,這麼多年來他提過甚麼治國之策?

所以倒不如要求他們派一些有能力的人出來競選。提高議員的素質。到時就自然水到渠成。

大家記着外國的月亮不一定囻的,即使是圓又大那也只有在他們的國家才見的到。

匿名 说...

我觉得网上有许多言论都是根据新闻有感而发,动不动就两线制,可是却从来没有人检讨过反对党面对的局限,我赞成民联执政后应该最先开始国会改革.

匿名 说...

这篇文章的切入点很好,由资源分配带出影子内阁应该具备的要素,我们需要从已经存在的架构谈改革,一味推崇两线制却不知道自己国家体制好像建造空中楼阁。

梁又为

無奈大師 说...

還有大家必需知道“政黨輸替”也必需是高度政治成熟,國民教育程度高,普及率高,公務員獨立於政黨的國家才能成功,且有益於國家及人民。

馬來西亞目前不具備以上條件。所以即使民聯上台也必需耗費一段不短的時間來收拾爛攤子,使各方面步上軌道。特別是改革公務員系統,五十年積弊要三五年便完全改變是不切實際的。

所以即使民聯上台不要期望馬上一切理想.只要他們不開倒車,能納諫,只要有進步.大家還是要耐心上給他們時間。

西西留 说...

谢谢粉丝一号大大、匿名一号、梁大大,以及大师大大,

首先我来回应一下大师所提出的意见,以下是针对这些论点,我稍微总结一下:
一、我国还未达到两线制,不能使用外国的政治制度。

这要看您说的两线制指的是什么了,其实两线制在目前反对党执政的州属早已存在,问题是州政府愿不愿意落实吧了。外国制度不能使用在我们这个『不成熟』的国家是一种『认知』,不是事实。

二、只要选择有能力的人从政,自然水到渠成。

大师的意思是说,什么也别想,等『有能力的人』当首相后帮我们想办法吗?

三、主要国民的受教育普及率高,政党轮替自然会成功。

这点倒没有争议性

四、即使政党轮替后也需要时间收拾烂摊子。

既然是烂摊子,收拾的优先次序是什么?难道我们要回到(二):让『有能力的人』来告诉我们吗?

未成为事实的事称为『理论』,理论有两种:一种叫纯理论,一种叫应用理论。在纯理论中,变量(条件)不受现实面的拘束,而应用理论则需要根据现实的条件进行论述。

『改朝换代』是纯理论,可以不用理会我国是君宪制或共和制,甚至可以把宪法抛掉也无所谓。

如果您使用的是武力推翻,或是国内出现一位类似戈尔巴乔夫那样划时代的政治家,或许可以真正做到上述情况。

如果要根据目前现有的行政架构,以及其他条件的性质,议会改革必须先启动。

就如同楼上梁大大说的,谈国家大事却不知道行政架构的缺陷,你要从何改起?

moot 说...

『影子内阁』 这玩意在理论上看起来可行, 不过在马来西亚现实政治中,是个说爽的大笑话。

西西大大指出的资源分配, 说明问题出在那里。 没有资源,没有合法性, 这样就算有一万个影子内阁名单都没用。

在许多宣传口号上,民联和国阵说的未必是同一样东西。 这就好像那个『民主』笑话一样,先进国民知道那是 Democracy , 而半吊子国家就把它定义为『你民我主』。

林吉祥很多年前挂在口头上的什么影子内阁, 和纳吉的影子内阁, 是不同一回事。这种『淮橘为枳』的变调, 对亚洲人来说, 一点都不陌生。

moot 说...

看到無奈大師提到“治国经验“, 我真为那思维方式摇头叹息。中了封建和媒体毒太深的亚洲人, 最喜欢提的就是“治国经验“, 如果是在17 世纪前, 难保不会提出”门第制度“会更有“治国经验“。

想那美国里根总统, 只不过是个演员,在没当州长的时候, 可没什么“治国经验“的里根,可就被美国人列为伟大总统的行列。而把在70 年代吧美国经济搞到一团糟的卡特,却非常符合無奈大師所谓的”治国经验“履历。

等『有能力的人』, 『治国经验』。 有许多人还真不知今夕是何年。

匿名 说...

