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1日星期日

毫不留情: 「言行不一」和「权宜之策」之间

人民联盟比国阵还要衰弱,即使是一个团结的人民联盟也还不足以进军布特拉再也。何况人民联盟不明白作为一个团结的联盟,其中分工合作的意义呢?峇眼槟榔补选即是一个样板。

有时要在政客的言语和行为之间找出其一致性是非常困难的。就像人们说的,政客言行不一看来是种『传统』。用普通的说法即是『言行不一』(hypocrisy),在政治术语中,这则叫做『权益之策』(expediency)。

中东穆斯林称美国为犹太人的『工具』,美国是『大恶魔』。可是,是美国在为以色列撑腰,要不然,以色列早在很久以前就被灭国了。我们每天都可以在穆斯林世界中最神圣的两座庙宇——麦加和麦蒂卡两地,听到他们以可兰经唱诵,诅咒犹太人,这个回教的敌人。

对于这点,以穆斯林的角度而言,他们并没搞错。犹太人是回教的长期敌人,他们必须在这个地表上被消灭,可是说起油钱,阿拉伯的穆斯林却不相信他们自己的穆斯林伙伴,他们宁愿把几千亿的钱存入犹太人在欧洲和美国的银行。

那所谓的『穆斯林同胞』去了哪?『犹太人永远都是回教的终极敌人』的口号怎么啦?看来,穆斯林看在钱的份上,宁愿相信犹太人,更甚于自己的穆斯林同胞。,甚至早在1970年代,马来西亚已经开始委任犹太人银行管理国家石油所收到的石油收益,然而,巫统却声称是全世界最大的回教政党,比回教党还要大。

巫统尖叫着『马来人主权』的口号,他们在马来人之间散播恐怖,并说,如果巫统不在,华人将会垄断这个国家。只有巫统能确保马来人不会在自己的国家成为奴隶(hamba di negara sendiri)。

可是,如果没有了华人和印度人,还有东马人的话,巫统无法执政,巫统自身无法赢得足够的议席以组织联邦政府。或许,巫统最多能够在四个至五个西马的北方州属执政,国内的其他州属,以及中央政府将会是反对党的囊中物。

马华、国大党和人民进步党正在内乱,如果这些非马来人政党都崩溃了,这是否符合了『马来人的议程』呢?因为这样的话,巫统将无需再与非马来人『分享权力』了。巫统不再需要分配席位给非马来人,巫统可以竞选所有的222个国席和超过500个州席。

可是,事实不然,巫统目前很担心。它担心如果马华、国大党、人民进步党、民政党,以及所有的东马政党崩溃或脱离国阵这个联盟后,巫统将无法组织政府。巫统需要非马来人,没有了非马来人,巫统将失去权力。即使如敦马哈迪在昨日所说,如果国阵变弱了,巫统将会有麻烦。因此,他们需要马华、国大党、人民进步党、民政党等等的,只有这样,国阵才会变得强大,这也意味着,巫统将会继续掌握政权。

那我们正在说的马来人主权又是什麽?如果它需要非马来人多于马来人以继续掌握政权的话,巫统要如何实施马来人议程?只有半数的马来人支持巫统,正确来说,只是稍微的超过50%,另外的50%支持反对党,而巫统无法再争取回这些马来人的回流,因此,如果巫统要继续掌握政权,它需要非马来人更甚于马来人。

看看即将结束(现在已经结束)的峇眼槟榔补选所发生的事,马来人正在打马来人,拳打脚踢,头破血流。马来人正在自相残杀,巫统把回教党的马来同胞们当成是最大的敌人,回教党也把这些巫统的穆斯林当成是最大的敌人。

因此,这里是巫统的马来人穆斯林对垒回教党的马来人穆斯林。如果不是警方严阵以待,现在应该会有几具尸体摆在停尸房了,峇眼槟榔没发生马来人穆斯林杀死马来人穆斯林的事故的唯一理由是他们找不到机会吧了。把警方人员撤出峇眼槟榔的话,看看会发生什麽事?波迪申附近的停尸房到时会堆满尸体,里头全是马来穆斯林同胞手下的马来穆斯林的亡魂。

不!根本没有『马来同胞』这回事,甚至也没有『穆斯林同胞』这样的事。尽管巫统和回教党口口声声,马来穆斯林同胞是不存在的。巫统和回教党需要非马来人『异教徒』来赢得选举。他们血溅马来穆斯林只是为了获得选举中的胜利。

说回峇眼槟榔补选,既然投票已接近尾声,就让我来表明一下对这场补选的看法,这大概是自从2008年三月份全国大选以来,反对党处理得最差的一场补选。是否反对党变得太过自大,或是变得过度自信了呢?是否民联以为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赢得选举呢?只因为反对党的群众大会(ceramah)吸引了比国阵群众大会多十倍的听众,不表示你就一定能获胜。

