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3日星期日

大马政治动荡期

昨天和友人聊天时谈起大马目前的政治局势,友人预测这种不稳定的局面至少会在维持至少十年以上,或类似日本经济的『失落的二十年』。

我大致上赞同友人的这个看法,其中一个原由是因为政局的稳定,往往需要通过两种局面促成,这两种因素是强势政治或强势的民主力量。由于两者的缺乏,大马政局将保持持续性不稳定。

三〇八政治海啸让许多长期被压迫的民众,尤其是非马来人看到转机,可是在民联执政三(除了霹雳州短命政权和回教党长期执政的丹州)州属后,人民所看到的改革过于缓慢,甚至重蹈国阵政府掌权时的官僚作业。

当然,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之间功能上的重叠,以及州政府在财务上仍然受到联邦政府的牵制,也是导致民联州政府无法大展拳脚的因素之一。

可是,民众无法分辨这些,甚至就连政府官员也很难分辨州和联邦之间的权限,其中最显著的是地方政府方面的人员和资源方面的分配。

政治分水岭

有别于国阵(或1971年以前的联盟),国阵是一个由英国殖民政府扶持之下所产生的行政体系,如果民联取代国阵组织联邦政府,它将无法参考前例,因此可以预知所要经历的过渡期将会比预期的长,甚至要经历一次类似台湾民进党所经历过的历程,才能见到大马民主的真正萌芽。

一个行政系统来自两个层面,下层为公务员,上层(或管理层)是民选代表。如果替换政府,涉及的是上层,下层不受影响。典型的例子是明末清初时,一些偏远地方的衙门依然不知道明朝已灭,衙门判案依旧使用《大明律例》,可见官僚系统在完善运作时,政府换人不影响官僚运作。另一个典型例子是二战时期的瓦尔基里(Valkyrie)计划中,德国国防军在希特勒被刺杀后,根据程序逮捕纳粹亲卫队的事迹也显示出官僚的严谨性。

如果要进行全盘改革,不止是腐败的管理层必须被撤换,连带的也必须把整个腐败官僚系统进行整顿。唯有在这两个条件下,大马的改革计划才能获得成功。

民粹和改革

上周潘检伟因为『上台后削减公务员数量』而被巫统口舌报前锋报抓了辫子,指他侵害马来人的权益。

以政治手腕而言,行动党在现阶段提及这个课题是不智的,尽管公务员系统过于臃肿和毫无效率导致国家无法运作是众所周知的事。有些事,我们只能处心积虑,暗地执行。巫统在这方面就是能手,尽管华小面临师资短缺,缺乏拨款等等的问题,它(和马华)却可以年复一年,继续厚颜无耻的说,「国小更需要关注」云云。

纳吉在2009年担任首相后发表的首份政府转型方案大都合情合理,可是,只要熟悉政府运作的人都知道这是画饼充饥,理由是巫统已经由一个草根政党变成了一个贪得无厌的超级大白鲨。从过去几年的预算案可得知巫统正在鲸吞国库。一个由四十个巫统中央代表推举出来的首相,他首先要顾及的是如何满足这些代表的胃口,转型计划已变为次要。

要进入权力顶峰就必须获得民众支持,而要获得民众支持,就必须说附和民众需要的话,这既是民粹主义的由来。可是民粹往往落于主观,甚至把国家带入深渊,因此,政治手腕的灵活应用成为关键。

结束政治动荡期的关键

目前我看到许多大马华裔民联支持者在面子书如雨后春笋般开设组群,同时也很努力的『揭露』联邦政府的种种贪污舞弊现象。其实,目前的华裔对民联的支持已经饱和,根据目前的趋势,如果在这几个月内举行全国大选,华裔的支持率也只会维持现状或再爬高几个百分比。

众所周知,大马印裔选票非常不可靠,主要是因为印裔反对党基层较于分散,同时,印裔的种姓观念也导致其中产阶级和下层阶级之间的互动不够理想。尽管公正党和行动党中有印裔代表,可是在力量整合方面非常弱,再加上印裔集聚地已经由园丘分散至各城市,人口转移导致缺乏资源的反对党无法集中火力处理印裔课题。

因此,唯有马来票源才是结束我国政治动荡的最终关键。

马来民族没有强烈的宗族特性,任何民族要自我肯定,首先必须先有『种族特性塑造』,联邦宪法中的160条讲述的就是在定义这个民族的『特性』。在这个『特性』包含两个部分,一个是『习俗』(包括语言和文化),另一个是『宗教』,也即是回教。

