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0日星期四

NTV7追踪档案 :病从哪里来




16 条评论:

珊瑚海's bLog 说...

西西留,谢谢你的分享。
如果下次还有继续哦。。
支持你。。

鼻屎 说...

其实很多人都还没了解他的可怕,尤其是地下水源。 所牵涉到范围真的事关我们全马人的健康啊。

阿都都乐曼迈丁教授 说...

目前村民们的症状都符合山埃所带来的影响。

为什么就单凭这么一个仪器,就能当是测试污染程度。 这就有点说不过去。。。

环境局不妨针对附近的植物,水源与土地,进行检验,有时仪器上的数据是不足以证明一切的。

匿名 说...

採用山埃埰金法初期,山埃對環境的污染與威脅應該是不明顯,除非發生嚴重人爲/疏忽造成破壞。

在有效管理的初期,散發到環境四周的污染,應該不會太明顯。 所以,我認爲不管用什麽儀器,在這個階段是不會有具體的污染報告出現。

但是,在武吉公滿的情況有些詭異,金礦場在使用山埃埰金法一兩年時間内,對周遭的居民造成皮膚/呼吸系統傷害,植物的成長明顯收到破壞。這些傷害已經可以證明這家採礦公司,無法有效的管制,管理與使用高危險礦物(山埃),導致出現了嚴重的失誤,對四周環境人物造成傷害/影響。

以目前所得到的數據顯示,污染應該是來從空氣散播。

使用儀器也許不能有效的提供具體數據證明,因爲人/動植物對污染的抵抗能力,遠遠低於儀器/人力定下的污染標準。也就是說,儀器數據顯示污染程度沒有超越法定標準,並不表示不會對人體/動植物造成傷害。

可悲的是,前霹靂州亞洲稀土厰的貽害,並沒有讓我們的政府與政客反省,反之更變本加厲,為了私人利益斷送寶貴的大自然與人民性命。

山埃埰金法的另一個貽害,山埃廢礦殘渣,會繼續釋放有毒物質,需要很久(也許千百年)才能有效降解。只要這些有毒物質參透周圍環境,造成的污染就是一場大災難。

政府與政客的良心,早就被狗叼走了。

匿名 说...

照金矿公司的说法,废水是再循环的。可是废料是怎么处理的?同意楼上大大的说法,会不会是通过空气呢?

西西留 说...

回楼上大大,
作为再循环废水处理的池水将永远留在原地。

同时,再注明一件事,这个尾矿(矿池)是原本的矿池,并没有经过渗透防护处理。

一般的硫酸池是必须经过渗透防护处理的,同时在采矿作业结束后,如果硫酸池泄漏,这家公司将会受到对付。

这些完全没被提起,《武吉公满反毒委员会》不能继续以山埃做课题,因为根本就没有仪器可以有效的侦测山埃(山埃会在紫外线下化解为毒性较弱的化学成分),他们必须把重点放在进行CIL处理的硫酸处理和污染上。

BCY 说...

政府要等到几时才愿意正视我们的问题?!

西西留 说...

政府『没有』回应!他们唯一的回应就是在当地『临时性』设立一台测量仪器,就是这些。

因为根本没人长期和政府跟进,与这种政府对峙,必须有长期性的策略,这些不是靠舆论就能解决。

匿名 说...

政府知道村民沒有能力作長期對持,這還包挂財力物力還有專業知識,不管是化學專業還是律師專業,村民沒有這些能耐。

非政府組織,有良心的公衆在這件事雖心有餘卻力不足。我現在只能希望武吉公滿是霹靂州紅泥山亞洲稀土厰的翻版,村民頑強抗戰据的最後勝利,只是武吉公滿的村民將會付出重大的犧牲。

更可怕的是付出嚴重代價的,不單是武吉公滿村民,而是整個馬來西亞人民。私人利益薰心的政客不會因爲死了幾個人民,失去了金礦採購權就會罷手。

彭亨州政府聽説也批准了類似紅泥山稀土厰建厰嗎?還是中國政府拒絕了的廠家,才轉向馬來西亞申請建厰。

往後還會有第三個,第四個 。。。 無數的紅泥山/武吉公滿出現在這個美麗的國土。

匿名 说...

“一般的硫酸池是必须经过渗透防护处理的,同时在采矿作业结束后,如果硫酸池泄漏,这家公司将会受到对付。”

只怕等到發生這個意外的時候,整個武吉公滿已經是不適合居住了。懲罰這間厰還有什麽意義了?加上這個政府有利益衝突,懲罰的問題還會出現嗎?

西西留 说...

