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2日星期五

毫不留情:走一步,退两步

怎么巫统的人没见识到这点呢?为了维持这个政府,他们需要非马来人,如果他们能获得70%的马来支持票,也许他们不需要非马来人,可是他们无法获得70%的马来人支持他们,最多也就只有55%,就这么多。结果,他们需要非马来人的票源,可是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只能令非马来人越走越远。




还记得昨天我写的那篇《有脑的才办得到》吗?是的!巫统又再次的证明了我是对的,他们的人真的有够没脑的,他们就像『吉斯通警察』※那般,用枪射自己的脚也就算了,还一面走一面撞墙。
※『吉斯通警察电影』(Keystone Cops Movie)是1912年至1917年间,由吉斯通电影公司出品的一系列无声侦探电影。

就以百乐镇卫理公会(Damansara Utama Methodist Church,DUMC)事件为例,土权和大马穆斯林律师公会(Malaysian Muslim Lawyers Association,MMLA)也来凑热闹,结果,看来每个人和他的狗都在闻歌起舞。

很好很强大!

现在而言,如果我是巫统,我会指示自己人全部远离这个大是大非,这件事将会成为一件爆炸性课题,因此,让行动党和回教党去斗个够。很大可能哈山阿里(Hasan Ali)会因为维护他的举动、维护雪州宗教局(JAIS)、维护回教、捍卫回教而献议辞职,结果制造出更多的破坏。

哈山阿里将会因为站稳自己的原则,并牺牲小我和政途而成为英雄,哈山阿里将成为烈士,而这将成为民联的一个问题。

这是分裂行动党和回教党的最佳药方,这种情况就像十年前在登嘉楼实施的回教法(Islamic State Document,ISD)那样,结果行动党脱离替代阵线,导致反对党在2004年全国大选中兵败如山倒。

雪州宗教局声称百乐镇卫理公会叫穆斯林改信基督教,如果事实真是如此,指责的那一方应该拿出证据,卫理公会只需袖手旁观,现在这个烫手山芋已经丢到雪州宗教局手中,他们必须证明所指责的真伪。

如果雪州宗教局或回教发展署(JAKIM)能够拿出数据证明有十万或五十万马来人目前已经成为基督教徒(如霹雳宗教师所声称),这将导致巫统遭到池鱼之殃,巫统将会很没面子——在亚洲,面子即是一切,那是非常重要的事。

政治即是面子问题,别小看了面子的力量,对我而言,那是极其重要的,我会为了我的面子而捍卫到底,即使需要我回到马来西亚,并且需要蹲几年牢房也在所不惜(很不幸的是,我的律师、亲友,就连大马政府都极力拒绝同意我这样做,尽管我已经向武吉安曼表明了我的意愿)。

如果雪州宗教局或回教发展署无法出示这份『岌岌可危』的数据,政府还是会没面子,结果,静静不出声也是死路一条,拿出数据你还是死路一条,横竖都是死路一条。

巫统和其他人,尤其是土权,因为这个事件而把自己赶上绝路,他们将需要死命挣扎才能摆脱这个危险的困境。

巫统原本应该沉默是金,让反对党自相残杀。可是,现在巫统、土权和其他的阿猫阿狗都来凑热闹,这将迫使行动党和回教党站在同一阵线。

是的!这就是了!行动党和回教党将团结起来,以免对巫统和它的跟班们的厮杀。现在是民联对决国阵,而民联将对卫理公会事件采取一致性呼声。

当然,这个动作也许可以帮助巫统获得一些马来人的支持,很肯定的,一些马来人会对民联对此事妥协而感到生气,结果这些马来人将唾弃反对党,回去支持国阵。

可是,我们说的这批马来人有多少?当一名马来人回巢国阵,就有五名倒戈投向反对党。

我们别忘了收益递减法则(law of diminishing returns),马来人已经被分裂成五十对五十。去问问巫统,他们心知肚明。如此看来,会有多少马来人会回流呢?少过5%。

即使你能够吸引5%的马来人回巢,这将得不偿失,因为你将会失去超过5%的非马来人的支持,他们将会转而支持反对党,这是走一步,退两步。

非马来人很生气,每一天他们的怨气越加越深,巫统所做的每件事都会加深这股怨气。

怎么巫统的人没见识到这点呢?为了维持这个政府,他们需要非马来人,如果他们能获得70%的马来支持票,也许他们不需要非马来人,可是他们无法获得70%的马来人支持他们,最多也就只有55%,就这么多。结果,他们需要非马来人的票源,可是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只能令非马来人越走越远。

杯具啊!

巫统里头的军师到底是谁?他们是傻子吗?或是说,他们做的这一切只是企图在削弱首相纳吉敦拉萨?

嗯嗯……耐人寻味的说,也许他们并非如我们所想象中的那么傻,也许这是为了杀伤纳吉,也许这就是为何纳吉至今保持沉默,也许他知道,如果他一张嘴说话马上就会跌入有人精心策划的陷阱。

也许……也许……也许……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 :One step forwards, two steps back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8-08-2011
翻译∶西西留

3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雪州宗教局的官员,多数应该是雪州前政府遗留下来的呱。这些公务员无需向现任雪州政府交代,还有那个民联的祸胎行政议员为它们站台,难怪民联州政府的行政出现偏差,被这些前任州政府的公务员身在民联心在国阵而处处搞鬼。

鼻屎同學 说...

“杯具啊!”

揸到下。。。 lol

yeo 说...

此事件拉过长时间了,应该尽快解决,
拉更长的时间对民联没有好处.

民联肉中刺,长期在痛,
国阵更处处宣传,
不利华人,马来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