要获取马来票源,首先,你必须了解马来人的语言、生活和价值观。马来人所认同的,未必是普世价值观,反而是在回教教义下的一套观点,甚至是完全不符合回教原意的价值观。

比方说,一位中庸派回教党员最近就发表了一篇博文,抨击《伊斯兰姐妹》和《性向自由》是违反道德的,应该被带到回教法庭接受审问。可是,这位仁兄大概没注意到,马来社会中存在许多被边缘化的双性人,虽然没有这方面的数据,可是由观察中可略知数量可观。

回教徒的两种极端在于日常生活上被拘束,可是在教义上却往往触及大量的性因素,这两种极端导致马来社会在价值观上的矛盾。

要处理这种矛盾,必须由文字开始,只有通过文字,才能进入马来社会的核心,它可以是网络文学,也可能是印刷品,可是原则上雷同,进入马来社会的核心价值观,才能改变马来人的思维,从而改变投票倾向,结束大马的政治动荡。

19 条评论:

moot 说...

动荡期?哈哈哈哈。罗马不是一天就垮掉的, 而是长期的问题累积下来,之后才一一浮现。

许多人天真的以为马哈迪的时期,是”政治稳定“时代, 其实那和史大林下的专制的“政治稳定”是差不多一样。 许多被诊断出癌症的人,都对医生说他们的身体非常的健康,拒绝治疗。

有趣的是,许多马来人还非常迷信马哈迪的威权,把问题都推在接手的人,而故意忽视制度被破坏和文化被压制的问题。

在亚洲,传统非但不能支持民主,反而是需要被克服的问题。 RPK 口口声声说什么王室制衡,其实是他自己选择性的说词。各州苏丹家属的和巫统合作的贪污腐败,RPK是提都不敢提的。

而华人,可是有袁世凯“复辟”的样板。

李练 说...

好文章。

前路,的确还很坎坷。

需要更多有见识洞悉局势而且能用实际行为挺身而出的人。

西西留,期待你。

Fair仔 说...

moot, RPK是有他的皇室成员情意结。 除此之外他的评论和文章还是值得一看。他未必每次都对,可他的文章有时可以让我们有进一步的思考。

如果没有记错,他好象有评击过皇室涉及商业计划。当然,那是他受到皇室攻击的时候的反击。

西西留 说...

moot大大,

谢谢留言,其实,当我们提到『政局稳定』时,往往会与国家建设和民主发展联想在一起,这是错误的。

中共『政局稳定』吗?新加坡林氏政府『政局稳定』吗?甚至是卡达菲争权时代『政局稳定』吗?

可是,上述这些国家都是最不民主的国家,可是却相对的有比较稳定的政府。

稳定的政府未必民主,而如果我们要谈民主自由,必须着力于分散中央政府的权力,两者间虽自相矛盾,可是却是必要的。

看似矛盾之处在于:没有了一个『稳定』的政权,如何谈民主发展。如果有人提出这样的论点(马哈迪就抱着这个原则),他脑袋大概是烧坏了。

民主的前提必须是人民必须有高度的解悟,这里我强调的是『高度』,而不是一般的醒悟。可是,由于各种局限,尤其是资讯的限制,以及新闻的素质,人民无法从所获得的资讯中判断事件的紧迫性。

至于RPK的立场,那是马来人情意结,华人也有非常类似的情意结,这些容我在往后的博文再探讨。

西西留 说...

谢谢李大哥。

Fair大大,RPK对抨击皇室是有所保留的,Moot大大说的是对的。

乐天 说...

西西大哥提到“一个行政系统来自两个层面,下层为公务员,上层(或管理层)是民选代表。如果替换政府,涉及的是上层,下层不受影响。”

请教大哥,司法也是在官僚系统里面吗?

西西留 说...

谢谢乐天大大,

三权中的行政、立法和司法权中,我在文章里头提到的是行政权。司法权在制度未建立起来之前,它是最脆弱,也最容易被人摆布的。

只有在行政权着手才能进行大幅度改革。希望这个答案令您满意。

安德森 说...

謝謝西大的回歸和分析.個人認為要扭轉馬來人的地主身分的想法,才有機會讓民主現曙光.而這不是10年可以完成的.

Cliff Tan 说...

308华裔对民联的支持已经饱和, 只有柔佛仍然有增強的潛力..但也不能祢扑印裔选票的流失.....雪蘭莪,霹靂州印裔选票的趨向,他們將成為造王者......

基本上在半島民联已經達到顛峰,民联短期內絕對攻不破東馬..現在為什麼不思索如何訓伏東馬該群狮鹫呢?

西西留 说...

谢谢安德森大大,
一般的估算的要等这批目前的新人获得足够的政治经验,再加另一批新血才能达到目的。

西西留 说...

