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9日星期四

毫不留情∶大夫在不在?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Is there a doctor in the house?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9-01-2009
翻译  ∶ECS283
校对  ∶西西留
巫统需要一个比鸭子更好的医生。它不是累了,而是要死了。若他们下不对症下药,那么巫统就会被埋葬,就如我我死去的父亲和泰特先生那样。

回教徒非政府组织响应警方对古翰葬礼的警告

【马新社●27-1-2009】马来文化组织及相关团体合作网络(Pewaris),一个非政府亲回教徒组织,今天促国大党主席拿督斯里三美威鲁,要求印裔公众明天不要参与任何在古翰葬礼上的示威行动。古翰是一位涉嫌豪华房车偷窃案,在警局扣留所离奇死亡的嫌疑犯。

马来文化组织及相关团体合作网络第二署理主席拉西慕丁在一项新闻发布会上说,任何再送殡中的示威是不妥当的,因为这也许会冒犯其他人的敏感性。

昨天,雪州总警长拿督卡立警告说,若送殡变成非法抗议示威,警方会采取严厉行动。

古翰的遗体将会从马大医药中心带出到浦种十四英里的火葬场举行葬礼。古翰(22岁)本月15日涉嫌豪华房车偷窃案遭警方扣留。他在20日在梳邦再也的大班警局扣留所离奇死亡。有关案件已经转列为谋杀案件。

※          ※          ※          ※          ※

马来西亚人要和谐

【星报●28-1-2009】马华总会长翁诗杰说,马来西亚人还是很响往和平和和谐,而马华将扮演加强团结各族的角色。他说马华星期一的新春团拜里的来宾的种族比例是非常令人鼓舞的。

「今年的门户开放的热闹庆祝显示了人民还是很响往种族,宗教和文化间的和平和和谐。作为国阵里的一个成员,马华会继续努力加强团结。即使是在其他的庆典如圣诞节,我们还是以马来西亚的方式来庆祝。」他今天在马华大厦的开放门户上这么表示。

看着他作为总会长的第一次华人新年,他说他有信心马来西亚人的正面和努力工作的态度会帮助国家渡过环球金融危机。翁部长说首相阿都拉虽然在最后一分钟因病不能出席团拜,但已送上他的祝福。「我收到通知说今早他有点不舒服。我希望他会早日康复,」他补充说。

与此同时,副会长拿督廖中莱说他很开心看到各类人士出席新春团拜。「我希望这种热闹的庆典会继续下去,团结的精神可以巩固。最重要的是我们一定要合作。让我们在牛年提起精神,以牛劲努力工作面对挑战。」他补充说。

同样也有出席的前任总会长黄家定说,在这种充满挑战时刻团结起来是很重要的。「我希望政府可以做出更多的策略政策,人民也更为稳健地继续努力工作,因为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完成。」他补充说。

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S. Samy Vellu)说各族间的团结还很坚固,我们应该感到欣慰。「即使在海外,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地骄傲地说他们是来自马来西亚。这种团结是在与我们的心里,是无法改变的。」他在民政的新春团拜中这么表示。

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博士说这种欢乐的庆典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学习代表牛的鉴定,献身和忠诚的精神。

※          ※          ※          ※          ※

慕尤丁∶若改变缓慢,则情况危急

【马新社●28-1-2009】巫统副主席丹斯里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在星期六说,国阵必须采取严厉的行动快快解决人民减少对该党支持的问题。执政的十三个成员党必须尽快行动。

他说:「我们没有联合地进行这项努力,因为我们对改变的行动太慢了,很多人以为巫统将不会改革。如果我们太久才作出改革,人民将不会等我们。308大选之前(在上个大选国阵失去了国会三份二的优势)的情况仍然没有改变。我们必须更有效率并能在不寻常的时刻作不寻常的事。」他是今日在《绿野山庄》为一项慈善高尔夫球赛举行颁奖仪式后,对记者这么说。

也是国际贸工部长的慕尤丁说,不只是国阵骨干,巫统需要改革,所有的成员党也必须改革。

他说:「我们把开始改革的步伐拖得越久,情况将会更糟糕。人民不会等我们。我们也必须看看其他成员党,不管是马华、民政党、国大党后其他成员党。我们需要严厉推行改革,巫统必须带头先做,我们对这种情况感到害怕,有很多的计划必须推行而基层领袖必须和高层领袖合作来作出改革。」

另一方面,提到经济的问题时,他说,马来西亚在面对全球经济危机方面所做的(应对措施)比很多国家还要好。陪同首相访问巴林、卡达尔和阿联酋三国刚返国的慕尤丁说,虽然我们没有经历经济衰退,但是全球的经济情况并没有好转。

