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6日星期六

『引擎门』——西西留的狐疑

伊朗在1995年开始研制这种模仿F-5型的机种,2004年7月首次展示其原型机,并在2007年9月试飞。根据新闻,『引擎门』发生在2007年,也即是伊朗首次试飞成功同一年,两者是否有关呢?

退还两台战机引擎失窃报告 总检察署指示警方深入调查

全国总警察长慕沙哈山指出,总检察署已将大马皇家空军战机引擎失窃案的调查报告退还给警方,以便让警方作更深入的调查。

「我们之前在调查期间,已将调查案件的报告送往总检察长作评估及决定进一步的行动。但是总检察长将报告退还给我们,并要求我们作更深入的调查、获取重要文件及找出该引擎是如何偷运出国。」

不排除数人可能被扣留

根据《马新社》报道,慕沙哈山今日为联邦后备队(FRU)周年庆典主持开幕礼后,如是指出。

慕沙哈山指出,该调查报告在未提呈给总检察署之前,警方正在进行调查及更新该报告。

慕沙哈山不排除,数人可能因涉及偷窃战机引擎一事而被扣留。

总检察长阿都甘尼于昨日指出,偷窃两部F-5E战机引擎是一件严重的事情,他保证该案件将可解决。阿都甘尼说,该案件复杂因为它涉及不同的机构,包括交通及运输、政府部门、保安网络及受委维修该引擎的公司。

24.12.09 当今大马
×××××××××××××××××××××××××××
两战机引擎失窃案越演越烈 空军高官在失信罪下遭调查

随着国防部战机引擎失窃案的风波越演越烈,一名被指涉案的大马皇家空军部队高阶军官,正在受到警方的调查。

根据《新海峡时报》引述消息说,此案已经在刑事失信的罪名下进行调查。

四名空军人员或控上军庭

消息说,警方在调查4名涉案的空军人员后,他们才揭露这名男性军官的身份。

这4名空军人员说着新街场空军基地服务,目前已经被调任文职,并且将按照空军法令被提控上军人法庭。

「这位高阶军官可能会带领警方,找到幕后的主要人物,并且找回失窃的引擎。」

警方尚未鉴定引擎的下落

消息说,警方尚未鉴定失窃引擎目前的下落。

「不确定这些引擎目前在国内还是国外。」

当局是通过引擎的运输记录,鉴定上述空军人员的身份。据悉,警方在他们的银行户头发现一笔可观的存款,他们也曾经购买豪华入口轿车。

「因此警方相信,他们有份协助运出引擎,从中获得酬劳。他们也可能贿赂其他当值的官员。」

消息说,目前调查引擎失窃是警方的调查重点,主要是找出引擎的下落。

「其他遗失的零件可能被同一组人取走了。」

23.12.09 当今大马
××××××××××××××××××××××××××××××××××××
两台战机引擎失窃仅冰山一角 防长再揭还有其他零件早遗失

2台F-5E战斗机的引擎失窃原来只是冰山一角,国防部长阿末扎希今日进一步揭露,该战机还有其他的相关零件也早已遗失。

不过,他并没点出,随同引擎一起失窃的零件,是属于什么配件。

再三强调将对付涉事官员

根据《马新社》报道,扎希表示,国防部将会采取行动,对付当时的负责官员。

他补充,大马武装部队理事会将会在近期内召开会议,以商讨此事,并对付涉案的官员。

他今日在吉隆坡出席一项活动后说,武装部队理事会开会后将提呈会议结果,以采取跟进的行动。

已扣捕4名武装部队成员

他说,当局目前已扣捕4名涉及此事的武装部队成员,并陆续鉴定其他的涉案人士。

“我们已对他们采取行动,不过,他们还在武装部队服务,因为我们还在等待武装部队的调查结果。”

扎希表示,遭扣捕的武装部队成员,是在巴生谷服务的低阶官员,但在北海拥有自己的网络。

正调查战机引擎买家公司

他续说,当局也在调查国内一家购买战机引擎的公司。该公司同时在邻国拥有好几家分行。

“我们将会展开全面的调查,但我不认为这家公司直接涉及其中,毕竟该公司在这里开设公司,还在邻国拥有好几家分行。”

