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6日星期日

毫不留情∶欲所得,必先劳

那些相信亚伯拉罕宗教思想的人们可以在《圣经》上验证,经中告诉我们,就连上帝自己也多次的毁灭,以让人类有更美好的未来。甚至就连上帝也不反对毁后重建。

阿末胡斯尼:反对党所为影响国家经济

【怡保5日马新社讯】第二财长拿督阿末胡斯尼说,反对党耍各种阴谋与伎俩来攻击国阵的行为,将影响国家的经济发展。

他说,若人民被反对党的所作所为所影响,他们的这些举动足以灭国。

「他们(反对党)试图混淆人民,且制造各种阴谋以让人民对统治者制度、法律、警方、军事及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失去信心。」

「党政府千辛万苦提高国家经济及其他强国的竞争力之际,那些政治人物及玩弄种族情绪的人士却不认同政府。」

他今日在移交钥匙与人民房屋计划(RMR)献议书后,对记者发表上述谈话。

他说,人民应保持更坚持本身的立场,以避免被那些试图推翻政府的人士玩弄。

阿末胡斯尼是询及霹雳反对党州议员于上周三,在酒店会议厅召开『州议会』一事,发表上述谈话。

*************************************************

阿末胡斯尼(Ahmad Husni)是巫统的产物,因此,理所当然的,他的讲话也是如此——充满扭曲的逻辑。对巫统而言,任何反对巫统的人都是马来族群的叛徒。这也即是古代统治者的思维方式,反对国王即是反对天命,因为国王是上天委派的。因此,既然巫统即是马来人,反对巫统等同反对马来族群,而那些反对马来族群的马来人也就是他们族群的叛徒。

同时,这就是为何我们需要回教党,尽管有时他们显得很『怪癖』(idiosyncrasies)。巫统只有一个平台,马来人特权或Ketuanan Melayu。回教党却可以提供马来人两个平台,伊斯兰教,而回教党可以让马来人理解种族主义是伊斯兰教所禁止的。

无论如何,我们需要回教党理解,他们需要生动化他们的标语『全民回教』(Islam Untuk Semua)。这也即是表示,当他们把穆斯林变成更好的穆斯林的同时,他们不应该(把宗教)强加在其他人身上,或是否决其他人信奉他们的宗教的权力。

在沙安南所发生的兴都庙事件,可作为这个说明的目的。反对遷庙的是巫统,而公正党和回教党却尽其所能的转过身迁就兴都教徒。沙安南回教党国会议员卡立沙末(Khalid Samad)甚至说他,如果为了公正而做出正确的事,可是却意味着输掉选票的话,他准备输掉下届大选。这显示出回教党和巫统两者间的巨大差别。

当然,许多人却宁愿疏忽这个重点,反而把焦点集中在回教党所做的愚蠢言论,就像禁止摇滚演唱会之类的。可是,如果你有留意到那些牛头示威者手拿的『Take Beeer』布条,很明显的这场示威是反人民联盟多过反兴都庙的。同时,脚踩牛头的是巫统人,不是回教党人。

无论如何,回到上述的阿末胡斯尼的言论。你在煎蛋前,不能不敲破蛋壳。因此,在马来西亚,在还未变得更好之前,东西会变得越糟。革命不是在填饱肚子之后才发生的,那些填饱肚子的都是肥胖、懒惰和贪睡的人。你需要又瘦又饿的情况下,革命才会发生。

只要经济依旧不错,人民有许多钱在口袋,他们就不会嚷着要改变。他们需要被欺压得半生不死,他们才会走上街头要求改变。因此,我们不会害怕经济会变得如何,经济会崩溃,那又怎样?只有等到这些事都发生之后,人民才会想把国阵踢掉。

我们正在等待黎明,可是在黎明来临前,首先必须是黑夜。因此,如果需要,那就让我们度过这段黑暗期。只有在我们看到黑暗后,黎明才会来到,那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就像是一位母亲被告知,她的四名孩子已经在战争中死去,她听到这个消息后哭了。他们告诉她,他们必须把她儿子逝世的恶讯告诉她,对此他们感到很抱歉。她回答说,她哭泣并非是因为她失去了她所有的孩子,而是她再也没有儿子可以报国了。

