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3日星期三

逐鹿问鼎∶我为人民服务?少来啦!

因此,不难理解为何雪州民联政府会如此混乱,不止是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互相要除掉对方,在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内部中的众多派系也在互相残杀。

许多人问我为何不参政,我试图告诉这些人,我不是政治人物,而是政治活跃份子,看来很多人无法区分两者的差别。我试着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解释,一名政治人物追求的是权力,一名活跃份子追求的是改革,而不是权力。因此,我是政治活跃份子,而不是政治人物。

这也许不是最准确的解释,可是我想这可能澄清为何我想要成为这样,而不是那样。我一般会使用的比喻是拿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和切·格瓦拉(Che Guevara)做比较。卡斯特罗要的是权力,而切·格瓦拉要的是改革。当他们推翻古巴政府,组织新政府时,卡斯特罗想要成为新领袖,而切·格瓦拉呆在政府六年后,他再次的在另一个国家发动革命,结果,理所当然的,他死了。

毫无疑问的,许多人进入政治是因为权力的诱惑,无论是执政党和反对党都是一样。他们从政不是真的为了改革,或是为人民服务。很多时候,在他们心目中,服务人民是他们的最后考量。这些全都是有关权力的诱惑和追逐权力的事。因此,这就是为何非常难理解政客们的行为,即使是反对党也是一样。

就以雪兰莪州课题来说,早在1999年的时候,两个阿里的权利斗争已经选开序幕了——他们是哈山阿里(Hassan Ali)和阿兹敏阿里(Azmin Ali),分别来自回教党和公正党。双方都认为他们的政党将会赢得雪州的大部分议席,因此,他们两人都争着想当雪兰莪州务大臣。结果,反对党没赢,当然,就『稳定』了这场纠纷。

那是发生在十年前的事。可是当去年三月反对党真的赢获了雪兰莪,权力斗争再次浮现。公正党赢得了大部分的议席,而行动党位居第二,回教党的议席数目包尾。

这意味着,新州务大臣必须来自公正党,而不是回教党。因此,哈山阿里是否应该成为州务大臣的问题也无需讨论了,他根本当不成州务大臣,州务大臣必须来自公正党。

可是,如果安华委任阿兹敏阿里成为州务大臣,这将会与哈山阿里形成敌对状态。实际上,哈山阿里早就和巫统展开秘密谈判,以探讨回巫联合政府的可能性,而新任州务大臣将会是哈山阿里。这无关巫统是回教党更好的搭档,或是与公正党—行动党相处不来,而是有关那个方案比较对哈山阿里有利。如果与公正党—回教党的话,哈山阿里将不能成为州务大臣,与巫统在一起它就能够。

可是,回巫联盟将无法让他们获得足够席位组成政府,他们需要更多的席位,而只有让公正党跳槽过来,他们才能够获得足够席位。因此,只有回教党和巫统是无法办到的,必须是回教党和巫统,再加上一些来自公正党的人才行。可是,他们却无法获得任何公正党州议员跳槽,于是,这个计划无疾而终。

行动党以为它可以获得雪州最多的席位,一个问题发生了,既然行动党没有任何马来州议员,那他们要如何拿下州务大臣的位子呢?这种事其实已经发生在霹雳州。虽然行动党赢得霹雳州最多的席位,他们却必须把州务大臣的位子交给获得席位最少的回教党——可是实际上这个选择反应不俗,尼查(Nizar Jamaluddin)也被视为相当称职。

行动党可以接受公正党在雪州获得最多以为的事实,因此州务大臣有这个政党来担任。可是行动党赢获第二多的议席,至少他们可以获得副州务大臣的职位。况且,反对党赢得雪兰莪州是因为非马来票,而不是因为马来票。马来票被分成50/50,那是非马来票让反对党取得胜利的。

可是,这里有两项问题。首先,雪兰莪的胜利是因为非马来人的支持,而不是马来人,因为他们的票源已经被分割成50/50。这一点,没人可以否认。可是,这也意味着马来人的支持率是很不稳定的。巫统已经说了,华人正在控制槟城、霹雳和雪兰莪。如果雪兰莪委任一名华裔州务大臣,这将掉入巫统的游戏中。反对党其实将帮助巫统『证明』雪兰莪现在已经在华人的控制当中,巫统的诡辩将成为无可否认的事实,而不再是谎言。

这无关是否反对党不要华人当雪兰莪州的副总裁,这是为了非常谨慎的不让它成为巫统所需的弹药,在巫统把玩的种族游戏中煽动马来人的情绪。巫统尖叫着说三〇八大选是1969年五月11日全国大选的历史重演。就因为这样,巫统说他们需要对着可问题进行一场五一三『解决方案』。是否还记得希特勒的『最后方案』呢?