“我想这家公司在国际拥有联络网,失窃的引擎和有关零件,相信已经被运到南美洲国家。”

痛斥叛国贼千方百计犯法

扎希强调,虽然一些国家曾发生过类似的案件,但战机零件失窃,确实无法让人接受。

“四处都有叛国贼,国防部不止展开内部调查,也会如首相纳吉所说,把此案交给警方全权负责。”

“总检查署也已经发表声明说,有关调查将会通过法律途径,向公众公布。”

扎希指出,根据纪录显示,武装部队的服务系统齐整,唯就算系统再怎样完好,还是有叛国贼千方百计地破坏现有的条例。

促部落客勿制造不实谣言

他也促请部落客,勿引用不确实的数据,趁机制造许多谣言或各种分析。

他也保证,纳吉将会亲自监督当局的调查,只要一有任何进展,即会向公众公布,以显示国防部的透明。

扎希说,国防部已经要求出口战机零件的公司,提供更专门和技术性的资料,预计将能在近期内获得回复。

他也说,国防部有必要改善目前的战机交接系统,以确保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

22.12.09 当今大马
×××××××××××××××××××××××××××××××
空军爆发盗卖战机发动机丑闻 防长却坚称后勤系统滴水不漏

虽然本地媒体今天揭露,大马皇家空军去年爆发官员盗卖F-5E战机发动机的丑闻,但国防部长阿末扎希(右图)却坚称,调查显示,空军的后勤系统是滴水不漏的(full proof)。

「不过,这项不法活动可能是由低阶职员勾结外人的结果。」

本地媒体今天报导,警方日前逮捕了4名人士,其中包括空军官员,因为他们涉嫌在去年年底,从新街场(Sungai Besi)空军地基Matra一号仓库,盗取价值5000万令吉的F-5E战机的发动机。

该发动机的保养维修纪录也同时宣告失踪,相信已被卖给一家南美国际公司。

阿末扎希:国防部将彻查

《马新社》报导,阿末扎希今天在槟城指出,国防部将会彻查这次事件,绝不会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虽然这项报失发生在2007年,国防部展开了内部调查,而警方也同样针对此事展开调查。」

他补充说,由于案件仍在调查过程,涉及法律课题,因此他无法提供更多的详情。

军方重新整顿其后勤系统

「如果任何发动机出现意外,我们都会调查整个系统,同样的,若有财物失踪,我们也会调查相关的财物。」

阿末扎希表示,自从该盗窃案后,武装部队已重新整顿其后勤系统,就各程序、存货记录和资产管理,实施更频密的监控。

他补充说,他已经向首相纳吉汇报整个调查的进度。

发动机被当破烂零件出售

阿末扎希也指出,被窃的发动机被卖给一家南美的国际公司。该公司相信是通过中介,把相关的发动机运出国外。

「这家国际公司会购买这台发动机是因为它的价格便宜,它被归类为有问题和需要维修的零件。」

「国防部已经采取国际法律行动,提控相关的公司。」

「我们也会采取严厉行动对付那些涉及叛国的大马皇家空军人员。」

阿末扎希证实,警方已取得买卖相关的所有文件。

19.12.09 当今大马
×××××××××××××××××××××××××
转售欧洲第三国家4人被捕 空军偷5千万军机引擎

军一台价值5000万令吉的军机引擎在两年前送修期间离奇失窃,并相信已被有心人转售予欧洲第三世界国家,警方目前已捕4名涉案者,当中包括空军成员以及引擎的买卖者。

国防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是在今日,对外证实这起发生在2007年的失窃事件。

他表示,失窃的是一颗适用於RF-5E型虎眼式单座侦察机及虎二单座战斗机的军机引擎。

同时他也披露,时任的国防部长兼现任首相拿督斯利纳吉也知道此事,而国防部至今才对外证实此事,是碍於此事仍在调查当中,空军部队和国防部不便走漏风声。不过,国防部和军方在事後已针对此事向警方报案,同时一起调查。