这事我们已经说了二十几年,反对党的群众大会通常都会吸引到大量的群众,可是,很多时候,反对党却在投票后,把选区输掉了。

许多参与这些群众大会的人们甚至不是那个选区的注册选民,很多都是外人,同时很多人参加这些群众大会不过是来消磨时间。他们喜欢听来自反对党的演讲人的演讲,许多旁观者甚至是巫统党员,他们只是来消磨时间,可是却从未投给反对党。

使用你的群众大会所能吸引的群众多寡作为成功机率的标准是在蛮干,这事儿我们已经说了二十几年,可是反对党却从来也没听进去。进行选民的注册活动,别把整个资源浪费在组织群众大会会更好。别忘了,只有50%的合格选民会出来投票,而另外50%当中的60%没投票,甚至也没注册为选民。

只有八百万人出来投票,可是其中的合格选民却有一千五百至一千六百万人。因此,我们无需更多人出席群众大会,尤其是如果他们不会在那个选区投票的话。我们需要更多人出来投票,为什麽反对党的这些死蠢脑袋想不通这一点呢?

在峇眼槟榔,反对党的布阵杂乱无章。有消息说吉隆坡已经接管了峇眼槟榔竞选运动,而森美兰州的本地反对党被遗弃在一边。直到提名日的四天后,回教党才邀请了民联的成员党开了个会议。结果,回教党自做自的,把公正党和行动党冷落在一旁,在没有回教党的情况下自行安排自己的节目。回教党甚至没安排来自公正党和行动党的人民代议士在群众大会中上台演讲。

我们以为在三〇八全国大选,还有许多场补选后,反对党因为这些经验而有所进步。可是这些都没有出现在峇眼槟榔,看来他们仿佛是在退步,表现得就像是头一次上阵那样。

人民联盟到底怎么啦?峇眼槟榔补选不是回教党的补选,它是人民联盟的补选,尽管候选人来自于回教党。这些吉隆坡的人怎么可以就这样走进来接管,还把森美兰的人冷落一旁呢?

也许回教党输掉补选是场好事,也许这样才能让他们觉悟。巫统在没有其他十三个国阵成员党的情况下是成不了事的,凭什麽回教党认为它可以在没有了公正党和行动党的情况下成气候呢?更糟的是,在没有本地基层人员的参与下?

如果回教党在今天较迟时候被杀得片甲不留,我不会因此而感到失望,也许他们需要一记当头棒喝,可是令人难过的是,实际上他们全军覆没并不是因为巫统的强大,而是因为民联让一帮生手来操刀。

国民阵线和人民联盟双方意识到,只有团队效应才能继续挺进。马华、国大党和人民进步党的内斗让巫统感到担忧。他们知道一个衰弱的马华、国大党、民进步党和民政党会导致国阵变得衰弱,也即是说,这样会导致巫统也变得衰弱。他们尖叫着『马来人主权』,可是他们知道『马来人主权』不会吧他们带往布特拉再也。巫统需要马华、国大党、民进步党和民政党和其他的政党,更甚于非马来人。

印度人和华人才不想理马华、国大党、民进步党和民政党发生什麽事,可是巫统却不同,因为巫统需要他们的非马来人政党才能继续掌握政权。巫统自己是做不到这点,没有了马华、国大党、民进步党和民政党的席位,他们自己永远也无法赢得足够的席位以组织政府。

人民联盟比国阵还要衰弱,即使是一个团结的人民联盟也还不足以进军布特拉再也。何况人民联盟不明白作为一个团结的联盟,其中分工合作的意义呢?峇眼槟榔补选即是一个样板。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Between hypocrisy and expediency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1-10-2009
翻译  ∶西西留

5 条评论:

super 说...

巫统在没有其他十三个国阵成员党的情况下是成不了事的,凭什麽回教党认为它可以在没有了回教党和行动党的情况下成气候呢?更糟的是,在没有本地基层人员的参与下?

应该是这样吧?:
巫统在没有其他十三个国阵成员党的情况下是成不了事的,凭什麽回教党认为它可以在没有了公正党和行动党的情况下成气候呢?更糟的是,在没有本地基层人员的参与下?

西西留 说...

谢谢,已经更正!

拔刀 说...

为什麽反对党的这些死蠢脑袋想不通这一点呢?
GOOD

Yu Fuqi 说...

CC Liew。你一时错手,把“权宜”打成“权益了”。 ;)

erdr 说...

以及所有的东马政党崩溃或脱离国阵这个联盟后,巫统将无法"阻止"政府--->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