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8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亲爱的凯里

我们可以停止质疑土著股权目标,就如你要我们所做那样。但是我们要如何确保我们能够达致这30%的目标呢?就除非你能找到一个法子来阻止马来人出卖政府所给与他们的,然后就暗地里把钱转到海外购买资产,或是存在外国银行的户头中。





亲爱的凯里,

你好吗? 自我们上次见面并共享一支雪茄以来就许久没见了。我不知道你是否曾经来过地球的这片地方,不过若你会的话,请你来找我煮煮酒,论论英雄。在这里要抽雪茄是非常困难的,除非是在室外抽。因为英国已经不准在酒吧或酒廊内抽烟。无论如何,除非是在夏天做这回事,不然就非常地不自在。

无论如何,我想对你说的是有关你昨天所表示的意见,说没有人应该质疑土著股权的目标。你应该说这是非常奇怪的,因为在1976年的时候,我们也说了同样的事情。咦,你不就是在1976年出世的吗? 那就表示说当你从母胎中出来,看见当天第一道光线,成为新生儿时,我们就说了与你今天所说的,一模一样的话:别质疑土著股权目标。

我当时是26岁,是马来商会的一名成员。后来我成了商会中的中央委员会成员。所以,当你初来到这个世界时,我们就已经在为你今天所争斗的争斗着。

老实说,无论如何,我们曾质疑过土著股权目标。实际上,你也可以在马来商会的档案中找到我许多研究报告,除非他们把这些都丢掉了。其中有些研究报告还集成书籍出版。是的,当你还在穿尿布喝母奶(或是瓶奶)的时候,我们已在苦思要如何帮助马来人了。

现在,当我说我们曾经质疑土著股权目标的时候,我们不是质疑这应该保留或废除。这是一种叛国的行为来的,因为马来人需要我们的帮助,而且华人与印度人也同意了。我们是在质疑30%这点。

“为何是30%呢?”我们这样问道。容我提醒你说,我们就在你出世的时候就问了这个问题。

“是谁订下30%这个数据的呢?”我们想要知道 -- 虽然我们曾怀疑你的岳父敦阿都拉也许知道答案,或是有份参与,因为他是当时的国家行动委员会的秘书长(所以也许你在下次的家族聚会时可以坐下来问问他,看他怎么说)。

“既然土著占了60%的国家人口,为何股权目标不设在60%而是30%呢?”我们争辩说 -- 却没有人能告诉我们一个理由。

最后,他们承认30%看来是一个随手拈来的好数字。若只是10%的话,那么马来人就会埋怨太低。若是60%的话,非马来人就会埋怨太高。所以,30%看来是最好,最能够被妥协,两方的马来人与非马来人都不会争论的数字。

换句话说,我们被告知说这其中并无什么方程式。没有人曾坐下来去好好算过,然后就得出30%是必然的目标的。这只不过是既方便,为所有人接受,也不会有人争论的数字。

“但是30%是可达致的吗?”我们又问。而答案是,那只不过是个目标,而不是项法律。这单纯是一种企望。我们会试着向着这数字前进,不过能否达成30%是不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个目标供我们前进。

这不算过分。我们能够接受。所以这30%是没有任何凭据的。这只不过是10%或60%都让两方不讨好,而30%是个两方都能妥协,避免争论的中间数字。虽然这里并无得出30%的方程式,也没有能够达致30%的保证,但却至少给了我们一个目标。再说,30%比起什么数字都好。

后来过了十年,到了1986年,也就是说你十岁了,大概是在读三年级吧。我们有再次坐下来检讨这30%的成就,然后发觉30%的目标没有达到。我们被当时的副首相告知说,我们只达到了大约19%。

这令我们开始担心起来。我们记得新任首相敦马(当时是拿督斯里),警告我们说我们只剩下4年的时间,因为新经济政策不会永久地存在,到了1990年就要终止了。“我们答应华人与印度人说新经济政策将在1990终止,”马哈迪医生这么说道。“所以我们要遵守诺言,并在1990年终止。所以马来人最好准备在没有政府的庇护下自立。”

我必须承认我也慌张了。我们就召来所有马来商人开会来商讨这事情。1990年就要到来了。若目标只达致19%,然后新经济政策将在1990年终止,那马来人要怎么办呢?