是的!没有一名母亲可以忍受孩子的逝世,可是当国家大事更甚于小我的时候,即使你失去了所有的孩子也是值得的。

这里有许多人害怕动荡和混乱。我也害怕,可是我依旧忍受,我之所以如此,并非我勇敢,而是因为我害怕。这不是因为勇敢,而是怯懦,让我做出现在我所做的事。我害怕马来西亚将会发生的事,我害怕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做的话,马来西亚将会灭亡。地平线的另一边等待着我们的会是什么?就因为这个恐惧,我必须面对任何一切,为了国家大事,我会全力以赴。

是的!我是一名懦夫,我心中的怯懦让我害怕一事无成。一位勇者会说,「放马过来,我将面对它!」可是像我这样的懦夫会说,「我无法忍受要面对这样的未来,因此,我要为改写这个历史而斗争!」

如果改写历史导致混乱和动荡,以及经济崩溃,也就只好如此了。这是因为我相信,国阵的做法是在错误管理我们的经济,无论如何,经济目前已经面向末日,这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吧了。如果我们等待最终的崩溃,到时就病入膏肓了。这样说来,如果目前就崩溃的话,至少还有一些挽救的余地。

因此,阿末胡斯尼的威胁不能把我吓倒,首先,我们必须摧毁,然后才开始建设。在我们开始种植前,我们必须砍掉森林,烧掉树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开始种植事物,挽救人类。那些相信亚伯拉罕宗教思想的人们可以在《圣经》上验证,经中告诉我们,就连上帝自己也多次的毁灭,以让人类有更美好的未来。甚至就连上帝也不反对毁后重建。

如果上帝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也可以做到。就如同『黑色力量运动』(Black Power movement)所说的,『烧吧!宝贝,烧吧!』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You can’t fry the egg unless you first break the shell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3-09-2009
翻译  ∶西西留

36 条评论:

Will You Marry Me 说...

你好,我需要您的帮助。我正在筹集1百万个祝福,以向我的女朋友求婚。所以,请到我的部落格留言,给予祝福。

这是我的部落格,http://willyoumarryme2010.blogspot.com/

谢谢!

西西留 说...

噢,这样哦……有痣者事竟成,你看刘天球不是做了大官了吗?

匿名 说...

好感人的文章......

谢谢西西留!!!

匿名 说...

看来RPK有新动作了,是组织敢死队吗?

匿名 说...

阿末胡斯尼並沒有講錯。

當今馬來西亞國家經濟發展被政黨嚴重影響,幾乎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我說的是中下階層的人民。

當人民被政黨的所作所爲影響,這些舉動的確會造成滅囯的危機。

放眼觀看現今大馬國情,有良知有智慧的人民普遍上對國家行政制度,司法制度,警察,國家建設機構,反貪污局不滿,且失去信心。

國家政策良好,發展計劃周詳,可是大馬現今的經濟進展在本區域遠遠落後臨近國家,什麽原因使到這個地理環境得天獨厚,天然資源,人力資源豐富的國家經濟,竟然陷入困境?

席捲全球的金融風暴,把國家當前經濟轟炸得一塌糊塗。正當政府千辛萬苦提高國家經濟及其他強國的競爭之際,政治人物及玩弄種族情緒的人士不認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推波助瀾,以各種喪盡天良的手段,從打壓,恐嚇,利誘以求達到私人利益。

大馬建國初期,各族人民相安無事,互相來往互相幫助,沒有隔膜。宗教膜拜場所毗連沒有問題出現,各族之間沒有隔膜,互相依賴樂融融。

反觀今天的大馬社會狀況,一部分為私人利益,喪盡天良的人士不斷鼓吹種族主義,以宗教敏感團結爲由,利用司法警力對別族進行各種打壓,最後逼使人民走上街頭。

阿末胡斯尼沒有講錯,只不過把身份倒調,把加害人說成受害者,這 - 就是事實。

可惜的是,大部分人民尚不能清楚了解,尤其是上年紀經歷亂世與鄉郊地區的人民,還有無選擇權的軍警,成了當權政治人物爲所欲爲的棋子玩物。

MT Follower 说...

哇,这个留言比贴文还要精彩!

“阿末胡斯尼沒有講錯,只不過把身份倒調,把加害人說成受害者,這 - 就是事實。”

这是RPK式的辩证法,看来西西留部落格的访客已经全部被RPK影响了!

