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9日星期六

毫不留情:真正的课题

出处:Malaysia Today : No Hold Barred : The real issues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28-03-08
翻译:ECS283
没问题,就给你一些喘息的空间吧。我们会给你100天。到了六月十九日,我们就会列出你的百日施政成绩单,不及格的话,我们会鸟你,鸟得比鸟国阵还狠。

也许你们一些人有注意到我已换了我的手提号码,我老婆女儿的也是如此。我们之前是用Maxis的。我是因为两个理由而换了电话的。

第一个理由是,Maxis是巫统朋党Ananda Krishnan的。我最近听说他在三八大选时贡献了几千几百万给巫统。就凭这点,他就是人民公敌。人民要改变,这个卡佬却在和人民唱反调,在经济上鼎力支持巫统,试图让人民的期望泡汤。

而那些都是由国阵控制的主流媒体,总在误导人民。民阵经已发起一项“杯葛国阵媒体”运动。其实这个运动早在2000年时候就开始了。自从那时开始许多人就不买报纸了。这项杯葛应该伸延到在报纸上打广告的产品。所以,别买那些在国阵报纸里打广告的产品。

这是唯一,也是最有效的打击方法--对准他们的裤袋。所谓公民抗命就是这些。杯葛国阵和其朋党控制的食品,服务,和产品。这些支持国阵的公司在我们身上赚钱,然后贡献几千几百万给国阵作政治经费。我们为什么要帮他们赚取用来对付人民的金钱呢?开始杯葛行动吧。让公民抗命升华。

在三八大选之前,一位巫统高层人物问我知不知道国阵收了多少钱来应付大选。我说,在之前的大选,他们花了约马币15亿元,所以这次应该接近马币20到25亿元之间吧?这位高层人物却大笑,要我再猜过。

“你的意思是更高或更低?” 我问。

“更高!”

“什么?别告诉我是马币50亿!”

“是马币220亿元!” 他回答,深感高兴我也有不知道的事情。

“马币220亿元?不可能。那是一大笔钱,太多的钱了。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这笔钱在哪里?看也看不到。即使是海报,布条和旗帜都没有以往的多。更有一些巫统人马埋怨这次收到的钱更少了。我怎么也看不出已经投下马币220亿元的样子。”

“喂,我可没有说他们花了马币220亿元。我说他们收了马币220亿元。”

“噢,我知道了。即使是如此,这也是一大笔钱。他们是如何得到这么多钱的?”

“我们的那些`走廊`共值多少?”他问。

“大约是马币1.2兆元。”我采用了政府宣布的数目来回答。

“那么,马币220亿元和马币1.2兆元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才这么几巴仙而已。你以为为什么拉伯这么急着在大选之前宣布这些走廊?即使他们还不知道谁会来投资,就急着建设基本设施?这些基本设施的工程都是在无招标的情况下协商,要抬高价钱,还有比这个更简单的了吗?”

唔…..现在听起来就有点合理了。比起马币1.2兆元,马币220亿元的确算不了什么。但是这笔钱却没有全用在三八大选上。大多数的巫统人马都投诉他们都收到不足金钱,以致要倒贴老本。一般上,选举是巫统人马最多康头的时候。例如说,他们在依约补选就花了马币9600万元。其中马币6000万元是现金。而且那只是一个州议席。三八大选相信是20年以来最便宜的大选。由于他们只花了约马币10亿,那么就是说还有人在某个地方收起了马币210亿元。哗!

我的第二个换电话的理由是,在大选过后,突然我收到很多人的电话,有些还是已经多年没有联络的。这些大多数都是要和我“谈生意”的商人和承包商。“别担心,不会少了你那份的。”他们向我保证说。

“怎么?我都没有官职,”我说。“我是不能够帮你们拿到生意的。”

“没关系。你可以帮我们影响政府嘛。”

这些人令我恶心。我们为了打倒贪腐,才拼改变的。我们决不是为了取代他们的赚钱地位。不。我不会和这些商人和承包商出门吃饭谈生意了。我会继续看着这些政府,无论来自国阵还是民阵,确保这些领袖们没有和奸商有任何勾结。司法必须要公正,更重要的是司法不能看起来有公正。透明度在这里也是一样。因为廉洁地管理一个政府是不够的。人民必须也要看到我们是廉洁地管理一个政府。

还有一天,民阵政府已经执政3周了。这三周来民阵都做了什么?霹雳州务大臣要我们给他100天,这没问题。这20天已经过去,你还剩下80天呢。80天说长不长,很快就会到六月十九日的了。

没问题,就给你一些喘息的空间吧。我们会给你100天。到了六月十九日,我们就会列出你的百日施政成绩单,不及格的话,我们会鸟你,鸟得比鸟国阵还狠。

虽然大选已经结束,但似乎还是看到有很多政治小动作。这些都应该停止了。民阵虽然在国会里是在野党,不过却执政五州,所以要有像个执政党那样的举动,想法和口气。到目前为止,所听到的只是橱窗装饰和无关紧要的声明。还有一些对前朝政府的清算举动。这些都会拖慢州行政,所以都要马上停止。

好吧,就算选民因为国阵的贪腐和管理不当而遗弃他们,所以他们希望看到新政府为他们出头,揪出那些前朝贪官污吏正法。那么,就设立巡查委员会啊,好让委员会的人查清楚前朝的不法勾当,除此之外也能监督当朝政府,以免他们重蹈前朝的复辙。

我们已经要求巡查委员会的设立有三个星期了。到目前这些民阵政府都没有任何表示。怎么这么静?他们到底有没有心要设立的?似乎民阵也是不太在意人民的意愿了。当然,是你在管理政府,不是我们。我们就不该对你的管理方法阿支阿左,我们毕竟是不相干的人。这就是国阵时常说的。不过他们的下场已经有版给大家看的了。

我们不必有五个巡查委员会,用一个来监督五个州就够了。这五州应该在很多方面统合他们的能力和条件,形成一个区域性的“人民走廊”以对抗国阵的“走廊”。

这五州要停止认为他们是独立州,反而要接受一个新的区域合作理念。所有的行动,想法和谈论,都是以民阵五州政府出发,而不是个别政府。这在许多方面都是非常有效益的。同样性质的工作,不需要五个不同的个体来担任。这样会多花费五倍的时间和成本,把这些都让五州分担不是更划算吗?

最后一件事就是要让投资者明白他们在每个州的“作战规则”都有所不同。他们希望看到这些州属都有统一的政策,这样的话,很多事情就不会变得复杂。要尝试去了解马来西亚人的文化是很难的。我们不得不承认马来西亚是个奇怪的地方,而马来西亚人更加奇怪。所以他们必须了解很多事情在不同的地方是要用不同的方法的。

假如我是个投资者,要投资马币10亿元在其中一州,那我该去哪里?晋见谁呢?万一我有问题,我该和谁谈论呢?假如我有意见或有投诉,谁是负责人呢?我到底是和一个人商谈,还是和五个不同的人商谈呢?是否有一个一站式的单位来处理这些事情,还是我得走遍65 个不同的单位,而五州的话就325个单位呢?

你看,问题,问题,问题后还是问题。我们可有答案了吗?我们知道错在哪里了吗?我们知道必须做和要纠正的事是什么了吗?是,我知道100天的期限还没到。我们要给他们一些时间去处理这些。除了丹州,其他四州都是“处女”政府,他们在三八大选之前根本没料到会执政。不只是国阵,连民阵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

让我告诉你,今日大马会乐意为民阵五州决策者主办一个为期一天的座谈会,免费的。因为我们会找赞助商付钱。我们会邀请投资者们来和这些决策者会谈,让他们知道和了解投资者在这五州投资时所面对的问题。然后在座谈会之后,这些决策者会对症下药,提供投资者一个更方便和无顾虑的环境。.

全看你的了,民阵,如今球已在你脚下。至少你不能埋怨今日大马只知道鸟,没有实际建议。在我们等着民阵的回应时,让我们来看看一下这篇在网际网络上流传已久的文章。我不知道是谁写的。虽然这是为国阵而作,不过把它当成是民阵的,也没什么不可。

附文:
发信人∶阿都拉
亲爱的马来西亚同胞,

感谢你们选择国阵回来执政。我深感荣幸,也将会再为您提供服务多一届。我想与大家分享我在下四或五年来的计划,为您实现您对国家的愿望。

你已用你的选票给了我一个信息-一个我较早前没有听到的信息,而现在却是响亮而清晰。是的,这对国阵所有人来说,像是一个令人猛然惊醒的闹钟。我们决不再认为马来西亚公众是想当然的了。

其中我所听到最响的信息是'别再嚣张,煽动和种族主义言论' 。我承认我那几位臭口部长,还有我的女婿,曾说出一些伤害到社会各阶层的感情的言论,特别是对非马来人。我应该马上反驳他们,可是我却无动于衷。

我是不同意他们的看法的,我敢肯定你们也知道这些,而我总认为这些都会被人淡忘。没想到,你们之中许多人已把它放在心上。作为全民首相,我应该更敏感些。以后任何巫统领袖说出这些脱线言论,我向你保证我会马上刮他们的巴掌。如果他们不为他们的作出的伤害道歉,我会要求他们辞去一切他们在党或政府里的职位。那就是我对待这些事情的严格态度。

我总以为马来西亚人对这个国家的和平与安全感到满意和感激。但50年后,马来西亚已经长大了。我们正朝着一个发达国家迈进。和平与安全是不够的。经济发展是不够的。人民需要也应该有公众自由。

