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3日星期二

毫不留情:马来西亚的投影

是的,我知道这相当难以理解,为何一个热爱马来族的人却又是这个族群的最大批判者。我不止批判马来人,同时也痛批他们乖离真正的伊斯兰教、扭曲了伊斯兰教义。这令我看起来似乎在轻视伊斯兰教,许多不满我不断痛批马来穆斯林的人都这么说。





有人曾询问敦马哈迪医生,当他在2003年11月1日退休后,希望后人以何种形式记住他,当时他回答说不在乎人们是否记得他。事实上这是个谎言,他非常在乎人们是否记得他,因为没有人愿意被当成是社会的瘟疫。

无论如何,如果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希望后人如何记住我——我会回答说,希望人们记得有一个爱马来人,却又对马来人极度残酷野蛮的马来人(如果你想要称为半马来人/杂菜也行)。

是的,我知道这相当难以理解,为何一个热爱马来族的人却又是这个族群的最大批判者。我不止批判马来人,同时也痛批他们乖离真正的伊斯兰教、扭曲了伊斯兰教义。这令我看起来似乎在轻视伊斯兰教,许多不满我不断痛批马来回教徒的人都这么说。

Wong Sai Wan在《星报》发表了一篇《伦敦桥要塌了》的文章,文中提及伦敦近期的骚乱事件以及我目前居住的地方,曼彻斯特黑暗的一面。

英国的衰退始于三、四十年前,英国社会开始衰败的时候,政府坐视不理。今天,世人则目睹了那些疏忽的后果,英国的年轻人也许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一群,他们没有目标、粗俗、不文明、傲慢及轻率——简而言之,英国青年是社会上所有错误的示范。

好了,这与我希望人们如何记住我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我希望人们记得有一个马来人曾经警告过这个社会,这就是马来人未来的缩影,也许就将发生在2030年左右。

今天的马来西亚,就像三、四十年前的英国,到了2030年左右,那个时候的马来西亚就像现在的英国。

我并不是因为伦敦目前的骚乱才这么说,从80年代起的25年来,我一直都这么说。

在80年代,登嘉楼教育部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超过90%的少年讨厌学校,只要不逗留在教室里,他们愿意呆在任何地方。

别忘记登嘉楼97%至98%的人口是马来人,因此我们的讨论范围只针对马来少年。

当时的教育部长是安华伊布拉欣,这也是我『反安华』的其中一个因素,我觉得他并没有尽他的职责去教育及鼓励马来人,我认为这个问题如果不提出来,马来少年将会变成和英国少年一样。

大约在那个时代,我安排了MCOBA(Malay College Old Boys Association马来学院校友会) 到登嘉楼为该州属的家庭计划部演讲,当时他们告诉我们说70%的爱滋病患为马来人,而这些人当中有90%是因为滥用毒品而感染爱滋病毒。

20年后,我因为反政府活动被拘留的那段时间,在扣留所发现了一些第一手资料,指大部分被扣留的都是马来人,而他们之中大部分是因为与毒品有关的犯罪活动被扣留。

现在我们还有飙车族(Mat Rempit)及无声一族(Bohsia)等问题,主要还是马来族群的问题。

今天我们看到的马来西亚就像三、四十年前的英国,在不久的明天,我们将在马来西亚看到今天的英国。马来少年也和英国少年一样缺乏目标,一样期望由政府来照料他们的生活福利。
马来西亚今天所有的问题,都与三、四十年前的英国相似;今天发生在英国的一切,也将于不久后发生在马来西亚,也许在2030年就会发生了。

到时候我是否还活着目睹一切成真?如果政府继续忽视这些问题,就如英国政府目前所深感懊恼的过去那样,那么这一切势必成真。我无法知道是否能活着目睹这一切,除非我可以活到80岁——2030年我80岁了。

无论如何,也许2030年我早就不在人世了。不过,当吉隆坡像伦敦那样被人纵火焚烧的时候,我要你们那些还活着的人记住我,说:「拉惹柏特拉早在2011年就说过这些事件会发生了,他甚至早在80年代就说过了。他二、三十年来不断的警告,马来西亚正在重演英国所发生的一切,如果政府继续像英国那样忽视这些问题的话,马来人就会变成和英国少年没两样。」

当你目睹马来少年将隆市焚为灰烬的时候,如果你还记的我说过的话,请为我点燃一根蜡烛并告诉所有人,拉惹柏特拉希望后人以这个方式记住他,因此让我们点燃烛光悼念他。

*****************************************


《伦敦桥要塌了》

《星报》Wong Sai Wan

最近发生在英国的骚乱已经赋予这首儿歌全新的错误注释,可悲的是,这些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世人目瞪口呆的发现在英国多个城镇里参与骚乱及抢劫的暴徒当中有许多少年人,这些城镇一直被许多马来西亚人视为天堂,有人甚至说到那里的感觉就像回乡一样。

马来西亚学生莫哈末阿斯拉夫(Mohd Asyraf Rafiq Rosli )被殴打后复被抢劫的视频令事件恐怖的一面更深刻的呈现在大家面前。该视频被上载到优管让世人观看,所有的电视台也播映了这个短片。

