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9日星期五

维基泄密:大马华裔少数族群:边缘化政策

尽管如此,华裔选民的替代选择不多,民行党和公正党不足以组织以提供替代国阵的真正方案,尤其是巫统领导的联盟对权力均衡的掌控。泛马回教党(回教党)是最强大的巫裔为主的在野党,对华裔选民而言无吸引力,在没有更好的替代选择下,马华和民政党将不会失去华裔选票的霸主地位。






机 密 4页之1页 吉隆坡 001975

SIPDIS




E.O. 12958: DECL: 10/18/2016

标签:PGOV, PREL, ECON, MY

题目:大马华裔少数族群:边缘化政治



参考:A. KUALA LUMPUR 942

B. KUALA LUMPUR 1935

C. KUALA LUMPUR 1942

D. KUALA LUMPUR 1913



封密: 政治顾问马克.克拉克 (Mark D. Clark)理由为1.4项(b和d)



简介

1. (秘) 马来西亚的华裔少数族群在国内政治中挣扎求存。在九月份,对于大马华裔少数族群被边缘化的课题,新加坡资政李光耀触发了一场全国性辩论。

各华裔政治派系的领袖们至少在私底下同意李光耀的结论,并吐露大部分大马华裔觉得巫人统一机构(巫统)基于种族的土著政策。

由于华社日益不安,巫统领导的国民阵线(国阵)中的华裔成员党害怕在来届全国大选中输给在野党。马来西亚民政运动党(民政党)面对高层的变动,候选人选蠢蠢欲动,觊觎槟州首长的位子。

在首相阿都拉侮辱现任槟州首长,并声称民政党领导的州政府正在边缘化槟州巫族后,许多华裔已经(开始)质疑他们自己的领袖。

民主行动党(民行党)要获取华裔选票,可是组织依旧松散,在利用华裔不满情绪上缺乏准备。在野党普遍上无法呈现替代国阵的有效方案,一份有关土著经济分配的智囊团报告致使华社被边缘化的心声获得立足点。

虽然在后马哈迪政治时代允许了华裔在政治上的不满浮现台面,本土华裔选民似乎并没有具体的替代方案。简介结束。

新加坡的李光耀煽风点火

2. (敏感非保密)九月份, 新加坡资政李光耀触动了一场政治风暴,他在一场研讨会中评注新加坡的邻国,马来西亚和印尼,系统化的边缘化华裔少数族群,马来西亚巫族领袖(对吃言论)愤慨激昂。

首相阿都拉巴达维公开要求李光耀道歉,并提交了两封高度公开的信件,要求并佯装道歉。几十名高级巫裔官员嘲笑李光耀的评语,几位国阵联盟政府的华裔成员为马来西亚政府辩护,并否认对大马少数族群的系统性边缘化。

可是大部分大马华裔赞同李光耀的话,对于这些否认这项指责的华裔政治人物,正日益被鄙视。

马华承认边缘化,并害怕反弹

3. (秘)马来西亚华人公会(马华)副总会长翁诗杰担任高级教育部副部长,他是少数几位拒绝公开或私下否认大马华裔被边缘化的部长级华裔政治人物。

在政治官员与翁氏的私访中,他评论说,尽管来自马华和民政运动党(民政)的华裔领袖束缚于对政府(比方说巫统)立场的支持,他们的华裔选民却对他们的反应不满。黄氏对这种情况的评语是:「沉默是我们最有效的回应。」可是他也告知:「我们当然被边缘化了,从大企业至小商贩都知道这些,然而,马华不能承认这点。」(of course we are marginalized, big business to small stall owners know that -- but MCA cannot admit it.)

当翁氏被记者逼问有关李光耀的指责时,他使用了一句中文谚语:「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4. (秘)根据翁氏的说法,马华将在接下来两年中面对最大的竞选挑战,他认为,华社对现状极度不满,这点可从沙捞越州大选中在野党民主行动党(民行党)赢获六个席位可见一般(参考A)

「砂劳越敲响了华裔政党的警钟」翁氏告诉政治官员道。马华和民政已经研究了砂劳越州大选的成绩,可是他们不确定是否能反击他们社群中日益增加的不满情绪。这些在国阵中的华基政党无法再对他们的选民展示集中于社区发展的计划,因为这些(计划)已经被转移至巫裔社区。

「在大马,昔日马华还能获得一些残羹剩饭,可是现在只希望能在巫统的餐桌上获得一些饭屑,」翁氏说道。翁氏举出一个例子以承认这个饭屑的比喻,在第九大马计划中,政府计划兴建一百八十所新的小学和中学,其中没有一所是为华裔或印裔社群兴建的方言学校。

