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2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 再益,交给你了!

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必须把自己埋在厚厚的泥土中,可是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的灰烬必须升华为人民联盟,就像传说中的浴火凤凰那样。在下届选举中,无论是另一场补选或来届全国大选,别再提公正党、行动党或回教党,必须只提人民联盟。

提名日的四天前,拿督再益(Zaid Ibrahim)『失踪』了,直到2009年10月11日,他才重新『出现』。我不能胡乱的吐露他这次的任务,当然这些都会在往后一一说明。

「你不是应该在峇眼槟榔吗?」我妻子玛丽娜问道「你应该留下来为补选的竞选活动召开讲座会。」

「讲座会帮不了我们赢得这场补选,」再益回答「所需要做的还有更多。」

「华人的赌博集团预测巫统会获得1500张多数票,」我告诉再益「可是印度人告诉我的则恰好相反。」

「双方都猜错了,」他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说,多数票会更加少?」

「不!是更多。」

「噢……那谁将会赢呢?」

「当然是巫统。」

「民联有办法减低上届大选的多数票吗?」

「多数票会比上届大选多出一倍,别感到吃惊,民联会在峇眼槟榔全军覆没。」

我和我妻子保持沉默,这肯定是需要时间来消化的。

「一倍?你的意思是说4000票?」

「也许更糟。巫统派出伊沙,他们别无选择,即使伊沙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上阵,他还是会赢。如此而言,这将会是伊沙的个人胜利,而不是巫统的胜利。可是,巫统依然可以在没有伊沙上阵的情况下获胜,除非巫统自己人在搞破坏。因此,如果派出伊沙上阵会赢得更多。」

「为什麽?」

到了这里,我只能这样问。

「为何你认为巫统会大胜?」

再益接着说明了他的理由,为何他觉得民联应该在这次遭到教训。他所说的与我自三〇八全国大选以来所写的许多文章中提到的论点差不远。因此,我只是重复说出他已经说过的话,而我们说的不过是旧事重提。民联的问题可说是领导层的问题,还有其他更多的问题。

民联有很严重的结构性缺陷,它的言行还自以为是反对党。不错!它在国会中,以及一些州属中是反对党,可是在它已经执政的州属中,它依旧认为自己是反对党。

民联还未领悟到一个事实,她已经是一些州属的政府,而且还是关键性的州属,它不能再以反对党的身份说话,它必须展示出它是个政府,而且,是个更好的政府。

民联还未觉悟它是『候任政府』,而作为一个『候任政府』,它必须说服人民当它有能力组织中央政府。当以反对党的身份竞选时,它可以竭尽所能的『唱衰』政府的失败和短处。可是现在它已经成为了政府,继续抨击过去国阵政府的错误和变差是不足够的。

国阵不再是政府,你才是。人民不想听前政府的不是,何况,人民已经把前政府踢出局了,人民甚至不想听到你能做些什麽,光说不练惹人厌,人民要看到你现在做了些什麽,而他们到目前为止什麽也没见到。

所谓事实胜于雄辩※,你在补选的群众大会所说的事并没有转化成人民对你的信任。其实,更糟的是,大部分参与群众大会的人士都是外地人,他们甚至不是该选区的注册选民。早在1999年,我在《哈拉卡》的文章就曾提到这件事。群众不会变成选票,尤其是如果这些吸引来常见你的群众大会的群众不会在投票日在那里投票的话。
※原文:布丁好坏,一尝就知(The proof of the pudding is in the eating)

很不幸的,昨天在峇眼槟榔补选竞选的是回教党,而不是民联。选民不准备接受回教党。即使如果候选人来自公正党,选民仍旧会拒绝他或她,这正好和一些人说公正党比回教党有更大的机会获胜的说法相反。

是的!人民没兴趣投给回教党、公正党或行动党,他们想把票投给民联。可是民联却在峇眼槟榔『缺席』了,于是,人们决定把票投给国阵。

这事和国阵操纵邮寄票无关,何况,那里有多少张的邮寄票?即使像上次的大选那样,30%的邮寄票都流向回教党,国阵还是会大获全胜。

这也无关种族。我们不能哭爹喊娘的说马来人真蠢,把票投给了一位贪污的候选人。我们也不能责怪印度人和华人回流到国阵。回教党的败选是全面性的,它并没有在任何的投票箱(UPU,unit peti undi 投票箱或称为投票站)获胜,它输掉全部的18个投票站,再加上原本支持它的邮寄票,这些邮寄票传统上占了30%,可是这次却急速下滑,这些情况使得问题变得雪上加霜。

反对党说年轻人不出来投票。巫统说它有能力赢得年轻人的选票,可是结果却有80%的选民出来投票,非常高的出席率,因此,很肯定的,许多人有出来投票。

可是,不要紧,补选已经结束,而人民已经道出。或许,实际上民联在这场补选中败选是件好事,而且,输得蛮惨烈。如果他们获胜了,他们会继续自满,他们不会把道理给听进去。还好他们现在输了一场补选,这样他们还有时间亡羊补牢,这样也好过在下届全国大选中败选,到时就爱莫能助了。