老实说楼上的朋友说得很对,我们的经济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经济一崩溃,我想真的会动刀动枪了。

匿名 说...

巫统和走狗马华真的害人不浅,我国严重落后都是这些人害的。

炜凌 说...

楼上的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严重落后都是我们自己害的。那些走狗都是我们自己选出来的。

老殘 说...

炜凌说得对,都是我们自己的错,因为我们都是爱哭鬼

匿名 说...

樓上所言,大錯特錯矣!
翻看歷屆大選,囯陣所得選票過半,但絕對沒有得到2/3選民的支持。
囯陣之所以得到2/3國會議席,皆拜我國獨有的“民主選舉”制度所賜。
如你不明白我所言,請你下一番功夫研究歷年來大選的得票率,看看囯陣的真正的標率是多少?
還有情動動腦筋想一想,囯陣爲什麽會得到大多數議席?爲什麽每一年的大選囯州議席有所更動,再不明白就看看沙巴拜林控制的Berjaya黨爲什麽會倒臺,還有爲什麽沙巴的巫統可以獨攬大權?沙巴馬來人佔幾巴仙?爲什麽巫統的議席可以囊挂全州?

最後告訴你,囯陣不是我選出來的,如果是你選的,請面壁思過,別把別人拉下水。

匿名 说...

国阵真得是我们选出来的...真的!

问问中年一辈的就知道了,他们很多都是投国阵的,马华情节你知道吗?马华情结....

水果 说...

我知道!

不過,請記得當年的囯陣不是現在的囯陣。

現在的囯陣已經在敦馬的改造下,成了絕對的霸權政府。

還有,請記得,當年選囯陣的時候,我沒有投票權!

還有請記得,光是喊把囯陣打倒,是不能成事的。光是自責是不能改朝換代的。

我父親在二十年前說了一句話,他是文盲。不過,他說馬華推行“精英”政策,就是馬來西亞華人的最大敗筆,大馬華人將會面對“危機”。

今天,大家見到了華人的困境,我父親二十年前已經準確地說出來了。

你知道什麽是馬華的“精英”政策嗎?你看看每一個華人家庭的現況就知道了。

西西留 说...

马华从来没有『精英』政策,有的只是『金钱』政策。

当年林苍佑和杨邦孝(他在马华第一次党争时担任宣传主任,后来出任新加坡大法官)等第一次『造反』就真的是为华社着想。在巫统的东姑成功控制马华后,从此华社就没有希望了。

顺便告诉楼上的大大,华社目前走的是『适者生存』的路线,不是『精英』政策,因为『精英』是要用钱来栽培的。

如果根据黄家定在2006年发表的数据,保守的计算一下,华人能够留学海外的人数比例是1:10,如果以辍学率来看,也只有3:10是完成高中毕业的。

这是国阵不想告诉你我的。华社的状况不佳,这是事实。

匿名 说...

我们华社今天这副天地很多时候是我们太相信政客,也可以说是我们太懒了,华人是自讨苦吃.........

水果 说...

我父親當年說的“精英”政策是在三十年前說的。而且當年的“精英”政策是指“生育”在乎重質不重量。

馬華/華社今天面臨的“適者生存”困境,不多不少就是當年政策的失誤後遺症。

像當年政府部門裏華裔與印裔人數比例多,政府的政策不能像現在般黑箱作業,只手遮天。

要知道在奉行民主選舉制度的國家,一人一票就是決定國家領導的決定性所在。在一個以種族爲主(如馬來西亞)的多元社會,種族比例佔多數的明顯的佔優勢。在一個民主思想成熟的民主制度國家,多元化/不同種族組成的社會結構,在民主制度下是不會面對種族問題。

但是在馬來西亞這個本土式的民主制度,種族比例失衡,單一種族為基礎的政府政策,明顯的走向偏差。在種族主義擡頭下,少數民族就面對不公平的對待。

馬來西亞政府的種族政策,明顯的對其他種族不公平。

馬華當年推行的“精英”政策,是以民主思想成熟的民主制度下產物。這個政策導致華裔人口的比例下降,巫裔人口直綫上升,加上巫裔政治主導下,利用選舉制度的便利,造就了巫統支配了整個政治舞臺。

當一個單一種族爲主的政黨支配着整個國家行政,絕對權力會使人出現偏差。這種偏差讓馬來西亞實行的種族化民主制度,把華裔/印裔與其他的少數民族,不可避免的被邊緣化。

華裔居民過度集中在城市,人口數目在實行了三十多年的“精英”計劃,加上政治冷感的“優良傳統”,只專注在經商業,沒有參與在政,軍,警與政府行政上的領域,馬來西亞的華裔/其他少數民族,能有什麽作爲?

