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1日星期四

十二十四干我何事?

可是没有善恶观念,又如何的在这潭污水中黑白分明呢?这又要回到思想工作了。政治中太着重思想,沦为空谈;不谈思想,就只剩下感知(perception)。民主行动党就是堕入了这样的迷思,人民公正党和泛马回教党何尝不是这样吗?

谢谢林季大大抬举,特地写了一篇【这次的预算案,绝对不是人民要的预算案!!!!回西西留】。西西留很喜欢林季大大写的兵法系列,很可惜几次提笔(这是形容,其实是敲键盘)都无法成书,很希望有一天能和大大深入探讨这套学问。同样的,其实我在几个月前也给了玉刚兄写了几千个字,可是总觉得词不达意,言不由衷,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和玉刚兄交流交流。当然,还有其他好多好多的网友,如果您很诚恳的留言后发现西西留没有反应的话,也即是他真的没有时间回应,请务必原谅。可是各位网友的留言西西留肯定有仔细阅读,而且也会尽量与大家交换意见。

西西留一向来只翻译别人的文章,而翻译出来的文章也尽量一板一眼的(毕竟忠于原著是翻译人应该抱有的工作态度,尽管没人付我半分钱),结果稍微『非理性』的文章会引起读者们的『水土不服』,这里西西留向读者们致歉。

话又说回来,部落格是用来干什麽的?不就是把你的看法说出来吗?文章的见地高低自然会有褒贬,写得太过低俗,自然思想层次比较高的读者会打包袱离开,咎由自取,所谓物以类聚,道理雷同。

尽管西西留还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的乱骂人,可是既然骂得出口的,自然有其一番道理,只是要看有没有厘清的必要。

记得有一次和友人出游,西西留对某文人破口大骂。

友人说:「你怎么这样小人之心啊?」

「一个人的人格,不是由他的文章或说话来判断,而是由他的行为。」西西留如是回答。

是的,行为决定一切。行为尽管不等同结果,可是行为必定指向结果。

政治即是口舌游戏,孔明可以舌辩群儒,赵高也可以指鹿为马。三寸不烂之舌,可救人,亦可亡国。好话可以说尽,可是不等同好事即可成双。言行必须合一,言行不能如一,尽管说个天花乱坠,始终是空话一堆。

然而我们这等小老百姓,有多少机会能够接触到这些政治人物呢?其实,我们不需要认识完天下豪杰,我们只需要看一个人是否语言和行为是否由衷就行了。

媒体和网上对2009年12月14日发生的事件的评论已经够多了,我想没有必要继续探讨否决预算案这一话题。当然,如果熟悉政治事务的人士读了【因为这些人,民联失去了创造历史的一刻】会发现其实我什麽也没说,充其量不过是『交代』一下这些国会议员到底『死』到哪里去了,如果真的需要继续谈论民联或国阵国会议员的表现,其实用几个篇幅都无法言尽。

至于民联是否能够藉由否决预算案『推翻』政府?或是因为人数不够,所以心中『暗锤』呢?实际上这都是理论层面,评论可以慢慢写,可是事实只有一个。

其实,列出缺席者名单的用意很简单,就是据实的告诉大众所发生的事,所涉及的人物,然后再『简单』的说明一下这些人为何缺席,没有比这更简单直接的报道文学了,不是吗?

为何要列出名单呢?因为除了国会下议院秘书长之外,实际上没有任何人会知道正确的投票人数。即使是『守』国会的记者先生小姐们当中,大概也只有《中国报》、《东方日报》和《南洋商报》有在早、午、晚上各别点算出席人数(是点算人头,不是名单),至于英文报就说不准了,印象中《新海峡时报》和《星报》是从来没提到下议院出席人数的。诸位可否知道一份国会的投票记录需要多久时间处理呢?西西留可以告诉你,六个月做不好一份投票记录对国会而言是等闲事。

西西留不懂政治,也不屑政治,本部落格的立场也已经在大标题中禀明大义:「政治者,俗人之事,君子不得已而为之,小人夤缘以为利。」这是李敖的一句话。

我必须语重心长的一句话说明清楚,政治中没有绝对的黑白之分,如果存有『好人』和『坏人』的二元论思想的话,基本上我们会迷失,就像是追随了一名法力高强的宗教上师,可是后来才发现原来是个神棍。

可是没有善恶观念,又如何的在这潭污水中黑白分明呢?这又要回到思想工作了。政治中太着重思想,沦为空谈;不谈思想,就只剩下感知(perception)。民主行动党就是堕入了这样的迷思,人民公正党和泛马回教党何尝不是这样吗?这些都是后话,就此打住,有空我们继续探讨。

※此文章完稿于林季【这次的预算案,绝对不是人民要的预算案!!!!回西西留】同一天,可是因为部分文字累赘,自觉无甚必要,因此删字八百。

8 条评论:

匿名 说...

西西留新年快乐!

西西留 说...

谢谢楼上大大,也祝您心想事成,财色兼收

HY 说...

祝大大2010新年快乐

西西留 说...

谢谢HY,新年快乐!

孟达 说...

“行为决定一切,行为尽管不等同结果,可是行为必定指向结果”

拍烂手掌绝对赞成西西的说法!也祝你新年快乐,加油!

林季 说...

西西留大人,

我这样写绝对没有苛责您的成分意思,你也应该读的出来。

我成天阅读你精选的文章,如果没有一定的思考功力,绝不容易做出如此精选。

或者,比较直接的是攻击A,是不是给B脱逃;抑或责之深给B这类大恶难赦的人找到借口。不是我们的用意,也不应该就不可批评A。

这是写文章非常头疼的事。

祝,新年快乐!

谢谢西大人近年的付出。

林季。

西西留 说...

楼上李大大,西西留也不觉得您所说得有何不妥,甚至非常赞同,这一『随笔』不过是为您的文章配上注脚,其实也没有太深一层的意义。

西西留只是在说明在三〇八政治分水岭后的一些现象,其实也是在告诉一些有兴趣兴趣参与政党活动的青年们一些反思的角度。

您的文章也非常可圈可点,都非常值得探讨,也谢谢您辛苦的为大马时事部落格圈子增添了无数的精彩文章。

祝您心想事成。

西西留 说...

谢谢孟达兄的嘉奖,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