如我所说,你当时还在读小学。以你的年纪,也许你完全不会为这些感到担心,更不会像我们那样地慌张。

我们就决定再吉隆坡的香格里拉酒店召开一个两天座谈会,邀请两位正副首相参与盛会。我们大力轰击巫统与政府,我们鸟那些被我们称之为巫统土著的人(那些残杀其他土著的巫统人)。我们鸟那些信托代理(例如稻米局,州经济发展公司等)以不公及肮脏的手段与土著商人竞争等。

我还在我的研究报告中鸟土著银行,并称BBMB为‘Bank Buat Melayu Bankrupt(弄马来人破产的银行)’。巴西尔(Basir)因此非常生气,而取消了我那马币五百七十万元的融资,还限我在14天内还清所有赊欠,而财政部还把我打入黑名单,不准我再得到任何政府合约(你可以向Idris Tulis求证这件事,因为他与Izat Emir等是土著银行所逼害的许多人之二)。

不过之后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因为整个世界的经济都在衰退,政府也无法自救,就别说要救土著了。实际上,连华人也同样遭殃,好像陈群川那样的人还要去坐牢呢。

到了1990年,当新经济政策应该就要正式地终止的时候,我们简直是热锅上的蚂蚁那样。1986年的19%到了1990年依然还是19%。这是因为80年代中期的经济大衰退,什么都停滞不前。我们要如何是好?

我们然后就决定举办第三届土著经济代表大会,与此同时邀请政府领导参加大会,这样大家能共同商讨此事,合作解决马来人的难题。当然,正副首相与整个内阁都被邀请了。

我们然后被当时的国家秘书长Ahmad Sarji Abdul Hamid召见,并在他的办公室出席会议。Ahmad Sarji告诉我们说马哈迪医生已经同意出席大会,不过他坚持要让政府主办大会,而不要以来宾的身份出席。而且,他还要邀请非马来人出席大会。

我们于是就表示反对。非马来人又怎么能够参加一个马来人的大会呢? 到时一定会有一些毒辣的言论出现,那些出席的非马来人若听到了会怎么想呢?

Ahmad Sarji却说不要紧的。让那些非马来人出席,让他们听到我们说些什么也是好的。这能让他们知道马来人怎么想。这也能让非马来人参与辩论,好让他们也能提议如何能帮助政府解决马来人的问题。无论如何,Ahmad Sarji说首相已经决定这么做,没有商榷的余地。

我们在无奈下也只好答应,如你所知,一旦马哈迪医生决定了的事情,就没有弯转的了。所以就在政府成为合办者之下,也邀请了非马来人出席大会。

我们悲叹土著的成就只有19%,而新经济政策却到期了,我们将永不能达致30%的目标。连贸工部长拉菲达与财政部长安华都在台上当着大家的面争执不休。我们都目瞪口呆地坐在那里看着他们争论,这场面还相当尴尬。

“马来人的问题就是他们只有前进力,却没有持久力。”拉菲达斥责我们说。“若成就只有19%,而不是30%的话,你们不能错怪政府。”拉菲达喊道。“这是马来人的错,不是政府的。”拉菲达这么说。

拉菲达然后解释说政府给了马来人许多股份、准证、固打、合约等等。而问题是,一旦股权提升了,马来人就卖掉它们。若马来人会保留这些政府所给的股份,那么他们的持有率就会是30%而不是19%了。实际上还可能会超过30%。

我们惟有承认衰掉了。拉菲达说得没错。实际上我也是如拉菲达所说的马来人那样。所以要怎么反驳她的言论呢? 许多马来人卖掉政府给他们的股份,暗地里把钱转到海外,在世界各地购买资产。

若你能算上所有马来人拥有的海外资产与外国银行户口内的现金,然后加入他们所掌握的股权,那么我们也许能够看到一个超过30%的数据。不过若你不算海外资产与现金,而只是他们在大马公司内的股份,那么马来人看起来是只拥有19%,而不是30%, 或者多一些。

