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日星期四

毫不留情∶大马人是一群爱哭鬼

全马有一千五百万名合格选民,可是只有一半的人数有投票。其实,从一般没投票的人来看,还有大概四百万人没有登记为选民。这表示说,在一千五百万合格选民中,只有四百万人投给了反对党。一千一百万人投给了执政党,或没有投票,或没有注册为选民。

鸣…鸣…鸣,我们不过才一岁!
2009年9月1日

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Nik Abdul Aziz Nik Mat)表示,民联碰到许多问题,因为它至今成立不过一年。表示,回教党、行动党和公正党的联盟不过是在去年三月的第十二届全国大选后才成立的,这就是为何它在寻找所有成员党的共同点上有些分歧。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在寻找一个公式,以让联盟成员间可以获得平衡,」他在周二拜访位于丹戎的有机稻田试验时对记者表示。这位吉兰丹州务大臣表示,这也就是为何需要时间让民联的两个成员党了解回教党的伊斯兰教理念。

在相关课题上,聂阿兹表示,他同意公正党策略局主任蔡添强的看法,他说一个开放给全民的政党将可帮助大马各族群间的团结。他补充说,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政党愿意接受以伊斯兰教委基础的政治理念的话,回教党愿意重组并加入该政党。

「我们可以取个新名字,如果它可接受基于伊斯兰教为基础的政策,这将都不是问题,」他表示。

有消息报道,蔡添强昨日对一家马来小报表示,如果首相纳吉愿意重修桥梁,并拆除各族间的分裂隔离,那他应该设立一个开放给所有种族的新政党。

蔡添强表示,一个多元种族政党将能贡献,在不分符合、阶层、种族和宗教信仰下,在同一保护伞下受到保护。他表示,以种族为基础的政党造成问题,因为他们只拥护他们所代表的种族。

聂阿兹表示,如果民联或国阵愿意为这个目标而奋斗的话,回教党将会为了更好的马来西亚而扮演它的角色。

*************************************************

这是《透视大马》在2009年9月1日的报道。其实里头所说的是非常正确的,大马人不过是一群爱哭鬼。

人民联盟哭哭啼啼的,哇~哇,他们哭着说,它不过只有一岁罢了,国阵统治大马已经52年了。民联只给了一年时光,那你还想怎样?你怎么能预期民联担任州政府仅仅一年光景,而能够表现得和国阵执政52年经验一样的好呢?

一些人忘了,行动党和回教党还老过巫统,巫统只不过成立于1988年。其实,国阵也不过是在1973年才成立的,回教党和行动党的成立比它还要早。

因此,他们到底在埋怨些什么?反对党的『候任政府』时间比国阵和巫统成为政府还要久。安华早在1980年初就已经当过政府,他甚至当过几年的马来西亚副首相,再加上在内阁的15年时间。慕斯达法阿里(Mustapha Ali)也曾经当过内阁部长,再益伊布拉欣(Zaid Ibrahim)也是,因此,他们都不是政治新贵,许多人也并非首次担任政府职位。

这种哭哭啼啼的说自己才只有一岁的说法是满口胡言。如果你没法把这个州属管好,那就滚蛋吧!死一边去,让那些有能力的来接手,别哭哭啼啼的说自己很嫩很生手。

印度人申诉他们受到排挤和被遗弃,他们很难过,因为英国人十九世纪中叶到二十世纪初把他们从他们自己的祖国带来这里的树胶园工作,结果英国人在1957年8月31日回家了,同时把印度人『遗弃』了。

哎呀!又在哭哭啼啼。由默迪卡的前两年1955年开始,直到2004年,近乎长达五十年的时间,九成的印度人把选票投给了国阵的其中一个领导政党——国大党,以及这之前的联盟。

自从十九世纪中叶直到今天,你被当成是『油瓶仔』(anak tiri),这段时间已经超过了一百五十年(与沙安南19区的兴都庙同龄)。现在,在超过150年后,以及把票投给执政党的五十年后,你开始哭哭啼啼的说自己是如何的被这个国家不公平的对待。

