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0日星期一

没有,我用谷歌翻译

接着,法庭传召23岁的法庭翻译员陈情琼上庭供证。只有一年担任法庭翻译员经验的她在庭上快速念读一遍这张主要以中文书写、中间参杂马来文的字条。哥宾星要求她放慢速度,并问她在翻译时是否有使用中文词典。


她竟然回答:“没有,我用谷歌(google)翻译。”

继续阅读【“对不起,我很累了,再见” 赵明福生前背包内字条呈堂

1. 有人问西西留,用什么翻译软体最好?西西留回答他:「没有,我没用什么特别的翻译软体。」

2. 如果什么都能用《谷歌翻译》解决,四月、何人可、ECS、捌拾肆号、里加加和西西留就不用翻译到死去活来了。

32 条评论:

Alan Cheng 说...

CC,
Here is the google translation of you post

September 20, 2010 MondayNo, I use Google Translation
Then , the court summoned 23 -year-old court interpreter in court petition for certificate Joan . Only one year of experience as a court translator, she read in court quickly read through this major in Chinese, Malay mixed middle notes. Ge Bin Star asked her to slow down and asked her if there was any use in the translation of the Chinese dictionary .


She was answered : "No, I use Google (google) translation . "

Continue reading 【"I'm sorry , I very tired, good-bye , " Zhao Mingfu alive backpack court notes】

1 . westbound was asked to stay , what the best translation software ? Cc left to answer him: "No, I did not use any special translation software . "

2 . If anything can use "Google Translate "Resolution , April, who may , ECS, LXXXVI wantonly number, Li Jiajia and cc do not need to translate into a very tough battle to stay up .

小虾子 说...

[orang burung--陈情琼],大人,不知用google可以翻译吗???????

西西留 说...

原来偶的英文名叫『westbound』,谢谢Alan Cheng。

回虾大大,orang burung的翻译是布隆人,一种生活在南美洲以南的部落族群,精通飞碟制造和雷射炮的紧密工艺,据说远古时代曾经和外星人接触过,根据考古学家的考察,布隆语(bahasa burung)和火星语非常类似。

匿名 说...

哦,果然是异类。。。

虾怕怕

moot 说...

我看, 赵家已经知道部分笔记是假的。现在是轮到哥宾星带 MACC 游花园。让他们越说越乱,越乱越错。

西西留大人, 写个【电】字来玩玩看就知道了。

西西留 说...

回moot,什么电什么???什么来着?

匿名 说...

do not need to translate into a very tough battle to stay up = 不用翻译到死去活来了???????

leejiajia 说...

哈哈哈,很搞笑~orang burung

大米 说...

简直九是太「伟大」了!丢尽我们翻译工作者的脸!

大米 说...

哥宾星原来是Ge Bin Star , 呵呵呵。

eric foo 说...

April, who may , ECS, LXXXVI wantonly number, Li Jiajia and cc比谷歌翻译强上百倍!那可怜的翻译员不知道月薪是多少?有米有人懂?用谷歌翻译就可以赚钱,很多网友应该有兴趣。。。

tamiya 说...

拜托啦,找一个这样的人来做翻译,要敷衍也敷衍到比较有水准一点。

之前一个自己掐自己的律师,现在一个没有授证的翻译员。。。

何人可及 说...

既然有谷歌翻译,我想我“该功成身退”了。

who may上

何人可及 说...

不就她對“遺書”的翻譯功夫做評論,就以“再見”二字而言,譯為“Goodbye”并沒有不對。

只是,我們對那翻譯是評語,皆從我們想得到的間接結果,作為出發點。

即使是英文Goodbye,也不應被解讀為“來生再見”吧。

如果和俺說goodbye的人皆會跳樓,而你也打算和俺道“再見”,那,請你上到十樓以上再跳。

因為屍體已經堆到四樓半了。

大米 说...

我几的不久前在报上有看过的征聘启事,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大概是千多,不超过千五(新人)。

匿名 说...

是啊!原来用谷歌,不是用”学识&头脑“,
翻版带里都有:OH,NO!译成:嗷呜,号码。
see you again就是:又见到你。
原来是这样。

西西留 说...

大米大大,哥冰星是最近发现的行星,靠近火星附近。

回eric foo,用谷歌本来没错,可是酱简单的马来文还需要用谷歌就很大问题了的说。

回田宫大大,事实就是如此。

回how may大大,jumpa lagi不是好咯……

回大米大大,其实这个小妹是很可怜的,本来当法庭通译员就是一件苦差,薪水又低,搞不好还需要兼职什么的。重点是,这个案子死了人,衰衰接到像这样的案子,这小妹也真倒霉。

回匿名,correct x3。

大米 说...

西西留,你说可怜就不对了。这是责任感的问题,薪水低绝对不能构成翻译质素欠佳的理由,要不然随便找个阿猫阿狗cut and paste 去Google翻译就得了,还需要请人吗?我愤怒的还不是因为这个case,这case是high profile case,全国多少对眼睛在盯着?出错还可以及时纠正。但是其他的法庭案件呢?如此high profile 的话case 她都可以明目张胆用Google 翻译,其他case 就更加可以想像,惨不忍睹了。曾任马新社的同事告诉我,她就见过有法庭通译员每每有大案件就头疼脑热病倒,结果事主往往得另聘人来做通译,那是因为法庭的通译太怕,根本不敢面对挑战!

西西留 说...

