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2日星期二

逐鹿问鼎: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he wood for the tree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2-05-09
翻译  ∶西西留
校对  ∶Hoss

如果民联在跳槽发生前的两个星期解散议会,这些事还会发生吗?巫统引发的跳槽不就是表示了霹雳州政权不稳固吗?这次的跳槽也许是一次传奇性或隐喻性的木马城,不是吗?

让我们别忘了带来这些混乱和不确定性的两个课题:不道德的跳槽行为,以及不幸的霹雳州立法议会的解散被拒。这两个课题导致霹雳人的指示无效,也把他们选择的政府抢走了。

还原这些损害,维持霹雳州安宁的唯一理智和聪明的做法就是还政于民,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课题。让人民自行决定谁该组织政府。

别无他法。

国民醒觉运动主席 P.拉玛克里斯南(P. Ramakrishnan)

*************************************************
当初原本不是他继承端姑阿都拉曼(Tuanku Abdul Rahman)逝世后留下的森美兰州大严端(Yam Tuan Besar)位子。是的!曾经是熙熙攘攘的主要街道,端姑阿都拉曼路(Jalan Tuanku Abdul Rahman)的路名就是取自端姑阿都拉曼。他的名字和独立之父,大马的首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常常混淆在一起。

可是,我们可以责怪大马人有限的教育背景吗?何况,全世界还有多少国家还有存在皇室呢?而且,国王和首相同名的情况很可能在世界历史上是头一遭。无论如何,有名字开头的『端姑』和『东姑』可以很明显的分辨出来,前者是国家宪法首脑,后者是国家政治首脑,这并不混乱。

可是很自然的,大部分人不会对他们有兴趣,尤其是它根本就和他们的生活毫无无关,也不会令家里米缸里的米常满,他们所关心的,也是唯一他们所关心的是三餐温饱罢了。我们有两位叫『拉曼』的人在管理这个国家,哪一位『拉曼』的权力较大呢?这只有那些高等学术机构做研究的人士才能够理解。

英国部长来到这个国家进行访问,他以为马来亚依旧是英国殖民地。也许在过去的日子是这样,可是马来亚已经在1957年8月31日开始的下一分钟已经自治了。一名部长应该被允许会见首相吗?是的!如果那位首相是英国殖民地的首相的话,可是马来亚并非如此,它已经成为了独立的国家。此外,英国首相会同意接见一名马来亚部长吗?部长会见部长,首相会见首相,不都有一套正式的程序吗?最糟糕的是,有人不请自来,大摇大摆的就这样进入了首相署办公室。

这位英国部长是如此的傲慢无礼,他忘了马来亚人已经不受白种人的指示了。当他被阻止进入首相署办公室事,他气的急跳。后来,他会见了最高元首,他提起了这位『无礼』(kurang ajar)的首相,并建议陛下开除这位没礼貌的东姑阿都拉曼。

端姑阿都拉曼对这位令人感到不安的白人的滑稽动作感到可笑。「我尊贵的先生,在这个国家中,国王不能开除首相,可是首相能开除国王。」是的!最高元首做出了『公孙并坐——大小不分』①的比喻,也因为如此,马来亚很可能避免了一场重新被殖民,或是类似福克兰群岛(Falklands)②战役的战争。
①英文谚语:狗摇摆尾巴或尾巴摇摆狗(the dog wags the tail or the tail wags the dog),形容本末倒置,西西留使用歇后语『公孙并坐——大小不分』取代,意思是说:古人重礼仪,讲究尊卑长幼,就象现今领袖坐台上排序一样。爷爷(尊长)和小孙子(幼)并坐,自然大小不分了,这是说人不懂规矩,少教养。
②1982年3月19日,阿根廷人登陆福克兰群岛南乔治亚岛并升起国旗。4月2日,加尔铁里总统下令对福克兰群岛发动进攻。随后,英国派出海空军对福克兰群岛和周边海域的阿根廷军队发动进攻,登陆并攻占福克兰群岛。同年 6月14日与英国签订停战协议。英国通过本次战争重新控制了福克兰群岛,但是阿根廷至今仍未放弃对该群岛的主权要求。
维基百科:福克兰战争