因此,我将会采取步骤履行,不只是法律,还有宪法精神下所保障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这表示我会撤消印刷和出版法令。此外,所有政府机构将须放弃在新闻媒体公司的所有权。我知道这意味着我和我的政府将坦荡面对记者的批评文章,那就是所谓的言论自由。而我会接受这一点。

人们将不再需要向警方申请许可证来举办和平集会,甚至是抗议集会。当然,如果他们有滋扰和粗暴的行为,执法人员将做好本分,以确保公众安全。但是你的和平集会权利,将受到尊重。

我要撤消令人诟病的内安法令和拆除甘文丁拘留所,并将之改建成一个新的商业发展。老实说,我不想未经审判就扣留那五位兴权会人物,这已违反我本意。但我总是听取一直给我错误建议的顾问的话。他们将被释放,另外其他的内安法拘留者也一样。不过,如果有证据的话,他们将被落案起诉,并把他们控上法庭。

谈到法院,我会请求元首成立一个新的皇家调查委员会。而这一次的委员职权范围,将扩大至具争议性的沙列阿巴斯的辞退事件。不少有识之律师都强调,就这是这件事令我国司法开始腐败。我知道,我们可能会打开一个满是蠕虫的罐子,但让法律做它应该做的,我已下定决心要修理我们的司法。

官方机密法令也将被废除,然后以资讯自由法取而代之。人们觉得机密法令是抓贪官污吏的最大障碍。相对之下,资讯自由法将帮助我们揪出那些窃贼。当你第一次选我时,我就被称为是清廉先生了。现在已没有人这样称呼我了,不过,当我的第二个任期结束时,你就会这么称呼我了。希望大家拭目以待。

最后,我还保留了一个最好的给大家-我将一劳永逸地终结种族政治。全国巫人统一机构,巫统(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zation)将改名成全国马来西亚人统一机构,马统(United Malaysian National Organization)。届时,所有国阵成员党连同旧巫统将加入这个大家庭成为一个多元种族政党。此外,新经济政策将变成最新经济政策,而这将帮助所有马来西亚人,不论其种族。安华,接招吧!

我所提到的以上任何一件都不是什么容易执行的事情。你也许不会相信,这些事情前面会有很多障碍在等着。不过,如果我要得回你四年前所给我的信任,我也只好咬紧牙根了,因为说了就要做到。上次我要你们同我一起工作,这次就看我为你工作吧,以建立一个你们应得的,更美好的马来西亚。

您谦卑的,

拉伯 上

2008年3月28日星期五

The Malaysia Insider:喷射机富豪后面的牛眼睛

出处:The Malaysia Insider:Patrick Lim - jetsetter with a bulls-eye on his back
作者:
发表日期∶28-03-08
翻译:CC LIEW

他坐着喷射机到处去的那段日子看来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想当年他乘坐直升机到槟城一游,或者是坐在他的私人喷射机环绕巴黎一圈,又或者是和法拉利赛车冠军基米·莱科宁(Kimi Raikkonen)共进早餐,又或者是和甲骨文(Oracle)的首席执行员埃利森(LarryEllison)一面享用着香槟,一面观赏着在西班牙巴伦西亚(Valencia)举行的美洲杯风帆赛。这些对拿督林树杰(Datuk Patrick Lim Soo Kit)来说已经成为往事。

今天,他应该会感受到有人在对他虎视眈眈。这位优雅和赚得盘满钵满的商人已经退居幕后,期待政局的改变不会将他推向边沿。作为大马近年来的商业奇岜,他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目前,邱继炳、郭令灿还有阿末纳兹里阿都拉(Ahmad Nazri Abdullah)已经倒戈向东姑拉沙里或是安华了。

阿末纳兹里阿都拉(Ahmad Nazri Abdullah)-前《每日新闻》集团编辑。曾在1999年和马哈蒂起冲突而被逼辞职,他当时是里尔迈(Realmild)私人有限公司的大股东。里尔迈私人有限公司曾是马资源的股东,目前是巫统的投资膀臂。

他曾经是一张王牌,甚至连他的敌人都要封他为『Patrick Badawi』。目前阿都拉的势力越来越弱,林树杰开始面对他的敌人倾巢而出,受当其冲的是马哈蒂。在本报的星期刊有报道,这位前首相暗示前登州州务大臣依特里斯(Idris Jusoh)和第一家庭牵涉到好几项超大型计划的工程。他并没有透露消息来源,他也不需要这样做。

马哈迪公然指责林树杰和凯里(Khairy Jamaluddin)在众目睽暌之下和阿都拉串通好干预登嘉楼州的行政。他这样做的目的仅仅是为巫统中的嫉妒和不满寻找一个发泄点。马哈迪大声苛骂林树杰到处使用阿都拉的名誉,以便打响自己的名堂。林树杰发迹于90年代,当时他获得了他有钱岳父的资金,开始了他的公司的第一个房屋发展计划——雪兰莪州的马园(Equine Park)。

就像大部分的大马商人一样,他开始投靠当时的当权者以获得利益。在马哈蒂时代,他靠向穆扎尼(Mokhzani Mahathir),从那时起,他们的关系变得很亲密。在2003年10月阿都拉上台后,林树杰也开始转风头,投靠了卡玛鲁丁(Kamaluddin Abdullah),阿都拉的独子。在很短的时间内,林树杰变成了他们内部交际圈的一份子,阿都拉举家出国旅游时他常出现在他们左右。从那时候开始,有传言他已经成为了卡玛鲁丁的代言人。在一些政府部门和州政府之间,无可置疑的是他是公认的首相的耳目,或者说,他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样。

穆扎尼(Mokhzani Mahathir)马哈迪的次子

在林树杰接受阿都拉委任他发展登嘉楼河河口的人鱼岛(Pulau Duyong)以及举办『季候风杯』风帆赛(Monsoon Cup)后,他开始遭受人们的藐视和嫉妒。在很短的时间内,『季候风杯』风帆赛已经成为了美洲杯风帆赛的预热赛场。在同时间,有传言说林树杰和阿都拉家族才是这些州内主要发展计划的最大收益人。这也是依特里斯(Idris Jusoh)和皇室争夺州务大臣职位的主要导火线。林树杰清楚『季候风杯』风帆赛所引起的争议,以及人们如何以经济利益的课题攻击他。

可是林树杰却没有及时判断出这些争议后的弦外之音,他不知道这些评论都是冲着他在布城的主子而来。在巫统的圈子中,他们焦急的议论着,为何一位『非我族类』的商人,可以轻易获得这样大的影响力,同时如何的明目张胆。

如果还需要怀疑林树杰和阿都拉之间的裙带关系的话,可以看看首相在去年建议的槟城环球城中城(Penang Global City Centre,PGCC)的计划。这个宏伟的计划将会把这个小社区变成伸张式的超级都市。这是在北部走廊计划下的国家执行任务委员会(National Implementation Task Force,NITF)仓促制定的大型计划。有人批评说这种发展计划将会导致这片104公顷,位于槟城跑马场的土地周边的交通诸塞,同时会破坏环境以及无法长久维持。林冠英成立的新政府很大可能不会批准这项工程,除非工程规模可以缩小。

林树杰知道自己已经走向末路了。无论阿都拉还能够维持多久他自己的政治生涯,林树杰始终要跟着陪葬。这就是大马商人要投靠政客必须付出的代价。玲珑集团(Renong Group)的哈林沙辖(Halim Saad),还有达祖丁南利(Tajudin Ramli)曾经是马哈迪时代的奴才,当时他们也是获得相当可观的酬劳。

只有少部分的商业集团首脑能够在不同的政治团体中左右逢源,其中一位就是成功集团(Berjaya Group)的陈志远(Vincent Tan)。他依旧效忠马哈蒂,可是同时又获得阿都拉的信任。但是一份由陈志远掌控的报纸在封面刊登了马哈迪对阿都拉的猛烈炮轰,由此看来陈志远也许正在两边下注。

逐鹿问鼎:安华或姑里?比赛开始!

出处:Malaysia Today : The Corridors Of Power : Anwar or Ku Li? The race is on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27-03-2008
翻译:CC LIEW
是的!这将会是一场生死斗。东姑拉沙里将会在4月4日开始行动,而安华只能等待至4月14日。过后,安华将会在5月7日展开第二阶段计划,而到时东姑拉沙里却必须等到5月11日。

(马新社3月27日斗湖报道)卡拉巴干国会议员阿都卡埔在昨日放弃了他在内阁的自然资源及环境部副部长的职位。他告诉本社已经在昨晚向在布特拉再也的首相阿都拉提承了辞职信。有人认为他将会跳槽至反对党,因为有谣传说目前多名沙巴和沙捞越的国会议员接到类似的诱导。阿都卡埔在这届大选中获选为卡拉巴干区国会议员,他说会继续成为该区的代议士及巫统区部领袖。他是本届大选后第二位沙巴州国会议员同时也是第三位拒任为副部长的人士。


巫统党选延期
党内需要进行全国大选后的整顿,党选可能延期到明年三月
S。加也三卡兰撰写
商业时报(Business Times),2008年3月26日

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简称巫统(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 (Umno)),作为本土政治的主导地位,领导国民阵线(Barisan Nasional)联盟。巫统可能会因为国内政治的不明确性,延后党选的日期。该党官员在周一会见首相阿都拉巴达威(Abdullah Ahmad Badawi)后表示同样的看法。阿都拉同时告诉他们说巫统必须脱离“金钱政治”,因为这样只会引起众怒。

