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4日星期日

毫不留情:关于春袋及人妖

曾经说过『马来西亚是个拥有第一世界基建、第三世界心态的国家』的人,不就是首相阿都拉巴达维吗?猜猜看当时他说的是谁?


我收到不少来自亲巫统马来人的『仇视邮件』,指责我『没春袋』及像个『人妖』。如果直接翻译成英文,字面上的意思就是『no balls』及『transvestite』。当然他们指的是我的所谓『懦夫行为』,不敢面对法庭及针对我的刑事指控。

那些发送仇视邮件给我的人令我觉得他们是马来教育下不幸的一群,这就是为何他们的智能非常有限。这些人没有受过思考能力的训练,不懂如何超越他们所接受的狭隘教育及过时的教养方式。其实收到这些马来人的视邮件是很有趣的,因为它让我更加怀疑他们的智力有严重缺陷,即使他们十个人联合起来在思考方面也无法超越我。

我是说,当你知道自己很聪明而他们很愚蠢时感觉真的很棒,你觉得吗?现今的教育制度只会制造出越来越愚笨的马来西亚人,而且他们不再被送往外国深造,因为国家要把钱花在建设皇宫及其他白象事项上面,没钱给教育了。这一点更令我深信自己会继续比这些接受九流教育的人更聪明。

马来人到底为什么会对春袋及人妖特别执着呢?非要把每件事都与春袋及人妖挂钩吗?为什么这些马来人所写的每一篇都要提起你春袋的大小,或你到底有还是没有,以及你是否是个困在男儿身的女人?我所收到这些来自亲巫统马来人的仇视邮件几乎都与这两件事有关 – 春袋及人妖。为什么他们不发关于其他事情的电邮给我,而全都是关于telor和pondan的呢?

我发觉最热门的电视节目都是那些与人妖有关的节目,在观看男人装扮成女人的电视节目时,马来人会爆笑及像被针扎一样变成滚地葫芦,这些节目不知怎的就是会把他们逗得像个疯子。如果你游览吉隆坡(或者甚至是哥打巴魯)的后巷,你会看到马来男孩装扮成女生等待马来男人来载走他们。

这是为什么这些亲巫统马来人发送给我的仇视邮件都是有关春袋及人妖的?是不是因为许多马来人都有男扮女装的癖好?真令人怀疑。如果不是因为我所收到的仇视邮件都是关于telor和pondan,我肯定不会对此事如此关注。所有亲巫统的马来人都发给我内容类似的仇视邮件,这肯定不会是巧合。

这些亲巫统马来人爱用的另一个形容词是『自己照照镜子』(cermin diri sendiri),他们总是提醒我要照镜子。这是一种优越感情意结,意思是说你不够虔诚、不够笃信 、不够真心、读书不多、不够博学等等。换句话说,既然你什么都不是,那他们才是,就好比说『我比你好、比你聪明、比你有学识、读书比你多』一样。

这些真的让我乐不可支,他们开始的时候指责我没春袋及像个人妖,接着他们建议我照照镜子,可是这些正是他们自己的反映。

他们害怕新经济政策被取消后无法与公开市场竞争,于是就像没有春袋的人妖那样继续躲在马来人主权(Ketuanan Melayu)的背后。他们知道如果没有了这些保护网及拐杖,他们只会是个摔得鼻肿眼青的失败者,因此他们将会拿出他们的短剑,呐喊、咒骂、怒吼及以另外一场『513』来恐吓那些反对新经济政策的人。

这些给我发送仇视邮件,指责我没春袋像个人妖的亲巫统马来人,没有一位敢在社会中竞争,他们坚持马来人应该得到特权及优惠,并威胁那些建议取消这些特权及优惠的人。他们挥舞手中短剑同时嘴角冒泡,因为他们非常害怕一旦特权及优惠被撤销,他们就会被打回原形:没有保护网及拐杖的扶持就无法成功的失败者。

没春袋的人妖是我吗?该照照镜子的人是我吗?就如我所说的,问题就是C等教育所制造出来的不幸一群。

曾经说过『马来西亚是个拥有第一世界基建、第三世界心态的国家』的人,不就是首相阿都拉巴达维吗?猜猜看当时他说的是谁?

噢,请继续发送那些关于我没春袋及像个人妖的仇视邮件给我。是的,你知道我在讲谁,这些仇视邮件令我感觉美好,当你发送这些没春袋及像人妖的信息给我时,我觉得自己非常优越,因为我可以一再确认自己是比你更胜一筹的。

当这些需要保护网及拐杖的亲巫统马来人发送电邮质问我春袋的大小及批评我是个困在男儿身的女人时,我爱死他们了。他们真的是非常需要照照镜子的最佳候选人。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About balls and transvestites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2-07-2010
翻译∶四月

16 条评论:

四月 说...

给女性读者:

春节 = 农历新年,可是
春袋 ≠ 红包封

。。。别搞错了

西西留 说...

雨具 = 挡雨的伞,可是
阳具 ≠ 遮阳的伞

。。。别搞错了

深蓝 说...

哈哈,两位好滑稽呐!

小囡 说...

两位大大一拍一和真恰到好处,是事先说好的吗?对得真的很工整,笑到我“像被针扎一样变成滚地葫芦”(引用原文)。

谢谢四月的翻译,星期天看这样的博文心情特别开朗。

匿名 说...

小明的作文:

我喜欢过年。

每年春节,我爸爸会带我到蔡犀利爷爷的家拜年,我很喜欢蔡爷爷,因为每当他看到小孩子来拜年,他就会大派春袋。

可是今年我很失望,因为来拜年的小孩子太多,当我向他贺年时,蔡爷爷很惭愧的对我说:“我没春袋了,给你现金好吗?”

Anderson 说...

給小朋友:

雞頭 = 雞的頭顱
龜頭 ≠ 烏龜的頭顱

四月 说...

回安德森,这个这个。。。逻辑上有点问题,乌龟的头的确叫龟头的说,别让小朋友混淆嘛。

Anderson 说...

回四月..真的嗎? 我教書的話,我都教龜首...就像廣東話不會說蛇精,而講蛇妖.客家人不會講種番薯一樣!

四月 说...

err...请问下种番薯客家话怎么唸?

西西留 说...

叫『种番薯』……

Anderson 说...

西西留也是客家人?

伊奇战 说...

为什么客家人不会讲番薯?

Anderson 说...

客家人罵人時,講"種你的大番薯";但為甚麼是番薯,則真的不知道.小時候,奶奶有教,真的是說耕種番薯的時候,要我們講"延番薯".當時年紀小,懂的字不多,又只限於口語,所以自己都不很確定是不是這個"延"字.也或許這只限於我的家族.先輩都離世多年,無從考證!

西西留 说...

偶也不知道,骂人时会用到,平时不用。

『延番薯』没听说过,不知道这个『延』和『耕种』是不是同一个意思。

毛生胆 说...

槟州用广东话时念槟城.
不然的话,十分不雅:
我爱槟州(宾周)....

=.=|||

西西留 说...

宾周是粗话哦?是指会把『周』念成『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