华人来到这个国家采锡矿的历史比印度人还要早。今天,华人基本上控制了整个经济,这是基于非政府投资而言。前首相顿马哈迪曾宣称,90%的所得税是华人支付的。

我可以相信这句话。我所居住的住宅区(武吉拉曼布特拉,Bukit Rahman Putra)有近九成价值超过五十万令吉的屋子都是华人拥有的。马来人、印度人,当然还有一些没钱的华人居住在山丘下的廉价住宅区(双溪毛糯新镇,Bandar Baru Sungai Buloh)。我的地区的房价都在八十万令吉以上,一些屋子在转手时可涨到一百万令吉。许多人在装修他们的房子时,往往会花费超过他们原本购买这些屋子的价钱。可以理解的是,我这些住在这里的马来人邻居都是政府相关企业的总裁,他们驾驶的大房车比山丘下的双溪毛糯新镇的廉价屋还要贵。

即因为如此,马来人妒忌你们这些华人。马来人觉得你们这些华人『外来者』(pendatang)把『马来』国的财富拿走了,就这样,马来人欺负你,他们恶劣对待你,他们压制你,他们不公平的对待你。

好啦!那你想怎样?马来人控制了这个国家的政治,当然,再加上政府部门也不例外。他们将很肯定的利用这些政治权力,以及他们所控制的政府部门教训你,并企图夺回这个国家的一部分财富。

盘古初开,当第一个人类在地球上走动时,多数人一定会迫害和压制少数人,这就是人性。强者压制弱者——恒常不变的道理。华人在那些他们是大多数人的国家内也会做一样的事,印度人在那些他们是大多数人的国家内也会做一样的事,马来人在那些他们是大多数人的国家内也会做一样的事,直到今天,他们还在干一样的事。

看看那些印尼血统的马来人如何在他们的国家对待少数族群,当他们是大多数时,他们就会把你欺压到半死。任何国家都是一样,多数不公平对待少数。

别哭哭啼啼的!别再做个爱哭鬼!这就是人类占优势时的行为,可是当他们衰弱时,或人数减少后,他们就学乖了,这是人类的通病。

马来人也是爱哭鬼。当反对党痛骂反贪委时,马来人尖叫着说,非马来人在挑战马来人的政治特权。当选举委员会(SPR)被人质问为何它不公平和自由的监督选举时,它回答说它的工作不是确保选举能够公正进行,而是为了确保马来人不会失去它的政治特权。马来人要保留《内安法令》,这样的话他们就有一个武器可利用来捍卫马来政治权力。

印度人和华人如果反对马来人企图制造的种族暴动的话,他们会叫印度人和华人滚出马来西亚,回去印度和中国。然后马来人就开始哭哭啼啼的,他们会说华人拿走了这个国家的财富,马来人什么也不剩了。

每个人都是爱哭鬼,每个人都在为自己所受到的不公而哭哭啼啼的,可是他们只会做这些动作,他们又哭又闹的责怪其他人对他不好,他们却不会真起来对抗,为他们更好的前途而努力。他们会找另外一个可以给到他们好处的家伙,他们什么也不做,他们要另外一个家伙做些事。

沙巴和砂拉越的土著也是这样,有五成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入来自沙巴和砂拉越,可是这两个东马州属只获得整个发展开支的一小部分。就这样,东马人哭爹喊娘的,他们从未加入马来西亚,就像马来亚其他十一个州属那样。他们实际上是与马来亚同等地位的,而不是和马来亚的十一个州属同等。联邦政府不尊重《二十点条约》(20-Point Agreement)。

他们哭哭啼啼的说,沙巴和砂朥越人受到恶劣对待,可是这两个州属却分别把砂拉越的31个国会议席中的30个,还有沙巴州的25个国会议席中的24个给了国阵。可是他们却在那里哭哭啼啼的说,我们被恶劣对待。

