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7日星期日

留言蜚语:他不知道我在骂他

在民联三党还未有统一的治国理念前,『新政治纪元』是不可能启动的。如果三党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开始前无法整合整个理念,可是,却『不小心』执政中央政府的话,这将是一场灾难,对人民有百害而无一利,我希望刘镇东可以意识到这一点。

西西留好久没在部落格写文章了。因为太久没碰了,就连西西留自己也忘了自己的『专栏』叫什么了,找了许久,才从标签中找着。读者会问:「喂,你不是每天都在贴文章吗?」是的,我的确每天都在不断的翻译最新的网络文章,可是基本上我没写,我只是翻。翻译和原创最大的不同点即是,我的思想会被局限在原作者的概念里头,翻译人必须是非常守规矩的人,原文没说的,翻译人不能擅自主张画蛇添足;原创则不同,那是天马行空,毫无局限的创作。因此,当有些不明就理的网友发出类似「哎呀,干嘛老是翻译,难道英文部落格的说法比较优越吗?」或是「写原创文章才叫部落格文章嘛!」的电邮或留言时,很明显的,他们不理解翻译创作(是的,翻译也是一种创作形式)的原则和其中的局限性及困难度。

一般而言,网友们创建部落格就只有一个目的:『我有话要说』。同样的,西西留也和大家一样,打开部落格,兴致勃勃的想要表达一些想法。可是在动『键盘』前,西西留必须以很短的时间浏览所有的新闻、社论和部落格文章,然后对照同样的新闻,在英文、中文、马来文网报和部落格出现的频密度。接着,把不曾出现在中文网络的新闻和文章进行标签收藏,然后,如果《逐鹿问鼎》或《毫不留情》这两个专栏有新文章的话,就进行翻译。

自从佳礼论坛的ECS大大『荣休』后,《毫不留情》专栏的翻译工作暂时由我顶替。如果是翻译拉惹柏特拉所写的一般叙事型文章,基本上并不吃力,比较困难的部分是《逐鹿问鼎》,因为他老人家会『顺手拈来』的把网上一大堆的资料『复制和贴上』,尤其是一些极度艰涩的法律条文,这些都要进行考究翻译出来。当上述的作业完成后,基本上我已经把『固打』用完,其实这些译文已经『代』我把话说了。

拉惹柏特拉对他的本文被译成中文版没多大信心,他说:「这是前车之鉴,早期在对《凯里传奇》进行马来文版翻译时,我读了之后发现和我原来的意思相距甚远。更糟的是,现在我连中文也看不懂,要如何来确保那就是的原意呢?」当然,西西留不是中文沙文主义者(虽然我老妈曾这样形容我),我不想贬低马来文词汇对英文的表达能力,可是使用中文进行时事类的表达是绰绰有余的,我的回答是:「中文是一种很古老的文字,几乎所有的英文谚语都能在中文找到匹配,没有什么是翻译不成中文的。」我给他保证。

其实,这现象反映出,受中文教育者和其他语文教育者之间的一种代沟现象。在《星洲》和《马来西亚前锋报》交锋时期,马哈迪建议马来报应该开设中文版。曾经有一个英文部落格指出:「马来报指华文报扭曲他们的文章内容,可是这一小群的亲巫统马来人却从来没想过,实际上华人是读得懂马来文的,如果需要,他们可以轻易的从网上获得原文,以对照是否华文报有无曲解,反之,马来人却无法办到。」

读者们读到这个段落,心中的那股『大中华』优越感有开始酝酿起来了。「我知道他在骂我什么,可是他不知道我在骂他」,这大概是一般华人的想法。其实,如果读者细细的分析这两段话就会发现,其实华人陷入的思想枷锁,就和马来人的『马来人特权』没两样。以下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联合邦宪法》第153条(1)款:

「元首有责任根据此条款的规定,维护马来人的特殊地位和其他族群的合法利益。」

《联合邦宪法》第3条(1)款:

「回教为联合邦之国教;惟其他宗教可在安宁与和谐中在联合邦任何地方奉行。」

马来人在诠译上面两项宪法条文时看到的是『维护马来人的特殊地位』和『回教为联合邦之国教』。你敢挑战这两项条文的话即是叛国,这就是政客的诡辩。反之,非马来人在以上两项条款看到的是『维护其他族群的合法利益』和『其他宗教可在安宁与和谐中在联合邦任何地方奉行』。其实,只要把整段句子看完,这些条文要表达的即是『我维护你的地位,和其他人的权益』,里头可没说『我只维护你的地位』,或『我只维护其他人的权益』。陈炘铠法官说过,宪法是写给普通人读的,你无需成为一名宪法专家才能读得懂宪法。我们一般人和律师唯一不同之处是,他有执照,你没有执照(当然律师赚的钱也比一般人要多些)。