阿斯拉夫被殴打抢劫,以及哈克尼(Hackney)一家百年家具店被焚烧是这次骚乱的两个最可怕画面。

英国首相卡梅伦迅速召开国会紧急会议,他谴责暴徒同时怒斥这个夏季的梦魇充满贪婪及血腥。

他否认政府削减预算造成这次骚乱的指责,并宣布向匪党『全面宣战』,他指责他们在背后支援为期四天的疯狂抢劫行为,并形容他们『令整个国家的大街小巷都感染了犯罪的病毒』。

「这无疑是对我国的当头棒喝,溃烂了几十年的社会问题在我们的脸上爆炸了,」他说,同时指出需要加倍努力以解决家庭破碎、过于依赖社会福利及失败的教育等问题。

「我们是否有决心面对在过去数代就已经发生在多个地区的慢性道德崩溃等问题?」

然而这一切是否来的太迟了?

伦敦著名的社会工作者萧邓汤姆斯(Sheldon Thomas),目前正进行辅导计划的一名前匪党徒就指出说,英国社会已经『崩解』,政府的行动来得太迟了。

「许多人和我一样说了整十年,人们非常愤怒及失望透顶,他们失业并且失去了方向。」

汤姆斯及他的一些年轻领袖认为卡梅伦政府只对全世界都看得见的课题采取行动,特别是当骚乱及抢劫影响了城市中富裕的一群的时候。

青年和社会工作者多年来一直重复警告,但历届英国政府感兴趣的只是国内物质成长的部分,把城市的内部问题都扫进地毯底。

汤姆斯这些人的观点是正确的,若在优管搜寻『莫斯赛』(Moss Side,曼彻斯特的一个旧社区),将会找到数以百计大曼彻斯特警方(Greater Manchester Police)与流氓问题的影像视频。

《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制作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曼彻斯特地下组织系列,名为《枪彻斯特》(Gunchester),这个城市的枪械数量似乎比任何一个城市还有多。

莫斯赛是这些凶悍流氓的老巢,这个地区是二战之后,大约50年代既开始建设的多个社区之一,目前已经变成一座乱七八糟的问题之都。在莫斯赛以及邻近的赫姆(Hulme )有数以千计的市政局组屋单位(council flats),许多马来西亚学生在念书的时候都曾住在那里。

然后大约在30年前,许多来自加勒比(Caribbean )及非洲的黑人涌入莫斯赛,一直到目前为止黑人还是那里的大多数族群。

1985年这里第一次发生种族骚乱,并蔓延到英国其他地区,于是英国政府决定把那些组屋拆掉,认为那里是制造社区问题的温床。

实际上与莫斯赛类似的许多旧社区是与英国其他地区完全不同的国度,这些地区充斥着失业汉,莫斯赛曾经是,而现在也还是一座毒品、恶棍及流氓的堡垒。

一位狂热支持曼联的同事说,他到过的曼市很多次,但从来不敢冒险进入莫斯赛。

「当你看到身穿连帽衫的男孩走向你的时候最好保持警惕,我通常都会马上走向对面街道。 」他说。

不能怪他会这么说,因为过去10年曼彻斯特与流氓有关的谋杀案件超过800宗。

大约5年前,一名14岁的男孩在曼彻斯特被敌对的流氓打死。

这并不是唯一的案件,少年谋杀案例在英国层出不穷,特别是在像莫斯赛这些旧社区里。

然而把近期的骚乱归咎与流氓只不过是个方便的藉口,这是极为个不智的政治伎俩。

在莫斯赛这类社会架构已经崩溃的地方,道德这个字眼是毫无意义的,在这些地方,人们争着当最年轻的妈妈或祖母。

大部分的父母在大多数的时间都不知道他们儿子的行踪,而且大部分的父亲及母亲都有犯罪记录或曾经在附近的城市监狱呆过。

我记得在莫斯赛的一家卖报纸的商店内,一名邮差步行经过并问候一名女店员,店员回答说:「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米克?」

他说:「给我一名12岁的处女,谢谢」

接着那名年纪颇长的妇女回答:「这里是莫斯赛,没有12岁的处女这回事。」

这段对话在过去30年来都深植我脑海中,当然那是店员与邮差的夸张对谈,可是却离事实不远。

身在马来西亚的我们必须警惕,我们也正在吉隆坡及八打灵建设许多社区,高耸的市政局或公众组屋住宅区就是这类问题的温床,正如莫斯赛。

在火苗还未燎原之际,妇女与家庭发展部必须仔细研究并确保能够有效解决社会问题。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 :Malaysia, in reflection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9-08-2011
翻译∶四月

3 条评论:

浩然仔 说...

打是疼,骂是爱。就是希望他们好、希望他们成熟,才批评他们。

西西留 说...

嗯嗯~读骂人的文章总是很过瘾的……谢谢四大人辛苦翻译。

四月 说...

(鞠躬,谢礼~)大人表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