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4日星期五

逐鹿问鼎∶好人早死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Only the good die young
作者  ∶粉红豹
发表日期∶14-11-08
翻译  ∶西西留

政治部官员眼巴巴的看着篮兰出席一场又一场的演讲,叙述着前因后果,说明塞夫是如何在联邦回教堂内对《可兰经》发誓,声称安华鸡奸了他。

在峇东埔国会议席补选时,阿力夏(Ariff Shah)曾表示预期会赢得至少五千张选票。反过来,安华伊布拉欣(Anwar Ibrahim)的阵营则很有信心的说,他们将可能获得一万张左右的选票。这也表示说,安华能够赢得的选票将会少过旺阿兹莎(Dr Wan Azizah Wan Ismail)之三零八全国大选中所赢获的一万三千张多数票。

这将会是一场灾难,安华必须获得比旺阿兹莎还要多的多数票才行,要达到这点,必须要有一个计划,他们必须耍点把戏,就像从帽子中抓出一只兔子那样。这个计划就像是间谍片的剧本,执行这套计划需要像军事行动般的准确无误。

在峇东埔选战中心外,大约半小时车程的一家旅馆,一个指挥中心设立了。目的是为了挑起选民的情绪,特别是作为峇东埔国会选区中占大多数的马来选民。选民们所困扰的课题是什么呢?他们脑子里头到底以什么作为前提呢?

峇东埔选民感到坐立难安,他们所不解的是,如果安华不曾鸡奸塞夫(Saiful Bukhari Azlan),为何他不在回教堂向《可兰经》发誓他不曾做过此事呢?塞夫已经发誓说安华曾经鸡奸他,如果安华是清白的,为何他不照着做呢?

这些思想单纯的马来选民看来不了解,这个风俗根本就不是伊斯兰教义的一部分。一个人不能利用《可兰经》和上苍之名以获得本身的政治利益,如果安华这样做的话,将会被人变本加厉的诠译为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选票。这个动作将会导致后院着火,最终偷鸡不着,反而把更多的选民流失了。

如果效仿塞夫的话,安华需要揭露这位年轻人的谎言,以证明给选民知道,塞夫所做的宣誓不过是场闹剧,完全是无中生有。如果要做到这点,他们需要那名为塞夫做出宣誓的伊曼(imam)出来证明。

这位住在吉隆坡,名叫蓝兰波立基(Ramlang Porigi)的伊曼终于被联络上了。这位伊曼在整个事件中背负了良心上的责备。他不自觉的卷入了他自认是人格暗杀(character assassination)的圈套中。当他们传招他去回教堂时,他浑然不知整个事件。当他知道他们的目的时,他感到震惊,可是为时已晚,他已经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现在要如何才能为这项对安华不公的事件进行平反呢?

当这位伊曼最终接获联络后,他非常雀跃。是的!他巴不得把心中的秘密一股脑的说出来,告诉公众他们是如何的设计这个所谓的宣誓仪式以及整个计谋中的败点。他准备站在台上把事实给揭露出来。

蓝兰本来预先计划好在投票日的前两天出现,这是在选战中非常关键的时期,到时巫统会倾巢而出,直到最终点为止。他的家属被安置妥当后,篮兰本人也躲藏了起来。在补选前的两天,他们在车队的护送下抵达槟城,一群超级摩托车队严正以待,如果他们遇到路障并企图扣留这位伊曼时,即刻杀入车队把伊曼载离现场。

护送队安全的在下午五时抵达槟城。篮兰原本计划在晚间七时做首次亮相,即是在回教堂聚会的时段。当他表白后,聚会中的一名妇女感动的哭泣起来,一名男子突然走向前给了他一个拥抱,并与他握手。

成功的行动

篮兰在当晚较后的大聚会中做第二次的亮相。所有的反对党最高领袖,加上安华本人,在为数三万人的群众进行演讲。这将会为安华赢取额外的五千张选票,确保他能够超过他夫人在三零八全国大选所赢得的大多数票。

两名身穿长袍和头上卷着头巾的伊曼,在群副武装的保全人员的护送下,被带入聚会中。他们不过是个诱饵,群众们向前推进,政治部官员也在其中。他们伸长脖子,企图目睹这两位伊曼,而伊曼们则冷静的、缓慢的在群众中悠游。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两位伊曼中,哪一位才是篮兰。此时,篮兰已经穿上运动服,在幕后被偷偷的带走了。当篮兰在台上为群众说话时,他们并未察觉到这件事。

当他的演讲结束后,他们火速的把他送到安全地点躲藏起来。大约在半夜时,有谣言传出,说吉隆坡已经下令逮捕篮兰。保全人员把他塞入车内偷运出槟城。政治部绕了整个槟城要揪出伊曼,可是徒劳无功。篮兰此时安全的被安置在邻州的一个住所内,避开了武吉安曼一大群身穿蓝衣人员。他的家人也已经消失了,政治部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人。

在篮兰出现在补选前夕时,保安也跟着加强了。他们很想把他逮着,可是就连一只苍蝇也无法穿透保全人员的铜墙铁壁。政治部官员眼巴巴的看着篮兰出席一场又一场的演讲,叙述着前因后果,说明塞夫是如何在联邦回教堂内对《可兰经》发誓,声称安华鸡奸了他。

安华赢得了峇东埔补选,他的大多数票超过了几个月前刚结束的全国大选的成绩。篮兰回到了吉隆坡,重新过着他的生活。安华获得空前胜利的结果,很大程度应该归功于伊曼对峇东埔选民所揭露的事。

政府不敢开除篮兰,可是他们将他雪藏了。几天前,就当他们以为尘埃落定,人们已经把这个事件遗忘了的时候,他们发出了一封要求解释信给伊曼,考虑终止他的服务。

篮兰获准在两周内解释,为何他这份公务员的工作不该被开除。他导致巫统在峇东埔补选中失利。安华比预期中赢获更多的选票,因为伊曼揭露了事实。一位虔诚的伊曼不应该揭露事实,一位好的伊曼应该为政府服务,而不是服务上苍。

篮兰不愿意辞职,虽然他已经受到被开除的压力。如果他们要他滚蛋的话,他们可以开除他。如果这是神的旨意,他将接受这个命运。他所做的只是说出真相,他所做的是把所发生的事实揭发出来,而这些都和政府所控制的电视台所报道的恰恰相反。他对神的敬畏多于对人,这就是所有畏惧鬼神的伊曼应有的典范。

如果政府展开行动开除伊曼蓝兰波立基,将会给巫统带来更糟糕的事。巫统以为这样就能弥补损失,最终将导致人民的愤怒。一位虔诚的人士道出事实会被处责,恶棍反而被嘉奖,这就是巫统将会带给人民的讯息。

3 条评论:

benny 说...

请问各位大大,如果安华在这鸡奸案中,罪名不成立。塞夫与幕后者会不会受到对付或提控?

西西留 说...

应该会大事化小。
因为就连杀人犯就不用上诉了,何况是这种小事...

Benny 说...

嘿!Bol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