谢谢上面两位大大的留言,

要谈这个不好谈,首先,就像西西留最新的译文【逐鹿问鼎∶如果律师不能在法庭中获得公正,你以为你行吗?】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要控告政府,首先必须获得法院的司法审核(judicial review),这个在两个月前已经下判了,吉隆坡高庭否决了,等上诉?好吧!上诉庭会慢慢拖。

这里再说明一下,由2008年提交起诉状到今天,足足用了一年时间。每年,这家劳务金矿厂可以获得大约一亿令吉的金矿。也就是说,政府拖你一年,他们可以袋袋平安一亿。

根据这家公司的股东报告,开采期是四年,四年后你再吵也没用了,他们可以继续拖。

而目前呢?其实整个尾矿(矿湖)已经变成硫酸池了,基本上这个地方已经不能住人了。因为这个矿湖并没有防止地下泄漏的防护。

这是事实,可是NTV7没强调,雪华堂没跟进,雪州政府目前大概没闲情专案跟进。闹是闹过了,接下来谁去和环境部总监跟进呢?

与其向观音投诉,不如持戒吃素,在加上全村劫杀持咒,或许还有得救。

法师没开示?这个要打他屁股才行。

匿名 说...

西西留大大,你的言論讓我糊塗了,請問武吉公滿居民提控政府嗎?還是申請庭令阻止採礦公司繼續使用山埃埰金法?

根據金礦公司的股東報告,採礦期是四年,那既是說這場官司是浪費人力時間金錢了?即使四年後停止開採金礦,山埃埰金法遺留下來硫酸池,有毒固體廢料永遠存在荼毒村民,無限制的污染水源環境,這就是“山埃埰金法”的最終目的啊。利用最短的時間獲取巨利,把禍害遺留“懲罰”無辜人民,喪盡天良的政客,于心何忍啊。

西西留大大,武吉公滿村民何罪之有?請別侮辱這些無辜村民。還有村民尋求宗教解救,請別侮辱村民的宗教請願,你不是佛教徒吧?請先認識別人的宗教信仰與尋求解脫方式,別妄下狂言。就凴下面這句話,你應該感到羞恥,應當向武吉公滿村民道歉!

“与其向观音投诉,不如持戒吃素,在加上全村劫杀持咒,或许还有得救。”

西西留 说...

回楼上大大,

工委会律师入禀法庭就是要环境部(即是政府)重新检讨环评,不是起诉金矿厂。希望这样说明您可以理解。

根据最新(7月份)中央银行黄金储备条约(CBGA),今年第四季开始全球黄金供应量将会缩减,换句话说,全球黄金价格将会飙升,这个情况大概会为期1~2 年。也就是说,在这段期间,这家公司会大赚特赚。必须注意的,皇室和巫统都需要钱,大量的钱来进行他们的活动,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如果不让政治介入的话,目前的情况将无法改善,因为工委会只有两个途径:
1.法律途径(强迫政府再次进行环评,申请庭令停止工厂作业)
2.通过政治途径,由部长介入调查

上述两者都无法办到,因为总检察署是政府的人,而部门部长也是政府的人,司法中也是支持政府的法官。如果你理解这个道理的话,唯一只有推翻中央政府才是最有效的方法,除此之外很难办到,因为国家体制已经出了很严重的问题。

其二,西西留不拿宗教开玩笑的。首先,西西留笃信佛教,本身也好几次也因观音大士而获救,包括在山中遇险,在大海中被冲走。观世音能于危机急难中施无畏,这句话是绝对真实的。

武吉公满的个案属于共业,而观音《法华普门品》对别业殊胜非常,可是共业中,必须以同一业缘的众生共同付诸实行佛法方为有效。

观世音是佛教中的行者,我们不能在『拜观音』的同时而疏忽了佛教中必须贯彻其中的基本戒。如果祈求,不如自发持咒,这就是西西留要说明的,此什么咒呢?当然就是观世音菩萨宣说的《大悲咒》,或其他对治这种情况的咒语,比方说《尊胜咒》。全村皈依持戒,戒杀,斋戒断食,必得成就。

佛教有自己的原理和方法,什么是『务实』的,什么是需要『很长很长』时间才能成就的,这个我们自己必须了解。

楼上大大是否还在认为西西留在说风凉话侮辱村民呢?

匿名 说...

感謝西西留大大的解説,讓我對武吉公滿法律訟訴一案更深一層認識。

大大對佛教教誨教義有深厚認識,叫人敬仰。

誠如大大所言,武吉公滿村民務必全村皈依持戒,戒殺,齋戒斷食,必有成就。那就是説沒有全村皈依持戒,戒殺,齋戒斷食,難有成果了。

我不敢妄語說大大風涼話侮辱村民,不過敢請大大深思所言是否有不當之處。武吉公滿村民信奉佛教,道教,基督教,無神論者與其它宗教皆有,大大一己之身所信仰,以己之成見強加在其他宗教信仰村民,呼勸村民皈依佛教,以佛教之法一解業報,以求渡過一場浩劫。以一身佛教徒之所見此屬大慈大悲之心,實屬難能可貴。

平心而論,大大之言有無不當之處,對其它宗教信徒,有無不敬之心?雖無意圖,亦難辤冒犯之罪。

再者,以佛教徒之身份,亦莫忘大慈悲之心之餘,以好言相勸,好語相告,慈悲者 - 何謂慈悲?願人離苦謂之悲,願人得樂謂之慈!取笑法師的字句,更是有愧佛陀教誨。

小弟學佛時日淺,慚愧甚至沒有聽説過“尊聖咒”,在這裡自以爲是地長篇大論,有錯誤之處,還請大大指點迷津。

阿彌陀佛!

