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5日星期五

逐鹿问鼎∶阿都拉欣阿布峇卡——『彭亨的汉嘉伯』

如果要用最佳的方法来形容州务大臣和皇室的关系的话,他们即是处于交战状态。拉欣峇卡从早到晚臭骂苏丹,他才不管会有什么反响。

前彭亨州务大臣阿都拉欣阿布峇卡去世

【路透社】前彭亨州务大臣拿督阿都拉欣阿布峇卡(Abdul Rahim Abu Bakar)在昨日下午7时10分相信是心脏病突发,在他位于Jalan U-Thant的家中去世,享年66岁。

他的二女罗斯尼塔(Rosnita)35岁表示,当时他父亲正在等待开斋祈祷歌,而她母亲拿汀罗斯娜(Rosnah Kamaruddin)发现他不省人事。

她表示,他们联络了鹰阁医院(Gleneagle Intan Medical Centre)的急救队,可是已经还魂无术。

「父亲在事发前没有任何征兆。据我们所了解,他从来没患什么大病……他的死因可能是心脏病,」她表示。

罗斯尼塔表示,当时她的兄弟姐妹都在家中庆祝开斋节,在他去世时他们都在他身边。

他将会在今天周五在甘榜班登(Kampung Pandan)回教堂的祈祷仪式后,被安葬在Taman Kosas穆斯林坟场,她表示。

同时,农业与农基工业部长拿督诺欧玛(Noh Omar)表示,阿都拉欣的过世是我国的一大损失,尤其是巫统。

「当年他在巫统活跃时我已经认识他,我经常钦佩他的高度人格和为巫统进行的斗争,尽管他来自贫穷家庭,他却获得巨大的成功。」他表示。

阿都拉欣遗下一名妻子和四名孩子——37岁的罗斯丽娜(Roslina)、35岁的罗斯尼塔(Rosnita),32岁的莫哈默里扎(Mohd Rizal)、25岁的罗莎任(Rosazreen)以及4名孙子。

阿都拉欣1943年2月7日出生于关丹的柏色拉(Beserah),当1978年全国大选中他赢得了柏色拉州议席后,开始了他的从政生涯。

他毕业于马大经济系,并由1978年7月19日至1981年11月7日担任彭亨州务大臣。

*************************************************

以上是主流媒体写的新闻。内容非常短,当然,里头只是触及了『主要课题』。但是,主流媒体却没说出,拉欣峇卡在担任彭亨州务大臣三年多的时期中是多么的不按理出招。

拉欣峇卡性格豪爽,彭亨人民都喜爱他。他毫不掩盖自己的脾气,即使在公众面前也是这样,在他的想法中,没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其实,每当皇宫的间谍在他附近时,拉欣峇卡会故意提高声量,好让他们听到他说的话。然后他会坐下来,以顽劣的表情看着间谍跌跌撞撞的跑回去向彭亨苏丹报告拉欣峇卡说过的话。

如果要用最佳的方法来形容州务大臣和皇室的关系的话,他们即是处于交战状态。拉欣峇卡从早到晚臭骂苏丹,他才不管会有什么反响。

当时的首相是敦胡先翁(Tun Hussein Onn),他是一名高贵和不多废话的人。他在英国传统式的环境中长大,他获得的是英国军队般的纪律。胡先翁不能忍受任何与柔佛皇室有关的胡扯和捣乱,他要把皇室成员看的紧紧的,丝毫也不放松对他们的监督。

一般上,在不成文的规矩中,大马九大皇室都会被允许做些『过分』的事。比方说,彭亨、吉兰丹、登嘉楼、霹雳等等,这些『过份』的事包括大片森林的木桐砍伐特权。一些州属像森美兰州,因为没有剩太多的木桐芭,他们的『过份』的事是养猪场准证。你以为干嘛他们叫森美兰州作『Negeri Sembilan Darul Khinzir』呢?
※Khinzir在马来文即是猪,森美兰回教用词原本叫“Negeri Sembilan Darul Khusus”

苏丹会在每年获得一些木桐『固打』,他们也被预估会谨慎的使用这些利益。大部分苏丹会有一些华人伙伴为他处理这些木桐准证,而在彭亨,这些都由著名的『东姑』王(‘Tengku’ Wong)包办,他曾经被当年的民政党主席林敬益(Lim Keng Yeak)赤裸裸的揭露过他的底。

那是发生在八十年代的事,林敬益上了电视,他在电视中大吐苦水,他数落『东姑』王。林敬益当时说,他是彭亨苏丹的商业伙伴,林敬益说,『东姑』王和苏丹掠夺了这个州属价值几十亿的木桐。林敬益所不晓得是,『东姑』王不止是苏丹的伙伴,他也是前彭亨州务大臣卡里尔耶古(Khalil Yaacob)的伙伴,所以,这里涉及了三方人马。

许多年前,前关丹国会议员拿督法兹拉曼(Fauzi Rahman)其实有为此事报警,可是直到今天,没见到有何举动。反而,法兹被踢掉了,这就是在马来西亚,那些对抗当权者而报警或做出法定声明书的告密者的下场。