幸好,巫統控制的國家政策,以巫裔爲主的政策,大力推行輔助巫裔在政經商武商發展,培養出不少高知識,有良知的族人,導致在邊緣化其他少數民族的同時,也因本身的貪污爛權使到本身族人的不滿。

華社今天的困境,不是拜他人所賜,是華社自己固步自封的傳統思想帶來的“人禍”。

放眼看看世界各國,有華人的地方大都出現當地居民敵視,排華事件層出不窮,爲什麽會出現這些問題?華裔本身就存在很多爭議性的議題。

華裔在控述不公平對待之餘,有沒有反省過爲什麽呢?

匿名 说...

我非常怀疑楼上见地的目的。

首先,华人的政治冷感不是什么“优良传统”。你有什么数据能够表示华人政治冷感是华人的传统作法呢?华人从来不搞政治吗?还是华人从来不加入军警?若只是从一句“好男不当兵”就作出结论,那也太儿戏了。我这里就可以回一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我觉得什么精英政策,政治冷感,不加入军警,这全都是被边缘化所导致的。把这些归咎于华人有固步自封的传统思想,是错误的。二十多年前开始的移民浪潮,就能显示华人不是固步自封的,不是坐以待毙的。若不是对政府失望,对被边缘化的无力,谁想走呢?

至于为何会出现排华问题,我想,把这个归咎于华人本身的争议性议题,起码就不太对了。

华人有什么是颇具争议性的议题呢?坚持自己的文化,而不接受当地文化吗?还是总是比当地人更勤奋努力赚钱,以致引起当地人的不安呢?

都是借口而已。

水果 说...

我並不否認你的見解,也很認同你的説法與看法。

只是,我很想知道我的上述言論,讓你懷疑我會有什麽目的呢?呵呵!

我說馬來西亞華裔普遍上存有“主觀性偏激思想”,想來你一定很不服氣了。哈哈!

匿名 说...

致水果∶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不反对你说这里的华人普遍上都有“主观性偏激思想”。所以你可以不必想了,因为对这点,我就服气得很。

既然你问起,我就给你回答。我在怀疑你提起的这些言论,是为了淡化政府确实在边缘化华人的过失。

尤其是你说“幸好”,有政府在经济上照顾马来人的政策,才产生了有良知的马来人。我就不明白,帮助马来人经商,与马来人产生良知有何关系呢?

“反躬其身”是值得鼓励的良好操守。华人有很多事项,都能够反省。但以排华的事迹要华人反省是自己出了问题,那就太牵强了。牵强得令我不由得怀疑你的目的。

至少在这里是这样的。

水果 说...

你不妨嘗試用客觀的角度來看。

若要遂一而反駁你的言論,我想也許會陷入一場口水戰,對主人不好看。

擧個例子∶排華事件,華裔本身就存有很多爭議性的問題。我只是帶出一個議題,你就很“主觀”的舉些例子反駁我的言論,說我太膚淺。哈哈 這不是你一廂情願的“主觀性偏激思想”嗎?

不若你換個身份來看待我的言論,不以馬來西亞華裔的身份來看解,看看結果是否一樣?呵呵!

我應該承認我的文筆不夠好,導致你看不明白我所要表達的觀點,這裡要說聲抱歉。

西西留 说...

啊水果大大和匿名大大,
很好很强大啦,就是这样辩论才有意思啊,西西留怎么会不高兴呢?

