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4日星期五

毫不留情:焦点该是……

是否反对安可的原因就因为它是『一个以色列』的幕后策划者呢?这是否表示,如果安可是穆斯林持有的公司,同时总部设在穆斯林国家就表示没事了呢?或是说,真正的课题是800亿令吉的公款被滥用的事实呢?






辩论是件好事,辩论能使是非变得分明,让双方得提出他们的看法。可是,有些人却是颠倒黑白的专家,这些人的辩论意图不良,他们的目的只不过是把猫抛到鸽群中,转移视线以制造混乱。

我不能饶恕这种人,我不会手下留情,我会和这些人对着干,如果必要,我会攻击他们的下跨,因为他们自己最擅长的就是踢别人的下跨。我将不会跟这种人讲仁义道德,我不会一眼还一眼,他们用一只眼瞪我,我会插他们双眼。

这样说来我算不算是混蛋呢?喂!我可从未说过我是天使,我干了啥让你有这样的影响呢?我当然也能玩肮脏把戏,如果情况需要我可以暗斗,我能够和四周的人一样肮脏和残酷。

结果由你决定,你要使用昆斯伯里拳击赛规则(Queensbury rules)或泰国拳规则呢?两种都合我口味,你点歌,我随你的拍子起舞。

让我们看看这个『安可和一个以色列』的课题,我们要如何辩论这个课题呢?这个安可的课题的焦点在于:『一个以色列』和『一个马来西亚』两者间背后的设计,我们是否该这样来辩论这个课题呢?

现在安可已经出示文件,而这些文件看来指出实际上这些都不是事实,那我们该如何来辩论这个课题呢?

首先,如果过去安可真的是『一个以色列』的策划者,万一他们现在也是『一个马来西亚』的策划者,那该怎办?会有那么糟吗?如果安可是业界最佳的公司,那当然我们得聘请这些最佳的人才来策划我们的策略了。

首相纳吉的官员没有到过以色列,他们接触的那家美国安可(U.S. APCO)或许是一家以色列人持有的公司,可是也有许多其他公司在以色列开设企业,在美国本土和其他地方也有许多非以色列人开办的公司,而这些公司都是犹太人持有的。可口可乐也是在以色列境内开办的公司,我们是否应使用同样的理由禁止呢?

以安可是『一个以色列』幕后策划者为理由而策动的反安可运动是非常危险的,并非所有的犹太人是犹太国复兴主义份子,许多以色列公民也反对犹太国复兴主义,就此他们曾公开展开过示威。

如果因为阿富汗塔利班的所作所为而致使回教被全世界臭骂,穆斯林会有什么感想?或许塔利班是穆斯林,可是并非所有的穆斯林是塔利班,同样的论点可以应用在犹太复国主义身上,或许犹太人是犹太复国主义份子,可是并非全体犹太人,而并非所有的犹太人是以色列公民。

这个敌人或许是犹太复国主义,然而,犹太人和以色列人不该被涂抹上同一色彩,就如同我对所有穆斯林被抹上塔利班的色彩那样愤愤不平。

焦点应该放在缴付给安可的近乎8千万令吉的巨款上,这是人民的钱,为何这些人民的钱被利用来中饱首相或巫统的私囊呢?纳税人由从中获得了什么利益?

即使安可是一家穆斯林持有,设立在沙地阿拉伯的公司,使用这种方法滥用8千万令吉的公款还是错的,这和安可是否由犹太人或以色列持有,或是否是『一个以色列』的幕后策划者毫无关系。

另一个案例是马来西亚公民自由运动(大马公运)(Malaysian Civil Liberties Movement,MCLM)课题。坊间有人强烈反对大马公运,为何呢?

他们的论点是:大马公运是程咬金,如果在来届大选中大马公运涉入三角战,这将导致反对党民联的获胜机会降低。

这是目前引起辩论的课题,那些反对大马公运的人士说,大马公运必须与民联合作。

好吧!大马公运已经做出宣布,它没有企图破坏民联组织下届政府的机会,而它实际上希望和民联合作。

这个说法能平息这件事吗?他们心满意足了吗?他们不满意,现在他们争辩说:「你以为民联会跟大马公运合作吗?」另一群人说,如果大马公运想要让人看来像是一名『第三势力』独立人士,那它就不该宣布说想要与民联合作,它不该把国阵排除在外,只有这样才令人觉得是一个独立人士。

我开始觉得这些人是否真诚的要辩论这个课题,仰或他们只不过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如果我们说我们是独立人士,他们会说三道四;如果我们说我们想要和民联合作,他们又开始有话说。

我说是,你说不,你说是,我说不,不,不……听起来就像是唱歌那样,可不是吗?

而这就是他们辩论的态度,无论是对安可或大马公运而言,都是这样。我只不过是和你唱反调,当你站这边时,我站过去另一边,我们真的需要和这种人花时间辩论吗?你说什么都无所谓,他们会跟你唱反调。

回到安可的课题,是否反对安可的原因就因为它是『一个以色列』的幕后策划者呢?这是否表示,如果安可是穆斯林持有的公司,同时总部设在穆斯林国家就表示没事了呢?或是说,真正的课题是800亿令吉的公款被滥用的事实呢?

即使如果这个课题是8千万令吉,而不是幕后策划『一个以色列』的公司,结果还是会有人争辩为何把焦点集中在像8千万令吉这样小的一笔钱,而几百亿被滥用却没人谈论?他们会说,应该谈论几百亿的滥用公款,而不是安可那仅仅8千万的款项。

是的!你永远也没法辩论,因为他们毫无诚意探讨这个课题,他们只不过想要和你唱反调吧了。

出处∶今日大马
原题∶NO HOLDS BARRED:The focus should be….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3-12-2010
翻译∶西西留

4 条评论:

moot 说...

是的,那是伪命题,是哗众取宠,是安华的路数。 不过那也是国会可以发表的言论的一部分。


如果是林吉祥,就会做如RPK 说的,问缴给 APCO 8千万令吉正当性,肯定没什么影响。
。RPK 是明明知道, 马来社会已经麻木巫统乱花钱,而且也把它当作理所当然的一回事。尤其是乡下的马来人。

安华故意用不正当的方法,说明了安华的格局,也说明了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

弱弱 说...

一失足成千古恨

cindy 说...

歇一歇吧。。。

黑皮牛也,万事如意!

西西留 说...

谢谢Cindy,偶已经歇很久了……该动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