在3月8日当天,国阵在大选中被痛击,丧失了五个州的执政权和三份二的国会优势。本来巫统计划把这次的党选设在8月份。党章上规定每三年必须进行一次党选,从新委任从党主席而下的所有职位,同时党章也允许党选可以延期。在这个情况下,党选就必须在明天3月份召开。巫统官员也承认他们没有预料到这次大选的冲击,全国选民,包括占大多数的马来人也在反抗国阵。

“我想目前最重要的是党的内部团结,避免内讧而赵成分裂。”其中一位官员告诉本报:“基于这个原因,我们需要重组。”虽然无法证实,可是有消息传出71岁的东姑拉沙里(Tengku Razaleigh Hamzah)正在游说党员说他可以替代阿都拉领导巫统和政府。

东姑拉沙里是一位吉兰丹州的王子,国家石油(Petronas)的发起人兼总裁,同时也是两届首相,胡先翁和马哈迪任期内的财政部长。在1987年,他挑战马哈迪的巫统党主席职位,最终他以43票的微差败北。很肯定的是,当时阿都拉是靠向东姑阵营的,阿都拉当时作为巫统三位副主席中的其中一位,他是少数表明支持东姑的高极党员。

东姑是否被允许挑战阿都拉还是个问号。经过1987年党选后,巫统修改党章,造成对在任党主席的选举几乎变得不可能。新党章要求取得三成的巫统区部的58 个提名才可以挑战党主席这个职位。最近当记者询问马哈迪关于东姑拉沙里的看法时,他表示不认为会有足够的区部能够站起来公开支持他对抗现任党主席。可是在目前的情势下,马哈迪的估计可能会错。

政治分析家表示,只要有几个人勇敢的发出声音,接下来就会有人起来回应,然后造成跟风。上个周末,柔佛麻坡的80个支部表明会支持东姑的呼吁。东姑要求召开紧急特大,以检讨大选后的乱局。实际上,巫统党选的延迟对东姑来说是有帮助的,这使得他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全国游走说服其他的区部。同时,他可以请自把消息传达给支持者,以避过由阿都拉控制的主要媒体。

东姑也可以在这段时期对阿都拉在领导下的重蹈覆辙,对支持者指出阿都软弱的领导能力。比方说,登州危机的僵局本来可以平息,可是在阿都拉的处理下,犹如火上加油。

上周六,州元首(同时也是现任国家元首)委任巫统州议员阿末赛益(Ahmad Said)为州务大臣,以取代阿都拉的首选 - 依特里斯(Idris Jusoh),依特里斯也同时获得22位州议员的支持。这项委任触发了宪法危机。如果阿都拉的支持者人数是确实的,那苏丹就违反了宪法,这是当时阿都拉的用语。

昨日,阿杜拉看来让步了。他说他已经和最高元首晤面了。在新闻发表会上,依特里斯对“所有”触怒陛下的语言向最高元首致歉。同时,依特里斯重申他的立场,他认为阿末赛益不适合担当州务大臣这个职位。看来他就像条落难狗一样,他说他将会接受任何的职位。


阿都卡埔(Abdul Ghapur Salleh)实际上计划了在2008年3月8日的全国大选前退出沙巴巫统,以便在公正党的旗帜下提名竞选。安华(Anwar Ibrahim)却不允许他这样做。阿都卡埔向友人埋怨说只要安华点头,他和沙巴巫统内的同僚将会跳槽到公正党的旗帜下。当然,安华有他自己的算盘。他要沙巴和沙捞越成为他的“后备团队”,以便在反对党在获得足够的席位组织新联邦政府时好好的利用。

目前的战局下,反对党共赢得82个国席。他们只需另外的30个国席就可以抗衡国阵在国会中的三份二优势。反对党如果获得额外的30个席位的话,将会照成人阵112对国阵110的局面。到时,最高元首只需要跟据马来西亚联邦宪法所给予的权力,收拾剩下的残局。最高元首将根据自己的意见(opinion),从两院222名国会议员中委任一位首相,而首相将会在国会两院多数席位政党议员的信赖(confidence)来,统领(commands)他们。这段话肯定是“松动”的一句话,可是这样子的宪法条文却给予了最高元首陛下极大的权力诠译“意见”(opinion)、“信赖”(confidence)、”统领”(commands)的含义。重点是,最高元首陛下不需要“获取首相的劝告”,陛下可以行驶宪法条文下的“自由裁量”(own discretion)以做出决定。

英语不是很有趣吗?这也就是为何整件事会见底的关键了。在这种情况下,法律之鹰就无用武之地,而英文老师必须走进来,帮忙正确的解释一下这部使用“女皇英语”撰写的马来西亚联邦宪法了。这个“女皇”指的是伊丽莎白二世,不是那位死于艾滋病的弗雷迪哦!

笔者注:
弗雷迪是著名摇滚乐队Queen的主音歌手。1991年12月24日死于艾滋病。

那安华有办法把30位国阵议员弄到手吗?不!他不止有39位,其实,他目前手头上已经有了38位,大部分来自东马。你没有留意到安华在3月9日早上就即刻启程到沙捞越,而接下来的一天则在沙巴吗?大家都相信他不是去买顶依班或是达雅族的帽子当纪念品,他当时正在和东马巫统的领袖们在商议对策。

阿都拉巴达威当然知道这些,包括他四楼的顾问团也应该知晓这件事。在情在理,他此时应该先安慰东马人的情绪。可是阿都拉却背道而驰,只提供了不重要的副部长职位给这些东马的巨头们,导致他们非常的不满。

沙巴和沙捞越这次获得了54个国会议席,相对比较下,半岛这次共获得86个国会议席。如果不是因为东马的54个国会议席的话,国阵实际上只比反对党联盟多出4席吧了,而国阵的铁票仓也已经半数丢失。只要在包括沙巴和沙捞越的议席才能使国阵得到过半的国会议席。

30个沙捞越国阵国会议员中已经有20个表明会跳槽至反对党,而在沙巴,24个国阵国会议员也将会在沙捞越方面起哄后加入阵营。为了开始滚动这粒雪球,阿尼法阿曼(Anifah Aman)- 沙巴首席部长的弟弟,已经拒绝出任副部长的职位。在上星期,有超过6位沙巴州的巨头已经飞往墨尔本和其他沙捞越的巨头们会面,以策划和制定时间表,并静待时机准备出击。人们也相信阿尼法阿曼的举动肯定是他哥哥,穆沙阿曼(Musa Aman)所默许的。

他们当然不会在先阶段行动,他们正在等待2008年5月的到来。在2008年4月14日过后,安华将获得参选权,到时卡立依布拉欣(Tan Sri Khalid Ibrahim)可能会让出他的吉隆坡敦拉萨镇的国席,或是由朱基菲诺丁(Zulkilfi Nordin)让出他的吉打州居林国席。补选会因此展开,而理所当然的,安华将会代表公正党角逐这场补选。在来临的2008年5月5日,安华将会成为反对党领袖,出现在国会中。由2008年5月7日开始,82位方对党国会议员将会开始行动,提出对阿都拉的不信任动议,而超过38位国阵议员将会支持附议。 2008年5月7日离开现在还有一个多月,然而,在政治圈内却是一日如三秋,更何况是40天呢?这38位国会议员(人数还在增加中)在最后协调后,预估将会给国会带来万众期待的三份二多数议席。让我们拭目以待,看安华是否在最终当上大马第六任首相吧!

无论如何,当上述的行动在如火如荼的展开时,另一湘人马也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为第六任首相这个宝座而备战。这个人就是位于使馆区惹兰冷丘高尔夫(Jalan Langgak Golf)一座仿白宫式的豪华公寓的主人。

东姑拉沙里(Tengku Razaleigh Hamzah)到今天为止也没好好的睡上一觉。他马不停蹄的在全马各地走动,以获取几百个支委们的支持。你也可以在报道上读到关于他在这个位于美国大使馆后面的豪宅中,设宴招待上百个巫统支部和区部领袖的排场。

东姑拉沙里进行的是不一样的策略。安华的计划是在国会中提出不信任动议,而东姑拉沙里则是在193名巫统支部着手。目前,他已经获得了74个支部的支持。他需要至少58个支部的提名才能够竞选巫统主席的职位兼首相。但是要做到这一点,他必须确保党选在2008年8月顺利举行,而阿都拉打算将它延期到 2009年。

2008年8月已经太迟了,更何况是2009年?到时安华可能已经当上了首相了。就是因为这样,东姑拉沙里无法等到8月,他必须采取行动先发制人。在 2008年4月4日,东姑拉沙里将会在他在话望生的老窝召集示威行动。如果他能够获得超过100名巫统区部的支持的话,那他就可以强迫党在2008年5月 11日召开特大。而他首先会修正党章,允许两个候选人同时角逐党主席职位,就和其他党职的竞选条件一样。最大的胜算是,他可能可以打蛇上棍,通过对党主席的不信任动议。

是的!这将会是一场生死斗。东姑拉沙里将会在4月4日开始行动,而安华只能等待至4月14日。过后,安华将会在5月7日展开第二阶段计划,而到时东姑拉沙里却必须等到5月11日。

这将会是分秒必争的竞赛,而到时谁将会在最后一秒胜出呢?哎呀!我可要卖卖关子了。凯里和他的手下也在阅读这片文章哦,你知道吗?让我们看看他们是否成功延迟2008年8月的巫统党选至2009年。如果他们得逞了,那我会把赌注都押在安华身上。我不是告诉过你马来西亚是个令人兴奋的地方吗?

