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9日星期六

毫不留情:是的!华人要的都给他们吧!

华人的『要求』不只是合法化赌球或赌博,那不过是一个『要求』,其他还有十七项『要求』,这些都是为了全体大马人,包括马来人和穆斯林。干嘛政府宁顽不灵,不同意这些『要求』呢?

纳兹里:合法化赌球是为了『尊重』非穆斯林的权益

拿督斯里纳兹里.阿兹(Nazri Aziz)表示,纳吉领导的政府最近采取政策,批准了丹斯里陈志远(Vincent Tan)的爱胜阁博彩有限公司(Ascot Sports Sdn Bhd)的赌球执照,以作为『尊重』我国非穆斯林权益的一种方式。

这名首相署部长表示,政府需要考量国内其他公民的权益,尽管国内占大多数的族群是穆斯林。

「你必须记住,这个国家不属于穆斯林,非穆斯林有时会做一些事,比方说,赌博。这是他们的文化,他们的生活方式,而我们必须尊重他们的权益。」

「Jangan semua undang-undang berdasarkan keperluan orang Islam sahaja(本国中并非所有法令只为穆斯林而设),」纳兹里在此周接受《大马局内人》访问时如是表示。

××××××××××××××××××××××××

这是《大马局内人》今天的报道,您可以在这里阅读到完整报道。

好啦!看来纳兹里是在提醒我们,本国不只是属于马来人,而华人也在大马的大太阳下占有一席之地。这对我而言很好很强大,因为这也是我很久很久以来就不断提出的事。因此,我们必须尊重华人所要的,他们所要求和需要等等的,而不能只考量马来人或穆斯林的利益。

在同一精神下,我要带您回溯到1999年8月16日,当时十一个华团组织向政府呈交了一份十七点『大选诉求』,最终,以十七点大选申诉的形式呈递了上去,这份文件简称『诉求』(Suqiu)。

这十一个组织是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也称为董总)、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也称为教总)、马来西亚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总会、马来西亚南洋大学校友会、马来西亚留台校友会、雪华堂、马来西亚广东会馆联合会、马来西亚广西总会、马来西亚三江总会、马来西亚福州社团联合总会以及华社研究中心。

其中,这些『要求』几乎都是为了成就一个公正和合理的经济政策,以及以多元种族思想作为提倡国家团结的基础,华教的发展以及华人新村的改善。他们也呼吁执政者重新恢复宪法中授予的民族,和警队的专业,以捍卫人权和公正,促进妇女、工人和原住民的权益,以及为所有人民提供住所。

此外,他们要求政府仰制贪污、重新评估私隐权政策、保护环境、废除内安法令,以及维护新闻自由。

预估全马四千个大小华团中,共有二千零九十个团体拥护这项『要求』。马华、民政和人联党出声支持这项『要求』,并代表华社提呈至内阁。

马华总会长林良实当时宣布,内阁已经考量这份『要求』,并委任他带领华人部长成立一支特别小组会见这些团体。他说,这些课题不会造成任何争议,或直接被内阁否决。(见1999年9月23日《星报》报道)

(您可以点击此处阅读华社十七点要求的原文)

中文版:《马来西亚华人社团大选诉求

英文版报道(非《诉求》原文)

现在考量到赌球也是另一个华人的『诉求』,如果你愿意,就称为第十八点吧!同时考量到政府要马来人和穆斯林对华人的『要求』敏感点,因为他们不该只想到马来人和穆斯林,如果如此说来,政府应该重新评估早前的十七项『要求』——我必须补充的是,这些都是高尚的『要求』——并把它们考量在内。

是的!华人的『要求』不只是合法化赌球或赌博,那不过是一个『要求』,其他还有十七项『要求』,这些都是为了全体大马人,包括马来人和穆斯林。干嘛政府宁顽不灵,不同意这些『要求』呢?

实际上,政府把做出这十七点要求的人士标识为共产党和叛国者,接着,巫青团攻击吉隆坡的雪华堂建筑,并威胁说,如果华人不撤回他们的这十七点『要求』,就放火焚烧雪华堂。

那些叫政府仰制贪污、恢复宪法只有和警方专业、捍卫人权和公正、促进妇女、工人和原住民的权益,以及为所有人民提供住所、重新评估私隐权政策、保护环境、废除内安法令,以及维护新闻自由等等的人士,会被当成是共产党和叛国者呢?

既然我们有心情聆听华人要些什么,同时根据他们的所要的,批准赌球和赌博,那就让我们探讨一下之前的华社十七点要求或需要,这些要求要比赌博好些,也该获得批准才对。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Yes, let’s give the Chinese what they want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9-06-2010
翻译∶西西留

7 条评论:

匿名 说...

没送上大笔XX如何能批准他们的诉求.

CC Liew 说...

嗯嗯,不见棺材不流泪噢?

可是不是说那个不认识什么蒙古女人的人说他现在有70%的支持率吗?

林季 说...

诉求在当时被戏称“输球”。

西西留 说...

名字取得不好,后来改名叫『方策』了

西西留 说...

重点是,有『求』就必定陷入被动的地步。

这是当时华团人士没想到的,或是奴性未开,想不通自己本来就有这个权利?

Anderson 说...

我記得清清楚楚...當年老馬就稱提出訴求的華人為共產黨,這讓我對他恨之入骨,不共戴天之...還有那張照片,污青團在中華大會堂,指著華人鼻子大罵的畫面,何其恥辱...簡直畢生難忘
這班狗...請辣妹表演就說是華人文化,賭博也說是華人文化和要求...狗嘴裡真的不出象牙

eric foo 说...

老马赢了大选后不认账还把诉求标签为共产党,行径恶毒令人不齿!但更令人气愤的是那些本来支持的政客却噤若寒蝉!而华社竟然还可以在后来的大选支持这些孬种。。。真的’无眼睇‘!幸好308海啸来得及时把这些无耻之徒冲到七零八落。不然真的‘天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