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2日星期一

蕹菜输了,回教党输了,西西留赢了

或许,接下来网上或是报章评论员们会开始发表五花八门的选后分析。可是,在诸位看官在『开卷』前,必须紧记一点,选民不是数目字,选民是活生生的人。民联不能一辈子靠着『抓国阵的辫子』过活,如果民联无法在接下来的日子好好的把内部做破釜沉舟的改革的话,在国阵还未沉船前,民联这艘宝号会先沉没。

昨天是很沉重的一天,就像波波在他的部落格中所写的感想一样,虽然『明知道』会输,可是心里头还是抱着一丝的期许。我想大部分民联支持者的心里想的并不是为何回教党会输,而是为什麽输『这样多』,巫统在这次补选的多数票比三〇八全国大选时多出了三千多票。

在大马政治部落格圈子中,基本上就只有两派人马,一种人倾向政党,另一种人则是自由派。所谓有政党倾向的部落格通常都已经摆明阵势,只支持自己『心水』政党,这些政党可以是执政党或反对党;而另一种部落客则是『反对派』或一般声称的左派,他们未必是反对党人马,在必要时,是反对党和指政党一块拿来臭骂的那种。可是,当理念一致时,他们会选择倾向一个固定的政党作为他们的立场依据。

无论如何,倾向民联的部落格几乎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在竞选竞选进行时不发布任何『不利』自己人的言论,这是为了不影响选情。就因为如此,拉惹博特拉选择在六点投票结束前后才发表他对峇眼槟榔补选的看法。在提名日后,西西留也听说了回教党『亲巫统派』哈山阿里的人马企图介入竞选运动,可是具体的情况到不很明朗。拉惹博特拉在最新文章中提到的『吉隆坡人马』指的或许是同一批人。这批『吉隆坡人马』是如何的在森美兰州『外省人领导本地人』呢?这也许在接下来的日子会由『埃尔多安』集团的部落格揭露其中内情。

无论如何,回教党这次的失利和民联方面无法协调有很大关系。三党间的协调机制如果无法获得『制度化』,峇眼槟榔的历史重演纯属必然。民联间的合作关系基本上属于相当表面性的,在三〇八全国大选后,民联高层曾经提议展开三党国会议员的每周协调会议,可是周会只进行了三次就没有再没戏唱了。同样的,三党主要领袖的『热线』也是在2009年二月份的霹雳州夺权事件后才开通。『热线』是什麽?美苏冷战期间,两国怕一时没把话说清楚而导致核战,于是就设立了两台无法被窃听的电话,一台放在克林姆林宫,一台放在白宫椭圆形总统办公室的桌上。民联三党又不是搞冷战,干嘛还设什麽热线,买三台手机,再加上三张SIM卡,号码就三个人知道,难道这也要大费周章的安排吗?

再来,民联在2009年7月3日宣布设立影子内阁,80名民联国会议员中,每三名来自三党的国会议员监督各别的政府部门。可是,自此之后就没了下文。基本上民联的80位国会议员当中,许多都是新人,一些人或许担任过州议员,可是未必担任过国会议员,即使是资深反对党议员本身也未必担任过公务员,这样又要如何根据不同的政府部门官僚系统进行监督呢?

在2008年五月份,曾经发生过国会通过《2008年附加供应法案》三读时,反对党人数多过执政党的情况。其实这种情况在2009年6月23日通过《DNA鉴证法案》也曾出现过,当时国阵以48票对民联的47票『险胜』。问题是,剩下的33名民联国会议员去了哪里?国会会议和一般大企业的会议没两样,有议程,也有会议记录。在开会前一天国会管理部门就已经发出议程表,即使在某些情况下,由于冗长的辩论而导致三读决议通过的时间延后,可是一般上会相隔一天。既然议程已经发出,难道这33名民联国会议员不知道在6月23日这天会有决议吗?