照西大大说的13千薪水,组织一个研究小组真的不够用。。。。请推销员加车马费都要3,4千了,如果请两三个就差不多吧薪水用完了。。。

Bathtub 说...

影子内阁迟迟不能出炉的原因除了政治因素,就是现实考量了。

以在野党的阵容,如果成立一个影子内阁,恐怕非土著和土著比例平分秋色。若推出此等阵容,以巫统一贯作风,还不四处煽风点火,造谣生事?

全民不觉醒,马来西亚的政治恶斗将没完没了。

二楼后座 说...

没有人民质素和机制质量,一切免谈。

人民质素决定机制质量,
机制质量依靠人民质素。

西西留 说...

moot大大,

当我们碰到这些脑残作出滑稽的事情时,人民一般只能苦笑,苦笑过后继续看明天报纸的耍猴戏。

这是我国人民,尤其是被边缘化到不能再边缘化的非土著的无力感。接着我们会自我安慰:「狗改不了吃屎,我们哪里可以和外国比?」

因为现实告诉我们,即使你有什么雄才伟略,你一天不执政,这些都只是空谈。

可是实际上并非如此,民联本来就是执政党,虽然只是限制在自己的州属,可是它的表现却可以作为执政联邦政府的借镜。

无论如何,我要表达的是,所谓的『国民醒悟』或『改朝换代』的原本议程并没停顿,这不是某个政党的特定议程,政党(反对党)只不过是催化剂,而这个化学效应,没有国阵中的脑残作为物质,根本不可能发生。

大佬:“反秤复民” 说...

在野党国会议员何止聘请助理会搞到薪水负数,再加上屌国阵时惹回来的司法费用,扑街都有可能也。

西西留 说...

moot大大,

大师大大不过是以另外一个角度来讨论这个课题,而我对他作出的驳斥也只不过是针对他的论点而言,完全没有攻击任何人的意思。我在大师的留言中忘了提醒这点,希望他能见谅。

大大说到卡特和里根,这似乎也能拿老布什(或小布什)和克林顿相比较,虽然还是有不同之处,可是都有共同点——花钱和赚钱之道。

一位国家领导人的成败,除了本身的政治观及决策能力外,最终还是回归到他手下的智囊团,这些官僚是否能做到上情下达或下情上达,很大程度决定了一个行政组织的效率。

如果妥善组织影子内阁,实际上就是为执政中央政府进行热身和人员培训,如果不晓得两者间的利害关系,那我们就只好求神拜佛希望突然冒出一个天文地理无所不知的诸葛亮用羽毛扇子教导我们如何管理这个国家了。

西西留 说...

13千不够用的匿名大大,

其实如果只请一个书记充场面已经很足够,而且,有许多民联国会议员都是『读报纸』高手,可以用『变相的新闻评论员』来譬喻,分别只在于,实事评论员的平台是媒体,而『变相的新闻评论员』的平台是议院。

而且,能够从事课题研究的研究员所具备的搜寻资料的能力和理性分析的人很少,何况有这个能力的人也未必对政治有兴趣,甚至薪金和事业的长久性也是一个疑问。试问谁愿意把前途当赌注?

西西留 说...

玉刚大大,

其实这个所谓的『现实』考量,说白一点就是政治抹黑。最有效的抹黑方法就是控制媒体,制造有利自己的消息,这也就是当今我国的现状。

要对峙抹黑,(如果是在野党)就必须以第三管道发放消息,包括派员进入乡区进行游说工作,(如果执政联邦)首先必须废除出版法令,并以媒体保护法令取代,这样就能制止双方互相抹黑,至少两者可以各说各的,国民可自行判断虚实。

大大提到的种族比率问题,这是老掉牙的课题,政客们愿不愿意往前推进,这全靠政党的魄力。

西西留 说...

二楼大大,两者都重要,可是不会从天而降,需要做,有做才会有。

西西留 说...

大佬大大,其中一个造成口袋负数的原因就如同大大所言。

那天安华被法庭判罚款六万,他不是说穷到半死没钱还吗?安华大概还有路……添强哥就认真可怜的说。

Bathtub 说...

在吉隆坡,2+++块请一个通晓三语,大专程度以上,周末周日必须上班,24小时随时候命,没有事业保障的助理,简直难如登天 ...

体制不改善,反对党国会议员永远吃力不讨好。

Cliff 说...

Well said C.C L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