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2日星期二

毫不留情: 第一回合:真相浮现

在交叉盘问中,凯文承认蓝利和全国总警长不咬弦。全国总警长冻结了蓝利的警察勋章,理由是他还在被调查中,因此无法胜任副全国总警长这个职位,以此推类,他也不适于担任全国总警长。凯文的证词看来指出了真正的课题——阻拦蓝利成为下任全国总警长。

罗斯里达兰(Rosli Dahlan)的审讯已经在吉隆坡大使路10号刑事推事厅展开,在审讯中,控方第一证人——反贪污委员会官员阿兹米依斯迈(Azmi Ismail)在拿督古玛兰登(Kumaraendran)的引导下做出供词。

阿兹米的佐证说明罗斯里收到一封通知书,说明需宣报他的资产,尽管如此,他并非受到调查,而受调查的是前商业刑事调查局总监蓝利尤索夫(Ramli Yusuff)。

阿兹米进一步的供词说明蓝利是因为一份报告(报告编号098/2007)而遭到调查,而这份报告是由他(阿兹米)针对他(蓝利)所撰写的报告。这份报告的基础内容是根据他(阿兹米)所收到的另一份有关蓝利涉及贪污的报告。

阿兹米承认他并不晓得蓝利犯了什麽罪。尽管如此,他依旧针对蓝利,并根据更上司的指示——另外一名官员塞弗尔兹兰(Saiful Ezral)的报告对蓝利展开调查。

其实,塞夫的报告(首份报告)没有提及蓝利的名字。尽管阿兹米的报告(第二份报告)是根据其他的报告所撰写,而首份报告中并没有提到蓝利,可是阿兹米却正在报告中写上蓝利的名字。

蓝利的审讯进行当儿,另外在吉隆坡大使路2号刑事推事庭中,蓝利的代表律师拿督沙菲尔(Shafie Abdullah)正在交叉盘问副检察司(DPP,Deputy Public Prosecutor)凯文莫莱斯(Kevin Morais)。凯文承认这份由塞夫撰写的编号为075/2007的报告,是根据黑帮头子巫世进(Moo Sai Chin)所做的投诉所写成。

审讯中进一步的揭露了:

1) 2006年9月9日,慕沙哈山(Musa Hassan)出任全国总警长。

2) 2006年10月9日,巫世进在《紧急法令》下被扣留。

3) 2006年12月9日,巫世进原本被援引《紧急法令》而受扣留的罪名转变为《限制拘留法令》下的限制拘留(Restricted Residence),他被限制拘留在森美兰州淡边(Tampin)为期一年,直至2007年12月。

4) 2007年1月23日,巫世进被释放。

很显然的,为了获得出狱,巫世进与全国总警长勾结,伪造控状牵扯蓝利入内。

5) 2007年3月7日,警方把巫世进带往反贪污局办公室,在里头,他做出供词将蓝利牵扯在内。巫世进的供词中说到,为了掩盖两宗谋杀案,他收买了几名警官。

6) 凯文承认巫世进的供词不足以牵扯蓝利,因为谋杀案发生在2002年,而蓝利在2001年11月已经被调往沙巴担任警监(Police Commissioner)。

7) 凯文也承认,巫世进想要牵扯蓝利在内的供词内容只和在1999年说声称的保护费有关。可是,巫世进所做出的(这项)宣称出现在2007年3月7日之后,也即是说,这项(有关保护费)的宣称是在他从限制拘留中被释放后的2007年1月23日。

这使得整个事件自相矛盾,因为蓝利锁收到的通知书是追溯其2000年至2007年的资产宣报,而不是所宣称的,发生在1999年的贪污事件。

凯文实际上是在2007年7月17日发出这份通知书。几天后,在2007年7月27日,《新海峡时报》报道了一个『内部泄漏』出来的新闻,有关一名高阶警官因为没有宣报二千七百万令吉的资产而遭到调查。看来,凯文成了众矢之的,他即是这桩爆料新闻的始作俑者。

在交叉盘问中,凯文承认蓝利和全国总警长不咬弦。全国总警长冻结了蓝利的警察勋章(Pingat Polis),理由是他还在被调查中,因此无法胜任副全国总警长这个职位,以此推类,他也不适于担任全国总警长。凯文的证词看来指出了真正的课题——阻拦蓝利成为下任全国总警长。

让我们继续拭目以待,看看是否在今天较后继续的审讯中会揭发出更多的内容。无论如何,到目前为止,《今日大马》曾经所说过的已经开始真相大白。现在你明白了为何全国总警长找遍天涯海角都要把我给逮着吗?他正在担心《今日大马》将揭发他实际上是个阴险小人。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Round one: the truth surface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2-12-2009
翻译  ∶西西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