每名国会议员可在每季的国会中提出十五题的质询,可是往往在质询提交到国会后,会发现许多问题是重复的。就以上一季(六月份)的国会质询而言,就发生过来自反对党的十多条重复质询被部长以同一个答案答复的情况。如果按照一般的做法,在国会未开会前,民联三党应该召集所有的国会议员到吉隆坡进行一次总检讨,然后再进行个别的小组关键性讨论,可是民联至今也没有进行过类似的会议。如果就连部门监督也搞不清楚,如何谈执政中央?

在2009年8月13日的民联最高理事会会议中,安华提到各州民联的问题应该自行解决,无法化解才上呈中央。安华的这句话将会是民联瓦解的第一步。理由很简单,首先,民联并非是一个『合法』机构,在各州(除了民联执政州外),民联一词只发生在两党或三党联合主办的活动中才会使用到。民联本来就是一个很松散的组织,其中也并没有固定的组织人员或是联合活动基金的存在。在这种『你解决不了才来找我』的机制下,只能运用在已经成型,或已经组织化的政党联盟中,而目前非民联执政州属的各别民联政党的支部无法做到这点。反而,又中央统一性的发出指南将能够让民联政党中的各州支部可以得到系统性的协调。

今天,甭说民联会输掉一场补选,即使在下届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中民联输掉了几个民联执政州,西西留也不以为然,因为政治是没有偶然的。政治事业就和其他事业一样,有时靠的是大格局,更多时候靠的是组织管理、部署和长期的耕耘。同时,在国席和州席的竞选中,选民往往所期望的不同。在三〇八大选的后期分析讨论中,从数据中也证明了即使同一批选民在投选国席时是倾向执政党,可是在州席却很可能会流向反对党,或两者对调。

除了人口密集的城市外,基本上马来西亚各乡区的人口流动率是蛮高的。尽管民联号称在下届全国大选将会出现一批五百万的年轻选民,可是如果无法处理人口流动率的问题,基本上马来半岛的多个潜在民联据点的防守将会是个很大的问题。

而根据投票箱分科(saluran)数据显示,这种情况不止发生在华人乡镇,同时也出现在马来甘榜。一般上在年轻一代获得机会在外地修学后,通常会继续逗留在这些区域工作。理所担当的,其中会有大部分人会选择在所居住的地方注册为当地选民。因此,民联在雪兰莪和槟城的政权,实际上靠的是这些『流落』到这些大城市的全马各地的年轻选民,并非完全是『民联州』人民的支持。

或许,接下来网上或是报章评论员们会开始发表五花八门的选后分析。可是,在诸位看官在『开卷』前,必须紧记一点,选民不是数目字,选民是活生生的人。民联不能一辈子靠着『抓国阵的辫子』过活,如果民联无法在接下来的日子好好的把内部做破釜沉舟的改革的话,在国阵还未沉船前,民联这艘宝号会先沉没。

最后,昨天是第三届《大馬中文部落格祭》的颁奖典礼,刚刚浏览了得奖名单后,发现自己得奖了!

虽然主办单位三番四次留言提醒,奈何西西留实在无法抽身出席,对KAE的好意,在此要向大大说声感激。由于最近事忙,再加上在整修电脑,所以无法给大大回信,请KAE代我向筹委会致谢。同时,西西留也要向那位连续两年提名《西西留博客站》的大大致谢,虽然不知道您的尊姓大名,西西留在此感激您的支持。

16 条评论:

匿名 说...

虽然超级不希望国阵赢得这场补选,可是民联输了未必不是好事。

当地选民说虽然不想投给国阵,可是手中一票还是投给了isa。为何?人性也,由始至终都是自身利益之上。

同样的,民联希望下届执政中央,也得让全国选民看到投选他们将会得到的利益。

事实胜于雄辩,民联首要之急是搞好本身执政州属,有了亮丽的成绩单还怕选民不支持他们吗?