后来,这位可称得上是最佳马来绅士的人士逝世,是时候为森美兰州皇室挑选一名皇族作为他的继承人了。他的(其中一名)儿子名叫端姑慕纳威尔(Tuanku Munawir),被选中成为王位的继承人。巫统介入这件事,擅自决定端姑慕纳威尔的弟弟端姑惹化(Jaafar)应该被立为新严端,而他的儿子穆克里兹(Mukhriz)则被绕过。

端姑惹化统治了森美兰州四十年,他在位期间,州务大臣来来去去,连他们的名字也不记得了。可是有一位州务大臣却和(这位)统治者不咬弦,如果在任何场合中,这位州务大臣有被邀请出席的话,他(统治者)将从不接受这些邀请。如果这位州务大臣走进一个房间,端姑会即刻离开,回头说他要去补一补妆。

可是,无论他如何尝试,端姑惹化不能强迫首相革除依萨沙末(Isa Samad)作为州务大臣的职位,端姑必须忍受很多年的痛苦,他必须面对伊萨作为他的州务大臣,却又动不了他半根寒毛。当年霹雳州苏丹伊特里斯(Sultan Idris)要求加扎里贾维(Ghazali Jawi)当州务大臣,不也是被拒绝了吗?登嘉楼州苏丹伊斯迈也是同病相怜,当年他要聂哈山(Nik Hassan),可是巫统却靠向他们自己的州务大臣人选。彭亨州苏丹也遭受了同样的困境,他甚至大发雷霆,可是却无法驱逐拉欣峇卡(Rahim Bakar)作为州务大臣。

是的!巫统,也只有巫统能够决定谁可以成为州务大臣。没错,(人选的)委任需要和统治者的意愿契合。可是,当被委任后,统治者能做的不过,只有寄望在来届全国大选后,他的『冤家』能够离职。统治者如果还想继续坐在他的宝座上的话,没人敢吃豹子胆,违背巫统的意愿革除一位州务大臣。

后来端姑惹化逐渐衰老,体弱多病,看来时日不多,为了确保王位不会回到慕纳威尔的子系手中,端姑惹化立了他的儿子为摄政王,基本上就是在表示那是他选择的继承人,也就是他的儿子。可是当端姑惹化逝世后,王位回到之前被『绕过』(bypass)的慕纳威尔的儿子手中,而不是他(端姑惹化)那位已经被暗示为继承人的儿子。

可是,这不是很古怪吗?就因为这些政治主子决定谁该被『绕过』谁,以确保坐上王位的那位继续对政治主子保持友善,雪兰莪不也是因此而把继位的次序给搅和了吗?登嘉楼、柔佛、吉打,还有许多的州属同样的也在决定继位次序时受到干预,以便这些新统治者能够为那些坐在首相署的人士服务。

每个州属都有自己的制度,每个州属都是独特的。当伊特里斯当上霹雳州苏丹后,并非是他的儿子被立为摄政王。这位摄政王(Raja Muda)※的年纪比苏丹伊特里斯大,我们称呼他是『老拉惹慕达』(Raja Muda Tua),后来,拉惹慕达先苏丹伊特里斯早过世,这就是所发生过的事,『亲王』却不年轻,是一位『老亲王』,和苏丹的年纪差距是如此的大。
※霹雳州摄政王的封号称为『拉惹慕达』(Raja Muda),马来文『慕达』即是『年轻』的意思

于是阿兹兰(Azlan)因此而好运当头,他从一位退休的首席大法官,变成了现在的摄政王,命运使然,伊特里斯不久后逝世,阿兹兰顺理成章的接任王位。可是阿兹兰却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决定,他委任他的儿子纳兹林(Nazrin)成为摄政王。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你我都有这样的一天,不是吗?苏丹也不例外,这是否则表示说在阿兹兰逝世后,纳兹林将能够继承王位呢?森美兰没这样的案例,雪兰莪也没有,一些州属也没有。摄政王自动继承王位的传统,在近代苏丹的继位中并非如此,历史已经说明了这一点。纳兹林是否能够继承他父王的王位,全靠巫统的心情而定。

是的!我们的那位有智慧的独立后第一任最高元首曾说过:国王不能开除首相,可是首相可以开除国王,这个道理至今不变。在过去发生过许多次,每当王位悬空后,首相决定谁来继承王位。这是过去一直都在发生的事,未来也将会如此。任何一位『深谙世事』的统治者都了解,他们的生涯全都掌握在控制首相署的那位人士的手上。

令人感到沮丧的是,目前发生在霹雳州的事是可以理解的,没有人能说这是不可理喻的。这是关于正义,以及对宪法的尊重。可是,不就是华人自己在重复的大喊大叫说:『这是在自我保护』吗?

