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1日星期四

毫不留情:华人的道义

我知道,要你理解私会党的义气和道德规范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可是我正在说的是一九六十年代的私会党,那是五十年前的事。尽管如此,时代已经改变。在一九六十年代,就连政客们都讲义气,今天的政客比罪犯还糟。今天的政客不能符合一九六十年代的私会党对义气的最高标准。




我在吉隆坡街头学到了『义气』※,那是早在一九六十年代,五一三事件前的事,我说的街头指的是茨厂街、苏丹街等等的地方。
※作者原文Chinese honour

基本上,这是旅客们称谓的吉隆坡『唐人街』。

我当时的年纪比那些几天前在曼彻斯特、利物浦、诺丁汉、莱斯特、伯明翰、克罗伊登等地暴动的小家伙们年纪相近。其实,我当时就是那个年纪,那是我的少年时期。



这是我『比较年轻』时拍摄的照片,我的『街头外号』是『杂种仔』(Chap Chong Kia)。

我结交的第一位女友来自茨厂街,她和她的妹妹(或姐姐)当年在柏屏戏院(Rex cinema)售卖糖果,问题是,她不会说英语或马来语,而我的中文是福建话、广东话和海南话的『罗惹』中文,再混合街头俚语,如(ta sei)、边度黎(pinto ley)、快啲走(fai ti chow)等等。

每次我们『约会』的地点是柏屏戏院对面的『Malaysia Snack Bar』时,总是需要一名通译员,如果没有通译员,我没法和我的『女友』沟通——直至今日,我依然不知道我们之间的沟通是否真的有被正确无误的翻译,或是通译员『陷害』我,把我们说的话都说反了。

无论如何,『安哥李』会告诉你我是如何『赢得芳心』的。认了吧!我比安哥林帅多了,他肯定是我的手下败将。无论如何,这段情无法持续,因为我们之间缺少深入的交流。

是的!你大概怀疑我当年和龙虎堂『走』在一起,这是一个控制吉隆坡部分地区的私会党,我不是『虎将』,更加不是其中一名『手下』,任何殴斗时,我独善其身。

在五一三事件前,吉隆坡早就是个恐怖的地方,好多次我都必须在巴冷刀的挥舞,以及血溅的街道上逃命。我常觉得,那些打完架逃跑的人,活着就是为了明天再打架。我没命的逃,所以今天才能活着告诉你这些故事。

我承认我失去了许多朋友,可是这是和私会党扯上关系的代价。『刀口覓食者死於刀下』,有些死于枪口之下,有些被砍死,那些『站错边』的被施予『传统』的刑罚,可是这些都是可接受的『职业病危害』(occupational hazard),我们收拾心情后又会再度迈前。

结果,我们都长大了,甚至脱胎换骨,我们当时只是小孩,那是五一三事件前六十年代的小孩。可是,我们却学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教训,这个教训,就是土匪们的义气。老实说,比起今天那些『义盖云天』的政客和领袖,当年的私会党徒之间更讲义气。

我们尊敬『老大』,我们有一套严谨的道德规范,你要是破坏了就只有死路一条,惩罚是快速和残酷的,如果你违反了这套道德规范和不讲义气,你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

我知道,要你理解私会党的义气和道德规范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可是我正在说的是一九六十年代的私会党,那是五十年前的事。尽管如此,时代已经改变。在一九六十年代,就连政客们都讲义气,今天的政客比罪犯还糟。今天的政客不能符合一九六十年代的私会党对义气的最高标准。

我们不是罪犯,我们不打枪、贩毒、或殴打毫无反抗能力的人,我们是执法者(enforcers),我们维护和平,我们保持我们『控制』的街道的安全,好让诚实和正直的人们可以安居乐业。

居民和店员们不会躲避或污蔑我们,他们欢迎我们的出现,因为他们知道警察不会这样做,我们确保了他们的安全(其实人们害怕警察,却不怕私会党)。

当有商店开张营业,店主会找我们以寻求『保护』,他们有权自由选择是否需要我们的保护,那不是强制性的,可是一旦他们要求加入我们保护『计划』,他们的店屋将成为『禁地』,没有人敢『侵犯』这些店屋,谁敢这样做就是找死。

在一九六十年代,那是个好的系统,那是当年的运作方式,每个人都满意,警察也不用担心街头犯罪,所有的警察只需要去抓犯人,然而,私会党会通过消灭犯罪以达到罪案的消灭。

我常说:「杜绝瘟疫,应先杀鼠」(you eradicate the plague by killing the rats),大致上,这是五十年前吉隆坡街头解决事情的方式。

是的!执法是又快又狠的,你干扰安宁,您就得死。你不能搞暴动,烧店屋,殴打无辜和没有抵抗能力的路人,就像目前发生在英国的事件那般。

其实,在英国各大城市的唐人街地区,你还是不能这样做,这种事能够发生在英国各大城市中,白人、黑人或『棕种人』的集聚地,可是却不会发生在唐人街地区,如果有人敢这样做,惩罚将会是又快又狠的。

我是不是看来很古早味?我想大概是吧?今天的大马华人已经不再是一九六十年的华人,今天的华人毫无义气可言,他们不明白什么是道德规范,他们肆无忌惮,再也没有任何志同道合的人,大马华人是怎么啦?

上个周末,我出席了一名来自利物浦的当地华裔领袖的葬礼(请看以下照片),突然让我回想起五十年前吉隆坡的记忆,它出现在英国华裔侨民身上——那些来自于曼彻斯特、利物浦、伯明翰等地的华侨——还保留着我们在一九六十年代吉隆坡曾经耳熟能祥的道义。

是的,的确是这样,我想你明白我在说什么,以及我说的是谁。华人的江湖义气是可很强大的,兄弟就是兄弟,兄弟不能出卖兄弟。

大马华人应该来这里观摩一下,学习学习英国华人。那些目前六、七十岁的人士大概认得这些曾经在他们的少年时光的吉隆坡所熟悉的情景。

我所敬重的大马华人在一九六十年代的道义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已经很难在大马华人中获得一样的感觉,他们为了利益,连老母都能出卖。

看看行动党吧!行动党领袖们谩骂和污蔑自己的党内领袖同志。在一九六十年代,这内的华人将会被『人间消失』,他们会被处决,他们的尸体会被丢弃在吉隆坡许许多多的矿湖中的其中一个。

也许是时候寻回老华人的道义,也许是时候再次执行私会党的家法,将那些毫无道义,奸诈的行动党领袖全部处于又快又狠的刑罚。

也许只有这样,行动党华人领袖才会明白什么叫道义。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 :Chinese honour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0-08-2011
翻译∶西西留

2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讲道义的社会党,在513后已经被政府一拼消灭了。现在的多数是与政府一起夹食的。

西西留 说...

大佬: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