说那些成功或精英马来人在国外没有资产或现金是不太可能的。他们大多数都没有申报。所以就不会出现在那19%之中。若他们申报了,那就不止是19%,而是更多了。还有可能会超越30%呢。

我们都心里明白拉菲达说得对极了。我们就决定让事情不了了之。唯一要鉴定土著的财富是19%或30%,又或是40%,我们就需要申报我们隐藏在海外的资产,但我们没有一个愿意准备这么做。

当然,我们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每当有股份发放给马来人的时候,这些股票必须注明‘需政府批准才能转让’。而且即使被批准转让了,也指能够卖给另一个马来人,而不是非马来人。

换句话说,这些股份就是‘马来保留股’,就像我们的‘马来保留地’那样。那么,就像马来保留地那样,发放给马来人能的股份只能卖回给马来人罢了。

不过马来人却不想要这样的东西。马来保留地的价格比起永久地低得多了。那是因为只有马来人才能购买马来保留地。若土地可以卖给非马来人的话,价格就高很多了。同样地,‘马来保留股’只能卖给马来人而不是非马来人。

这样一来,上市价格也有问题了。在股市交易内同样的股票会有两种价格。那些‘永久’股票有一个更高的价格,而‘马来保留股’则是另一种较低的价格。

现在,当一个价值马币一元的“永久”股票升值到马币十元一股,而‘马来保留’股却只有马币80仙的话会怎么样呢? 华人就能赚了几百万,而马来人就输到脱裤了。即使是我,也不会去买什么‘马来保留’股,而是在市场上以高价格,也能够随时脱手的股票。

无论如何,最重要的是,一旦股票发放给马来人了,那么就不能进行买卖,除非对方也是马来人。这么一来,30%的目标就肯定能达致,马来人也能永保这些股权了。但是股票就很难会高过发行价,甚至可能会低过发行价。不过若30%的目标是比较重要的话,那也反映了事实,虽然实际上的价值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

所以你看,亲爱的凯里,当你出世的时候,我们就深入地在商讨这件事。当时在马来西亚最聪明的人也找不到解决的方法。我们可以停止质疑土著股权目标,就如你要我们所做那样。但是我们要如何确保我们能够达致这30%的目标呢?就除非你能找到一个法子来阻止马来人出卖政府所给与他们的,然后就暗地里把钱转到海外购买资产,或是存在外国银行的户头中。

我想请你别说这些都不曾发生过。实际上是有的,而且你的家人也这么做,就如我许多的马来朋友们那样,而且大多数的那些人你都是认识的。

亲爱的凯里,让我对你做出保证说,我将会支持你的任何行动来解决这个马来人的问题。但是,如我们在1976年,当你出世时所已商讨过的那样,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办法来扩大蛋糕,让更多人吃得到,而不是要如何偷取其他人的蛋糕。我们也需要解决要如何让马来人能够保留他们的蛋糕,而不是吃掉。因为你一旦吃掉了,蛋糕就没了。你就是不能同时吃掉兼保留你的蛋糕的。

我相信你的牛津教育没有被浪费掉,绝对能够利用这些你在牛津得到的智慧来找到自从你在1976年出世以来,许多在大马最聪明的人也不能解决的问题的解决方法。

你真挚的,

Raja Petra Kamarudin

另∶我还存有一些古巴雪茄。在抽掉它们之前,我会在伦敦等着与你见面。

出处∶今日大马
原题∶NO HOLDS BARRED: Dear Khairy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8-10-2010
翻译∶ECS283

6 条评论:

moot 说...

Robert Mugabe 也是西方大学毕业的。

在他的“领导”下,不出十年, 津巴布韦的通胀达到100,000%。

正掌心 说...

可否装载这篇?

正掌心 说...

sorry, 转载。

四月 说...

回正掌心,欢迎转载,谢谢。

fardaus kong 说...

如果19%这数据正确的话,这表示11%或更多的国家财富被马来人移到外国了.这算不算叛国行为?

西西留 说...

历史是胜利者写的。

叛国不叛国也是当权者说了算。

如果真的要清算,很多人都会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