西西留刚才说过,我们华人常会这样想「我知道他在骂我什么,可是他不知道我在骂他」,然后开始沾沾自喜。这和上述的两段式说法原理雷同。我们所沾沾自喜的是『我知道他在骂我什么』,可是我们却没看到『他不知道我在骂他』后面的隐忧,这就是我国最基本的文化隔膜。当『他不知道我在骂他』的情况下,即是误会和隔膜的开始。要解除这个困境,就必须先解除『他不知道我在骂他』。

在这个部落格中,西西留曾经留言「民联三党中,行动党的前途地位最岌岌可危」。一些网友私下给我写了电邮,驳斥这个看法。当然,与拉惹柏特拉一天三百多封的读者来函比较起来,给西西留写信的读者就区区五六封,所以可以有时间细细的在做探讨。许多人说,三〇八政治海啸是马来西亚『新政治纪元』的开始,西西留不以为然,三〇八政治海啸是国阵过度贪污腐败的必然结果,它不是『新政治纪元』的开始。理由很简单,在民联三党还未有统一的治国理念前,『新政治纪元』是不可能启动的。如果三党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开始前无法整合整个理念,可是,却『不小心』执政中央政府的话,这将是一场灾难,对人民有百害而无一利,我希望刘镇东可以意识到这一点。

有人会说「有啊!行动党的理念就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啊!」

西西留这样说明好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个口号,就像是个小学生高喊「我要成为好学生!」一样。可是要如何成为好学生呢?好学生的定义是什么?全班第一才算是好学生吗?全班第一可是运动不行可以算是好学生吗?成绩不好,可是绘画一流可以算是好学生吗?

口号转化成实质可运作的政策才是关键,这才是治国的最重要根据。无论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纳吉的『一个大马』或是哈里斯伊布拉欣的『大马之子』,其原则是一致的——国民归属感。如何照就这种归属感呢?当然就先由思想的交流开始,如果根据西西留上述所形容的情况,各族间是无法融合的。当一群人根本看不懂另一群人的文字时,融合如何开始?

巫统主导的马来民族主义份子提出,「其他源流语文是国家团结的绊脚石」,这并非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这是以马来人的立场为出发点。作为少数族群的马来西亚华人,继续采取旧有的防堵策略,最终只有自取灭亡。华社需要做到的采取主动迎击,『让他知道我在骂他什么』即是重点。

《当今大马》的三语版,《独立新闻在线》最近开创的马来文版,以及《星洲》的英文版都是一项好的努力。可是,这些是舆论,不是政策。舆论可以对社会潜移默化,可是实质对国家形成全面变革的只有政策。撇开各党派之间的权力纠纷不谈的话,回教党没有这个治国原则问题,他们的政策即是『回教国』;公正党虽然有点问题,可是问题不大,公正党的『烈火莫息』基本上就是『改良版』国阵,『还原』前马哈迪时代的政治生态,同时纠正对非马来人不公平的政策,同时,公正党具备足够的政府官僚的管理经验;唯一没有官僚管理经验和治国政策的政党就只有行动党。

行动党在很努力的『学』做政府,实际上,在管理结构而言,民联只掌控了州政府的最顶层,支撑整个系统的还是回到马来人为首的公务员,甚至就连州法律顾问也无法安置『自己人』。在三〇八全国大选后,那些被选中作为州行政议员的州议员们大吐苦水,因为他们必须『紧盯着』他们的下属办事,以免被暗中做破坏,许多州行政议员也被迫找回『前朝旧臣』来处理手头上的事务。黄朱强暗示刘天球『勾结黑帮』的事件也就是在前述的情况下演变出来的。

对于一个『过度政府』而言,这是一点也不出奇的。中国在民初至中共掌权初期,也必须使用前朝元老来继续维持官僚的运作。两者的差别在于,孙中山的民国政府是个弱势政权,而毛泽东的共产政府属于强势政权。其实,任何一个政府的变换,都需要少则十年,多则二十年的时间进行全面改造。即使如中共政府这样的强势政权,也需耗费十年才『稳住』整个政局。在山东省,解放十年期间还是经常有武装冲突和土匪作乱的情况。如果在这段『过渡期』无法进行有效改革,最终即是政权倒台,而目前民联政府所面临的也是一样的局面。

谈政治,却不谈治国,是白谈。谈时事,却不谈原则和政策,是胡扯。西西留将在闲暇时与各位探讨『如果给你一个国家,你要如何治国』,下回见。

25 条评论:

蹲拉撒 说...