哦,忘了还有一点!请注意统治者在2008年3月8日后至今的举动,以及接下来数周他们的行动。皇室的举动将会给你很好的暗示,让你大概了解我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同时,请阅读下面由郑文杰(Mathias Chang)撰写的文章,文章内容可以让你窥视一下我们即将展开的计划。

笔者注:
郑文杰是马哈迪的前政治秘书。他也是全国第一个受委担任这个重要职位的华裔。


如果2008年4月份结束前伯拉不下台,国阵将会完蛋
作者:郑文杰

我在打开《新海峡时报》的财经版时,看到令我难以置信的新闻。国家银行总裁洁蒂(Zeti Akhtar Aziz)透露,国行预料今年我国的经济增长率将达到5.6%。

“我们已经对不同的配套进行模拟,虽然目前的经济情况没有不良的迹象,我们会在未来的经济明显放缓时,够执行这些方案。”

我确认他们所谓的“对不同的配套进行模拟”是针对2008年3月8日大选前的形势而言。而目前这些情况都已经无效,因为他们没有把大选后的局势演变预估在内。

国家银行肯定是带了有色眼镜或是受了拉伯的指示,企图蒙骗人民,把经济前景形容得很美好。所谓的目前经济没有明显放缓的说法可以由几家独立报章的报道中观察出来。

德国《明镜杂志》志期2008年3月26日的报道这样说:
“德国和其他的工业国正在加紧努力,企图在可能出现的全球性经济衰退的威胁下,振作它们的经济。这个危机目前已经明显出现在德国的经济中。美元的疲弱导致失业危机和信贷问题,使得很多企业瘫痪。”

为何我国的国行总裁会玩弄这个大家都知道的全球经济大崩溃呢?这会不会是全球中央银行的银行家们的集体阴谋呢?

《明镜杂志》更进一步的透露说:
“有一段时期,中央银行和财政部长间有个策略性的协定,那就是在任何情况下,禁止任何银行的规模强大到足以破坏整个经济系统。可是在星期日当天,他们的分歧出现了,他们不晓得是否要把这个协议正式公开。中央银行反对这个做法,理由是这通常会招惹投机者和对冲基金进场,在政府的保证下占尽便宜。负责这项协议的人知道它的后果。最重要的是,当银行的盈利被私有化后,民众被迫承当它的后果。富者愈富,而贫者愈贫。这将会是个政治炸弹。”

在这里就看到了,中央银行和财政部之间私下的全球性阴谋。也就是这样,这一直被人指责为阴谋分子。

大马人的计时炸弹

除了即将来临的全球经济海啸外,马来西亚还有一个计时炸弹等着把我们炸得粉身碎骨。

没有人会去认真的想过这颗炸弹,这颗定时炸弹是什么呢?那就是已经完全出轨和瓦解的第9大马计划。

怎么会这样呢?很简单!非正式的人民阵线已经获得了4个最关键的州属,更准确地说,是最重要的经济州,它们是槟城、霹雳、雪兰莪及吉打(大马的米仓)以及继续保持了吉兰丹的政权。在鹅麦曾经有一个“迷你马来西亚”(MIMALAND),可是那只不过是个旅游点。目前这五个州属可是真正的“迷你马来西亚”。国阵在失去了这五州后,等同无牙老虎。

第9大马计划和之前的五年发展计划一样,着重把这两千亿令吉的拨款预算在五年内使用在大马的两个“国家经济引擎”中,它们就是雪兰莪和槟城,这两个州可以比喻为皇冠上的珠宝。如果联合霹雳和吉打的话,它们将会提供重要的设施、人力资源,最重要的是,它们将提供大量投资所需要的能力,以抗衡全球经济海啸的威胁,把它的杀伤力减至最低,直到世界经济复苏为止。

前几天拉伯被迫放下面子,承认一些超大型计划必须缩水。拉伯和他国阵中的老油条们无法接受他们在雪兰莪、霹雳、槟城和吉打的大型计划已经拱手让人。

第9大马计划无法在中央和州政府的紧密合作下取得成功。这导致了与国阵狼狈为奸的同党无法再使用诡计把国家的财富占为己有。拉伯和他的家族虽然有钱,可是这些钱再也无法通过州政府转到他的朋党的口袋中,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州政府的控制权。

国阵的噩梦并不是因为他们失去了在国会的三份二优势,也不是急速下滑的支持票,而是他们再也无法像以往那样中饱私囊了。

巫统所使用的“赡徇制”(system of patronage),授权巫统党主席和首相的绝对权力,已经被证明为没有效率的制度,同时该制度也无法保证权力分布的有效性。拉伯和他的那群白痴已经无法控制这个威胁,而如果一个政治作层次组织的领袖无法在这场竞赛中起跑的话,载满财富的火车将不会开过来,而驶向人民阵线了。拉伯已经是四面楚歌了!这届的全国大选已经充分的表明了选民们的意愿。

只要拉伯和他的家族继续控制所有的权力和财富的话,国家经济将会继续受困,整个系统将会停顿。选民对他盖棺定论就是因为这个僵硬的经济政策。

取代拉伯的首相人选必须是个没有争议和负担的人,最重要的是他必须能够得到人民阵线的支持。这将提供最起码的两个阵营的合作条件。这个领导人将能够重新改革整个国家体系,以及挽救已经脱轨和崩溃中的国家经济,以阻止因为目前的困境中必然会引发的大灾难。

时间不留人

伯拉必须在接下来的国会会期中下台。如果国阵中的国会议员还有爱国的良知,不再贪恋权力和中饱私囊的话,他们应该支持这项动议。

到目前为止,除了东姑拉沙里以外,没有人有胆量和决心对付拉伯和他的白痴手下。他被推举出来为国家效劳,他应当被给予这个机会。

马哈迪也在呼吁拉伯下台。国阵成员们必须聆听他的呼声把拉伯拉下台。国民必须确保这次大选成绩的推动力,能够获得延续,扫除拉伯这个政治人渣,还有他的家族和他的白痴同党!

上天请帮助我们,马来西亚一定会成功!

2008年3月27日星期四

Business Times Online:马来亚银行成功收购印尼国际银行

出处:Business Times Online :Maybank wins bid for Indonesia's BII
作者:Adeline Paul Raj
发表日期∶27-03-08
翻译:CC LIEW

大马最大的银行,马来亚银行(Malayan Banking Bhd)成功收购印度尼西亚第六大银行印尼国际银行(Bank Internasional Indonesia)的控股股份。马来亚银行将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由淡马锡控股公司(Temasek Holdings)和韩国国民银行(Kookmin Bank)持有的印尼国际银行56%的股份。该被收购银行在印尼拥有230间分行。

“这项收购行动将会使我们在印尼的业务更加有竞争力,同时加强我们在该区域的表现。”马来亚银行执行总裁阿米努丁(Datuk Aminuddin Md Desa)在昨日在吉隆坡的招待会上这样表示。

马来亚银行还将以12亿美元的价格购买该行剩余的44%股份,这是的整个收购价高达27亿美元(86亿令吉)这项收购的资金将由内部提供。在此项交易前几天(3月24日),马来亚银行刚作出决定,以4亿3千万令吉收购越南的安平商业银行(An Binh Bank )的15%股权。

译者注:
越南安平银行成立于1993年,主要为企业、个人和信贷机构提供传统商业银行服务。目前,该行在越南拥有53间分行,遍及该国21个省份和主要城市,并计划积极拓展分行网络,以在2010年达到150间分行的目标。

马来亚银行这次的收购行动比账面实值多出了4.6倍,这使得整个收购变得不合理。这也会造成其他竞争者的攻击以及限制了它在该区域的其他投资机会。分析员指出,这可能是在印尼出现过的最高价的收购行动。其他研究机构如花旗集团(Citigroup)预料马来亚银行将会付出18亿美元(57亿令吉)完成整个印尼国际银行的收购。

阿米努丁则持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这个比重的投资将能够让它控制像印尼这样的关键性市场。这个国家没有限制外国投资的数额,而且它是本区域发展最快的国家。“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补充道。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马来亚银行在汇丰银行取消收购后,成功击败中国银行收购印尼国际银行。根据阿米努丁的说法,印尼国际银行可以在收购完成后的第三年开始获利。马来亚银行的策略是先在商业汇款方面取得盈利,在进入贸易金融领域。这项收购也会使得在未来的一两年内,马来亚银行在国际业务上的盈利从目前的 19%提高到30%。

在初步的收购行动中,需要至少3个月的时间完成。马来亚银行需要付出48亿令吉收购雪岳金融控股(Sorak Financial Holding Ltd),该公司持有印尼国际银行的56%股权。雪岳金融控股目前的持有人是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75%股权)以及韩国国民银行(25%股权)。马来亚银行会在使用38亿令吉收购剩下的股份。

当记者问起马来亚银行是否会将印尼国际银行出牌,阿米努丁表示言之过早,这要看少数持股人的反应如何。他指出,印尼法律规定只要有至少3千名公众股东(public shareholder),而不管这些公众股的持有人是谁,一家公司可以继续留在股市中。根据印尼央行出台的法规,一家单一实体在印尼境内持有控股比例的银行数量不得超过一家。淡马锡因为持有印尼第五大银行印尼金融银行(Bank Danamon Indonesia)68.05%的股份,因此不得不出售所持有的印尼国际银行股份。

毫不留情:你忘了是谁选你出来的了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 No Hold Barred : You forgot who voted for you?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26-03-2008
翻译:ECS283
所以,执政的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都不代表他们自己的族群,因为他们都不是因为自己族群的票数而中选。那么,现在他们执政了,怎么却谈起族群代表课题起来了?这不就辜负了我们所投下的一票了吗?