华人很机灵,华人很聪明,华人很会精打细算。华人也许支持反对党,可是却永远也不抛头露面,因为他们需要保护他们的饭碗。我们怎么能够冒着破坏我们自己的安乐窝和财富的情况下,公开反对这『极度强大』的巫统呢?

很公平的说法,很合理的结论,这就是华人的『交战规则』(rules of engagement)。其实,也不止是华人,马来人也是有同样的想法,印度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最近兴权会亮相后。

是的!我们需要保护我们自己的个人利益,我们需要确保我们不会破坏自己的职位,我们可以为人民牺牲到一定程度,只要我们个人不遭到麻烦就好。可是我们却期待其他人为人民而牺牲自己的利益和他们家人。

这是双重标准,我们要其他人为我们受苦,可是无论什么理由都好,我们拒绝因为这样而使到自己不便。当有谣言说三十名国阵国会议员将会跳槽时,大家都跑到街上大事庆祝。可是当民联州议员跳槽时,到处都有人在谩骂和责难。

当法院的判决对尼查有利时,『上帝已经给了答案』,『法院是公正的』,『司法终于独立了』,『法官是伟人』以及各种各样的赞美。当法庭的判决对赞比里有利时,『法庭已经由巫统控制』,『法官贪污』,『司法没卵葩』,还有很多很多。我只是没听到那些在顺境时大喊『上帝真伟大』(回教:Allah Akhbar)的人在情势逆转后大骂上帝。

是的!当顺境时我们欢庆和赞美,当逆境时我们诅咒又责难。可是在我们表露我们的情感前,我们却从未花过一分钟分析这些课题,或是阅读过任何的法院判词,这通常都是极度不可理喻的。

如果民联在跳槽发生前的两个星期解散议会,这些事还会发生吗?巫统引发的跳槽不就是表示了霹雳州政权不稳固吗?这次的跳槽也许是一次传奇性(legendary)或隐喻性(metaphoric)的木马城,不是吗?

每个人都是事后孔明,可是我们不是在说这些马后炮,我们是在说有关事件发生前的两个星期。甚至当陈志远花了两千五百万令吉收买民联州议员的情报被揭发后,以及在许月凤无故缺席民联的节目后,警钟并未响起。

当然,责怪苏丹吧!责怪苏丹因为他也有私心,因为它就像其他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一样把自己的饭碗作为优先,可是他们却不准其他人这样做。责怪法院吧!责怪陈志远吧!因为他的钱造成了这一切的发生。可是不能责怪民联,虽然他们高傲自大,他们拒绝在警告后的两个星期做出行动,最终才导致了跳槽的发生,现在他们怪罪所有人,除了他们自己。

4 条评论:

西西留 说...

自己坐沙发。

四叶同志,请问长江六号...不,是马哈迪六号好了吗?

APRIL 说...

报告,长江六号阴沟里翻船...啊不,风浪太大搁浅了,需要多两三天的时间沉淀一下,17日之前准时开航。

hoss 说...

开篇第一句:"在端姑阿都拉曼(Tuanku Abdul Rahman)逝世后,不该是他被委任继承为森美兰州大严端(Yam Tuan Besar)。"重读多遍不得其解,即使对照原英文稿也是如此。

但通篇读完后,就明白作者意思了。建议译者参考如下:“当初原本不是他继承端姑阿都拉曼(Tuanku Abdul Rahman)逝世后留下的森美兰州大严端(Yam Tuan Besar)位子。”(It was not supposed to be he who gets appointed as the new Yam Tuan Besar of Negeri Sembilan after Tuanku Abdul Rahman passed on.)

西西留 说...

我也觉得是这样,Hoss的解释正确。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