该颗引擎是在2007年从槟州北海运往吉隆坡新街场空军基地进行维修时失窃,随同一起不翼而飞的也包括引擎的维修与服务记录,因此相信该颗引擎现已被脱售到欧洲第三世界国家的手中。

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组副主任拿督诺雅较後也对《新海峡时报》指出,军方是於今年1月向警方投报此案,而警方至今已查悉4名涉案的本地人士,他们包括空军成员以及引擎的买卖者。

录取口供深入调查

「警方已向4名涉案者,以及多名空军成员录取口供以作深入调查,同时警方也和军方配合一同展开调查工作。目前警方已将此案的调查报告呈交给总检察署,决定下一步行动。」

另一方面,皇家空军总司令丹斯里阿兹占将军也指出,军方在完成了内部调查後,已将此案转交给警方处理。

全国副警察总长丹斯里依斯迈受《东方日报》询问时指出,据他所了解,目前警方仍未就此事逮捕任何人,而负责此案的下属也未向他汇报。

20.12.09 东方日报
××××××××××××××××××××××××××××××
以上是有关最近F-5E型战机引擎被偷事件的系列进程。

根据美联社本月20日的报道,最新版(第六版)《牛津简明英语词典》中,新增词汇比2002年修订版多出了两千五百个词。我想,如果根据马来西亚政府的丑闻数量来看,我国新增的新闻术语将和《牛津词典》的新增词汇不惶多让。虽然把这桩丑闻命名为『引擎门』(engine gate)不太恰当,感觉上好像是在说某个机械元件,没有一般『门』的味道。既然本地主流媒体还是以英文为主导,所以我相信『引擎门』这个新字眼会和『林甘门』或『裸蹲门』并列。

在东方日报的报道中提到:

「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组副主任拿督诺雅较後也对《新海峡时报》指出,军方是於今年1月向警方投报此案,而警方至今已查悉4名涉案的本地人士,他们包括空军成员以及引擎的买卖者。」

以上这段新闻是令人感到怀疑的。首先,这两副引擎是国防部资产,而涉案的也是军人,而军备走私贩子所接洽的也是军人。由此可见,警方根本无权调查此案,如果根据常理,涉案人士必须有宪兵逮捕,并且在军事法庭受审,庭审法官也应该是军事法庭法官才对,总检察司根本无权过问军事法庭的诉讼。可是为何军方竟然向警方投报?这是什麽道理?这项疑问也在本地著名部落客Susan Loone的一篇文章中的留言中提出类似的观点。

F-5型战机属于80年代西方世界冷战时期的主力战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所采购的机型类别一致如下:
1.F-5E Tiger II(单座拦截机)
2.F-5F Tiger II(双座训练机)
3.RF-5E Tigereye(单座位侦察机)

在『引擎门』中被偷窃两副引擎即来自F-5E『虎二』和RF-5E『虎瞰』,两台均是单座位战机的引擎。必须注意的是,F-5虎型战机是一种双引擎战机,到底目前不见的是两『套』引擎,或是两『副』引擎?这可就不得而知了?

根据维基百科资料,马来西亚皇家空军目前有3个战机编队(Division),17支中队。这批F-5E战斗机群逮属第12中队,代号『闪电中队』(No. 12 "Lightning"),驻扎地点是北海空军基地。

至于为何会把这批战机停放在吉隆坡旧机场路军用机场(Sempang Airport)也是一个疑问。旧机场路军用机场目前由马来西亚皇家空军、马来西亚皇家警察部队空中支援部和马来西亚民防部队共同管理使用,同时也是皇家空军博物馆的所在地。通常战机在不使用时都会停放在原驻扎基地,只有在需要进行大规模维修时才会驾往比较靠近维修厂的基地,即使是备用引擎的储藏也是一样的道理。

一般上战机引擎的维修工程分成两大类。第一类是细部整修(Minor Repair),这类的维修矫正都直接在机身进行,而无需拆卸引擎。另一类的维修则牵涉整体维修(Major Repair),这类的维修涉及了拆换引擎的作业。整体维修工作都会由受过训练的地勤人员执行,使用特别的承载器装载已拆卸的引擎后,再以军用车辆载往临近的维修厂进行修理。