其实,华侨面临的各种情况不可以由单方面的来探讨,企图在不同的华侨群体中找出其中的共同点有时也会偏离真正的实相。

就以移民浪潮来说,这种现象可以归咎于自身的功利主义,也可以归咎于政府的排华政策。两者虽然都有道理,可是西西留本身倾向于归咎于政府。

这个道理可以以老马的『羊群论』为依据,其实这老油条大概是前几年没事干,在浮罗交怡『开窍』想到的,他的这个思维等同老子的『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

这个部分西西留不多谈,因为不晓得无为思想的人会以为这是『愚民』,其实,其中的要点即是在治理人民的时候,其重点在于人民是无法改变政策的,可是可以改变政体(即政府)。

如果政府在执行一项政策,而这个政策会导致部分人民的不利,最后导致人民做出负面的行为,我们不能怪罪人民,而是怪罪政府,这就是最基本的治国哲学。

好!这里我继续以1972-3年开始制定的一系列『排华利巫』的政策而言,这里涉及的是政府系统化的『边缘化』非马来族群,包括其在政府的官僚系统的人数的钳制。如果我们因此而说这是马华的『精英』政策,或非马来人『不爱国』的话,完全是『失焦』(out of focus)了。

马华在八十年代末期开始所谓的『多生子』政策即是一种烟幕。马来亚在独立时(半岛)有大概50万华人,到了2000年,我们有600万人,如果加上100万移民到外国的人口(大部分是华人),原本应该有700百万。简单来说,在70年代种族化政策开始后,非马来人族群中总共有1:7的人口外流。

这里要说明的是,马来西亚华人人口『没有少』,而且是越来越多,只是『比例』减少。马华对华社说的是『华人越来越少』是在说废话。

OK,暂时先谈到这里,有时间西西留继续在谈这个课题。

谢谢两位大大(或超过两位,我不知道匿名的是不是同一个人)的留言。

匿名 说...

我是在想,水果兄带出一个议题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何必用排华事件呢?难道,你确实认为排华事件的发生,都是(或要说主要是)华人本身自己的问题吗?又或是想说,华人自己本身的那些争议性的问题有解决的话,排华事件就不会发生了吗?

把事情以不同的角度来看,实在是了解一项事情的很好方法。排华事件不以马来西亚华裔的身份来看解的话,结果自然是不一样的(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争执,甚至是排华了)。只是问题在于,不同的结果的产生,只不过是表明了在同样的一件事上,大家所抱的看法有所不同而已。

然后,在面对岐见的时候就玩排斥,本来就不是解决的办法。现在竟然有人认为华人在排华事件上要反躬自身,就是这种“若有出事,就一定是我不好”的寄居者思维令我感到生气,而不是我偏激和主观啊。

只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一百个人之中,若有一半以上的人说我偏激和主观,那不管我是否真的是偏激和主观,我就是个偏激和主观的人了。Perception,就是那样的可怕。

西西留 说...

「然后,在面对岐见的时候就玩排斥,本来就不是解决的办法。现在竟然有人认为华人在排华事件上要反躬自身,就是这种『若有出事,就一定是我不好』的寄居者思维令我感到生气,而不是我偏激和主观啊。」

西西留相信『常使民无知』的道理,你没偏激,这是辩论,辩论就得有立场,而你的立场是西西留同意的。

道理就像在沙安南发生的事,明明就十个人在闹场,可是我们却要把这个当成是全沙安南马来人的想法,这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水果 说...

排華是敏感的話題,我不應該把它帶出在這裡成爲一個爭議性觀點。

這點我向大家道歉。

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不是偶然的,也不是一朝一夕的,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華裔本身存在很多爭議性的問題,只是整個事件的一部分,我沒有帶出其他的因素,加上主觀的心理,難免讓你門覺得我另有居心,也不能怪你們,只怪我太天真了。

如果樓主引例沙阿南的事件,是要證明我的引述膚淺,我個人有不良意圖,樓主就太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了。

沙阿南的事件非常明顯的是失意政客以下三流手段達到個人政治目的,以種族恐嚇破壞種族和諧,這一點我也不能是非不分的話,枉為人類。

匿名 说...

致水果大大,

可能因为我们是华人,所以对排华事件比较敏感。实然,在世界各地不止发生排华事件,还有“排犹太”(灭犹太)、排非、排日、排亚、排黑……难道说,这被排挤/被歧视的弱势团体,都有该被排挤/歧视的原罪吗?

匿名 说...

也许水果兄误解了我的一些意思。我本身认为没有什么议题可以算是敏感,因此不适合拿出来议论。所以,至少我会认为你并没有道歉的必要。

我想再说一次的就是,要华人在排华事件上反躬自省是不正确的。不正确是在于反躬自省这个作法上。小弟认为,与其反躬自省,大家不是应该坐下来理智地去交流和沟通,才是更加正确的吗?

