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日星期四

留言蜚语:回教党二三事

哈迪阿旺是个好人,而且在宗教修为上也不愧他身为一名宗教师的角色。可是在行政领导这一层面,他却表现得很胆怯。在做出党的决策时,他都要先获得『基古巴』、哈伦泰益和阿布巴卡的『允许』才敢有所动作。

《西西留博客站》当初的设想就是把那些本地英巫文部落格中比较少被中文部落格提及的消息进行『汉化』。可是除了一些比较知名的部落客文章外,许多部落格的文章显得很累赘,同时倾向于比较口语化,因此,资料的可读性不高。本地英巫文部落格一般的写作形式都是先转载或链接至另一篇新闻,或其他部落格的评语,再做出评述。因此,在阅读过程中,有许多时候必须同时阅读数篇文章,才能理解故事的重点。

《今日大马》中拉惹柏特拉的专栏基本上就是以这种写作形式处理的,因此,曾经有人说,他的文章里头有八九成是别人的文字,其实这个说法也不很正确,他的大部分文章还是以本身的观点贯穿整个新闻,所转载的新闻一般上也只占了文章不到四分一的内容。

本地中文部落格中主要是以时事分析为主,反而在捕捉题材方面会比较缺欠,简单来说,中文部落格主要是采取『大格局』的形式来处理评论,对于较深入的内容反而没有多少部落格会进行更深入的挖掘。

比方说,掌管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这个光头一脸横肉,是那种『出街会给人打』的那种屌款,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他儿子的屌款在2007年被一个称为 Gutteruncensored 的部落格揭露了洋相,后来这个部落格就被封杀掉了,可是他儿子和纳吉儿子胡搞的照片已经家传户晓了。

2004年7月6日,一个名叫龚添樺(Darren Kang Tien Hua)的英国留学生在吉隆坡金地花园(Desa Sri Hartamas)的夜店被15人攻击身亡,我相信大部分有翻报纸的网友都应该还有印象,这15人中,其中一名就是纳兹里的儿子。可是后来警方说真正的凶手是5名泰国人,其实这五名泰国外劳是酒吧内工作的工人,在殴斗发生时,他们实际上是在劝架。最后,法庭判决这五名外劳误杀罪名成立,判监五年。可是,如果网友们试着用各网报的搜索器检查时输入『龚添樺+纳兹里』,你只会看到『抱歉,无法找到相关资料』。当然,西西留接触纳兹里时,觉得他为人还是有点人性的,有时还蛮厚道的说,可是就不知道为什么这光头就是爱在镜头前耍狠。

基本上西西留只是企图把一些网报无法报道的路边社『消息』呈现在此部落格中,然后再由读者自由发挥。可是,有时觉得或许应该换换方式,以浓缩的方式呈现这些收集自其他部落格的片段。首先,就先让我们先进入回教党这个课题。

来自等登嘉楼的回教党署理主席纳沙鲁丁(Nasharudin Mat Isa)说,该党已决定不对付公开批评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的哈山阿里。但是公开要求这位雪州回教党主席辞职的该党沙亚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Khalid Abdul Samad)却可能因此面对纪律处分。

哈迪阿旺(Hadi Awang)是回教党主席、纳沙鲁丁(Nasharudin Mat Isa)是回教党署理主席,慕斯达法阿里(Mustapha Ali)是回教党总秘书,这三个人都来自回教党登嘉楼派系。简单来说,登嘉楼回教党从来都不成气候。1998年『烈火莫息』运动造成半岛马来族群的分裂,导致了1999年全国大选中巫统失去大量的马来选票,回教党渔翁得利,赢获了登嘉楼州政权,哈迪阿旺当时出任了该州的州务大臣。2004年阿都拉温和亲民的作风发挥效应,在该年的全国大选中,重新夺回登嘉楼州。回教党在登嘉楼的支持率也不高,实际上他们在上两届的全国大选中,在登嘉楼的成绩可说是满江红。