目前还在陆续使用这类战机的国家主要是马来西亚、新加坡、台湾、南韩和伊朗。原产国美国现在也只是使用F-5型战机作为模拟米格21型战机的靶机。新加坡共和国空军则预计在2015年完全淘汰这一款型战机,完全由F-16『战隼』战机替代。至于台湾和南韩也已经在90年代陆续对虎型战机进行改装,比方说国民党政府巨资制作的『经国号』。可是这类改装的效果欠佳,台湾和南韩舆论都对这款战机的改装成效提出相当负面的质疑。

在『引擎门』事件曝光时,第一个疑问是,「这个年头,谁还要这种第二至第三代的战机引擎?」如果由拥有此类战机的国家来看,新加坡、台湾和南韩都不太可能需要『偷偷购买』这类引擎,唯一最可疑的国家就只有一个——伊朗。

伊朗向其他美国盟友采购军事器件的新闻略有所闻,几年前在新加坡就曾经发生过一家本地配件公司输出器件到伊朗的事件,该公司后来也遭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查问,可是居于新加坡的法律漏洞,美国所进行的军事制裁未必适用于其盟国,因此这类事件无法被制止。至于耳熟能详的马来西亚走私核子离心器的新闻也是一个典型例子。(点击阅读

请继续阅读维基百科对伊朗『闪电80』战机的说明:

「闪电80战斗机 (Saeqeh-80),是一种伊朗研发的单座双引擎喷射战机。是伊朗第二款的自制战机。Saeqeh战机首次在2007年9月试飞成功,大致上本机是美国F-5E的升级型。由伊朗空军和国防部联合生产,并达到全机自制。」

伊朗在1995年开始研制这种模仿F-5型的机种,2004年7月首次展示其原型机,并在2007年9月试飞。根据新闻,『引擎门』发生在2007年,也即是伊朗首次试飞成功同一年,两者是否有关呢?

纳吉在1999年受委为国防部长,直到2008年内阁改组后才和当时的首相兼财政部长巴达维对调位子,成为财政部长。他在担任国防部长的十年期间,开始着手进行军队现代化计划,用通俗的词句来说明的话,即是A钱计划。由国民服务的学员死亡事件、苏凯战机事件、蒙古女郎事件等等,都可以看到纳吉在处理国防军购时的『急迫性』。

熟悉国会事务的人都晓得,中央政府中最『怪懒』的部门有三个,它们是首相署、内政部和国防部。后两者可以居于『国家安全』,无需告诉民众这些部门的钱用到哪里去了?由或者是其中的细目。换句话中,即是在国会中提出问题,也不可能会获得具体的答案。因此,有人说,最容易A钱的部门其实就上述三个,其中国防部更是名正言顺『花钱不用你过问』的其中一个。

以纳吉聪明的脑袋,他当然知道担任国防部长的好处,可是还得一位幕后军师策划才行。根据『行内人士』的说法,『第一夫人』河东狮才是后面的总策划。如果根据这个逻辑,『引擎门』也和这位河东狮脱不了关系。纳吉担任国防部长期间,几乎大部分的采购计划都是经过河东狮有关联的公司进行交易,公正党蔡添强最近发布的『洗黑钱』事件即说明了其中的连带关系。

一位熟悉战机引擎的消息人士声称,战机零件本来就极度昂贵,即便一个战机上的刹车器就可在市场上以上千元脱手了。如果根据这个推论,作为月薪几千元的地勤人员,何须大费周章的把整个引擎载出营外呢?如其如此,他们大可把小型的部件以报销的名义拿到市场出售,其中的利润也已经相当可观。因此,转售整台引擎的大手笔肯定不是来自低阶官员的手,策划的应该是国防部的高级官员,同时也包挂了关卡人员。

『引擎门』事件发生在本月19日,即是国会下议院结束后的一天。据了解,《新海峡时报》最先获得『读者爆料』,接着在19日获得国防部长阿末扎希和空军总司令丹斯里阿兹占将军的证实。

熟悉国阵政府运作的人都晓得,如果政府想要对外放话,往往会通过所控制的主流媒体,如《新海峡时报》或《马来西亚前锋报》,甚至利用各中文报,以『第三人称』的间接形式引导记者发问,接着才以官方答复证实。

