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4日星期五

马来人之斗争

作者  ∶Raja Mukhtarudin Dazin
发表日期∶04-07-1969

下面是一篇分送给参加吉隆坡国家回教寺院星期五膜拜的回教徒们的文件,日期是一丸六九年七月四日。作者是一位吉隆坡马来亚大学讲讲师默打路汀、达辛(Raja Mukhtarudin Dazin)

「非马来人的鬥争』:马人之立埸

五月十三日事件,已经清楚的使人看出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的态度及野心有关的若干重要因素,政府对於该事件後所采取的行动,是在马来人历史上所曾经采取过的正确而明智的行励。组织国家行动委员会以处理事件发生後的动乱局面,不仅是顺乎自然的,而且是有继续保存必要的——应该一直保存到马来人已经获有有一较佳的生活水准,足以反映他们所热爱的祖国,已具有安定繁荣的境地焉止。盱衡目前情势,在我们采取行动以前,吾人认为有需要先析述那些已被允许生活在这个国家的非马来人之(对这个国家的)态度及野心。下面是马来亚大学一般学生及教职员们的解释舆意见:

㈠非马来人始移是接受这样的一种条件(结果),那就是透过马来亚华人公会及马来亚印度国大党,他们才取得了一种基本文件——公民权。现在,他们都要离开马华公会及马印国大党,来为:(1)他们的语文,及(2)透过其他的政党谋取平等的权利之目的奋鬥了。在独立以前,彼此曾经达成过一种协议,那种协议中规定,马来语文是唯一代替英文的语文,以及给予马来人特别的权利,以提高马来人的生活水准。基於上述的协议,华人及印度人才取得了马华公会,马印国大党的领袖们的同情。而现在马华公会却以拒绝参加内阁来作有计划的摧残本身在华人中的影响力量(事实上,他们是不应该被邀请加入内阁的)。

非马来人之鬥争是有精密计划的,他们将是捣助政府(即国家行动委员会)恢复国内和平,然後转回议会政治上去。他们知道唯有利用议会政府,他们才能行使公民权,以控制这个国家。

㈢非马来人现正为希求取消马来西亚宪法第一五三条,以争取平等权而奋斗。他们要以革命的手段以达到这种目的。他们的革命就如同法国革命一样,以『自由』、『平等』及『博爱』为口号·如果他们的那些口号获得任何进展的话,他们就将成功地发动了一次革命。

㈣我们的敞人不仅是华人及印度人,而且包括了美国人、英国人及滇大利亚人。因为,在他们所发表的言论中,他们明显地偏袒印度人舆华人。他们的行动,将仅造成一种结果,就是分裂这个国家为不同的地域——这许多不同的地域均由马来人舆非马来人共同占有从过去的历史中,我们知道,领土的分裂已经在若干国家内发生过。所以这种结果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对於非马来人对这个国家的态度及野心,经过上述析述以後,我们现在必须着手采定的立场及抱负。如果我们不愿意从这个世界上滑失的话,我们认为这种立场及抱负是非常重要的。下面是马来亚大学内马来人的观点舆意见:

(1)马来人必须团结起来。马来人必须捐弃所有政治歧见,同为以语文、宗教及经济安全之马来民族而斗争。马来人决不能退让屈服,对於那些非马来人,除了使用土著(Bumiputra)一词外,我们也应该使用外来民族(Kaum Pendatang)一词。换言之,封付那些非马来人,我们是防御也是攻擎。

(2)马来人不应要求再恢愎议会政治。在国家行动委员会之下,马来人必须领导国家走向马来民族化的目的。这一目的,可由扩大武装部队对来马来民族的效忠及加强马来人的团结而实现。马来人的能力必须在行政方面及智力方面协调一致。我们可以组织一个委员会来处理这方面事务。

(3)非马来人为他们的平等权而进行鬥争的时候,马来人不仅要防御。我们必须探取攻势。我们必须致力於检讨『公民权』的全般问题,以马来民族哲学为基,藉巫语测验、论文考试及宗教及马来风俗习惯等方法撤销他们之公民权。换言之,如果有革命发生的话,它就是马来化的革命。

我们这种鬥争,需要计划,而这种计划,能够取得国家行动委员会谅解之下,由该委员会以外之人民完成,我们必须创造这种时势,而不是非马来人。

(4)我们现在必须寻找,能够适应我们新政府所采各种方法之新朋友,如缅甸、印尼、泰囫、肯亚等革命国家,他们曾经面对一种这样的事实,那就是『民主』是不能够在开发中国家实行的。

最後必须强调的,在种的意志下,我们已经回到一种可能恢复马来人统治的情势了。愿神继续与我们同在。我们需要的是「鬥争舆再鬥争」。

马来亚大学讲师
默打路汀、达辛启

3 条评论:

Benny 说...

惨!美国已被黑人占领了。

孙康 说...

连一所专为培育国家人才的学府高级教师都拥有如此狭义的沙文概念,试问我们下来的子弟可以拥有怎样的前程?

308,是我永不后悔投下的一票。也万分期盼今年的圣诞礼物会是一生难忘的。

laupau 说...

这废柴有没有异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