他说:「有一些副领域的出口目前已出现衰退。电子和电器工业已经受到打击,推出第一刺激经济配套只是一个开始。副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已宣布将推出第二刺激经济配套。马来西亚人必须保持弹力,虽然我们并没有进入衰退,我们必须采取一些步骤来缓和经济危机的冲击。」

与此同时,这场慈善高尔夫球赛一共筹到马币2万元,将会交给《每日新闻》主持的加沙人道基金(Gaza Humanitarian Fund)。

※          ※          ※          ※          ※

你们之中有多少人会发觉到以上新闻中所『隐藏的讯息』以及马来任何非马来人之间的矛盾呢?我必须补充的是,我不是很喜欢用到『马来人』和『非马来人』这两个字眼,但今天我无可避免地用了,因为主流媒体和政客总是那样地谈论。所以我就得使用这样的『普遍』字眼,不然的话,就有很多人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了。

美国国民会要如何被称呼呢?那些『原本』的住民就叫做『印地安人』,或『红印地安人』,而那些来自英国、意大利、德国、犹太人 (来自苏联、德国、意大利、法国、中东等)、阿拉伯国家、中国、日本、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等等的移民,就叫做『非印地安人』或『非红印地安人』吗?

我只是用了普遍上,马来西亚都『认同』的标准。马来人—『土地之主』,就叫土著,或大地之子,然后那些随后才到的人就是非土著。

好吧!我知道这将会引起新的争论。那么蔡添强呢?有的人也许会问,他的家人在五百年前就来到这里了。而敦马的父亲还是在印度出世的呢!敦马是土著,然后蔡添强是非土著。若把『先来到马来亚的』作为标准话,那么蔡添强就是土著,而敦马就是非土著,很多人会这样说。

很可惜的,事实却不是如此。即使马哈迪本身是印度出世,而蔡添强是马来西亚第二十代的马六甲人,马哈迪还是个土著而蔡添强是个非土著。这是为何我虽然在英国出世,同时也是个土著,而你们许多的祖父祖母在这个国家出世,却是个非土著呢?

现在,在你还没有大喊『不公平』的时候,要知道,人生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所以就做个良好的非土著,停止埋怨吧!不管你们喜欢还是不喜欢,你们是『外来移居者』。

好吧!让我们来看看马来文化组织及相关团体合作网络(PEWARIS)说了什么: 「任何在送殡时出现的抗议是不妥当的,因为这也许会冒犯其他人的敏感性。」他的意思,当然,当他指『其他人』的时候,就是马来人的敏感性。在这里的『其它人』的意思就是那些非印度人。他们知道华人对这事情不会感到敏感,因此他没有觉得『其它人』也包括了华人。

说马来西亚的种族关系大有进展是不够的。特别是当国阵的政客在说话的时候。这些只是好听的话,即使是做出这种声明的,他们都心里有数。我们需要做事多过谈论,我们也需要行动。

我们要如何去说明90%被扣留时就死去的就是印度人,而90%的扣留犯却不是印度人呢?我也被扣留了很多次,我可以告诉你90%的监牢囚犯和扣留中心的扣留犯决不是印度人。实际上90%的内安法令扣留犯是马来人。而大部分的《紧急法令》扣留犯是华人(当然印度人也有相当数目)。在扣留所中超过一半的人是马来人。依照地区来说,在一些扣留所中几乎都是马来人。

这表示许多在扣留时死去的印度人并不反映了正确的『种族固打』。有人还会奇怪为何印度人生气吗?若印度人表示不满,会『敏感』的那些『其它人』会是谁呢?当然不会是印度人,而华人更加不屑一顾。

马来人和国阵政客一定要小心发言。因为他们所说的反映了他们所想的。而他们所想的就是马来人的『敏感性』为先,然后其它所有人的『敏感性』就不重要。正当你所说的根本不能给人那种印象,我们怎么要去高喊马来西亚的种族关系如何如何的进展呢?

在1999年,有一次公正党举办了一个晚宴。所准备的食物内都有牛肉,即使是蔬菜内也有。我问主办当局说,为何他们没有提供素食的选择,照顾那些兴都教徒和素食者。即使是蔬菜,对那些兴都教徒和素食者来说都是『不halal的』。

主办当局给我的回答是,马来西亚是个回教徒国家,所以他们根据回教徒传统,准备『halal』的食物。「非回教徒必须明白和容忍这些,」主办当局这样补充说。「他们可以选择不吃这些食物,」主办当局这么说。

若不吃晚宴的食物,那为何还要去晚宴呢?不去不是更好吗?已过世的彼莱(MGG Pillai)向我指出这点说,公正党应该对兴都教徒和素食者更加敏感些,至少要有准备一席的素食餐。

我向彼莱先生道歉,答应他在事后请他吃晚餐以表补偿。「喔!那不是为了我,」他回答。「我只是向你指出这点罢了。」后来他去吃鸡和鱼。彼莱先生没有因为他不能吃所准备的食物而埋怨。他比较在意党的形象,还有众人会如何批评一个只准备回教徒食物的『多元政党』,还会告诉不能吃这些食物的来客说∶「若你不能吃的话就别吃吧!」

马来人时常只考虑到他们自己的『敏感性』,但是当其他人也『敏感』的时候,马来人就不满,然后觉得非马来人越来越过分,诸多要求。这是个马来人的国家,为何非马来人要投诉这么多呢?若他们不喜欢的话,就回去印度或中国或他们本来的地方就好了嘛?

