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6日星期六

马来半岛金矿脉分布图

陈泉发老先生说:「马来亚——曾经被欧美人士誉为黄金半岛。实际上,并不是整个半岛都生产黄金,盛产黄金的地点是在劳勿,而在劳勿产量最多的地方是武吉公满。」西西留不是很确定这一点,可是如果根据数据,应该是说,劳勿的矿脉比较靠近地表,方便开采。这个『黄金半岛』实际上也不是戴高帽,的确,几乎整大半个半岛都处于金矿脉当中。

如果放大这张地图,读者会看到这条矿带的主要分布是由吉兰丹开始,经过彭亨,进入马六甲,最后通过金山(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得挖),然后继续延伸到峇都吧辖,一直到普莱河流域。东部矿脉由柔佛兴楼开始,延伸至三份二的柔佛东海沿岸。南非的维特瓦特斯兰德矿床听说只有150公里,宽350公里,可是马来半岛的这条金矿脉却长达700公里。我不晓得为何我国从来没有把矿业好好的发展起来,当然我说的不是露天采矿,而是深入地底的那种,也许矿业是一门专业技术,也不是一般企业能够开采超过一千英尺的深度的。(武吉公满北区老井最深为1567英尺,印度科拉尔金矿开采深度最大,大约为11482英尺。)


View malaysia gold leef in a larger map


另外,根据一名台湾的土木工程师彭锭锐说,他发现澳洲金矿公司的矿井深处的土质中,含有制造原子弹的铀。彭锭锐在五十年代曾在劳勿双溪兰,为拿督蒲进负责建造通往双溪兰的公路,并曾经进入澳洲金矿区及矿井底层参观。

是的,比如南非,也是金铀共产区,所以在有金矿脉出现的地区,往往会有铀矿。当然,在五十年代,大概对铀矿这种东西大概也不大会有人有兴趣,提炼技术也不成熟。可是目前就连伊朗都向女婿购买离心机做铀矿提炼的话,我想大概要把武吉公满变成旅游胜地的老流氓也大概所见略同吧?

最近在三月份,彭亨士满慕(Semambu)区州议员彭子明到关丹的格宾(Gebeng)查访了澳洲投资的稀土矿商(Lynas Corp)。稀土金属多半是带有放射性的,而部分的稀土金属能够通过铀矿提炼出来。而目前中国是最大的稀土出口国,最近,前面所述的澳洲稀土矿商已经在五月份被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收购了,这是今年度中国收购的第四家澳洲矿务公司。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这我说不准。可是霹雳州政府目前为何如此饥不择食,连放射性废物也吞入肚子里呢?这倒是相当耐人寻味的。

『半岛金矿』的胃口绝对不小,根据独立新闻在线【碳提炼厂不符国际标准 美国专家警告遗害百年】的报道:

「金矿主在环境评估报告中,建议开设一个中型的矿厂以提炼现有的石渣,可是最新数据显示矿石内可能存有更多的金矿,因此矿厂可能比预期的规模要大。半岛金矿公司在最新的报告中指出,石渣存有逾20万安士的黄金,可是矿石内还藏有另外20万安士的黄金,这个数字比金矿主在环境评估报告中提呈的数字增加了一倍。

该公司将在武吉公满设立一个比原先建议的要大的矿场,这个矿场除了提炼石渣残存的黄金,还将开拓及提炼新的矿石。该公司的碳提炼厂已重新设计,以提炼更多的矿石。」

尾矿残存的金矿与还埋在地底的金矿同等?这算数到不好算。也许以前的确没把金矿挖完,而根据记载,澳洲矿业公司在六十年代收盘时也不是因为把金矿挖完了,而是六十年代世界金价的低落,再加上在八十年代劳勿的矿家也有继续运作,因此,20万盎司未挖掘的金矿也许是有说服力的。

以下是根据『半岛黄金』子公司SEREM有限公司在2006年对劳勿县官员发表的相关计划书:
http://2.bp.blogspot.com/_8y-z4bVIC-E/SileahkkOJI/AAAAAAAABb0/CwULFcyZEwo/s1600/Block%2B8.jpg

这个被称为『Block 8』的开采计划绝对不止是武吉公满新村的这块废矿地,而是范围扩大50公里的大型开采计划,黄色区域都是被划入该计划的开采区。

重点是,劳勿县政府(假设出席聆听的都是环境部官员)为何没有对这个占据整个劳勿县大半个面积的开采计划进行检讨?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