以登嘉楼州回教党目前的走势,他们要再重新夺回登嘉楼是遥遥无期的,除非……巫统助他们一臂之力。

巫统现在面临的是马来选票的大量流失,而唯一能够挽回这个局面的方法,就只有打回教党马来选民的主意,巫统的『马来人大团结』(或称为『回巫联盟』)算盘是:巫统继续坐享中央政权;回教党统领州政府。如果这个算盘打得响,哈迪阿旺将能够坐镇登嘉楼,继续当他的州务大臣,甚至还有机会当副首相。

这主意看来是颇完美的,可是现实和幻想总是有所差距的。首先,他们必须先过得了吉兰丹回教党和基层这关。目前全国大部分基层都是倾向民联,这是无可置疑的。胡桑慕沙(Husham Musa)、中委洛洛(Lo' Lo' Ghazali)、祖基菲里(Dzulkifli Ahmad)和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Nik Aziz)是吉兰丹派系的主要人物。

回教党普遍上被认为分成两个派系,一个是有聂阿兹和亲安华派系组成的集团,被称为《埃尔多安》集团(Erdogan);另一批是由哈迪阿旺和哈山阿里组成的集团,被称为亲巫统派系。由于《埃尔多安》集团普遍受到回教党基层的认同,同时其开宗明义的多元化理念,一般被视为在三〇八全国大选中获得大胜的主因。

尽管《埃尔多安》集团受到基层,包括非马来人族群的支持,亲巫统派系在中央领导层还是占有一定优势。在2009年6月5日的回教党两年一度党选中,胡桑慕沙在署理主席三角战中因选票分散落败,加上三名副主席过去言行保守,以及具『种族主义』倾向的青年团臂膀,回教党内部未来或面对严重的分歧,甚至不排除将成为民联前进的绊脚石。

在现实中,回巫两党是无法水乳交融的,原因很简单,两者都在争取同一批马来选民,无论是国州议席,都无法跳出这个格局。『回巫会谈』就仿佛像是行动党和马华共同谈『华人大团结』一样,蛋糕就这么大块,在怎样谈,也不过就是在做加减算法,绝对不可能会变成乘法。除非巫统妥协,退去部分国州选区和放弃它的部分资源,两者要共同合作几乎是难如登天的。

哈山阿里私生活不检点是党内人士都知道的。他不但爱财,也爱女人(当然政治就是这么一回事)。部落客苏菲雅欣(Mohd Sofi Yassin)曾经在1994年上过他的一堂讲课,当时是在柔佛丰盛港(Mersing),一堂两小时的讲课中,他甚至可以收取高达1万2000令吉的费用。在三〇八全国大选后,苏菲在曾经在乌鲁冷岳(Hulu Langat)和哈山阿里私下的交流过,他发现哈山阿里除了谈钱以外,几乎没其他好谈的了。除此之外,2002年的时候,《新海峡时报》也报道过他收养的情妇名叫琳达(Linda),他的同事则叫她为丽莎(Liza),他们在泰南注册结婚,目前女子则定居在泰国。除此之外,也有谣传他的情妇不止一人,其中也包括包养华人女子在内。

哈迪阿旺是个好人,而且在宗教修为上也不愧他身为一名宗教师(Ulamat)的角色。可是在行政领导这一层面,他却表现得很胆怯。在做出党的决策时,他都要先获得基古巴(Chkgu Pa,慕斯达法阿里的昵称)、哈伦泰益(Harun Taib)和阿布巴卡(Abu Bakar Chik)的『允许』才敢有所动作。

有消息传出,当回教党雪州联委会不对哈山阿里采取纪律行动后,登嘉楼派系手舞足蹈,完全无视雪州民联政府所面对的分裂。

尽管回教党怡保和沙安南区部大会已经发出声明谴责哈山阿里的行为,很明显的,哈山阿里将会继续获得党主席哈迪阿旺的背书。哈迪阿旺在八十年代时是一名善于批评马来社会现象的回教党领袖,无论是在政治讲座或是回教论坛中,他都不遗余力的谴责存在在马来社会的种种缺陷。他在当时的言论,绝对不亚于七十年代学生运动时期的马哈迪。

哈山阿里不断挑起的言论,已经严重的损害了哈迪阿旺几十年来建立的批判者形象,可是,为何哈迪阿旺不采取行动制止这一切呢?原因是,哈迪阿旺听命于登嘉楼派系。回教党登嘉楼派系是一群乌合之众,为什么说是乌合之众呢?因为这群人已经面临政治破产:

