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7日星期三

毫不留情:做么要争到这样凶?

也就是说,你虽身为区部主席但这并不能保证你就能成为选举的候选人。不要以为胜了党选,做上了区部主席就等于拿到了选举候选人的车票。






原文新闻链接:- PKR's Batu Sapi campaign off to an ugly start
中文版相关新闻请参阅:- 机场送走安华后 公正党两阵营大打出手

************************************

那就是巴都沙比三角战的最新消息。无论如何,没有被报导出来的就是在早些时候的党选中,那些参与竞选区部主席的到处丢钱,还雇用一些流氓来到区部大会中当不速之客找碴捣乱,就像西部牛仔片里的酒吧大混战那样。

如果你还在怀疑三角战是否会让进步党与公正党输给团结党的话,那么这场鬼打鬼闹剧更能确保他们是输定的了。就如国阵所说,他们并不担心反对党,他们更担心自己人扯自己党的候选人的后腿。

这将会是大马公民自由运动(简称公运)的第一个要专注的事情。我们会找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商谈,试着说服这民联三党去改变他们的挑选选举候选人的制度。

噢,顺道提一提,这里所谓的‘我们’是指我和Sam Haris。Sam现在暂时是公运的官方发言人,直到我们在这星期六,也就是2010年10月30日确定了谁是我们的执事人员为止。我会因此让星期六的发起会议决定谁来当这些执事。

目前,民联使用的是国阵的模式。实际上,公正党就像是翻版巫统。在一定的程度上,行动党与回教党也是如此。所以国阵面对的问题也就是民联面对的问题。

就如英国自民党党首Nick Clegg所告诉保守党与劳工党那样:我们不但需要选举改革,我们也要政治改革。当然,在政治改革中就有选举改革。而马来西亚就需要政治与选举改革,就如鱼需要水那样。

第一个政治改革就是所有政党领袖要明白他们虽然赢得了党选,成了区部主席,但这并不表示他们就有特权出来大选或补选中竞选。

也就是说,你虽身为区部主席但这并不能保证你就能成为选举的候选人。不要以为胜了党选,做上了区部主席就等于拿到了选举候选人的车票。

把区部主席(党职)和人民代议士(国席或州席议员)的工作分开,也许是个好主意。区部主席不应该出来当选举候选人,这样他们才能专注于党务。而人民代议士也不应该有些什么政党责任或党职,这样他们才不会被党务分心或拖累,能够完全专注于代议士的工作。

若国会议员也是名部长,或者州议员也是个州务大臣(或首长)或是行政议员的话,情况就更严重了。他们的优先为何呢? 通常上他们都是以党职之务为先的。

我们到底见过多少次行政议员或代议士因为要解决党务而缺席州议会或国会呢? 有时他们会回去自己的区部就只是要参加当地有力人士或支持者的孩子的婚礼罢了。若他们不回去,反而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的话,那么这些人就会觉得被丢在一旁了而小气了 -- 所以你需要照顾他们的面子,然后回去家乡,把工作丢一旁。

我们总会说我们能够公平地照顾好两名妻子。而实际上,总是其中一个妻子得到更多的关注。在这种时候,许多人都是把党务置为优先,而把代议士的责任放在下边。

若这当上了区部主席就不一定自动成为选举候选人的制度行得通的话,那么区部主席的‘价值’就会跌落很多。既然没有什么价了,那么党职候选人就不会花上几百万元,还要雇用流氓什么的,来确保自己的胜利了。

目前,能够成为选举候选人的‘后门’就是确保自己赢得区部主席的职位。所以这是为何党选比大选或补选更加激烈。在大选或补选中,你还可以找党做靠山。但在党选中,你自己就要花一大笔钱,还要雇用流氓来殴打你的对手。

这是为何民联的党选与国阵的没有什么分别。

我们明天会再继续讨论这课题,因为我们必须早点为这做好准备,也就是决定哪一个政党竞选哪一个席位,还有候选人是谁。他们都是要早点做好准备,而不是到了提名日当天早上才‘空降’一名人选下来。

出处∶今日大马
原题∶NO HOLDS BARRED: Why the mad scramble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6-10-2010
翻译∶ECS283

3 条评论:

Anderson 说...

支持黨政分家模式

瀚权 说...

拉惹柏特拉或西西有什么好计?学美国搞初选?

西西留 说...

回瀚权,

其实由党选决定候选人的课题是不容易解决的,因为这涉及本地的政治意识形态。

如果一个人在党内争取到高职,当然他将是党员们所认同的人选,而一般上这个人将最有能力动员当地党员进行选战。

如果政党领袖和候选人分开,除非候选人在基层中势力雄厚,要不然可能不会获得足够的资源进行选战。

这是鱼与熊掌的问题,政党也不可能栽培一个没有群众基础的候选人,而又群众基础的人一般上就会给推举为政党中的领袖(支部,区部,联委会)。

比较可行的方法是根据卡巴星的说法,即是限制一名候选人只能竞选一个议席,不能国州双打。

以上候选人即是政党领袖的课题不能使用所谓的『党政分家』的原则,因为没有政党,不可能有政府的存在。政党和政府本来就是民主机制下的产物。

即使今天没有了政党,比方说像中共的一党独大,政治领袖间还是有派系的存在,因为利益关系或理念一致,于是就产生了一个团体,而这就是另一个模式的政党。

结论是:有政党才有政府,而问题不出在政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而是候选人以及政党领导人的心态问题。一个人上了位,总要争取更多的权力,而这些席位就是权力的表现。

这关乎的是政治人物的道德,和系统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