唯有在华社大声呼吁后,教育部才『萎靡不振』(cave in)的宣布,在这一百八十所学校中将有两所被指定为华文学校。再度的,马华无法向华社提供成正比的声音,而翁氏相信社群已经怀恨在心。

首相声称槟州巫裔被边缘化

5. (秘)在九月份的巫统区部大会之中,首相阿都拉巴达维进行了一场虚伪和具有政治味道的可笑举动,以回应他的女婿凯里卡玛汝丁,公开指责槟州首席部长许子根博士有系统的边缘化槟州巫裔。

槟州是马来西亚唯一以华裔为主的州属(可是只稍微过半)并由国阵成员党民政党领导。

尽管国阵吹捧解决冲突的原则,在槟州举行的巫统区部大会中,阿都拉公开斥责许氏,并要求即刻采取行动解决被边缘化的巫裔社群的需要。

过后,副首相纳吉敦拉萨呼吁槟州首席部长应该更加平均的与巫裔副首席部长分配政权,而联邦教育部长西山慕丁则要求许氏无条件的即刻采取行动解决槟州巫裔社区的需要。根据那参加大会的人士的消息来源,许氏当时哑口无言,对首相的指责毫无准备。

较后,在政治官员与槟州行政议员杜乾焕博士的会面中,他坦诚,虽然槟州巫裔的人均收入比其他州属高,首相却彻底的侮辱(thoroughly humiliated)了许氏,许氏毫无准备,也无招架之力。

民政党中委李家全对政治官员表示,许氏被全体华社视为软弱:「这是他的性格,每个人都心知肚明。」杜氏认为,就是因为这种软弱的性格,致使国阵的华基政党在混合区中死守于民行党和人民公正党(公正党)。

(註:许首席部长是一名知识份子,持有普林斯顿大学的物理博士学位。他的技术专家的风格让他在企业界领袖中大受欢迎,并赞赏他在执政时采取的友善经商环境,可是却不能适应政坛的你死我活。注解结束。)

民政计划撤换领导层

6. (敏感非保密)许氏除了担任槟州首席部长,他也是民政党署理主席,并预计在二〇〇七年四月份担任民政党主席,现任主席林进益将下台。许氏升级才能够为党魁,很可能会由周内政治转战联邦部长职,而几位民政党政治任务正在争夺槟州首席部长的空缺。

三位角逐领先者目前是民政党副总秘书暨卫生部国会秘书李家全、民政党副主席丁福南医生,以及民政党全国总秘书谢宽泰。

7. (秘)李家全在于政治官员的个别会面中承认,民政就有如马华,会在来届全国大选中面对一股很强的政治挑战,对于华社持续被巫裔为主的政府的歧视,他们依旧无法克服华社的这种认知。

李氏只希望在州议席和国会议席中,行动党『能继续从事洗碗和驾驶货车』(would continue to run dishwashers and truck drivers),以便在全国大选中,槟州可维持无竞争性。

在另一次的会面中,杜乾焕博士埋怨巫统诉诸『自一九八零年代以来,大马前所未见的明显种族性策略』,他把巫统的种族主义言论归咎于首相阿都拉身为领袖的无能。

「马来西亚需要一名敢于在适当时刻铁面无情的强大领袖,马哈迪知道他需要在什么时候无情,可是他却变得冷酷无情,结果,他失去了人们的尊重。阿都拉不冷酷,可是却无法在需要时表现无情。他只不过是软弱,因此,他只好利用种族主义策略来抓紧巫裔大多数族群。」

他怪罪许氏没有对阿都拉指责槟州华裔边缘化巫裔之事表明立场,并认为党内的这种弱点开启大门,令在野党在来届全国大选中获得显著好处。

民主行动党缺乏全国性策略

8.(秘)虽然民行党在砂劳越州大选中取得成功(参考A),他们却未指定全国性选战策略,以利用华社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也请阅读参考B)。

在槟州,曹观友国会议员(民行党——丹戎)对政治官员表示,他承认其政党传统上很难在国会议席选举中能招揽到高知名度的候选人,过去的这些失败已经影响了党招揽更好及更有胜算的候选人。

根据曹氏的说法,民行党通常会为华社关注的课题而斗争,比方说方言学校的提倡,因此,有时似乎疏忽了于其传统票仓。曹氏指出,民行党目前的计划是继续策划调派更多的年轻党内活跃份子,这些人在这之前曾在槟州参选,并希望对国阵政治的不满情绪能吸引更多选民选党不选人。