西西留 说...

谢谢楼上大大,

西西留只是把知道的告诉大大,不知道的,不肯定的西西留不会说,也没法说。

其实,给大大的留言中,西西留是不打算回复的,因为不容易说明白,而且,其中涉及一些理论。可是发现大大是颇为理性的人,可以理解西西留留言中的意思,因此,西西留愿意在继续这个课题。

首先,西西留不拐弯抹角,这里全部是直说,而且绝无毁谤或讪笑之意,大大可以重复考证,是否其西西留话中带有贬义,而后留言赐教。

首先,西西留并没有『怂恿』村民皈依佛法,尽管西西留修习佛理,可是大大可否见到西西留在自己的部落格中刻意的传教?或是强调佛教这门宗教呢?

从大大字里行间,西西留认为大大善根具足,因此,这里稍微细说。观世音菩萨是佛陀宣说中,驻留在这个世间(阎浮提)照顾我们的其中一位菩萨。观世音菩萨位居菩萨道第51等位,再多一级即成佛了。祂的等位的名字是『正等正觉』。因此,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村民实际上向谁请愿呢?实际上即是向佛请愿,只不过观音菩萨的等位比佛低一级吧了。

向佛请愿却不知佛的教法,不知戒律,不知轨仪,作为佛教三宝中的出家众,竟然没有开示说明白,讲清楚,这是破佛身命(即是毁坏佛法流传世间的素质和时间),所以西西留只能说『该打屁股』。

如果再问西西留这句话,西西留还是会回答:「拜观音,信众却不知观音为何物,主持法事者该当何罪?」

既然要向观音大士祈求(实际上除非危机急难,危机急难的意思就好比说刹那间的天灾人祸等等),必须根据经典,经典有说的就可以做,经典没说的不能做,就是这样。

大大留言:
「武吉公滿村民信奉佛教,道教,基督教,無神論者與其它宗教皆有,大大一己之身所信仰,以己之成見強加在其他宗教信仰村民,呼勸村民皈依佛教,以佛教之法一解業報,以求渡過一場浩劫。」

西西留从来不强加宗教思想与他人的习惯,西西留这里只是针对『向菩萨祈愿』的部分,在强调一次,如果村民要向菩萨祈愿,不如先理解,皈依,然后实践。至于没有『向菩萨祈愿』的村民,不在西西留上述讨论的范围内。

大大留言:
「再者,以佛教徒之身份,亦莫忘大慈悲之心之餘,以好言相勸,好語相告,慈悲者 - 何謂慈悲?願人離苦謂之悲,願人得樂謂之慈!取笑法師的字句,更是有愧佛陀教誨。」

如果不怜悯众生,我们不会安排在2008年11月联络钟绍安州议员,当大大看到新闻时,实际上整件事情已经策划了接近两个多月。如果您有机会见到工委会,可以私下问他们目前这整个事件的开头是怎么一回事,然后才来判断西西留是否『符合教义』。网络是公开的,西西留也只能说到这里。

西西留不能把错的当作是对的,对的西西留也不能说是错的。尤其是出家僧众,是在家信徒的典范,出家人是统领者,统领在家众如法修习,如果这点没做好,西西留一句『该打屁股』已经是便宜了他了。

最后,《尊胜咒》是用来镇地方安宁的,威力强大无比,属密咒部,是属于汉传佛教通俗的咒语之一,适合使用在村庄、市镇或人口密集的一个区域,至于其中的功效,可自行用搜索器检查。

最后,学佛没有深浅,大家都在凡夫地,既然不能自控生死,何来学佛深浅?只是,西西留不希望大大误解西西留话中的意思,请大大细细思量,自然理解西西留为何这番说法。

西西留给大大合十

匿名 说...

西西留大大, 阿彌陀佛!

佛法乃真理,真理愈辨愈明,不怕是非只怕不悟。大大的回復使我獲益匪淺,受益良多。

在家弟子信佛多只取其信,不明其義,乃至佛法無法實務實行。大大所言甚是,此乃一針見血之肺腑之言,尚且望佛教弟子信徒居士明瞭,莫為無知所誤。

求佛不以佛法深淺自居,實乃有相之擧,大大深明佛法之義,是難能可貴。修習佛法不分幼老先後,細述佛法迷悟去我成見,實乃我師也。

謝謝大大指點迷津!

匿名者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