1. 阿布巴卡(Abu Bakar Chik)在2004年全国大选中,在自己的峇都拉吉(Batu Rakit)选区被击败。他也曾经被谣传盗用课捐(Zakat)并使用在自己家人身上。媒体也曾报道,回教党在登嘉楼政权期间,阿布巴卡曾获得政府属下的两家私人公司的每年7万令吉的『津贴』,他在这两家分别名为 Ladang Rakyat 和 Rakyat Ketengah Perwira 的公司担任总裁。

2. 慕斯达法阿里(Mustafa Ali)在2004年竞选龙运(Dungun)国席和彭加兰柏浪卡(Pengkalan Berangan)州席,双双败北,2008年全国大选时他卷土重来,再次以779票微差,饮恨阿罗林巴(Alor Limbat)州席,很明显的,他在当地的支持率相当有限。

3. 哈伦泰益(Harun Taib)登嘉楼州联委会主席,在最近的一项政治讲座中被喝倒彩,这在回教党中是全所未有的,更何况是一州之主席,还身兼回教党学者理事会主席(Ketua Dewan Ulamat)呢?

尽管如此,哈迪阿旺却还是把希望投注在这些人身上,而完全没有洞见这些人即是2004年全国大选中登嘉楼回教党政权被巫统夺回的罪魁祸首。哈迪如果继续支持哈山阿里,只会引起非马来人,以及马来人的反感。必须理解的是,回教党这次的胜利依靠的是非马来人选票。哈山阿里的议程不会令更多马来选票回流,反而将重演2004年的历史。

10 条评论:

深 蓝 说...

对回教党始终还是抱着抗拒的观念,只有对聂阿兹有好感。

匿名 说...

三八大选后,虽说全国大部分基层都是倾向民联,但是亲巫统派系还是在全国代表大会中掌握了许多党内的重要位置。

发生了什么事?

leejiajia 说...

对回教党始终是敬而远之。
我怕有一天我女儿长大了,穿了一件吊带迷你裙出街被抓去打鞭,而罪魁祸首就是她娘手中的错投票!

民联里的协商是越看越伤,越走越心伤,神和人怎么会有共同点呢?

回教党老是在衣着、酒类牵手接吻等芝麻事上打转,除了食色性就没其他大事干了。治国就是管理这等事为首要吗( ⊙o⊙ )

Yoke Kong 说...

而罪魁祸首就是她娘手中的错投票! ...

Wolf runaway. Tiger come

匿名 说...

”怕有一天我女儿长大了,穿了一件吊带迷你裙出街被抓去打鞭“。。。。那是对将来的猜测。

先不说将来,说说以前和现在的一些例子。
以前,一对情侣在KLCC拖手被开罚单。
现在,一个女人在PAHANG喝酒被罚以鞭刑。
以上的都是国阵/巫统所为。

国阵巫统之所以那么做,是否因为“而罪魁祸首就是她娘手中的错投票”?

eddieliow 说...

阿里是民联里的一颗老鼠屎。

玉刚 说...

其实黑心一点,巴不得雪州民联现在就倒台,然后基尔重新当上州务大臣,阿里就好像厕纸般用后即丢^_^

1) 趁民众对民联政府还存有好印象的时候光荣下台
2) 加深民众对国阵的怨念
3) 丧失权力之后,民联各党派可以重新洗牌,重新出发

老殘 说...

我觉得哈山阿里出动了很多钱才有办法摆自己人的中央的。每个政党都有买票的情形,那天听一个回教党党员说雪州的回教党“吃”钱也是很够力一下的。

匿名 说...

很多人觉得回教党很清高,其实在政治中只有权力斗争,拿回家来标榜也改变不了事实。我赞同玉刚大大的看法,以其长痛不如短痛,让哈山阿里先占点甜头,等他给巫统干掉之后再一举把亲巫统实力连根拔起。只是担心聂阿兹如果不在了谁来担当这个大局。

MT Follower 说...

政治人物都是讲一套做一套,回教党也不例外。回教党是政党,是政党既有利益和权力狂,不出奇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