不过这就是重点了!就如其它人一样,他们都是来自马来西亚。他们不能回去印度或中国。因为他们都不来自印度或中国。他们都来自马来西亚某镇某市,他们出世的地方。他们就如大家一样,都是马来西亚人。要如何让马来人明白这些呢?

我们是无法在他们的头脑中重新灌录程序的了,即使重新格式也不行。老旧的程序已经错漏百出,而硬碟实际上已经坏了,我们必须要买全新的硬碟。这就是马来西亚和其种族关系所沦落到的地步。

很多马来人会告诉你,印尼对华人来说是不安全的。他们在印尼杀华人。这是为何许多华人离开印尼,移民他国。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就比较幸福,没有任何国家的华人会比马来西亚的华人更幸福了,这是大多数的马来人所相信的。

而在2008年11月,印尼通过了《反歧视法令》(UU No. 62/58),把对任何族群的歧视当作是一种犯罪。印尼的目标是团结起所有的种族。当然,印尼在以往有很多问题,马来西亚在独立以来也有很多问题。但是印尼在尝试着改变这些。而马来西亚不止扩大种族问题,我们还把种族歧视机构化。

印尼不再是那个被称作是『牛仔国』的国家了。她已经向新纪年跨出了一大步。他们还给与反对党在政府拥有的电视台里有同等的广播时段。而马来西亚,则不幸地落后印尼很多了。我知道已经有许多马来西亚华人已把他们的生意转到印尼去了。若我们还不小心在意的话,总有一天我们的金钱都流向我们的邻国,那我们将会比世界上最大的回教徒国家更加穷了。

那时就怎样?印尼佣人不会来这里做工了?反而,马来人会到印尼做佣人?别笑了!这不止不好笑,也有可能会发生。当然也许不在不久的将来。

在六零年代,巴基斯坦人常到英国做劳工。50年后,许多巴基斯坦人现在是头家,轮到『白人』帮他们做工。站在牛津街看看。看着那些走过的劳斯莱斯。多是那些『白皮』的在驾驶,『褐皮』的就坐在车后。好吧!有些巴基斯坦人还是有在做苦力,不是所有的人都做了头家。但是街道不再都由『褐皮』的打扫,而多是『白皮』的在做这些肮脏工。『白皮』租贷的公寓都是『褐皮』所拥有。

慕尤丁谈及巫统在走下坡,还有他们应该做些什么。问题是,他根本对其中原因一无所知。医生在还不知道你患了什么病之前,怎样给你治疗呢?医生说我那过世的父亲有胃灼热,他提议吃些抗酸药片。在他四十多岁死于心脏病后,医生说他也许不是胃灼热,而是轻微心脏病,因为没有治疗而恶化。

我的一个朋友泰特(DJ Tate),因为不舒服而前往道华佳私立医院(Hospital Tawakal)。医生说这只是疲累,回去休息吧!泰特就打电话告诉我他那天不会和我一起到安华家喝茶了。他说他觉得不舒服。他挂了电话,跌在椅子上,几秒后就去世了。五分钟后,他的妻子打电话告诉我泰特去世了。我吓了一跳。我不是只在几分钟前和他说过话来吗?

是的,即使医生知道你不对的地方在那里,他也许会提议你睡下午觉或是吃下抗酸药片,然后你躺下后就死了。巫统需要一个比鸭子更好的医生。它不是累了,而是要死了。若他们下不对症下药,那么巫统就会被埋葬,就如我埋葬我父亲和泰特先生那样。

2 条评论:

giga97 说...

刘大,你终于又更新部落格了。
你到那儿去玩?

西西留 说...

gi大,新年快乐!

经济低迷,西西留到鱼丸厂搓鱼丸以赚钱糊口。

回来给部落格大扫除一下下,过年意思意思,谢谢问候。

柏特拉大王大概要回去蹲了,毕竟死火哥太胖了,很难推到他。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是酱。

西西留还是会继续翻译的,如果网友们爱读,西西留就会继续,知道被内政部或是资讯部干掉为止。

祝大家事事如意,出入平安。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