Cliff大大,
其实,除了反风不算,任何选区都需要耕耘。民联的问题出在耕耘的人少,想上镜头的人多。

反对党长期无法深入柔佛也是如此,必须理解的是,柔佛华裔所接收的讯息来自新加坡,普遍上柔佛华裔都已经具备投反对票的倾向。

可是反对党,尤其是回教党和行动党在柔佛州的势力却非常弱,除了巫程豪所在的士古来是一项经过近十年策划下所拿下的州选区外,柔佛州内的反对党领袖几乎处于中空。

东马也是如此,西马人搞东马政治本来就本末倒置。东马的情况大致上也和柔佛一样,除了城市地区,乡区的反对党势力几乎是空白一片。公正党企图要主导东马土著,可是却不理解任何事物都要长期耕耘的道理,我说的不是大选前一年才进行的部署,而是一项十年到十五年的长期性计划。

有点我是赞同的,半岛的民联势力已经到了极限,现在民联(尤其是州政府)要考量的应该要如何巩固地方实力,包括组织出一批不被国阵中央政权所影响的官僚队伍。

匿名 说...

部落客人才济济,民联何不就地取才呢?
总好过阿猪阿猫阿狗都收。
民联很快就像马华一样,党员素质每况愈下。。。

马华的下乡服务计划是可取的。。。民联得走入乡间才行,就现在计划马上部署,目标在下下下届的大选。。。

anakbmy 说...

谢谢西西留大大和各位网友的分享。小弟想知道目前民联有没有一套长期耕耘的计划?308的热度已经消退,民联必须拿出真本领才能让人民信服他们有执政的本事。

西西留 说...

上两楼的匿名大大,
人才和投机份子有时是很难看出来的……

听其言观其行才是看倌们应有的基本态度~

西西留 说...

anakbmy大大,
民联是有长期计划,可是计划能不能落实,已经落实的速度多快就很难说了。

所谓的下乡服务什么的,没钱没人怎么干?100%基层草根都要为生活忙碌,不像国阵人马,他们是全职在干这些事,所以要推动所谓的乡村包围城市是不容易的。

短期里面行动党包围城市,回教党包围乡村的情况还会再延续下去……

anakbmy 说...

各位大大,我夫人的娘家是华人新村,这次大选村民凭著个人的自觉把票投给反对党,我可以说反对党很幸运,不需要耕耘就可以当选。我在想选民不是反对党的定期存款,热情也有退烧的时候。

没钱没人下乡服务是反对党的死穴,在网络的时代我们是不是可以有另类的想法,利用网络的力量去散播讯息?比如说总部的党工负责编辑一周的时事,整理好在周末放上服务器,然后乡下支部的党员在周末时拨时上网向村民讲解时事。我相信所费不多,只需总部出人力和一台服务器,每个支部只需要有一个人带笔记本负责讲解,另一个人负责泡茶就可。

我所看到的乡下支部每逢周末时不是大门深锁就是传来麻将声,支部没有发挥功用,实在可惜。

匿名 说...

偶想,不管是国阵或反对党,我们都缺少真正愿意为民服务的。愿意做幕后兼默默耕耘的人少得可怜;投机分子,爱出风头兼虎视眈眈着政治利益的人也许从北马排到柔佛,一些还脸皮厚厚排到新加坡去,不死心还要打个U转回到北马也愿意排队等也说不定。

教育制度从小学至大学没有注重公民学。没人教育我们要如何爱国,没有一所学校是告诉我们国家面临政治灾难要如何应付和付出。

公民普遍上认为反对党要做点事,什么都是反对党应该着,应该那。但问问自己,难道国家只是属于反对党的吗?我们没分吗?为什么就喜欢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天,学生一天到晚补习补到超级补习班都跑出来。大学毕业的出来就业就知道赚钱啊,比谁赚德比较多,住的谁的比较高级,再不然比科技产品,谁用的比较先进,一天到晚facebook. 问到我国家问题,有的头头是道,但一但叫他参与或付出,跑到可以破一百米纪录。一些就会回你,啊,我不到酱多。

niama, 治安不好,警察没尽责,给toll给到不清不楚,没完没了,物价和屋价没有控制。。。外劳人数看到你都提心吊胆,这一切一切,请不要埋怨。。。

上天是公平的,年轻人啊,国家没有天灾,必有国难啊。。。

匿名 说...

U r right

anakbmy 说...

匿名大大说得对,比起先辈我们这代人物质生活丰富了许多,但是我们少了奉献的精神,我们成天哭天哭地,哭爸哭妈,就是不肯移动屁股出来参与或付出,我已经很厌烦一些人当网络英雄,在网上说得头头是道,又不见他出来 “献身”。我改变不了这个社会袖手旁观的心态,也许我应该闭嘴夹著尾巴离开。诚如某人所言,这是我们应得的 (we deserve it), 我们就是这么不长进,自私,不肯牺牲奉献,喜欢坐享其成,所以我现在沉默的时候多,我不想当网络英雄,因为我在网上狂吠也改变不了啥。我们就让这社会一直烂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