这是某主流报章在星期一的报导:

非政府组织担忧霹雳州马来人的命运
记者∶HAH FOONG LIAN

怡保: 一组包括约20个霹雳马来人非政府组织表示他们对民阵的霹雳州政府之下的马来人命运感到忧心。这些人在星期日在淡汶高原开了一个特别会议, 他们将呈交一项备忘录于霹雳苏丹。

当中于会的一些领袖来自霹雳马来人教师协会,霹雳半岛马来人学生联合会,霹雳马来西亚回教青年队伍,霹雳回教学生协会,霹雳4B青年运动,霹雳国阵前任议员公会,霹雳马来商人协会,霹雳非政府组织妇女等。

也是霹雳马来人专业及民族继承人团体发起人之一的Nonee Ashirin Mohd Radzi主持了上述会议。她说他们不能够接受走行政议会采用6-3-1的议员排阵,因为这个方案没有真正反映州内的主要人口比例是马来人的事实。

新政府的这项行政议员组合是行动党6人,公正党3人和回教党1人。

“在行政议会里,应该有更多的马来人,” Nonee Ashirin这么说道,她也补充说,行政议员的组成应该依照国阵时代的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的对比,也就是6对4。

她说,非政府组织也拒绝两个副州务大臣职位的设立,因为这并不在宪法之内。她强调这两个职位只是为了满足行动党的政治权益。

代表霹雳非政府组织妇女的Datuk Kamilia Ibrahim指出,国阵共得票33万3千张, 比起民阵的28万2千张,证明大多数的选民是支持国阵。因此,国阵已有简单的多数票,应该可以成立一个政府。

这一帮20个马来人非政府组织和运动都是用屁股在思考。根据他们的论点的话,民阵已经在半岛得票超过半数,就可以在西马组成联邦政府,国阵就到东马去组织政府好了。

从几时开始得票数成为组织政府的决定因素的呢?马来西亚是奉行简单多数获胜制度(FTPTsystem)的国家。独立以来,即使反对党在一些州属都赢得许多票,也没什么用。因为决定性因素是议席的数量,而不是选票的多少,以致每次都是国阵执政。

这些争论都是毫无意义的。每个人和他的狗都知道反对党的得票超过国阵。超过一百万的选票被塞进选票箱里,这些选票有的是邮寄选票。假如没有邮寄选票制度,假如选举是干净公正且没有幽灵选票的话,反对党早已经成立联邦政府。我们的首相也许就是旺阿兹莎医生了。让我们大家都承认,旺姐比阿都拉更有吸引力,即使要和拉姐或莎里扎比也是一样。

让我们来确认一件事,唯有这种魔术般的观念才令人觉得国阵赢得大多需的选票。国阵其实得票比反对党更少,只不过因为他们有额外的一百万票,才会令人有这样“已经胜利”的观念。

即使是这些,即使是划分选区不公,即使是使用其它肮脏手法如威吓重演513事件,我们还是重重地刮了国阵一大巴掌。试想像假如这是一场公平的选举,会有怎样的结果呢?让我重复∶是反对党,而不是国阵赢了三八大选。

那你知不知道反对党胜利的主要因素呢?我们是有污职滥权的课题,狂妄自大的领袖,挥舞短剑,滚回中国等之类的喊声在国会里出现,还有很多很多已经足够让人民厌恶的事情。不过真正推动着选民的是反对党的“大同”运动。反对党不谈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回教徒,基督教徒,回教徒,信度教徒等。他们只是以“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的腔调发声。

马来西亚人对种族性的诬蔑或赞美都感到厌倦。不止是华人和印度人,连相当数目的马来人也对国阵爱打的种族政治牌感到不满。而这些人就是不明白,还不知醒觉,是种族政治让国阵当上输家。他们却归咎部落格和网际网络,说这些部落格就是令国阵败选的原因。

不,部落格和网际网络只是扮演着另一个能提供选民新闻资讯的角色,并不能制造新闻。它只是作为一个传达,特别是选民总无从得知的资讯的媒介体而已。

到了今天,他们还是在嘶喊着种族和固打。你且看看他们这20个马来人非政府组织在星期天的谈话。做么只是酱罢了?干脆要全部的职位都留给马来人不是更好咯,反正这里是马来人国家,华人和印度人都是巫统时常所谓的外来民族。再说,代表华人和印度人的政党不也大败了吗。若不是靠着马来人和砂沙原住民的票的话,国阵早已成了输家。所以把职位全留给马来人也很合理啊。

看来我们还要再狠狠地刮醒我们的国阵了。他们越是执着于种族和固打,越不能自拔。华人或印度人就算拿到比较多的位子,或反之,又有什么错呢?这不是一个数字游戏。不幸的是,反对党似乎也跟随国阵起舞。是的,这是国阵的游戏。假如反对党也加入这场游戏里,他们将会输到脱裤。国阵是这种游戏的能手老将,跟着他们下场玩这游戏,根本是咎由自取,也只有挨打的份。

反对党应该和他们在另一个斗场里打。制造一个新的斗场,不关种族政治的斗场,然后令他们不得不来打。这才是反对党的绝活,国阵到了这里,也只能甘拜下风,跪地求饶。

我才不管多少个印度人,华人或马来人当上行政议员。管他全部是马来人还是华人还是印度人还是什么人也好,即使是全部都是华人,然后能够管理得像新加坡那样成功,我都不在意。我只要看到一个最好的国家在地球上出现,就算是要到火星上去才有这些人才,我也无所谓。

无论是谁当大臣或首长或行政议员都不重要,只要他们照顾全民利益。如果我们需要五个马来行政议员照顾马来人,三个华人议员照顾华人和两个印度人议员照顾印度人的话,那肯定的,这个政府非常地有问题。

做么一定要马来人照顾马来人利益,华人照顾华人利益,印度人照顾印度人利益呢?我们不是只有一个首相罢了吗?而且还是个马来人。这么说,是不是这个马来人首相只照顾马来人民的利益罢了呢,还是照顾全民利益?马来候选人不只是因为马来人票而中选。同样地,华人和印度人候选人也不只是靠他们种族的票数而中选。所有的候选人,不论来自哪个阵线,哪个种族,哪个政党,都得到三大民族的选票。

所以,执政的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都不代表他们自己的族群,因为他们都不是因为自己族群的票数而中选。那么,现在他们执政了,怎么却谈起族群代表课题起来了?这不就辜负了我们所投下的一票了吗?我们投你一票不是要你在政府里,代表你的族群,为你的族群服务,而是为了你能够为马来西亚服务。那些什么五三二, 四四二,四三三,六二二方案的争执就算了吧。即使是十零零也不要紧,只要你了解你是为国家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你的族群服务这点就好了。

哎呀,酱也要我教吗?真是木头一个!

2008年3月26日星期三

毫不留情:不是你,而是他人决定你是什么

出处:Malaysia Today : NO HOLDS BARRED : Others, not you, decide what you are (Updated)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26-03-2008
翻译:CC LIEW
诺丁卡蒂尔接着开始发表他的评论,他不断的在说部落格破坏了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喂!……你几时成为知识分子了?如果他是知识分子,那麦当娜应该是个处女。

诺丁卡蒂尔(Nordin Kardi)北方大学(UUM)现任校长终于把我告上了法庭。当初他们向我发出传票时,他们要求8千5百万令吉的赔偿。当时我觉得他们太小看我了,为什么 是8千5百万而不干脆放个整数1亿呢?我觉得我的身价超过这个数目。可是,当法庭作出判决时,这个数目减剩4百万令吉(两百万他自己收下,另外两百万给了 北大。)因此,无论是他要我陪1亿或是8千5百万也没什么所谓。

实际上,法庭的决定并不是凭我身价值多少,而是看基于诺丁卡蒂尔和北大值多少,或者更严格的说,他们的名誉是否值得这个数目。我被控破坏了诺丁的名誉,连 载的也破坏了马来西亚所有大学的名誉,同时也破坏了领导这些大学的知识分子的名誉。就这样,诺丁对我采取了“集体诉讼”,不仅是为了保卫他个人的名誉,北 大的声誉,同时也包括了马来西亚所有的国立大学和领导这些大学的知识分子。最后,法庭的裁决是这些所有名誉的总和,就只值4百万令吉。

法庭已经判决,而这项判决说明了这批人的名誉只值区区的4百万。就这样,我的案子结束。

实际上诺丁没有打赢这场官司,事实刚好相反,我把这个案子“丢”了。当他的律师给了我一封追讨信(Letter of Demand)时,我完全不理会,信件被我抛进了垃圾桶。接下来,他们再发了一封传票(Writ of Summons),同样的,我把信投篮了。再来,我被通知到法院去给自己辩护,再次我不理会这张命令,投到垃圾桶了。我最后当然没有在法庭出现,因此他们 获得了最初的判决。不久他们会判我有罪,而大家也一定知道我会怎么做,我会将它丢进垃圾桶。然后他们很自然的,会把我判入穷籍,而我会在受到破产通知的第 一时间……猜对了!,我会将它丢进垃圾桶。这就是我给这些所谓的追讨信、传票、或任何用来控告我的文件的定价。如果他们继续玩弄这个马来西亚法律的手语游 戏的话,我会奉陪到底。

我唯一被诺丁抓到的把柄是因为人民公正党的党报 - 公正之声(Suara Keadilan)的一些蠢家伙(我希望不是朱纳或是蔡添强)犯了一些不该犯的错误,把《今日大马》的一些内容刊登在他们的党报中,而没有预先征求我的同 意。我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件事,直到我收到诺丁的律师发出的追讨信。他们实在太笨了,而就这样,害我惹了满身蚁。可是我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失眠。可能现在他 们再偷我的东西的时候会小心翼翼,事先征求我的同意了。
笔者注:
朱纳 -《公正之声》总编辑

无论如何,今晚第三电视的头条新闻才是让我笑到脸红的。通常,第一项新闻会报道首相,然后是副首相,然后是登州危机,再来是些宣传,报道反对党在雪州或是 霹雳或是槟城的危机,或是其他类似的消息。可是今晚我上了头条。新闻报道不只是像一般的新闻那样,只是仅仅的30秒,而是好几分钟……我该说,这才像话 嘛!