大马人别再闹了!无论是什么糗境都是自找的,别埋怨这,埋怨那的。你这是自寻死路。

如果不是砂朥越的30个国会议席,沙巴的24个国会议席,马华的15个国会议席还有5个来自国大党和民政党的国会议席的话,巫统不能成立政府。在国阵控制的 139席中,这些占了74席。如果不是这74席的话,巫统早就死翘翘了。它自己只在国会中占了65席。在总数222个席位中,65席只能让巫统成为反对党。因此,别哭哭啼啼的,是你自己决定让巫统执政的,是你自己决定让巫统恶劣对待你的。

别再哭哭啼啼的,别再责怪马来人了,这和马来人无关。马来人比华人和印度人和沙巴及砂拉越的土著还要难过。马来人责怪华人和印度人,还有沙巴及砂拉越的土著给了巫统现在所掌握的政权。如果不是华人、印度人和沙巴及砂拉越的土著的话,巫统早就被踢走了。因此,别再哭哭啼啼的诉说你是如何的被恶劣对待的,你咎由自取,你活该倒霉。我甚至希望巫统继续干出他们正在干的事,或更糟的事,这样才能给你一个教训。

而马来人也别在哭哭啼啼的诉说他们的经济是如何的落后,或是说华人『偷走了』这个国家的所有财富。那又怎样?这只不过表示了华人比马来人善于经商,尽管华人在从政方面是笨拙的。这也表示了巫统令你失望,巫统把你骗了,巫统带你游车河了。别责怪华人比较聪明,怪你自己笨,去相信巫统。

没人欠马来人的,你不能说你来自马来屄就意味着你是特别人士。别哭爹喊娘的说马来人有多穷,还说华人拿走了一切。出门去建立去你自己财富,就像华人一样。如果你不知道从何开始的话,那就继续贫穷和落后下去,认命吧!可是别哭哭啼啼的像个爱哭鬼,因为你太笨了,才使得华人占尽便宜。

华人哭哭啼啼的诉说马来人在1969年5月13日对他们所做的事。当然,那是件很惨的事故,我不否认。可是华人也未必无辜,也许在1969年5月13日华人被教训了,可是在其他场合中,华人得势不饶人,他们教训了马来人。

我的一些家庭成员曾经是森美兰皇室的一员,他们被华人屠杀了。整个家族被绝灭了,他们全部死在床上。还有许多的马来人在当晚死在华人手上,实际上是整个社群。

因此,在1969年5月13日,华人被教训了,我的家人也被华人教训了,当时比五一三事件还要悲惨,那是一场种族清洗。我是否还哭哭啼啼的……鸣鸣鸣……华人杀光了我在森美兰的族人呢?我说过要向华人报仇雪恨吗?相反的,我说公平对待华人,给予他们公平的权利。我说这些在大马出生的华人都应该被归类为『土著』(Bumiputeras)。

在去年的三零八全国大选中,4,082,411张选票投给了国阵,那是50.27%。这意味着有一半的选票投给了执政党。在民主制度下,多数人说了算,既然多数人选择了国阵,那为何他们还要难过呢?为什么哭哭啼啼的像个爱哭鬼?

全马有一千五百万名合格选民,可是只有一半的人数有投票。其实,从一半没投票的人看来,还有大概四百万人没有登记为选民。这表示说,在一千五百万合格选民中,只有四百万人投给了反对党。一千一百万人投给了执政党,或没有投票,或没有注册为选民。

因此,这使你成为非常小的少数——不只是少数,而是非常小的少数。四百万人有在关心,一千一百万人不关心,一千一百万人对目前感到满意。别再哭哭啼啼的像个爱哭鬼,你这四百万算得了什么?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少数,你想要的不会被考量进去,因为在民主制度下,少数服从多数,这就是规矩了。

别再哭哭啼啼的,别再来这一套。你自作自受,与人无关。重点是,如果厨房太热了就别呆在里头,如果你不敢反抗,那就把这个国家交给巫统和国阵,然后把嘴巴闭起来。别哭哭啼啼的说自己被恶劣对待,这些哭哭啼啼的人甚至连票也不投,或甚至不是注册选民,这才让我作呕咧!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Malaysians are a bunch of cry-babie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3-09-2009
翻译  ∶西西留

15 条评论:

匿名 说...