还有,我一直不明白水果兄所指的华人所具有的“争议性问题”到底是什么。希望他可以指教指教。

最后,我对水果兄的意图,也是止于“怀疑”而已。谈不上什么指责。而这一场与水果兄的议论下来,倒是让我觉得,与其说怀疑你有不良企图,倒不如说你对排华事件上的立场和思考方向不太正确。

水果 说...

匿名兄

我說過華裔本身存有爭議性的議題,沒有說過華裔本身是唯一的問題。也沒有說過排華事件裏,懷疑需要反省,更沒有說過華裔需要反躬自省。你們卻選擇在這個字眼挑骨頭,強硬以這個觀點套在我的言論裏,再説下去也只落得秀才遇着兵,有理説不清的圈套裏。

招你們的説法,我說話已存有本身的議題排華事件全是他族的錯,華裔沒有錯誤了?

所以我說你們還是逃不過“種族性偏激思考”的框框裏,不能客觀地看待別人的論點。失望!

俗語說得好: 愈描愈黑. 所以我選擇不要糾纏下。

這個課題,到此爲止了。

匿名 说...

水果兄,与其认为我“种族性偏激思考”,倒不如,而我也很诚恳地,希望,你能够谈谈,你所说的“争议性”议题是什么,不是更好吗?

如今你所指的“争议性”议题,连一个具体的情况都没有表示,就说我不能客观地看待你的论点,这也未免太冤了吧?

到目前为止,我最多也是说你在这件事情上的立场和思考方向不太正确而已。至于如何立场和思考方向不太正确,我可是明确地一一指出来了。

水果兄,所谓真理是越辩越明。我在这里希望你指教,一来是想增加自己的见识,二来希望这场议论能够为浏览这里的网民带来一些思维上的冲击,而在私底下是查看我自己的立场是不是经得起考验。

如今你丢下一句“越描越黑”来做你的挡箭牌,我才是要表示失望的人呢。

西西留 说...

水果大大少安毋躁,

您的说法西西留是没有意见的,说华人错,或没错都是落两边的看法,我们必须以一个中道路线来看待华社与国家融合的课题。一部分是政治性的问题,一部分是民族性的问题。两者都有其根据。

就比如说,anak bangsa malaysia提倡的『我是马来西亚人』和『我是华人』一样的道理。这不过是名相上的课题,主要是在实际运作中,华社普遍存在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在概念上纠正不比在实际官僚运作上来的更可行。

『排华』一点也不敏感,甚至是贴切的,而且不是西西留说的,是巫统自己说的,而且马华民政默许的。我们的政府已经三番四次的放话『不喜欢可以回唐山』,不是在其他场合,而是在国会下议院,由巫统的国会议员自己说的,这些人并没有受到国阵纪律委员会的对付,这不是排华思想是什么?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是偷偷做,一年做一点,直到消耗掉我们为止,而不是像苏哈多那样,动用武力杀害所有的人。

顺便告诉大家,在印尼排华时期,被杀害不止是印尼共产党人,也包括同等人数的左翼分子。

其实,水果大大的见地是独特的,只不过是这个讨论的枝叶太多,导致引用的案例太过松散,可是你提出的『反躬自省』的态度是绝对必要的,中国在赤化后的头十年就是陷入自我膨胀之中,最后导致了后期一发不可收拾的一连串政治迫害和政策性失误。

谢谢您的留言讨论,西西留诚意邀请您针对一个主题,设定一个时间我们再来探讨。请不要失望,在辩论过程中必定是有立场的,而居于这个立场才能伸延整个课题。

西西留不是辩论高手,可是还是诚意的邀请您在说明时间,西西留假设一个专用贴进行专案探讨。

谢谢水果大大!

匿名 说...

还有一件事就是,水果兄,你在2009年9月7日下午9:40的评论中的最后一句,就明明确确地说出∶“華裔在控述不公平對待之餘,有沒有反省過爲什麽呢?”

别忘了,在这句话之前,你是在说着排华事件的。

凭你这句,我才认为你是在说华人在排华事件上需要反躬自省的。

说我在这个字眼上挑你的骨头,我也觉得很冤呢。

西西留 说...