目前槟州的议席中,有许多由担任过三届国会议员的人士,条律的限制,将避免现任议员继续寻求上阵。民行党希望,如果他们的候选人不挑战现任者,他们将会有更大的竞争空间。曹氏表示,比起其他华裔集中的大城市,这将营造更好的槟州选举成绩。

9. (非保密)民行党全国秘书长林冠英已经在《印刷法令》下完成他的限制竞选期限,民行党内部人士预期他将会在来届全国大选中上阵。

林冠英与其妻子在马六甲州党选中失利,因此,林冠英将可能在槟州或吉隆坡上阵。这种移动性在华裔候选人中很普遍,也因为他相对性的受欢迎程度,党内人员对林冠英参选表示相当乐观,并有能力加入其父亲林吉祥成为反对党领袖。

土著分配:华裔高呼不公

10.(敏感非保密)马来西亚政府对最近由亚洲政策与领导研究院(Asian Strategy and Leadership Institute,ASLI)的分析指土著在市场份额的负面反应,引发华裔的不满情绪(参考C)。巫裔政治人物,包括首相阿都拉和副首相纳吉,一贯式的以煽动性言辞,怒骂这份报告胆敢挑战政府数据,并竭尽全力,利用他们的职权抹黑该研究院的报告。

尽管在压力下,亚策院巫裔主席米占马哈迪(Mirzan Mahathir)撤回该份报告,首相和巫统依旧无法停止人们议论巫族分配和他们为了扩大巫裔市场份额的种族性政策。

(註:米占马哈迪是前首相马哈迪莫哈默之子。可笑的是,马哈迪的两名儿子,米占和慕克里兹,继续公开的展开土著被忽略的运动,令人质疑亚策院发行此报告的可能性政治动机。注解结束。)

11.(敏感非保密)能源、水务暨通讯部长林进益医生已经宣布会在二〇〇七年四月份卸任其民政党主席职务,也许他以此为由,大胆的趋前挑战政府出示其数据,并解释为何土著股权配额只有18.9%,而不是亚策院所发现的45%。

副首相纳吉回覆,马来西亚政府当然能对它比较『深入的研究』出示其计算方法,您敬益不该暗示政府不透明。尽管纳吉作出这些注解,马来西亚政府并没有发出其计算方法,而巫统继续希望这课题越快消声灭迹越好。

尽管如此,华裔政治人物和活跃份子却不愿此课题沉淀下来,通过这项研究,重申了许多华裔长久以来所认为的事,现在这份可量化证据(quantifiable evidence)已经支持他们觉得被歧视的想法。

评语

12.(秘)占大多数的巫裔人口中日益强化的回教特性有一个自然性的推论——种族性政治的增长。华裔对巫裔为中心的政治的敏感度升高,对现状的不满日益高涨。在此注明,后马哈迪时代的政治开放,允许了更多不满声音的公开,尽管还是有所限制。

于马哈迪的严密控制的鲜明对比下,阿都拉无法压制辩论的分歧,马来西亚本土华裔占总人口的25%,在以增加巫裔市场份额的土著政策中,他们损失了日益最大,因为在此政策下通常是以牺牲华裔配额,以供给巫裔市场配额。

尽管没人能预测国民阵线的崩溃,华社间的不满情绪致使许多政界权威人士预测,在下届全国大选中,许多华裔将放弃马华和民政,转投民行党。我们预估全国大选将会在二〇〇七年第四季度或二〇〇八年首季举行,虽然巫统不会面对失去大量选票的文献,华基政党却害怕他们将会面对冲击。

尽管如此,华裔选民的替代选择不多,民行党和公正党不足以组织以提供替代国阵的真正方案,尤其是巫统领导的联盟对权力均衡的掌控。泛马回教党(回教党)是最强大的巫裔为主的在野党,对华裔选民而言无吸引力,在没有更好的替代选择下,马华和民政党将不会失去华裔选票的霸主地位。

拉弗勒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WIKILEAKS: MALAYSIA’S CHINESE MINORITY: THE POLITICS OF MARGINALIZATION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9-08-2011
翻译∶ 西西留

6 条评论:

匿名 说...

西西大大,

那马华副会长是老翁,不是黄总。

西西留 说...

嗯嗯,改正了……偶太想念黄家定,所以写错了,谢谢

大佬:“反秤复民” 说...

如今的污桶,还敢向华社叫嚣吗?

西西留 说...

回大佬:敢!它根本不需要华人的选票

匿名 说...

这样水准的翻译, 很烂下

西西留 说...

嗯,不止烂,简直是惨不忍睹。

问题是,酱烂的翻译你竟然还读得下,而且还留言,有够吊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