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6日星期四

逐鹿问鼎:达祖丁南利无法享受今年的开斋节

达祖丁和巫统正试图通过『全球性质』的交易来调解他所涉及的所有案件。他们为何这样做?这是因为巫统和达祖丁害怕《今日大马》将揭发他们更多的鬼把戏。他们害怕我们锲而不舍地追究,直到把所有掠夺国家财富的强盗绳之以法为止。







之前在《今日大马》发表的此系列文章中,曾告诉您马来西亚航空公司(马航)前主席达祖丁南利(Tajudin Ramli )如何掠夺国家航空公司约90亿令吉款项。当达祖丁于1994年接管马航时,马航的现金储备超过6亿令吉。可是在2001年他离开时,马航的亏损却超额80亿令吉。

《今日大马》还揭露,巫统给予达祖丁豁免权。此事并非《今日大马》说的,而是达祖丁在其宣誓书上所声明,我们只是复述达祖丁宣誓就职时的证词。签署虚假宣誓书的罪行和惩罚是非常严重的,因此,达祖丁肯定不敢在宣誓书中撒谎。

无可否认,达祖丁仍是一个富有的人,然而追查他的前商业罪案调查组主任南利尤索夫(Ramli Yusuff)和律师罗斯利达蓝(Rosli Dahlan)最终却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控上法庭。

达祖丁可以逍遥法外是因为首相阿都拉同是掠夺马航财富的共犯。因此,首相肯定不赞同起诉
达祖丁以免惹起麻烦事端。这就是为何警方与反贪委员会对马航的各种投诉当成耳边风。同时这也是为何阿布卡欣(Abu Kassim )承诺,如果反贪委员会没有进行调查这宗大案件,而只落得空谈的话,他将会辞职!

但这并非故事的全部。在过去几个星期,达祖丁的律师和代表要求在伦敦与我会面,以便他们能够解释整个事件背后的『真正的』故事。达祖丁要《今日大马》了解他的故事版本 ——政府如何『欺骗』他。

大体上,达祖丁的人在伦敦告知的故事里说他只是马航骗局里的『政府代表』。马航的股份并不属于他,它们属于巫统。他只是巫统的『挂名负责人』。这就是为何巫统不仅要保护他免受起诉,他们还必须确保政府以相同的价格回购已发售给他的股票,虽然股票价值只是实价的一部分。

大势所趋,这不仅是发生在马航,当中也包括了其他交易。请阅读前槟州马来商会主席拉曼迈丁(Rahman Maidin )针对Realmild /马资源(MRCB,巫统关联公司)所作的声明;同时也阅读哈林沙厄(Halim Saad )针对UEM/玲珑集团(Renong)所发表的谈话,这全都是达祖丁有份介入协同染指到现在泄密的事件。他们全都是巫统的傀儡和代理人,而他们现在都对敦马哈迪医生心怀叵测。

更重要的是,现任首相纳吉似乎默许达祖丁南利、拉曼迈丁和哈林沙厄一唱一和,成为巫统的金手指,告发敦马哈迪和达因再努丁才是掠夺纳税人数十亿令吉的真正恶棍。

说回马航,政府以每股8令吉的价格购回达祖丁的马航股份之后——当时每股市价只是3.80令吉——国民资产有限公司(Danaharta Nasional Berhad )取消了达祖丁对纳鲁里有限公司(Naluri Bhd)股份的赎取权,其后国民资产有限公司将纳鲁里有限公司卖给Atlan有限公司。

促成目前这项交易的人是拿督卡立德节瓦(Dato’ Khalid Jewa )又名『拿督K』。这就是为何拿督K能够发达并且成功把歌坛天后西蒂诺哈丽查(Siti Nurhaliza )追到手,虽然他比她年长许多。

达祖丁怒不可遏地向国民资产有限公司和涉及的数人提出告诉以求偿136亿令吉。他的动机是
要挟和严正地警告政府,假如他们对他有所不轨,他将爆出所有的秘密。不幸的达祖丁!他的案件被撤消了!

现在看看马航对马来西亚股票交易所的公告,是关于达祖丁对马航的反起诉求偿5亿令吉,达
朱丁是在重复地威胁政府。查证大马交易所的相关公告的链接:http://www.malaysia-today.net/mtcolumns/34369-malaysia-today-at-the-centre-of-the-mas-tajudin-scuffle-part-1

达祖丁在反击诉讼中特别提到拉惹柏特拉的名字。该项声明也提及达祖丁无法反击马航对他提出的1亿74万令吉的索赔。可是干嘛提到我的名字啊?为什么我会跟一家亏钱的官联公司扯上关系?