安啦,楼上匿名大大,

其实『在排华事件上需要反躬自省』的立场水果兄也已经交代了。

西西留的立场是,反思的同时要看到实相。虽然水果大大也许以为西西留提出的『沙安南』事件是针对性的,其实不然,西西留主要想提醒各位的是,有许多事是政客主导,多于自发性的冲突。

在引用回印尼排华事件,这个也在美国已经解密的文件中看到,这是中情局策划的一系列清楚共产势力的阴谋。

一般上,我们所看到的新闻都是假象和猜测,多于真实的一面的。

再来,就以武吉公满事件来说吧!为什么这个事件一直无法解决了,主要就是整体的运动方式出了问题,来来往往的政客很多,可是,实际深入整个事件,并基于法律援助,包括技术细节的却只有两、三个人。

新闻中见到的闹哄哄的景象不过是假象。西西留再继续说明好了,在反毒委员会浩浩荡荡的去见雪州州务大臣卡立前,到底是否已经和布特拉再也的环境部总监接洽了呢?答案是『没有!』

没有寻求正式的对话,没有发出公函,没有实战策略,就只靠两片嘴皮子是毫无作用的。

最后,西西留在注明一下,《茅厕电灯》是西西留蛮欣赏的部落客,即使连这样脚踏实地做研究的部落格也没留意到一点,那就是山埃是无法用一般的测验法探测出来的。也即是说,你『咬』这家矿场不进。在2009年2月份开始,村民所闻到是硫酸,不是什么山埃,你只能检测空气的硫酸浓度,这就是整个瓶颈。

强调山埃是完全错误的,硫酸池外泄才是重点。

谢谢!

水果 说...

我说了不要在回应就没有想过再回应,在回应也就变成自打嘴巴。

不过见了匿名大大的回帖,我想还是要誊清一下的好。

请看清楚,下面这两段句子是我写的,绝对没有错。我想要请你忍清楚,这“两段”句子是分开的,不是连接的。第一段是引述排华的例子,第二段是“总结”,之前上面全部所写的结论。为什么你硬要把两段不同意义的句子连接起来,我不明白?写到这里,我想我的文句真得很差劲,真得很惭愧!

“放眼看看世界各國,有華人的地方大都出現當地居民敵視,排華事件層出不窮,爲什麽會出現這些問題?華裔本身就存在很多爭議性的議題。”

“華裔在控述不公平對待之餘,有沒有反省過爲什麽呢?”

匿名 说...

既然水果兄执意不谈,我也只好尊敬水果兄的意思。

水果兄,我并没有“硬要”把这你这两段“不同意义”的句子连接起来。

如你所说,最后一段是你综合所给的例子后所下的总结。而总结之前的那段有关排华事件的句子,就是你给的其中一个例子。

所以,若排华事件与你总结中所提及的“不公平对待”没有任何关系的话,下次请你记得为了“像我这样”的人特别注明一下,这样我们就不会怪你文句差劲,而你也不必再三表示惭愧了。

水果 说...

果然是愈描愈黑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水果 说...

匿名兄

請別動氣,原本我覺得很生氣,可是想想爲什麽要生氣?你我之間又沒有什麽深仇大恨,爲了一點意見分岔,很不值得。

我在這裡謝謝你的意見與評論,讓我受益良多。還望你不計前嫌,以後有機會可以多分享交換意見。

不知道我有這個榮幸嗎?

匿名 说...

在网上混的人,若一面对这样的情况就生气,相信这样的人在网上不会活多久。

不过我想特别注明一下,我并不是在说你,也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就一般而言罢了。

你我之间的议论,用武侠小说的用言来形容的话,只是“虚晃几招”罢了,实在是谈不上有什么受益,更不会良多。

我这个人是有那句就说那句,说话都是直来直去的,最不喜欢绕圈子的“乾坤大挪移”,说礼多人不怪的客套表面话。

请呀。

水果 说...

哈!我原来就不是网上混的,网上能活多久本来就不在乎。

无意间闯进这里个虚拟世界也是一个机缘,路过见到有感话题,就手痒写了几句。

现实世界里处处受管制,网络世界提供了一个发泄管道。虚拟世界却也跟现实世界一样,有自己的一套规矩。说穿了也是一场游戏,游戏怎么玩就要看玩家,接受游戏规则就可通行无助,反之就会被抛弃在外,就是这么简单。

大侠。。请呀。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