诺丁卡蒂尔接着开始发表他的评论,他不断的在说部落格破坏了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喂!……你几时成为知识分子了?如果他是知识分子,那麦当娜应该是个处 女。诺丁不过是国家法则组(Biro Tatanegara)发动对人民的心理战的爪牙。这个组织的目的就是对公仆和学生们洗脑,灌输他们这个国家是马来人的,华人和印度人是外来者,并不断的 强调他们是移民,应该把他们都遣送回他们自己的国家。他对阿都拉的阿谀奉承,让他坐上了北大校长这个职位。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控告他赔偿1百万令吉,因为 他侮辱了学术界崇高的名声。

笔者注:
首相署属下国家法则组(Biro Tatanegara)开办的“国家知识课程”(Kursus Kenegaraan)是国阵政府作为用来散播种族仇恨的机构。

我希望诺丁花了很多钱在诉讼费上,因为我可以确定他不会从我身上得到半毛钱以便拿去支付他的律师费。我猜想如果你可以在政府部门获得一官半职的话,或许可 以叫一些华人承包商来支付这些费用……糟了!我又说漏了嘴!这又给了你一个理由来控告我了。这样好了,或许我可以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控告这个人渣 兼混球侮辱了我们马来人的声誉。

我们下次再会,请保重!最重要的是,法庭这种地方,生人请回避。

下文是引起文中提到的诉讼案的主因 (Ihsan MandaT2020):

2003/2004年马来西亚国际回教大学(UIAN)学生联合会(MPP)主席穆达.宾.哈兹苏海里(Muhtar B. Hj. Suhaili)致:

2006年11月3日:当我发现我志期2004年3月份撰写的论文《大学生及成功管理的责任》被刊登在《学术讲堂》(Bicara Siswa)2004年4月刊的时候,我感到很吃惊。该刊物在刊登我的论文前,我并没有收到拿督诺丁卡迪博士的照会以及要求获得我的许可。

起初我不相信,直到我浏览了islamhadhari.net后才确认了这件事。在失望之余,我决定要求他们解释为何我这份在云顶国际会议中心发表的《成功学的管理:问题和挑战》一文会在没有作者的许可下被发表?

这篇所谓的拿督诺丁卡迪博士的论文,竟然公然抄袭我在上述论文中全部的内容。他的这篇论文志期2006年5月7日,而我的原稿发表于2004年4月,整整相差了2年。

这个链接为我的论文原稿:http://muhtarsuhaili.tripod.com/pengurusankejayaan/
这个连接为我声称抄袭的论文:http://www.islamhadhari.net/v4/seminar/detail.php?nkid=21
注:抄袭的论文已经在多次要求解释后,于2006年11月9日被 IslamHadhari.net 站收回。

无论如何,我非常希望 IslamHadhari.net 的管理层可以透过这个电邮 al_akhyar81@yahoo.com 联络我,以揭示为何他们可以没有照会我以及没有获得同意前,随意的发表我的论文,并摆放在网上长达6个月之久。

如果这件事情被证实确有其事,我认为这种行为是不健康的,而且也侵犯了版权。这种行为是违背学术良知以及和我们所提倡的文明回教是背道而驰的。基于此点,我希望及要求有关方面的合理解释,以恢复学术文化的卓越性、神圣性及其荣耀。

论文原稿刊登于《学术研讨》(Bicara Siswa),杂志系列 i ,2004年4月刊,Karangkraf 私人有限公司出版。

islamhadhari.net 发表的澄清公告:

我方欲通知2003/2004年马来西亚国际回教大学(UIAN)学生联合会(MPP)主席穆达.宾.哈兹苏海里(Muhtar B. Hj. Suhaili),关于本站所发布的《成功学的管理:问题和挑战》,在获得当事人的电邮通知后,已经在第一时间取下该文章。本站愿意为这件错误向当事人道 歉。

这件事件应该不需要被闹大或是被更高层作为炒作的课题,这会导致舆论及学术界的自豪象征被羞辱,尤其是像拿督诺丁卡迪博士这种对社会和国家做出贡献的人才。由于这事件已经造成了轰动和争议,在此,本站公开向拿督诺丁卡迪博士和穆达.宾.哈兹苏海里做出道歉。

由于这事件,从今天开始,我们要求在国内外研讨会发表论文的作者,应该发出同意书,以秉明同意自己的论文可被刊登出来,以避免在未来再度引起争执。我也要 求大马回教徒把不适于对外公开的论文可邮寄到本站。如果所有的大马回教徒能够参与的话,资讯的分享将会带给世界好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好报。我们希望通过 本站的文章,可以利益到全体回教团体。可是,我方会觉得很失望,如果我们的意愿最终成为破坏所有回教徒的议程。

本文由“人力车夫”提供

2008年3月25日星期二

逐鹿问鼎:了解登嘉楼的州务大臣问题

出处:Malaysia Today : The Corridors Of Power : Understanding the Terengganu MB issue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25-03-08
翻译:CC LIEW
让我们看下主要媒体错误声称这次在登嘉楼州所谓的“宪法危机“。它的确是个危机,可是却还不至于是宪法危机。这事件仅仅是统治者拒绝了首相委任的州务大臣人选,因为这个人选有污点,因此不适合领导州政府。

第一点,统治者有权委任他任何适合的人选。在联邦宪法和州宪法的条令下,统治者不需要由首相或是其他人的强制下跟随他们的意见。实际上,元首甚至也有权从国会多数议席中委任一位首相,更何况仅是一位州务大臣而已呢?

第二点,元首陛下也有充分的理由为什么不让伊特利斯祖索(Idris Jusoh)成为登嘉楼州州务大臣。如果在某个场合中,州务大臣候选人被确认有犯罪的行为的话,就如玻璃市州的沙希淡(Shahidan Kassim)那样的话,统治者可以拒绝所被建议的州务大臣人选。

前律师公会主席:苏丹拥有任意选择州务大臣的权力

前律师公会主席苏莱曼阿都拉(Sulaiman Abdullah)说,根据联邦宪法附表8中的1(2)(a)条款,统治者可以自由裁决委任一位州务大臣。此条款规定统治者必须先委任一位州务大臣,在由他成为州议会的主席。而该州务大臣将会主持州议会会议。

“统治者能够通过自己的判断自由委任他要得人选。“这位宪法专家这样说道。“宪法原理就是这样子的,州立法议会是由很多的成员组成,统治者必须由这群人中决定谁应该领导多数议席的会议。”当提到登嘉楼州务大臣委任的争论性时,苏莱曼辩护说:宪法要求陛下执行他的自由判断,陛下只是跟据条例吧了。如果统治者的选择是错误的,他们可以在初次州议会开会时通过不信任动议。他说:如果真的发生的话,州务大臣可以选择辞职或是建议统治者解散州议会。苏莱曼说:统治者可以保留他对解散州议会的决定。

《新海峡时报》转载

莱益斯:阿末赛益已经无路可走。
黛博拉 罗 撰稿

“基惹(Kijal)州议员阿末赛益(Ahmad Said)已经完了,无论他宣誓为登嘉楼州务大臣与否。”巫统最高理事会成员莱益斯雅丁(RaisYatim)的这个说法的理由是,阿末赛益将不会得到任何州新政议会的成员的支持。“如果他要召集州议会会议,这22位支持伊特利斯的州议员会提出不信任动议,到时他就会像波罗蜜那样摔个稀烂。”莱益斯这样对媒体说到。

“最好是把这22位州议员的意见也给考虑进去,因为在州宪法中已经陈述了州务大臣的人选必须是大多数人愿意支持的人选。我想这个问题将会由首席秘书或是首相亲自带去和登嘉楼摄政委员会磋商。“也是外交部长的莱益斯被问起对巫统领袖和法律专家的能力时,他说道:“如果阿末赛益执意要宣誓为州务大臣的话,巫统将会对付他。”

当阿末赛益代替伊特利斯接受了高元首兼登嘉楼州苏丹端姑米占再纳阿比丁(Tuanku Mizan Zainal Abidin)的委任后,他已经完全动弹不得。虽然巫统州领导们已经警告他接受这项委任等同被革职,甚至连阿都拉也对他发出了同样的警告。可是阿末赛益声称他获得22位州议员的支持,虽然他不愿意透露他们的身份。阿末赛益将会在这个周三进行宣誓就任仪式。

对于目前的僵局,首相署部长赛依布拉欣(Zaid Ibrahim)表示非常遗憾。“总检察长将会对此事对首相给予适当的劝告。我对这些事演变成这个局面感到非常的遗憾。你如何能够在现有的宪法之下不根据宪法来办事呢?我认为这是国家不幸的一天。”赛依布拉欣这样表示。

拉伯会见最高元首,商讨州务大臣人选事件
依扎敦沙里(IZATUN SHARI)撰稿

阿都拉将会见最高元首商讨登嘉楼州务大臣的人选委派事项。“我肯定会和陛下商讨这个问题。”他在周二的2008年大马投资大会致词后向记者表示。

首相被询问关于基惹(Kijal)州议员阿末赛益(Ahmad Said)在周二已经开始就任登嘉楼州务大臣的事项时,他表示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