『让他知道我在骂他什么』即是重点。

我喜欢这句话。想不到西西大大写文章如此了得,读得很痛快。就如大大说的“谈政治,却不谈治国,是白谈”,我们大家花太多时间在谈,可是却没有找到根本。期待大大继续写“你要如何治国”。

匿名 说...

西西留的文章学得很好。文法很舒畅。里面的内容概括了目前马来西亚政坛和人民真正面对的问题。这问题不简单,也不好处理。这文章理该由大学专修政治学的人来给党政者和人民一个提醒。
目前马来西亚的前途是真正的在敲警钟。过去的制度可以说没有一点是马来西亚人民的贡献。治国的方法和国内的一切政府操作制度基本上都是源至于英帝国的一套制度。这制度的真正名目也经过这次金融海啸给证明不可行。里面就是人的贪婪的表现。从经济利益到集团操作然后到政治的控制。
民联要如何带领一个新的政治纪元是小题。里面的领导大多数都是机会主义者,没有几个是大材之士。更不说有自己的政治理念。政治的关键就在于如何致富人民,为人民服务。马来西亚的君主制也不可行,因为,但皇的人士都是自私自利的一群废物。
马来西亚真正的到了一个前途交叉口。我希望西西留的这份少有的坦诚文章,可以让民联的资深领导人,好好的重视。在马来西亚可以有如西西留的这样人才是少有。应该好好地让他做一番贡献。

匿名 说...

一针见血!!!西西留大大可以把这篇文章用英文写了寄给民联领袖吗?
还有,请问大大觉得要怎样才能摆脱这个困境?

匿名 说...

以前我总以为他不知道我在骂他。

现在.......我才知道懂华语的马来人越来越多。

张天旺 说...

当前时间已在加倍浓缩加速,过去需要二十年的如今就只需要2年。

leejiajia 说...

第一次读西西大大的文章,西西有才~(@^_^@)~

说到骂人,人家听不懂有什么好玩呢?那不就暗骂暗爽(⊙_⊙)?
就好像老公老是不知老婆唠叨些什么?老婆不就老是气坏!

骂人就要有回骂那才好,然后骂人骂到人家“口哑哑”那才叫爽( ⊙o⊙ )

Susuteh 奶茶 说...

少写评论,却能一鸣惊人!
西西兄果然是位人物.

匿名 说...

要全面改革就一定有付出和牺牲,艰难的改革是必经之路,与其坐以待毙,活得那么不痛快,不如杀出一条血路。。。
西西大侠好文章,请受小徒一拜。。。
加油。。。

匿名 说...

长腮须的通常都是痛快的汉子!说话痛快!连文章也痛快!
西西留,要如何杀出血路?请指示末将!

袁怀仁 说...

呵呵,我读完了才发现原来是西西留大人的原创,有点"不习惯"西西留写文章。。。。因为,实在写得太顺畅了!!!
我还以为西西大人只会翻译,原来大人的思想这样广大。。。。大人的心胸和气魄真的本地很少见。我从大人身上看到马来西亚的希望,希望有更多像大人这样想法的人从政,马来西亚才会变得更好。
谢谢西西留大人!

袁怀仁 说...

楼上大大做么知道西西留长腮须?西西留是长得很多胸毛,像绿林好汉那种样子吗?呵。。。呵。。。

匿名 说...

政治思想已经是一门很久没有人敢去思考的问题了,搞不好就是叛国,再来就是沙文主义。
每当人们安定了现况就不想去改革。这就是人的惰性。尤其一个政府党政那么多年的霸主位置。
西西留说得没错。民联还未有统一的治国理念。但这也胜过国阵的任何政策。目前国政根本就是过势政府但还死来不走。基本上也因为他们下不来,下来是死路,不下来也是死路,就宁愿牺牲人民的利益,搞不好就来一个军权主义。
其实,世界上没有一个治国理念可以说是100%的对或错。最终还是在党政者是不是真的给人民带来利益,为前提。
只要民联可以把这种点抓紧,怎么也不会坏过40年的国阵。
民主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或者君主制度。什么都好。只要可以为人民服务就是好的,对的。马来西亚的国阵还当人民是60年代的Kampong Boy,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来届大选肯定来个大惨败。然后最好就是扣留部长的护照。来个秋后算账就可以知道他们做过多少的好事。
人民们,好好的支持西西留的无私贡献。好好的,给你下一代带来一个好的社会和政府。

四月 说...