其二就是该快手除去党内害虫了。这次民联惨败党内害虫居功至伟。霹雳州两兄弟的政治游戏,吉打州政府的越走越极端,雪州那个提出禁酒令的无间道。。。
另外,槟州首长的说多过做(其实还不错的,可是说太多一昧推卸责任徒惹人反感)。

这些哪一样不是国阵的强项?选民把票投给民联就是厌倦了国阵把这些一完再玩,不是期望民联变成第二个国阵。

308得来的政权还只是建立在浮沙上的宫殿,下届大选不远了,不赶紧打好基础,到时灭顶了不只自己悔恨,也辜负了那些把期望寄托于民联的选民们。

张天旺 说...

恐怕没有下一届大选了!

匿名 说...

马来西亚或会死在国阵和某群知识分子和无赖政客的坏念头上

thepplway求真 说...

如果暴力不是暴力,赂选不是赂选,国家机器继续倾轧反对党,不要说输政权,就算输了多少人命又如何?

谁在乎,who cares?重要的是民联的表达方式很串,不可一世,忘记了他们在308获得的根本不是政权而是对国阵的反感的情绪票!

ok,继续。。。

还可以继续。。。

继续。。继续

只要可以引导、误导、诱导您情绪的由支持、同情民联到讨厌民联的做戏、讨厌他们的恶性内斗、厌恶他们的不可一世。。ok。。继续。。。我相信您能够找出180甚至更多的理由说明民联的308成绩是博彩,是不小心获得的,是国阵低估了选民的智慧

总之用极端的思考方式您的答案一定是一面倒的,您的客观就是数据说话,与中间的道德、人伦、压迫、威迫利诱、人民乞丐都没有关系。

因为选票证明了国阵选票“回流”了。只要继续天马行空的认为,民联三党的不能合作(雪州+吉打+槟城+霹雳+吉兰丹的保守)都是选民考量的重点,那么国阵选票回流就是天经地义的!

但是,我说但是,不是说当地资讯不发达吗?没有多少人可以上网看其他资讯吗?为什么他们对民联三党的“问题”如此透彻呢?

难道是民联自己在竞选期间带到选区去的,hassan Ali派系带去的?民联里的无间道到处暗地里传扬的?


其实难道不是中了国阵分而治之的政治把戏吗?我说是把戏,没有说这是pure的政治。充其量只是伎俩,问题是选票如何shift为国阵的一个大马背书?

这里面的学问就是如何用障眼术让人民不再相信做人要有尊严,要人民相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真理”!

简单的说一个没有尊严的人,你要他干啥就干啥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不要忘记给他一点好处,不管那好处原本就是您自己的。我从您身上骗走了几万块,然后我假慈悲的救济你几毛钱,哇,我成活菩萨了!

要赢回民心,就必须刻不容缓地建立人民的公民意识,能够分辨是非,不为金钱、美女、色相、大鱼大肉所动的独立思考能力。

民联要做的当然不少,但是那不是民联个人的事,这已经关系到我们做马来西亚人的尊严了。如果暴力、赤裸裸的贿赂,金钱政治不是贪污等等“甜言蜜语”已经成为马来西亚人嗜血的政治怪异思想与行为,这离开蛮荒思想还远吗?

匿名 说...

建立人民的公民意识自然是刻不容缓,可是当前大马的环境你觉得建立公民意识需要多久呢?是一朝一夕突然建立起来的吗?

如果等到所有大马人有了公民意识,那是多久以后的事了呢?到时大马丰盛的资源又会被国阵败剩多少了呢?人民多少血汗钱又要被剥削了呢?

民联要做的事就是听取别人的批评,不管是来自爱戴民联的人或是来自敌人。一味为自己辩护只会让自己看不清自己的弱点。

与其等待大马人建立了公民意识的那一天,不如民联自己自强,亮丽的政绩让国阵盲目的支持者也不得不转而投向民联?

其实大部分提出批评的读者都希望借由指出弱点,民联能够多加改正进而使民联更加强大。如果一点批评也不能够接受的话只会顾步自封而已。

一个过分溺爱孩子的母亲只会养出败家儿。同样的,那些所谓的民联支持者,当你们暴跳如雷的跳出来一味为民联的失败找借口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们这种行为对民联的成长是好是坏呢?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恭喜你赢奖!再接再励!