为了不让巫统利用「雪兰莪已经『沦陷』在华人手中」的论点,对反对党而言是非常关键的。他们已经这样说了——槟城和霹雳已经落入华人手中。而雪兰莪是三个州属中的『皇冠上的宝石』,它控制了全马一半以上的经济。

第二个问题是行动党本身。雪州行动党分成几派,每一派系都互相对峙。因此,如果行动党敢冒这个险,委任行动党其中一名华人担任副州务大臣,那谁才有资格呢?一些行动党的热心人士甚至组织示威游行先发制人,以阻止『另一方』被委任为副州务大臣。雪州行动党将瓦解,一些人甚至可能会退党,并宣布自己为『独立人士』,就像我们在霹雳州的那位老女人那样。

如果行动党中无人能获得副州务大臣的职位,每个人都会很开心。我拿不拿得到是一回事,只要没人拿到就行了,可是如果你委任来自其他派系的人马,另一个派系的人马就会造反。

这也就是为何安华决定让卡立(Khalid Ibrahim)成为州务大臣。卡立并不是首选,甚至有些人说他是最糟的人选,他们辩称,阿兹敏阿里是较好的人选,我也是这样想。可是,如果阿兹敏阿里当时被委任为州务大臣,哈山阿里将会大哭大闹(merajuk),同时会严重看待巫统的献议,在雪兰莪组织回巫联合政府。

哈山阿里不是个实在的人,怪不得巫统会找他。无论如何,他们找他是并不是因为他是爱空想的家伙,而是知道他对州务大臣这个职位的欲望。因此,他们在他面前吊了根大萝卜,看着他直流口水。当巫统夺回雪兰莪后,他们将会在采取计划中的第二阶段,第二阶段即是干掉哈山阿里。

其实,如果哈山阿里与巫统同床,要干掉他并不难。巫统知道雪兰莪苏丹不喜欢哈山阿里,我的皇室内部消息来源确认了这点。因此,他们所需要做的是宣布回巫组织雪州新政府,接着觐见苏丹。既然巫统和回教党,在加上他们说期望的来自公正党/行动党的『独立人士』,现在,他们控制了雪州大部分议席,苏丹将毫无选择,让新政府宣誓就职。

虽然苏丹只能同意组成新的回巫政府,他别无选择,可是,他却无需一定要同意让哈山阿里成为新的州务大臣。而,实际上,他也将不会答应。到时,巫统只需耸耸肩膀的说,我们让你同意让你当州务大臣,可是苏丹不肯。就这样,很对不起啦,朋友,你不能成为州务大臣,必须是来自巫统的人士才行。

哈山阿里可以在努力在跑道上挣扎起跑,或者就在升空前被打下来了。还记得日本在珍珠港对美国所做的事吗?哈山阿里会在巫统的手上遭遇珍珠港事件,苏丹会助一臂之力。

因此,不难理解为何雪州民联政府会如此混乱,不止是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互相要除掉对方,在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内部中的众多派系也在互相残杀。

我们这里有党内和党外战争在上演着,这是因为没人有兴趣带来改革,或是为人民服务。他们只对追求权力有兴趣,因为政客自然有权力的欲望。

因此,我们作为人民,需要对他们制造制衡作用。如果权力到了他们手上,他们将很快忘记是人民把权力赋予他们的,他们将会忘记他们本应为人民工作,他们将会变成想国阵那样,认为人民是奴隶,而他们是主人。

从来也别相信政客,他们利用我们来达到他们的目的,然后,他会反悔,并背叛我们对他们的委托。因此,这就是为何我们当中必须有人为此作为政治活跃份子,而不能成为政治人物。只有这样,当这些政治人物赢获选举,证词新政府,忘了他们自己是什么的时候,我们才能鞭策他们。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 :Me serve the rakyat? Nah!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3-09-09
翻译∶西西留

15 条评论:

匿名 说...

哈山阿里很阴险,是马来人中的许月凤

leejiajia 说...

唉!权利让人发狂!
民联的内乱浮在台面就是污统的最佳资本!

( ⊙o⊙ )
送个让西西有反应的表情(*^__^*) 嘻嘻……

阿嘟嘟博士 说...

“哈山阿里很阴险,是马来人中的许月凤”

错了,应该说:许月凤是华人版的哈山阿里才对。

不要下下都说华人都是汉奸走狗。

匿名 说...

RPK今天的文章写得好,读得很痛快

谢谢西西大大的翻译!

鼻屎 说...

我为我的口袋服务!!!

我为我的口袋服务!!!

袁怀仁 说...

现在不流行口袋了,现在流行用A4纸箱和水果箱。

CSI 说...

权力就像毒品,会上瘾的。

匿名 说...

行动党窝里反很平常啦,华人就是酱的,没眼看。

小弟弟 说...

可是叔叔们都说他在玩玩口袋兽呢。。。

CSI 说...

读了这篇文章,我开始连民联也不相信了。我们须要第三股力量。
权力令人疯狂,反对党和执政党差不多。

Izen 说...

I think you have a wrong translation in your article.

认为人民是"努力",而他们是主人

Overall good job, thanks!

西西留 说...

Thanks Izen, correction had been done.

回CSI大大,
是的,反对党还是需要被监督的,虽然他们的工作是监督政府。

回小弟弟,
这个口袋兽是吃人的野兽。

回袁怀仁大大,正解!

回鼻屎大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辉阿嘟嘟博士和做沙发的大大,
应该说哈山阿里是马来版的走狗,许月凤是华人版的汉奸(汉奸本来就是出卖华人的人,不是吗?)

回leejiajia大大,

那个表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后面再加500个『啊』字)

匿名 说...

证词新政府 --> 组织新政府

谢谢西西留大大的翻译

sanjiun 说...

哈山阿里不是阴险。。。而是笨。
不明白自己一旦没有利用价值,就什么也得不到么?
他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一直被人利用。

AC 说...

真是混乱...

为了钱和权,人就贱卖了自己,做走狗和汉奸... 可怜

第三股力量来自哪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