达祖丁已经抓狂了,他已经明示马航及政府,如果政府以民事和刑事诉讼对付他的话,他会不惜一切撕破脸皮。

达祖丁及他派来伦敦见我的代理人有所不知,向我报告的人不止来自武吉安曼、反贪委及总检察署,甚至马来西亚法院也有,因此我知道的比他们想象中更多。

是的,在马来西亚法院不向联邦首席大法官敦查基敦阿兹米(Tun Zaki Tun Azmi)报告,他们向我报告。你觉得我是怎么知道他们会在2009年2月23日逮捕我,而成功在24小时前潜逃呢?如果不是武吉安曼的某些官员亲自把我载送到安全的地方,我如何能够摆脱警方的天罗地网呢?

慕沙哈山你应该感到嫉恨交加吧,你的属下要确保我的安全及自由,让我能够继续揍你,直到你倒下为止。而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我从法院听到的故事更为精彩。自从纳鲁里被Atlan收购(并且令拿督K发达)之后,以及转移了纳鲁里的资产及业务之后,他们现在把纳鲁里当作一家已停业的公司并打算以2令吉脱售。他们将把达祖丁如何通过纳鲁里搜刮马航的记录一笔勾销。

达祖丁和巫统正试图通过『全球性质』的交易来调解他所涉及的所有案件。他们为何这样做?这是因为巫统和达祖丁害怕《今日大马》将揭发他们更多的鬼把戏。他们害怕我们锲而不舍地追究,直到把所有掠夺国家财富的强盗绳之以法为止。

在星期天,慕沙哈山在一篇《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Mingguan Malaysia)的访谈中指责我为背叛者,现在我要问他谁才是背叛者?如果总警长及总检察长为企业骗子掩饰的算不算是背叛者?那么出卖林梦( Limbang)及马航的前首相阿都拉也不是背叛者吗?

正因如此《今日大马》没被指控捏造故事,我们会告诉你达祖丁如何通过与政府之间的『全球性质』宏伟计划,令所有的官联公司都因他的行动而蒙受亏损。

在所有掠夺国家财富丑闻中,达祖丁正在制作一个丑闻中的大丑闻。这不是《今日大马》说的,是达祖丁自己的律师在一封信中提到的。

达祖丁的律师以为他们很聪明,他们正企图利用法院来验证那些天大丑闻中的欺骗行为,他们以为把法院牵涉在内他们就会安全。

事实上,这些律师其实都是三脚猫。他们正好提供的沙希淡沙菲益(Shahidan Shafie )及达祖丁之间缺欠的链接。还记得几个星期前由《今日大马》所揭露,这个出现在沙哈里苏莱曼(Shahahri Sulaiman )的反贪委投报中的名字吗?他是马航货运(MasKargo)的董事总经理。

是的,这就是达祖丁目前利用为挡箭牌的傀儡。沙希淡是毕斯达曼蓝利(Bistamam Ramli)之妻丽扎纳(Rizana Daud)的表兄弟,当达祖丁搜刮马航时他一度是马航的公司秘书。

沙希淡是前警员,也曾经是新山的扫黑组主任(OC Secret Societies)。他在1990年因为收取费用并释放了一些私会党徒而被指控贪污。他通过在反贪污局(反贪委员会MACC的前身,ACA)里的联系,最终逃过坐监的命运。从那时起,他就成为了一个长袖善舞的钻营者。

沙希淡与扎希(Zahid Hamidi)及纳兹里(Nazri Aziz)非常熟络,他也常与总检察长甘尼( Gani Patail)一同协商,并且跟前反贪会检控总监诺丁哈山(Nordin Hassan)保持很友好的关系。

现在看看这一系列的信件,他已经跟法院达致某些协定以便延审达祖丁的案件,好让他有时间把这些协定付诸于行动。

嫑别忘记,您是先在《今日大马》读到这些的。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he struggle for Merdeka: wPart 2: Tajudin Ramli will not be enjoying his Hari Raya this year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8-09-2010
翻译∶里加加,四月

6 条评论:

Anderson 说...

精采...里加加,四月辛苦了

西西留 说...

这篇真不容易,辛苦两位了。

老颜 说...

内幕一萝萝啊。幸苦了两位翻译人,谢谢你们~

四月 说...

谢谢!

leejiajia 说...

来回礼的,谢谢大家,客气了!

RandomVariables 说...

加油!很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