波波 说...

西西留,你得獎是實至名歸。恭喜。

leejiajia 说...

恭喜西西大大!
( ⊙o⊙ )
后面跟着1500个( ⊙o⊙ )当贺礼。

芊芊 说...

恭喜西西留大大得奖,辛苦您了! :)

很喜欢 leejiajia 大大送给您的 1500 个"koala", 真的很可爱! :)

阿星 说...

恭喜西西留大大得奖!!!

我同意大大说的国席和州席的投票现象。我去年为我的选区支部做选举分析时发现高达50%游离票没有太大政党倾向,他们把国席投给反对党,可是州席会投给执政党。可见选民对国席和州席的态度不太一样,这点民联要分析才对。

鼻屎 说...

炒"蕹菜"是吃完了,接下来还要上什么好料呢。。。

民联要去面壁思过。。。。(可是他们的脑里在说:根本都玩臭的。。。)

最后当然啦,西西留大哥可不是"留"的。

Susuteh 奶茶 说...

西西兄,
您酱就不对啦!人家有心提名您,您也不出席?

哈哈!无论如何祝贺您当选。。。

匿名 说...

我猜西西为人低调,不喜露面吧。。?

西西留 说...

谢谢坐沙发的匿名大大,
是的,您说的即是我的看法,没有需要补充的,我一致同意。…^_^
-----------------
回天旺大大,
这倒不行,除非有『第三势力』,以目前来看,民联还是要走下去。
-----------------
匿名说...马来西亚或会死在国阵和某群知识分子和无赖政客的坏念头上

西西留:已经死很久了,只是还死不完吧了。
-----------------
求真兄难得留言,非常感激!
您的看法西西留已经细读,几乎也无懈可击,和我的看法是不谋而合的。只是您提到的:

「要赢回民心,就必须刻不容缓地建立人民的公民意识,能够分辨是非,不为金钱、美女、色相、大鱼大肉所动的独立思考能力。」

这是值得令人深思的,也是自古以来政治思想家追求的目标。过激了,会变得很像共产党那样的党性超越伦理的情况,而如果随波逐流,早晚也会没顶。

要达到折中的方法,没有不二法门,只有实践。如何实践呢?即是设计一套政治思想概论,再贯彻到民间基层,此为上上策也。
-----------------
匿名说...如果等到所有大马人有了公民意识,那是多久以后的事了呢?到时大马丰盛的资源又会被国阵败剩多少了呢?人民多少血汗钱又要被剥削了呢?

西西留:不是『等』,而是政党本身要去贯彻。
-----------------
阿武叔 Uncle Boo 说...恭喜你赢奖!再接再励!

西西留:谢谢阿武叔
-----------------
波波 说...西西留,你得獎是實至名歸。恭喜。

西西留:谢谢啊波波
-----------------
回( ⊙o⊙ )大大,回敬您1500X1500个『啊』,请笑纳。
-----------------
谢谢芊芊大大,啊吓很久没唱歌了……
-----------------
谢谢阿星大大,是的!你知道我在说些什麽,对吗?
-----------------
鼻屎说...炒"蕹菜"是吃完了,接下来还要上什么好料呢。。。

西西留:本来要写的,可是后来想想就不写了,因为太多人在说马华了,其实,是应该拿来骂一骂的,只是免得挑起笔战没时间应付。
-----------------
Susuteh 奶茶 说...西西兄,您酱就不对啦!人家有心提名您,您也不出席?

西西留:不是说好让你代领的吗?通常十月份都不好安排,去年也是这样,没法子啦,真的走不开啦。
-----------------
匿名说...我猜西西为人低调,不喜露面吧。。?

西西留:我们说得太多,做的太少,所以西西留决定只做不说了。^o^

波波 说...

嘩好彩西西留是叫我阿波波,我幾怕你又叫我波波大大呀

西西留 说...

谢谢波大的提醒,我不会辜负你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