“我必须说明的是解决途径有非常多种,我不认为目前的情势是无可挽救的。我们知道实际上人们拼命的挖掘这个课题是有意图的,这造成了很多纠纷。我们必须保持冷静,不要因此而把视线给转移了。”

记者又问阿都拉是否会因为阿末赛益不根据党领袖的指示而采取行动对付他呢?阿都拉回应说这会交由巫统最高理事会决定。

笔者注:
Sinar Seharian是登州巫统出版的刊物。据说以下文章出版于三月十六日,共七页报道。









巨兽国阵:老马的危机制作集团

出处:Raksasa BN
原题:Bekas Raksasa BN Rakus Anwar Memalam Semua
作者:MAHA KAYA
发表日期∶25-03-08
翻译:CC LIEW

阿都拉的新内阁名单中的新脸孔的确给他来带了正面的回应。阿末沙伯里仄(Ahmad Shabery Cheek)和依斯迈沙比里耶谷(Ismail Sabri Yaakob),这两个彭亨州的新秀,也能够被部落客们所接受。企业大亨如赛依布拉欣(Zaid Ibrahim)和阿米尔山(Datuk Amirsham)也比较得民心。泰益(Tan Sri Mohd Taib)的被推选以及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被晋升的决定,也让阿都拉获得了党内人士的支持。

笔者注:
阿末沙伯里仄(Ahmad Shabery Cheek)- 现任资讯部长
依斯迈沙比里耶谷(Ismail Sabri Yaakob) - 青年与体育部长
赛依布拉欣(Zaid Ibrahim) - 被誉为“巫统最后一个良知”的巫统后座国会议员
阿米尔山(Datuk Amirsham) - 马来亚银行行政总裁

老马的联盟看来越来越不行了。慕克利斯(Mukhriz Mahathir)向首相提承督促首相辞职的建议书的事件,让他的领导能力备受质疑,他几乎把整个局面搞砸了。希山穆丁(Hishammuddin Hussein)的蠢蠢欲动也让整个计划看来危机重重。

老马率领的这个“危机制造集团”,在东姑拉沙里(Tengku Razaleigh)表示要竞选主席职位后,已经开始破裂。他当时应该做的是呼吁召开巫统特别大会,而不是急着宣布要竞选主席这个职位。60个区部的提名是姑里早先最重要的考量。虽然姑里是巫统的老臣子了,出乎预料的危机把他的算盘全打乱了。老马已经交待,只有在巫统真正开始分裂的时后,他才能够开始行动。可是姑里看到拉伯的行动,开始有点紧张。姑里由1975年担任巫统副主席至今,对主席这个宝座却念念不忘。不可否认的,当时敦拉萨(Tun Razak)和敦胡先翁(Tun Hussein Onn)想要这位来自吉兰丹的王子成为他们的继承人。可是当时姑里年级太轻了,而且未婚。于是,他们只好选择了马哈蒂 - 这位来自吉打,缺少马来人象征的的激进派,作为巫统主席。当时,他们的商议是只让马哈蒂担任两届的主席。

姑里在和慕沙希淡(Tun Musa Hitam)竞选巫统副主席的职位时,他同时也在评估对手的实力。他当时非常惊讶自己轻易的被打败了。慕沙希淡以250票获胜。姑里开始了解到马哈蒂有他自己的一套进程。他知道马哈蒂不会只满意担任两届的主席这样简单。老马已经开始利用他的影响力慢慢的腐蚀掉姑里。老马相信慕沙希淡会比较容易受控制。1987年,在权力的欲望的驱使下,姑里展开巫统党史上最剧烈的党争。马哈蒂当时虽然成功的抵挡了姑里的攻击,可是这场战争却使得巫统内部元气大伤,同时也使得巫统失去了创党时的草根性。

几年后马来人开始清醒过来,他们开始抗拒46精神党。姑里看到情势每况愈下,最终只好和老马妥协。老马继续让他留在巫统,因为老马了解到自己的地位已经无人能动摇。同时,除了老马身边的那吉,他还需要一个有影响力的人,来牵制一位巫统的明日之星 - 安华依布拉欣(Anwar Ibrahim)。

安华的崛起和姑里不同。老马的这个干儿子在巫青团不费吹灰之力就被推选为团长。安华在大学时代是个民运分子,他在内安法令下被囚禁了长达20个月,从此名声大噪。安华只用了10年时间就爬到了巫统副主席这个位子,那年是1993年。可是安华的迅速崛起使得马哈蒂还有他的副手沙努西(Sanusi Junid)以及达因再努丁(Daim Zainuddin)感到非常不安。对老马而言,安华想和嘉化峇峇(Ghafar Baba)对垒,争取巫统副主席的这个举动,使得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更加的不好。当年,老马因为嘉化峇峇的支持,成功击败了以姑里和慕沙希淡的联盟。对老马来说,嘉化峇峇有恩于他。当时安华如火如荼的拉拢他的支持者。这批“宏愿集团“的成员包括莫哈末泰益(Muhd Muhamdd Taib)、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纳吉(Najib Tun Razak)、查希(Zahid Hamidi)还有西蒂莎哈拉(SITI ZAHARAH)。1997年,安华背着老马出任为期两年的首相署特别助理的时候,整个局面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笔者注:首相署特别助理(Pemangku Perdana Menteri)是仅次于副首相和财政部长的最高职位。

在2006年,阿都拉获得人民全力支持而获得执政的第二年,老马已经开始和姑里私下始策划他们自己的“危机制作集团“。这次历史性的合作,后面有两个幕后功臣,他们是阿都拉阿末(Abdullah Ahmad)和马哈里尔(Tengku Mahaleel)。他们和这两个巫统巨头的关系密切,导致了这次的合作。老马对阿都拉把自己的朋党的工程全撤下来的事非常恼火,而姑里则视这次为他可以做上巫统主席宝座的最后机会。

笔者注:
阿都拉阿末(Abdullah Ahmad) - 《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
马哈里尔(Tengku Mahaleel) - 普腾前任行政总裁

安华在这个阴谋中又扮演什么角色呢?起初安华也不想直接和阿都拉碰头的,他本来的意愿是重新归入巫统。可是阿都拉的所作所为让安华非常不满。这个宿敌曾经阻止安华进入巫统消灭纳吉,于是,他只好开始寻找其他的方式来打败他们。

姑里开始建议安华加入这个“危机制作集团“。,以便扩大他们的影响力,同时壮大反对党的声势。虽然老马和姑里一致认为到了2011年的时候,纳吉将会替代姑里成为他们的候选人。可是在现实中,老马和姑里都意识到纳吉很可能会背叛他们。姑里在1987年党争的时候被纳吉在背后捅了一刀,而老马则是在阿都拉掌权的时候,被纳吉刮了一巴掌。

“危机制作集团“的共识是,指名安华为未来巫统主席,在姑里卸任后由安华担任首相。其中主要的谈判条件是,安华上台后不能对付马哈蒂和他的家族。为了确保这个阴谋能够成功,慕克利斯(Mukhriz Mahathir)必须在今年的巫青团党选中获选为团长,然后再2011年的时候,成为巫统副主席。安华会在到时支持慕克利斯为副主席为期两届,然后才把领导的火炬归还到马哈蒂家族的手中。

第一阶段:
由老马带头,通过互联网和媒体,质疑阿都拉的领导。老马利用那些突然崛起的华裔大亨,像郭鹤年、林梧桐、陈志远、郭令灿等人,煽动经济课题。

第二阶段:
安华联合反对党,使用老马建立下来的功业,来对比阿都拉的软弱。他们的计划就是制造国阵在吉打,槟城和吉兰丹的惨败,以显凸出领导层的无能。制造出槟城巫统的倒戈,以说明巫统不信任阿都拉的领导。可是最后,他们想制造出来的假象却远远的比预期中的还要好。他们没有想到这造成反对党获得了82个国会议席,同时连霹雳和雪兰莪也失去了。这个结果使得他们的阵脚大乱,因为反对党的实力变得太强大了。他们不想看到国阵从此消失,因为这样会破坏原本他们计划好的权力转移计划。

第三阶段:
本来的计划是通过大选后的乱局,利用慕克利斯、拉查理、拉菲达、基尔、阿都干尼和姑里,制造内讧,把阿都拉给拉下台。可是因为这次出乎预料的惨败,他们不得不继续留在阿都拉的脚下维持巫统的团结。慕克利斯和姑里的发作反而不怎么能引起很大的注意了。巫统意识到他们目前必须团结,因为如果饭碗打破了,那大家就得挨饿。

但是,“危机制造集团“的分歧越来约大。安华想实现成为首相的愿望越来越靠近了。在巫统的保护伞外,很肯定的是老马和姑里会得到绝对的支持。而安华和老马之间的协定则是个很大的问号。马哈蒂家族目前会陷入很大的危机中,因为安华已经不需要利用他们两人的影响力。姑里现在企图和安华接触也不得要领。安华已经指示阿兹敏(Azmin Ali)和聂纳兹密(Nik Nazmi)不再接听姑里的电话了。

笔者注:
阿兹敏(Azmin Ali) - 公正党全国副主席
聂纳兹密(Nik Nazmi) - 安华助理

安华的锋芒越来越毕露。可是,在政治里没有绝对。也许姑里的巫统主席之梦和老马想延续自己家族帝国的梦想已经成为失败的历史了?

