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1日星期日

毫不留情:我的朋友是我的敌人

然后在进行中的公正党党选也给了我们同样的印象,就是公正党党员和领袖都不惜要摧毁一切,这些同志们都是敌人,而不是在另一边穿着制服的人。





今天早上我会写一篇超短文,而不是我一向来的长气篇。毕竟,国际性的发表一向来都限制字数在于800到850个字之间。任何超过这限制的都会被拒绝的。

所以,就看看我是否能在八百字以内说出我想说的东西。然后就要上路去参加大马公民自由运动的发起会议,然后还要去皮卡迪利。那里看来是全伦敦最繁忙的路口了,有一场趁着内安法令颁布已五十周年的反内安法令示威游行。

今天我要写的是有关朋友和敌人。历史告诉我们,人类对朋友比敌人更残酷。

在1000多年前,当罗马帝国一分为二的时候(罗马的西罗马帝国和君士坦丁堡的东罗马帝国) 天主教派的基督徒不认为保罗派的人是基督教徒,而且还指他们是异端,要处死他们。而那些科普特教派的就逃到回教徒占领的地区。

现在你看好来,他们全都是基督教徒,就是信念不同,教派不一罢了。不过这不是我想说的。我想指出的是,君士坦丁堡的基督教徒还与巴格达的阿巴斯王朝德回教徒有外交与贸易来往。

你看到了这整件是讽刺的地方了吗? 非基督教徒是基督教徒的朋友,而同样是基督教徒同士却是他们的敌人,要他们去死。

1000年后,在奥多曼王朝坠落后,在瓦哈比派(回教的)横行阿拉伯半岛的时候,他们屠杀非瓦哈比派的回教徒。

反而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都没有事情。不过包括了老人、女人、小孩的整个回教社区都不能被豁免,甚至是他们的羊只、绵羊、骆驼、马匹、鸡只等等,都杀光了。总之凡是会呼吸的都不被放过。

你可看到这件事讽刺的地方了吗?回教徒屠杀回教徒,不过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就没有事情呢。

现在我们来看沙巴的巴都沙比补选,我们就会奇怪这些反国阵的政党,就是进步党和公正党是互视为敌人呢,还是把国阵当敌人呢?

然后我们看看行动党,特别是雪州行动党,我们就会奇怪这些行动党党员或雪州行动党党员们都是敌人,还是巫统和它的国阵打手们才是真正的敌人呢?

然后在进行中的公正党党选也给了我们同样的印象,就是公正党党员和领袖都不惜要摧毁一切,这些同志们都是敌人,而不是在另一边穿着制服的人。

这就是我今天想要说的,我才用了500个字罢了呢。这证明我也能够精简的,如果我想要的话。

出处∶今日大马
原题∶NO HOLDS BARRED: My friends are my enemies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30-10-2010
翻译∶ECS283

2 条评论:

fardaus kong 说...

只要是威胁到我的事物及人物就得死,管他是朋友还是敌人,这就是人性吧.

Xthink 说...

或是這就是可悲的人性吧! 當有利益在前時, 最能直接造成利益損失或是害怕失去政權, 或是失去主導權的人, 就更加的把身邊的人視為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