大哥要多写原创文章,您的分析能力超强,观点也很透彻,不写太可惜了。

了解其他族群的想法固然重要,可是在看中文政治部落的一群如果只会在佳礼和一些政客的部落流连的话,思维还是不能突破狭隘和偏激的。

大哥的文字会是一盏明灯,四月希望大哥多写多发表。

匿名 说...

西西留大大说:“行动党在很努力的『学』做政府,实际上,在管理结构而言,民联只掌控了州政府的最顶层,支撑整个系统的还是回到马来人为首的公务员”
我们都知道目前的整个官僚体系都是有马来人掌控,虽然说马来人不一定支持巫统,可是要怎样做才能有效的在这个权力金字塔中稳固下来呢?
希望西西大大发表一下意见。谢谢

西西留 说...

谢谢大家留言,由于今天的『固打』用完了,西西留没『电』了,所以没法详细的回应各位,再次说声抱歉。

×××××××××
谢谢蹲拉撒的鼓励,有空西西留会继续说。
×××××××××
谢谢二楼匿名大大,要不然大家都叫匿名,就不知道在跟谁说话了……

『这文章理该由大学专修政治学的人来给党政者和人民一个提醒。』

苏格拉底是教补习的,不是政治学家
老子没周游六国,他也不玩政治
甘地是学法律的,不是学政治学的
孙中山是医生,他不是学政治学出身的
毛泽东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毕业,早期是图书馆打杂的,后来开书店,可是他也不是学政治学的。
莱特兄弟发明飞机,可是两兄弟连高中也考不上。

当然,我可以在继续举例,可是,西西留要说明的只有一点:
「政治就是管理人民的事情,这桩事既然和人民有关,可是我们却要专家来告诉我们人民需要什么,这不是很可笑吗?」

当然,以后西西留再回来与大大探讨您提出的几项论点。同时,谢谢您的鼓励。
××××××××××
『西西留大大可以把这篇文章用英文写了寄给民联领袖吗?』

谢谢匿名,要让别人理解自己的想法是很难的,有机会会试试。

『请问大大觉得要怎样才能摆脱这个困境?』

实践!实践才能摆脱困境。问题是,你要实践什么?
××××××××××××××××
『以前我总以为他不知道我在骂他。现在.......我才知道懂华语的马来人越来越多。』

不够多,还需要再多些。

××××××××××××××××
『当前时间已在加倍浓缩加速,过去需要二十年的如今就只需要2年。』

谢谢天旺大大,有些事物可以速成,有些速成反而容易毁灭。一件事物可以在2年内成就,也可以在2年内毁灭,道理就是这样简单。
××××××××××××××××
回( ⊙o⊙ )大大,

啊吖阿吖阿吖阿吖阿吖阿啊吖阿啊吖阿吖
××××××××××××××××
回奶茶大大,
您是鸣鸣惊人,西西留差太远。
××××××××××××××××
『要全面改革就一定有付出和牺牲,艰难的改革是必经之路,与其坐以待毙,活得那么不痛快,不如杀出一条血路』

好吧!居然大大如此爽快,就封你为《十六旗三江神威振山河统帅大嘟嘟》好了。
××××××××××××××××
『西西留,要如何杀出血路?请指示末将!』

《十六旗三江神威振山河统帅大嘟嘟》被楼上的领走了,只剩下《左卫门懿使统领九州八十二省千骑大元帅》了,要不要?
××××××××××××××××
哦,怀仁大大,谢谢鼓励。您也是热血青年,加入政党吧!
还有,西西留长得像土匪,没错。
××××××××××××××××

好的,西西留没『电』了,明天继续。谢谢各位!

赌懒国阵到了极点 说...

十六旗三江神威振山河统帅大嘟嘟

大嘟嘟(>_<)呵呵呵呵。。。。。。。

猫头李 说...

我觉得民联最大的问题就是领袖素质参差不全,好多都是混水摸鱼之辈。
除了要把民联内部的治国纲领整理以外,最重要的还是候选人素质。蜀中无大将,大概这是民联最大的问题。民联应该多加挖掘民间的人才才有办法对抗国阵的金钱政治。政治素养高的人不会这样容易受国阵的乌烟瘴气影响。
谢谢西西大大的文章!