吉隆坡)內政部秘書長拿督斯里馬目阿旦今日(週四,9月3日)宣佈,全國總警長丹斯里慕沙哈山已獲得續聘1年,他將繼續服務到明年9月12日為止。

他說,國家元首元首端姑米占再納阿比丁在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建議,以及以內政部長拿督里希山慕丁為首的警察總監委員會的推荐下,同意延長慕沙哈山的合約。

慕沙哈是在1969年11月11日加入警察部隊成為警長,他曾擔任全國肅毒組(現為全國毒品罪案調查組)副主任、新古毛警察訓練學院教官、武吉阿曼訓練中心行政部警官、全國刑事調查組助理總監(檢控組)、全國刑事調查副總監、柔佛州總警長、全國刑事調查總監。

他在2005年調升全國副總警長,2006年9月12日升任全國總警長,在1年後以合約方式續聘1年。

西西留 说...

谢谢楼上的,已经知道了。

好戏快上场了……

同时,公告各位读者,西西留不做校对了,请善心读者自行留言列出错字,西西留会回来修改。给大家麻烦,西西留再次向大家说声道歉。

另外,今天是赵明福七七,给这位义士烧香祝福吧!

谢谢

匿名 说...

贼头有那鸡的把柄,这也是很无奈的

大眼睛 说...

不是纳吉建议的,是吴清宝要他做下去,不做的话全部完蛋,因为新上任会把旧地盘全部洗牌,在放自己人上去。

其实换谁做都一样,除非换政府,不然马来西亚会越来越乱。

匿名 说...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6404/84/

匿名 说...

“知道”今天,应该改为“直到”今天

匿名 说...

哈哈,RPK这次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一起骂,其实我们不该自哀自怜,互相指责很容易,要提出正面的意见却很困难,有时我们真的需要反省反省自己。

匿名 说...

印度人和华人如果反对马来人企图制造的种族暴动的话,他们会叫印度人和"马来人"滚出马来西亚,回去印度和中国
应该是“华人"

我很多同事也是每次说政府不公平对待 他们,可是这些人却连选民都不注册。我也觉得作呕。真的很想一巴掌一巴掌把他们刮醒

匿名 说...

就是要骂,越兇越好.
要让更多人知道和觉醒.

匿名 说...

种族清洗???森美兰皇室的家族被绝灭???整个社群????

这是什么事件???513 在 森美兰有发生什么大事吗?Who can tell this history???

"我的一些家庭成员曾经是森美兰皇室的一员,他们被华人屠杀了。整个家族被绝灭了,他们全部死在床上。还有许多的马来人在当晚死在华人手上,实际上是整个社群。

因此,在1969年5月13日,华人被教训了,我的家人也被华人教训了,当时比五一三事件还要悲惨,那是一场种族清洗。"

西西留 说...

回楼上大大,

这个事件被称为『庐骨屠杀事件』。请阅读一下文章:
惠州先民与十九世纪的森美兰钖矿业

山顶老伯 说...

芦骨?庐骨?

匿名 说...

反对党的『后任政府』时间比国阵和巫统成为政府还要久。-->『候任政府』?

匿名 说...

RPK说的很对,华人讲是很会讲,可是有什么事的时候就躲起来,什么大示威大罢市的别预我,我要赚钱养家的,当作没事就好。

华人最狗了,这些都是自己找的,不管别人的事。那些人还在唧唧卡卡的说什么马华尊严?什么尊严?敢和林冠英对这干,干嘛不找巫统?

正走狗!

西西留 说...

谢谢楼上的匿名大大,已经修改好了。

回老伯大大,是芦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