最典型的例子如商业罪犯调查局总监蓝利尤索夫(Ramli Yusuff)和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之间的内部斗争,就使用了上述的伎俩。在12月22日展开审讯的蓝利贪污案的『案中案』中,副检察司(DPP,Deputy Public Prosecutor)凯文莫莱斯(Kevin Morais)就曾经涉嫌向《新海峡时报》泄漏消息:

「凯文实际上是在2007年7月17日发出这份通知书。几天后,在2007年7月27日,《新海峡时报》报道了一个『内部泄漏』出来的新闻,有关一名高阶警官因为没有宣报二千七百万令吉的资产而遭到调查。看来,凯文成了众矢之的,他即是这桩爆料新闻的始作俑者。」

继续阅读【毫不留情: 第一回合:真相浮现

在『引擎门』事件中,《新海峡时报》最先获得『读者』的内部消息,接着才从国防部获得确认。这是否和凯文向《新海峡时报》泄露『高官逃税』消息的模式非常类似呢?其次,为何《新海峡时报》记者选择在国会下议院结束后才向国防部长查询?而不选择在国会会议期间发问呢?

最后,最可疑的是这个事件发生在纳吉担任国防部长期间,而发布这个消息肯定会对纳吉造成极度负面的影响,可是为何《新海峡时报》却『积极』的向国防部长阿末扎希查询这个丑闻呢?阿末扎希是巫统槟州联委会主席,他在12月20日曾发表过「槟州国阵主席应该由巫统担任」的言论,很明显的,这是一项为纳吉倒米的言论。由这个迹象看来,这是槟州巫统党阀向纳吉派系发出的挑拨行为。至于幕后的行动的最终目的是如何就需静观其变了。

11 条评论:

林季 说...

非常强而有力的质疑,谢谢西西留。加油!

焦赖人 说...

西西留少有的分析,真是耳目一新。尤其是伊朗战机的这一段,这是我第一次在网上看到这样的分析,我想西西留大概也是军事迷吧?

谢谢西西留,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西西留 说...

谢谢李季大大捧场,就如您文章所言,八大华青基本上在很久以前已经全部安置了马华的人,随便查一查这些人的背景就知道了。魏家祥的助理CEO老大也曾经在自己的部落格提到这一点。

华总本来即是商贾,商贾如何代表百姓利益,这是不言而喻的。目前华社的代表权益已经陷入谷底。一向来以代表华社自居的行动党也已经变质,何况是老林这一派根本就和董教总不相往来,根本谈不上为华教争取些什麽。

希望有时间我们可以再深入探讨这个部分。

谢谢您!

西西留 说...

谢谢焦赖人,这些不过是分析,事实如何就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也祝您新年快乐。

匿名 说...

一口气读完了,很过瘾!看来真的好像是有人要扯纳吉后腿,难道槟城巫统想搞什麽阴谋?马来西亚政治真是风起云涌,够力!

匿名 说...

国防部长阿末扎希(12月22日)进一步揭露,该战机还有其他的相关零件也早已遗失

西西留,这段也应该狐疑一下下。都捅了酱大洞了还告诉人家被偷的不止这些,是不是很奇怪?

读者 说...

西西圣诞快乐!!!!

leejiajia 说...

我不懂军事,但看得很过瘾!
过瘾后心里发毛,背脊发寒......
( ⊙ o ⊙ )啊!X n多个......

美国佬没动静吗?

ch 说...

西西留:

你好,我是来自公正报的chinhong,我们今期将会对国防部做专题报道。你的文章对于我们的报道有很大的帮助,在此我可否借用你的这篇文章?

西西留 说...

回CH,谢谢您,用得上就拿去好了。也希望公正报会越做越好。新年快乐!

西西留 说...

谢谢楼上的上位匿名网友,也谢谢( ⊙ o ⊙ )大大。

其实,我怀疑美国有在后面施压。因为引擎不是玩具,要这种东西的肯定是一个有技术层面的集团。至于后续如何,根据这个事件的发展,上面的文章还是不需要修改,几乎都吻合整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