匿名 说...

紙上談兵很容易哦,要把概念實行又是一回事。一個評論家,一個經濟教授,一個哲學家,一個教育家,可以長篇大論的把各種實況點滴清澈呈現在世界面前,也可以三言兩語道出問題的重點,但是這部表示就能在現實世界中把問題解決。

小事如朋友之間情誼,家庭之間的瑣碎煩惱,社區的點點滴滴,到大至國家大事,專家分析建議洋洋大觀,真正實施起來才知道頭痛是個人才能體會,書本上醫學上的理解也不過是紙上談兵。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

匿名 说...

『请问大大觉得要怎样才能摆脱这个困境?』

实践!实践才能摆脱困境。问题是,你要实践什么?

回答得真好!西西大大,给你一拜!

eric foo 说...

潜水太久,氧气用完了上来透透气。看翻译文章久了有点呆,这篇原创是清新剂啊!西西大大继续继续,加油加油,充电充电!

玉刚 说...

我是一个不喜欢长篇大论的人(上天没有分配写作固打给我,想跟大大借一点),所以到今天都没有部落格,但是每一次看到西西留大大的文章(尤其含有大大想法),都忍不住想写一点东西。因为真的太感动了。。。膜拜大大

说到行动党,或许是党性重的人才会关心她的未来(改变党是很傻的想法,要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已经很难,更何况整个党)(今天,还有多少个行动党党员,甚至领袖明白何谓社会主义?)如果火箭领导层没有魄力和智慧落实制度思想上的改革,行动党注定只能是国家改革流程的过客。但是对大众而言,党可来可去,最重要国家社会可以借助机会逐步建立健全的政治制度;就算行动党不得善终,但是,至少她应该完成她的历史使命-改善国民的政治意识;只有有素质的国民,才有有素质的国家。

说到如何『让他知道我在骂他什么』 - 这是其中一个必须改善的地方,这也是国民素质低下的其中一点; 曾经出席过一个论坛,被人问到关于“国民型学校对种族融合的阻碍” - 我的回答是,不关媒介语的问题,而是学生面对国语的态度(语言能力不强的学生尤其讨厌国语加重他们的负担)(有些家长灌输错误观念-马来文是读来给你上政府大学)(有些身为专业人士的家长甚至乎告诉孩子马来文没有前途,拿来考试用而已,不用太认真);请问在这样的环境底下成长的孩子,会懂得尊敬友族,尊敬国语,会懂得如何与友族和睦相处吗?所以我告诉那位印度朋友说,要解决种族融合问题,要嘛学习新加坡,选择折衷方案-立英文为国语或是强制性国语必须加强教导(不是好办法,但是改革就是痛苦的)

谈政治,却不谈治国,是白谈。谈时事,却不谈原则和政策,是胡扯 - 一针见血
单单观察火箭主导下的槟州政府,就可以知道火箭并没有执政的大方向,有的只是小动作多多
治大国如烹小鲜,其实一点也不夸张 - 毕竟,只要你有菜单,有材料,有步骤,有工具,煮东西一点也不难;难是难在有些人连要煮什么都不知道;有些顾客则因为反感之前的厨师太过烂,所以现任厨师只要煮的东西可以进口,大家就心满意足了。。。

ECS283 说...

我是逼不得已“荣休”的。

匿名 说...

西西留大大这篇写得很好,我重复读了两次还是很感动。希望大大继续写下去,希望大大的文字能够影响其他人。
这里有小疑问,请问西西留大大是党内人士吗?为什么大大对政党事务看得这样透彻?.....只是小疑问,我电邮大大,我们私下交流好了。谢谢你!!!!

输小小 说...

西西留,你以前告诉过我,你会在三十岁之前完成“整套”工作。我期待了好多年,现在过了三十岁很久了,你还记得你当年的承诺吗?
西西留,别再埋没自己了,你本来就不是跟班的料,你不是守本份的人,你的思想早在中学时就定型了,你的思想无限辽阔,你必须为国家做点事,请你继续写,就像你当初的想法那样。
输小小继续潜水读你的文章。。。。。。

玉刚 说...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113861

真的很痛心,党领袖(雪州)都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也麻痹了神经,加上党/政务的繁忙,危机意识严重欠缺。。。执政期已经过了一半,比较出彩的领袖就只有邓章钦,杨巧双,黄瑞林等几位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