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必须把自己埋在厚厚的泥土中,可是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的灰烬必须升华为人民联盟,就像传说中的浴火凤凰那样。在下届选举中,无论是另一场补选或来届全国大选,别再提公正党、行动党或回教党,必须只提人民联盟。

再益说过,别再喋喋不休了,群众大会不会给我们带来什麽,这些都无法帮助我们在选举中获胜。选民投注在民联的信心,是期望民联替代国阵。

这些,民联都无法办到。更糟的是,民联甚至连说话也废话连篇。

这看来令人感到悲哀,再益说的对!甚至这些话出自再益口中,是2009年10月3日提名日前的事,当时我们甚至连谁会成为候选人都还未知道。其实,再益所说的和很久以前说过的没两样,而这些想法已经封尘已久。也许那时我心中的渴望,也许我当时希望再益是错的,我当时希望反对党能继续连连获胜。这十多天以来我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中。今天,虽然心不甘情不愿,我还是承认再益是对的,我在自我幻想反对党能够赢得峇眼槟榔补选。

再益,我承认被打败了,现在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够成功说服民联领袖这是末日的开始,除非他们同意提出讨论这些有关这些所谓的反对党联盟所犯下的基本错误的核心课题。

最重要的是,你可否劝说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告诉他们反对党联盟并不真的存在,一切不过是虚名罢了。如果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不准备把自身政党的利益摆下,以联盟利益为上的话,这些将不会存在。至今,民联无法说服选民他们能够以联盟之名并肩作战。

切记!在上届全国大选中,选民并没有投选『给』人民联盟,他们投选『反』国阵的一方。这两者是有很大分别的。他们只是迁怒于国阵,把你的基础建立在仇恨,而不是爱是非常冒险的。这不是说人们需要你,而是他们不要另一边。

那样的话,你要如何解释反对党在去年三月,以及之后的多场补选获胜的解释呢?是的!大部分的这些议席本来就是反对党议席,民联只不过是在防卫她自己的议席罢了。就算是瓜拉登嘉楼是巫统议席,也曾经多次转手他人,由巫统到46精神党,再回到巫统,再去到回教党,然后再回到巫统,而现在,回到了回教党的手中。因此,瓜拉登嘉楼并不能被当成是巫统的堡垒区,然而,当反对党企图夺取巫统堡垒区的议席时,这又另当别论了。你不能在防守状态,你现在必须主动出击,而这些都是民联所不知道如何去做的。

我可以继续举例,可是这将只是不断的重复我已经说过的事。因此,让我重复最后一次:把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埋葬了,让我们看到一个真正的人民联盟的诞生。

可是,要诞生一个真正的人民联盟就必须要做出牺牲,许多的牺牲。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所要的并不重要。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必须放弃它的部分要求。『需求』驾驰于『要求』之上。这就是民联所需说服人民的事,他必须成功的说服人民,民联是一场真正由慈爱而诞生的婚姻,而不是一个对抗国阵的仇恨联盟。

是否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会同意呢?如果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比民联重要,那就别管什麽联盟了,大家各自为政吧!别欺骗选民说有一个叫人民联盟的反对党联盟的存在。对人民必须诚实,告诉人民你提供的是三个分开的独立政党,它们称为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同时让人民选择是否这是他们要的,如果他们不要,他们将选择国民阵线,到时,至少就如马来人说的「满意了吧?」(puas hati)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Over to you Zaid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2-10-2009
翻译  ∶西西留

8 条评论:

良知分子 说...

这篇文章翻译的很即使,也倒出了很重要的观点。这个观点其实和西西留昨天所说的大致一样。
真希望民联好好的接受RPK和西西留所提出来的观点。这样才可以让人民可以放心的给他们一票。
308的一票是不是支持票。是反对国政的一票。反对国政不代表一定支持名联,这一点他们真的得好好反省。

erdr 说...

民联还”为”领悟到一个事实,她已经是一些州属的政府--->未

民联还未觉悟它是『”后”任政府』,--->候

日落西山 说...

第一次來捧場
謝謝一直以來的翻譯,功德無量 ;-)

那,再益在這期間有甚麼內幕動作在進行嗎?
當全國聚精會神看特大和補選時,不知國陣有什麼勾當在暗地進行?

匿名 说...

希望这次的打击能让民联好好看清楚自身现在的真实状况。而不是还沉醉在308海啸中。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人不停的给与劝告,可是民联就是听不进。这次的打击来得好,是时候回到现实了。
如果这次的补选还不能够让民联清醒,那民联也只是和国阵没两样,烂泥一堆而已。

匿名 说...

民聯的各個成員黨思想還停留在個人利益為上的階段,要真正取代囯陣言之尚早,要是下一屆全國大選,民聯一個不小心執政,這個政權肯定定會讓這個國家陷入混亂。

匿名 说...

很好的文章!

民联的结合基础是因为人民有恨,而非爱!

‘捆绑不成夫妻’···三党一起“化蝶”吧!

Wen 说...

写得很好,不过文章太长了!

西西留 说...

回Wen大大,
RPK的文章出名长气,习惯就好。^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