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1日星期二

逐鹿问鼎∶峇拉的「U转」以及拉惹的「无路可转」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Bala ‘U-turn’ and Raja ‘no-turn’
作者  ∶粉红豹
发表日期∶11-11-08
翻译  ∶西西留

我被告知拉惹柏特拉目前在着手进行第二项法定声明,为在第一项法定声明中未提到的事做出确凿的证明。他的第一项法定声明也就是他被控于刑事毁谤的基本依据。第二份法定声明将会提到一些「权力走廊」中的资深人士,这些人士都挂着「敦」和「丹斯里」的头衔。

今天《大马内幕人》刊载了以下标题名为【蒙女案中的失踪侦探及部落客】的文章。《今日大马》中的【逐鹿问鼎】专栏在拉惹柏特拉被《内安法令》逮捕后,交由新的执笔人巴克利慕沙(M. Bakri Musa)代劳。他在文章中叙述了私家侦探离奇失踪后面的内幕。

蒙女案中的失踪侦探及部落客
《大马内幕人》转载

一位已经失踪多时的私家侦探和一名部落客,两人同时把副首相拿督斯理纳吉拉萨(Datuk Seri Najib Razak)牵扯入蒙古女郎谋杀案中。他们在宗案件中成为了辩方证人。在明年一月份案件重新开始听审时,它将成为政治性的烫手山芋,因为私家侦探峇拉(P. Balasubramaniam)以及部落客拉惹柏特拉曾就纳吉和受害者阿旦度雅做出了极具政论性的声明。

峇拉声称纳吉和她有染,而拉惹柏特拉则声称纳吉的妻子曾在阿旦度雅的尸体被爆炸物杂碎时出现在案发现场。她的残骸于2006年在吉隆坡外围的旷野中被发现。

这宗揭发了政治、性和谋杀的案件,在副首相的亲信阿都拉萨巴金德(Abdul Razak Baginda)被控指示两名警员杀害阿旦度雅后,成为了国人的焦点。阿都拉萨一度说过阿旦度雅是他的旧情人,最近他已经被判无罪释放。可是伍长西鲁(Sirul Azhar Umar)和首席警长阿兹拉(Azilah Hadri)却被被令进行辩护。

纳吉预期将会在明年三月成为首相,他重复的否认曾认识阿旦度雅,可是这项丑闻却与他如影随形。他背后有巫统支持着他。在上周末,巫统支部倾巢而出,提名他为党主席。他们要到新的选择了纳吉,远远的抛下了另一位提名人——「吉兰丹王子」东姑拉沙里(Tengku Razaleigh Hamzah)。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纳吉和本案有关。

峇拉在收回对纳吉的声明后已经失踪了数个月。「调查官说他已经尝试寻找他的下落,我们不知道他在那里。」西鲁的辩护律师伽马鲁律师(Kamarul Hisham)昨日在法庭表示。

他也说到,他需要拉惹柏特拉对他的法定声明出庭做供。拉惹波他了在法定声明中声称纳吉的妻子罗斯曼(Rosmah Mansor)出现在阿旦度雅被谋杀的案发现场。他表示在上周这名部落客在《内安法令》下被释放后,尝试联络过他。拉惹柏特拉昨日在另一宗案件中接受听审,他是在部落格中发布了暗示纳吉牵涉到蒙女案而被控毁谤。

阿兹拉的代表律师哈兹曼(Hazman Ahmad)计划传叫纳吉的高级秘书助手出庭做供。根据法庭中的证据,在阿都拉萨要求援助事,一位叫慕沙沙菲力(Musa Safri)的助手曾介绍阿兹拉给阿都拉萨认识。慕沙说阿旦度雅当时正在骚扰他。预料中,纳吉和阿都拉萨两人将不会被传呼出席作为证人。

主控官敦阿都马吉(Tun Majid Hamzah)表示,就阿都拉萨被无罪释放进行上诉的事项,直到上周五还未进行,他还未决定进一步的行动。


他们总是企图在建议说「U转」峇拉不见踪影了,甚至一些人说他躲在印度,事实上他大概还在大马,准确点来说,应该是在武吉丁宜高原(Bukit Tinggi),至少这是我的线人是这样子说法。如果你想知道他躲在武吉丁宜的哪个角落,可以问问我所认识的一个人,目前,这位人士被称为「印度神毯人」(the Indian Carpet-man)。

是的!就是这样。「印度神毯人」知道「U转」峇拉躲在哪里,因为他就是协助这位失踪的私家侦探躲藏在武吉丁宜的那位人士。他已经付了三百万令吉给「U转」峇拉,叫他继续躲起来直到另行通知。

