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4日星期二

毫不留情∶我的展望,我的使命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MY VISION, MY MISSION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4-10-2008
翻译  ∶ECS283
自2001年以来,我的家被搜查了5次,被警方扣留6次,被内安法令扣留两次。值得吗?也许以下所摘自奥巴马的著作 --「无畏的希望」的一些内容,能够解释这一切。

大马X档案
真相就在外边!

不论一个人属于何种文化,他都不会喜欢受欺负。没有人会喜欢生活在恐惧之中就因为他或她的想法不一样。没有人会喜欢贫穷或饥苦,也没有人会喜欢生活在劳力和收获不成正比的经济制度之下。如今的自由市场和自由民主的制度所塑造出来的一些发展中国家,也许还有瑕疵;它也许反映出了太多有权势对无权势的利益。但那制度是必须要时常改进的。而就是在这个时候需要改变那以市场为基础的自由民主,以便提供全世界的人最好的机会和更好的生活。

到时,我们的挑战就是确保美国的政策推动国际制度,朝向更公平,公正,和繁荣的方向。这就是我们推崇的规范,保有我们的利益也保住了这个在挣扎中的世界的利益。为了做到这点,我们也许要在脑内保留一些基本的原则。第一,我们应该对那些相信我们能够独力从暴政中解放他人的人感到怀疑。我同意布什在他的第二次就职演说中所宣称的要自由的普遍期望。但在历史中有几个例子显示男女的自由的渴求是通过外来介入才得到的。在上世纪,从甘地对抗英国殖民的运动、波兰的团结运动到南非的反种族隔离运动,几乎所有成功的社会运动都是因为当地的民主醒觉的结果。

我们能够激发及唤起他人对自由的主张;我们可以透过国际座谈会与协定来订下标准让他人跟从;我们能够提供拨款帮助刚转向民主的国家建立公平的选举制度,训练独立新闻记者,培养参与公众的习惯;我们可以代表被夺去权利的当地领导说话;而且我们可以应用经济及外交来对那些时常妨害他们自己人民的权利的人施压。

但当我们通过枪杆子、金钱上支援支持对华盛顿有利的经济政策的政党来捍卫民主时,或是遭到得不到当地支持其展望如查拉比(Chalabi)般的流亡者的摆布时,我们就不会眼巴巴地等着失败。我们只是帮助暴虐的一方把民主运动份子涂饰成外来势力的工具,反而延误了当地原本得以成长或出现的民主。

这里最重要的是,所谓自由不只是选举罢了。在1941年,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说他期望一个推崇四大自由的世界∶『言论及宗教信仰自由,从贫穷及恐惧中自由』。我们自己的经验告诉我们最后那两项自由 -贫穷及恐惧中自由 – 是其它所有人的必要条件。这世界的其中一半人口,大约有三十亿人的每天收入是少于美金2元。一个选举至少不是个结束;而一个起点,不只是个判决。这些人对「选举统治」的要求不外是像大多数的我们对一个普通生活上必须有的构成的定义一样 – 食物、居所、电供、基本医疗、孩子的教育,还有在不必涉及贪污、暴力、滥权下也有能力生活下去。如果我们要赢得加拉加斯、耶加达、奈洛比或德黑兰人民的心,只是把投票箱传给他们是不足够的。我们必须确保我们推崇的国际规范能够加强而不是妨碍人民的物质观和个人安全观。

8 条评论:

匿名 说...

He deserved the best respect from me for all political related figure in Malaysia. I think this blog site should have one of the similar for Malay and translation and vice verse.

《大馬部落》 说...

恭喜入围《十大推荐部落格》,请点击http://mybloggercon.com/award/top-10-blogs/

小人物 说...

恭喜入围《十大推荐部落格》,终于有人看到你的努力和坚持。

了凡 说...

也应该像委员评语说的自己做些文章,别尽是做些翻译他人的作品。我坚持忠于原著创作,请你也体量一下他人的劳动成果!

西西留 说...

看来你没写过什么东西吧?你晓得什么是“劳动成果”吗?

你认为翻译一篇文章所耗用的时间多长?

最重要的是,我并没有提名自己参加这个比赛,这是网友自行推荐的。

如果你不明白这个部落格的主张的话,请重新进入【关于本人】了解一下我的主张。

所有部落格都有一个规矩,就是「不喜勿入」。

西西留是厚道的人,没事我不骂人的。西西留只是奉劝一句,你不懂什么叫原著,也不懂什么是劳动成果。

西西留 说...

小人物:
安啦!少年的。
这是对方翻译文学的一种鼓励,可是高手如云,能够入围已经让我觉得很安慰。
谢谢您的鼓励!

西西留 说...

To 匿名,
Thanks for your comment.

I am not sure if anybody else have done similar work in Malay.

Literary translation in Chinese is somehow more impotent compare to Malay. The reason is simple: unlike Malay, in Chinese, all the terms and person's name had to be converted into pure Chinese text. As for Malay language, all name and term can be cross-reference to each other. Hence, technically speaking, translation for Hieroglyphic (i.e. non-Latin based character) require plenty of skills and higher level of conversion method.

I notice that recently there are some MT readers leaving comments in my blog. Since I have never done any promotion for my blog, accept registering it to search engines. I thank you people for notifying others to come to my blog and I hope all these efforts can act as a bridge to enrich local social-political literature.

No Eye See 说...

西西兄,路过拔刀不平,像了凡这种无聊人别理他去,继续加油,马来西亚正需要你们这些热血青年才有救,小的挺你!!!衷心祝贺您入围《十大推荐部落格》!!!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