如果允许我这样称谓的话,这场『彭亨宪法危机』开始时是因为彭亨苏丹以超快的速度用完了他的木桐准证。实际上,苏丹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赌桌上,他的钱都输给了赌场。

在英国的一家赌场,苏丹输了很多钱,有好几百万令吉,他没能力还这些赌债。管你苏丹不苏丹,赌场不放人,除非他把赌债还清。

苏丹传叫了驻英国大使馆的使节,无助的大使别无选择,只有起床赶去赌场。然后,苏丹要大使以大马政府的名誉担保他的赌债,因为只有这样,赌场才允许苏丹离开。

当苏丹回到大马后,他要求更多的伐木准证,可是陛下却已经把整年的固打用完了,因此,拉欣峇卡把这些事告知首相。

胡先翁还在对马来西亚政府被迫担保苏丹赌债一事暴跳如雷,他把心一狠,说道:别指望苏丹会获得更多伐木准证。

拉欣峇卡是个不按理出招的人,他不管对方是不是皇帝老子,他『不婉转』的告诉苏丹早死找着(我实在爱死了拉欣峇卡,当我长大后我要学他)。

苏丹气疯了,他要开除拉欣峇卡,并宣布他为本州的『不受欢迎人物』(persona non grata)(现在你知道了为何我这样喜欢这个人吗?我们都是『不受欢迎人物』,同病相怜嘛)。

拉欣峇卡最终被迫在他在位期间中途辞职,他们安置了一位临时州务大臣拉昔(Rashid)暖暖位子,以等待接下来即将在数个月后开始的全国大选。

苏丹要纳吉这位皇室中人(orang istana)接过这个州务大臣的位子,纳吉后来在联邦内阁。1982年全国大选中,纳吉挑战一个州议席,并回到彭亨担任新州务大臣,只有这样,他才能执行他的主要职责,即是批准苏丹所需要的所有伐木准证,他的第二个职责才是掌管州议会。

拉欣峇卡并非首位因为拒绝苏丹的伐木准证要求而倒台的州务大臣,霹雳州的扎里贾维(Ghazali Jawi),还有登嘉楼的聂哈山(Nik Hassan)也曾因为拒绝苏丹要求他们做的事而被迫离开。

依萨沙末(Isa Samad)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可是他拒绝批准森美兰州统治者的要求并非基于原则上的考量,而是因为伊萨想要通吃(嗯……让我们期待在即将来临的峇眼槟榔补选中见到他)。

我要说的就这些。新海峡时报、马来西亚前锋报、马来邮报等等会像路透社那般的报道,太闷了啦!《今日大马》给你秘辛。因此,让我们对已故的拿督阿都拉新阿布峇卡表示敬意,这位前彭亨州务大臣是一名真正的爱国者。他反抗苏丹,同时他为此付出代价。他必须被称为『彭亨的汉嘉伯』,他才是真正的彭亨之子。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 :Abdul Rahim Abu Bakar, the Hang Jebat of Pahang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5-09-09
翻译∶西西留

12 条评论:

leejiajia 说...

彭亨是一个天然资源丰富的州属,却也是一个破产的州属,就是在管理上出了问题。皇室随意乱开发森林已经是街知巷闻的事情了,我几岁大就听说过,没想到内情是这么糟糕!


( ⊙o⊙ )后面跟着1500个( ⊙o⊙ )
希望西西笑纳
(*^__^*) 嘻嘻……

西西留 说...

啊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停一下...那边很多有钱的华人都是干这种为生的。继续....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

匿名 说...

真要起身致敬。

leejiajia 说...

是的,尤其在七十年代,很多华人就靠树桐发达,我朋友的爸爸就是这样发达了。我爸爸也沾到边,就是驾盘车(山大王)和Lori,所以也只沾到边吃。
西西继续...
( ⊙o⊙ )。。。。

老殘 说...

霹雳和彭亨这两州很多华人都是靠树桐赚吃的,他们有了钱,花天酒地,孩子一个个送出国,我们华人自己害自己几十年,自己却不知道。
一伊格算起来就几十千了,你种油棕还要照顾,他们砍了拍拍屁股走人,这种生意谁不要做?

沈兴 说...

真是黑暗呀!在怎么黑,还是有好人在这世上,真佩服他,敢叫他早死早着。

eddieliow 说...

皇室和政棍都很有钱,武吉公满的金矿他们又份,天天出产黄金,发达咯。。。。现在又在关丹起一间稀土提炼厂,更加发咯。。。。

眼睛 说...

果然有内幕,皇室真的是人民的负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文章很精彩!谢谢西西大大的翻译

erdr 说...

早死找着--->是否是-早死早超生的意思?
密辛--->秘辛

西西留是否有考慮要轉換成中文繁體版本

匿名 说...

哭泣的土地 。。。。。。

拔刀 说...

I don't know, but was that the main reason y Perak PR not able to get support from Istana?

拔刀 说...

where can find HIS pic? I google and yahoo but don't know which pic is the collect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