这位「印度神毯人」曾为副首相纳吉的老婆罗斯玛工作,我会在适当的时机把他的名字公布出来。「印度神毯人」是罗斯玛的「挑夫」,他负责载送副首相在大使路的住所中的现钞。当然,成为罗斯玛的「挑夫」让他赚的盆满钵满,和卖地毯、或是脑袋空空成为了宝莱坞巨星比起来,这无疑的是一份优差。

今天的最新新闻说总检控署计划传审拉惹柏特拉的辩护律师詹德拉(J Chandra),对拉惹柏特拉的刑事毁谤罪出庭做供。这是一个狡猾的动作,目的是让詹德拉在2008年11月24日开审的这起案件中,失去成为拉惹柏特拉辩护律师的资格。对拉惹柏特拉而言,还未决定他是否计划在阿旦度雅谋杀案中出庭做供,他也未决定是否要成为反方证人。而如果他这样做的话将会破坏西鲁和阿兹拉作为辩方的地位,加强了控方的论据。这不禁令人怀疑到底西鲁和阿兹拉的辩护律师到底是站在他的当事人那方还是站在控方这边。

拉惹柏特拉微笑着说,如果西鲁和阿兹拉为他们在他在双溪毛糯监狱的三天中受到他们的威胁一事公开道歉的话,他答应出庭做供。西鲁和阿兹拉曾在一位名叫塔纳(Thana)高级狱官面前坚持否认他们曾经威胁过拉惹柏特拉。实际上,塔纳曾经给拉惹柏特拉的妻子玛丽娜通了电话,叫她前来监狱说服拉惹柏特拉接受保释离开监狱。因为他们非常担心他的个人安全。玛丽娜梨花带雨的苦劝拉惹柏特拉接受保释,最终他抵不过妻子的眼泪,接受保释离开监狱。

我被告知拉惹柏特拉目前在着手进行第二项法定声明,为在第一项法定声明中未提到的事做出确凿的证明。他的第一项法定声明也就是他被控于刑事毁谤的基本依据。第二份法定声明将会提到一些「权力走廊」中的资深人士,这些人士都挂着「敦」和「丹斯里」的头衔。看来拉惹柏特拉盘算着如果遭遇失败的话,尽可能与越多人士玉石具焚。

上周五在他从《内安法令》中被释放后的几分钟,报馆询问我有关他对2009年3月纳吉上台成为首相的看法。拉惹柏特拉信心满满的,虐笑着回答说,他并不在乎2009年3月纳吉上台的事,因为安华伊布拉欣将会在2008年12月就上台了。他是否在装疯卖傻,或是他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呢?

在我们来看,原有的情节已经有够丰富的了,看来现在还要比之前来的复杂了。我本人实在按耐不住,想要把「印度神毯人」的身份给说出来,可是我必须保持冷静,坚持一下,在我还没把手上的另一张牌抛到赌桌上之前,我们想观察「另一边」的反应如何。这张牌很肯定的不是「小丑」,而是非常强大的「么」,这张牌将会令本来就引人入胜的阿旦度雅谋杀案变成更加高潮迭起。

8 条评论:

weng135 说...

峰回路转的案情!希望一切可以真的水落石出,天网恢恢,不然拖下去的话,对老百姓百害而无一利的.........

西西留 说...

同意啊...现在安华又来个1216,很多人就连投资也在观望,的确搞到有点急飞狗走。

可是,如果不虚虚实实的话,要如何来吓死这帮专刮民脂民膏的土匪政府呢?

阿奕 说...

拭目以待,神在看!

小人物 说...

我今年的生日愿望就是要看到土匪政府倒台,希望愿望成真。 神要多保佑。

匿名 说...

西西留先生:

非常感謝您的努力,讓我們閱讀更多好文章。

我是您的長期讀者,早期這裡的文章擁有相當高的翻譯水平,後期可能因為急就章而錯誤明題增加。

以下文章為例,出現蠻多的錯誤字,或是打字時的手民之誤。如果時間允許,應該有人進行校對,以保持貴網站的高水平。

不知道是否能為校對工作效勞,請問要如何報名?

謝謝。

小強 上

西西留 说...

谢谢小人物,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最重要的是人民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事。

小强大大上,
谢谢鼓励。是的,西西留无法常年保持同一个状态,所以非常鼓励大家的参与,这才是共享精神。请无需忌讳,看到错误可留言在同一贴下即可。我会即时修改。

匿名 说...

刘大大的文章没有和佳礼的帖子同步更新哦:o

西西留 说...

给人看穿了...排色。明天上论坛更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