回大米大大,

翻译是在多元文化国家中最宝贵的资产。

我国法庭缺乏通译员的课题是非常严重的。这个课题怡保西区M。古拉也不断向首相署提出。因为目前这个问题已经恶化到不能再恶化的地步了。

重点是,『你丢花生,来的是猴子』,据我所了解,即使是资深通译员的薪水也不过三千以下,目前许多法庭都是华裔主簿和其他法庭人员兼职的居多。

好的通译员大部分都跑到其他通讯社去了,我听说美国中央情报局派驻泰国的情报单位聘请的马来西亚通译员薪水是每张稿美金五百。

目前我国的司法弊病中最严重的部分就是官僚主义,你一进入法庭感觉上和上课室差不多,毫无威严,甚至更像是邮政局或任何市议会的柜台。

无论如何,这年头去哪找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务员啊?尤其是薪水不等同工作,这似乎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给你每月1500,叫你去负责涉及政治的谋杀案的翻译,你会去干吗?

唯一我认同的,这小妹很傻很天真的说她用google翻译,这是最大的错误。

根据目前的『走势』,死亡笔记已经兵败如山倒,MACC这回又栽了跟斗,最后可能会以雪州政府丑闻做最后筹码。

这个戏码还没完,等着瞧吧!

大米 说...

西西留,你说「可以理解」这话我实在无法苟同。换作事主是你,你还能阿Q地说「可以理解」,然后随便通译员怎么译怎么好吗?我很惊讶你有这样不合理的「谅解心」。举个例子吧,就你自己来说,无怨无悔每天翻译RPK的文章,你有收到什么丰厚酬劳而让你如此努力吗?你的努力我们每个人看得见,那是对你个人责任感的认同,而你也体现了何谓责任感的表率。还记得你曾经就一段法律文字的翻译私下问我吗?那时我很感动,不过就是网上的文章而已,可你却那么认真!所以,不要再为这小妹妹说项了,责任感是我们做人最基本的责任。我可以体谅她语文功力不太好,但你有嘴巴是不是可以请教senior,问人或认真地查字典?但是她没有。她不会不懂这是举国关注的high profile case,却也可以马虎如斯,你还能对其他案件有什么期待?

今天早上,我老板娘就指着这个新闻,提醒我正确翻译的重要性!叫我要引以为鉴!唉!

西西留 说...

谢谢回大米大大,

我们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别人。如果我要求别人和我们采取一样的态度,做人会很不平衡。

我『理解』这种心态,可是不表示『认同』。

比方说,我们走入马来乡区,就会『理解』为什麽马来人的想法如此扭曲,可是不表示我们『认同』这种思想。

正确翻译,或称为规范翻译是难度非常高的技巧,因为翻译的规范必须由权威机构制定,而我们华社的两个最高领袖,无论是在野或在朝,都是二毛子。

没有规范,何来正确?其实这句话本身就有语病,不是吗?

大米 说...

CC, tq for sharing your valuable views.

thepplway求真 说...

大家不用惊慌,当有人弄巧反拙的时候,就是我们发挥力量的时候。不要让星大人一个人孤单的说Justice for ALL,我们也可以学习一点的,积沙成塔嘛!

http://www.facebook.com/pages/Im-sorry-Im-very-tired-Goodbye-dui-bu-qi-wo-hen-lei-le-zai-jian/103372419725745?ref=ts

欢迎大家轻松与正面地散播每天睡前或离开Facebook前的话:对不起,我很累了,再见。

moot 说...

大家有没有想过, 这么高调的案件, 故意安排一个23 岁的小妹妹翻译,已经非常不合理了。 其实只要找马来西亚任何大学,精通双语的教师教授就可以解决这问题了。 可是政府方面就是故意不要这么做。

我很同情那小妹妹, 人生经验不够不被摆上台,被哥宾星追问。无论是她是否真正的在用谷歌翻译, 还是某方面叫她这么答,MACC 背后的动机更应该被注意。

当然, 这不是MACC 最蠢的表现, 更蠢的应该会出现。

moot 说...

西西留大人 :我说的是纸条上的”电脑“ 那个电字。

大米大人:希望你的上司是不明白情形而不是说风凉话。不知道你的上司有没有同样的经验 : 23岁 被送上法庭,在一个高调的案子,回答翻译的问题。 而同时间,政府大学有更专业的人却不被调去“帮忙”。

大米 说...

Moot,我老板娘并不是针对那个case,她只是借用这个新闻提醒我翻译的准确性是非常重要的,只是一般的工作训话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大米 说...

moot,另外你提到MACC的背后动机,我觉得不能跟翻译的准确性混为一谈。就算它有动机,你作为一位法庭翻译,能不能把你基本的工作做好?翻译胡来是个人责任感的问题,与什么阴谋论动机论没有关系的好不好?况且那几段文字不是技术性或困难的文字,这样也乱来是非常不能接受的。再说,23岁,还当了法庭翻译员,基本能力应该不能太差。而且,23岁不是girl了ok。

不好意思,我是个从事翻译20年的翻译员,职业病,看到胡来的翻译会比较气愤。语气不好请原谅。

匿名 说...

不好意思,对不起小妹陈情琼,我们这里多数人都是社会演变的受害者,虾子没资格批评您,对不起。

纠正一下
[orang burung -- 番薯国大坏蛋]

六字辈,
刻苦耐劳凭经验,
七字辈,
生性好学方可存,
八字辈,
懒散蔓延遭淘汰,
九字辈,
贪便不悟预出事。

eric foo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eric foo 说...

致楼上的虾子大大:

谷歌正解-
i) orang burung -》鸟类 -》the birds
ii) 番薯国大坏蛋-》Potato country villain-》Kentang penjahat negara 是也!

西西留 说...

太多留言,眼睛张不开了。

对不起,我很累了,再见……

leejiajia 说...

大大,走好,jump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