巨兽国阵:醉酒老翁姑里

出处:Raksasa BN
原题:Tolak Pak Imam pilih kaki botol Tengku Razaleigh Hamzah!!! Cool Li? - (Harga Pasaran USD30,000)
作者:MAHA KAYA
发表日期∶25-03-08
翻译:CC LIEW

我想东姑拉沙里(Tengku Razaleigh)是住在山洞里的人,因为他四年才爬出山洞一次。这个故事是在说巫统里头最多怨念的人,他不是埋怨阿都拉吧了,这个人也同时在埋怨老马和纳吉。是否还记得1987年的巫统党选?照理说他应该会赢的,可是因为两个因素,他失败了。那两个因素呢?第一:本来纳吉承诺的55张选票,最后都投到了老马的怀里。第二:当时他还是个花天酒地的花花公子。

照理说,姑里当时是巫统中最佳的领导人选,可是老马却诡计多端,把他的好事全搞砸了。再来,就是安努亚再尼(Anuar Zaini),姑里的亲信,早已经被纳吉收买了。这就成为了姑里集团中的定时炸弹。

笔者注:
安努亚再尼(Anuar Zaini)- 国家通讯社《马新社》主席

于是,姑里发动了全所未有的行动,利用不满巫统的支持者,成立了疯狂的46精神党。当时,几乎有一半的巫统党员,包括最重要的几个领袖,都加入了姑里的团队中。老马逼不得已,只好另起炉灶,创立了新巫统。(老马当时为了报复,非法革除姑里的好友,沙烈阿巴斯 (Salleh Abbas)的职位,他目前也是回教党的法律顾问。)姑里也曾经连同巫统最高理事会总秘书拉兹(Dato Radzi)焚烧巫统党旗。

笔者注:
沙烈阿巴斯 (Salleh Abbas)- 前最高法院院长(今称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
於1988年司法危机中,有三位法官被革职,他们是前最高法院院长沙烈阿巴斯(Salleh Abbas),与另两位法院法官旺苏莱曼(Wan Suleiman)和佘锦成。

不久前,姑里被人目击在吉隆坡的某雪茄专卖店出现,他和他的兄弟们在众目昭彰之下,在那里享受着红酒。虽然年过七旬,姑里还是念念不忘成为首相和巫统主席。如果翻开姑里的领导纪录的话,会发现他的成绩实在是乏善可陈。巫统无法打下吉兰丹的时候,老马曾经寄望姑里能够利用他在该州的影响力,收复失地。可是他的政绩是一败涂地。而现在,他错过了2004年的党选提名,这次是否是这个满腹牢骚的醉翁的最后期待呢?

逐鹿问鼎:季候风在转向

出处:Malaysia Today : THE CORRIDORS OF POWER : Monsoon (Cup) winds of change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24-03-2008
翻译:CC LIEW
莫赛益(Mat Said)是名勇士。虽然他是个无名小卒,他还是从地上站起来,反抗这个以首相名义作威作福的谢英福。无论是从首相、州务大臣乃至华人黑帮都无法动摇到他。而这正是元首陛下想要的州务大臣人选。
"Guano pulok puak-puak Amno ni bekeng sangat? Dah Tuanku amboh, ambohlah! Mende nak main paksa-paksa pulok? Bila menatang Cheena buat kacaukat Perak, bising. Ni, menatang Amno pulok nak tunjuk bekeng. Besokemaluang Ganu kite."
「这些巫统的人在发什么飙啊?陛下已经低声下气了,他们还在绌绌逼人干嘛?当华人在霹雳州乱的时候,你就在那边吵。看现在,你巫统自己也在发恶。这真是败坏了我们丁加奴人的脸。」
(以上为登加奴语的翻译)

以上对白大概是在瓜拉登加楼的巴沙巴洋菜市场民众间可以听到的感叹。当统治者不出声的时候,人民埋怨和质问君主制是要来干嘛的?仿佛是在说这些统治者是白 吃白住的一群。可是,当统治者出来说话时,人民又开始投诉和指责统治者不该介入政治。人民会说,统治者应该为民服务。这个问题的底线是,人民不是很了解他们要的是什么。

在90年代,一份著名的大马商业杂志曾报道说,登加楼是仅次于雪兰莪,排名第二最的富有州属;可是它的人民却是仅次于玻璃市,排名最后第二的贫穷州属。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Tok Guru Nik Aziz NikMat)反驳说:「和登加楼比起来,吉兰丹更穷,可是吉兰丹的人民却很富裕。」他说:「吉兰丹的富裕在人民手上。」聂阿兹强调,吉兰丹人不需要依靠 中央政府的施舍。他们会向更宽,更远的地方去发展,甚至到新加坡,去讨生活。他们会把钱给寄回来吉兰丹,帮助发展这里的经济。

这是事实,你可以在新加坡找到吉兰丹人聚居的甘榜,可是你不会见到登加楼人,或是吉打人的甘榜。吉兰丹人会自动自发的回到吉兰丹缴叫『布施金』(zakat),以便这些钱能够留在该州而不是中央政府的口袋中。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央政府企图统一全国『布施金』的缴纳,他们要断绝州政府的收入来源。可是顽固的吉兰丹人不妥协,虽然他们遭受到中央政府的排挤,实际上他们为自己感到骄傲,因为他们能够在没有获得中央政府的资助下自给自足。

就以他们的食水供应来说吧,吉兰丹人从来没有获得清洁的食水,因为中央政府不会出钱给州政府去改进它的食水供应系统。就因为这样,在过去20年来,很多人都死于霍乱。可是,吉兰丹人还是不把州政权交给国阵。虽然这样做的话他们将会获得清洁的食水和不需要再忍受无辜生命的牺牲。对这些大量死亡的人民来说,吉兰丹人认为这是反抗联邦政府所必需付出的代价。是的!他们说很多人必须牺牲。可是对他们而言,在暴政和人民的牺牲这两个选择中,他们选择了抵抗暴政。

登嘉楼确是截然不同的地方。登嘉楼人没有这样固执,同时他们的想法也比较有弹性。Ganu是彩虹的意思,而terang是亮丽的意思。吉兰丹人曾称吉兰丹 的南方为“亮丽的彩虹“,后来它有演变为『登嘉楼』这个名字。登嘉楼确实有黄金。英国人说彩虹的尽头你会发现黄金。可是实际上没有多少黄金蕴藏在这里。很肯定的你可以挖到一些黄金,虽然不可能多到可以使用大规模的商业化的形式来开采。登嘉楼虽然少了黄澄澄的金子,可是却有『黑色的金子』。

为什么登嘉楼是第二富裕的州属呢?就因为这些『黑色金子』。可是不管这些黑色金子或是第二富裕的州属这个衔头,它的人民是仅次于沙巴的第二穷州属。沙捞越和吉兰丹远远的比它好的多。这是90年代的畅销大马商业杂志的报道。

1999年,登嘉楼选民决定给反对党一个机会,让他们来管理这个州属。几个月后,中央政府对登嘉楼展开报复。本来在《1974年石油开发法令》下,州政府可在石油所得中获得5%的采矿权收益。在当时,市价大概是8亿令吉左右。这笔钱,交由巫统登嘉楼州主席伊特利斯祖索(Idris Jusoh)管理。在2002至2004年期间,他把这一大笔钱当成是自己荷包里的零钱那样来管理。

当时,登嘉楼选民认为只要他们把州政权交还给巫统,那他们就可以拿回目前市价为10亿令吉的这笔钱。他们在2004年4月真的做到了。当时,伊特利斯重新被委任为州务大臣。但是,钱依然留在首相署,而这笔钱则由伊特利斯身上转去了给旺法立(Wan Farid Wan Salleh),阿都拉的政治秘书,还有阿都拉的朋党林世杰(Patrick Lim),这位马哈蒂口中的『帕特里巴达威』(Patrick Badawi)。

这样看来,这只不过是患汤不换药罢了。无论是巫统或是反对党执政这个州,这每年10亿元的收入还是回不了州政府的口袋,而只是变成了两三个人任意挥霍的私有财产。2008年3月8日这天,登嘉楼人民想把这个州交换给反对党。巫统意识到这点,这场赌注不只是州政权的控制这样简单,而是包括了这个100亿元的 年收入。就这样,几千个孟加拉选民被『入口』到登嘉楼,以确保巫统能够轻易的横扫整个州。几千辆载满选民的巴士,由军警护送下驶入了登嘉楼。这个举动是为了确保反对党支持者无法抓到任何的幽灵选民。最后,巫统终于成功的横扫了整个州,就和4年前的2004年4月那样,同出一辙。

可是有一点是不在巫统控制范围内的——那就是现任国家元首,也就是登嘉楼州苏丹。陛下对这件事了如指掌,陛下也知道巫统是如何通过欺骗的手段,以达到永远控制登嘉楼的目的,从而能够继续挥霍这笔每年10亿令吉的石油收益。陛下听取法律顾问的劝告,以了解联邦宪法和登嘉楼州宪法对委任州政府首脑的法令限制。于是陛下决定否决掉阿都拉委派的州务大臣伊特利斯,转而选择委任了阿莫赛益(Ahmad Said)。如果中央政府决意挑战阿莫赛益出任州务大臣这个职位的话,一批著名律师将经准备好为陛下的行动辩护。

阿莫赛益并不是省油的灯。当年,谢英福出任柏华惹钢铁厂的时候,他就乘机开始了一项建屋发展计划。当屋子建起来的时候,甚至连金马挽(Kemaman)市议会也还没来的及批准。阿莫赛益当时介入这项发展计划并发出庭令阻止他继续这项工程。谢英福当时气疯了,他跑去和登嘉楼州务大臣旺莫达阿末(Wan Mokhtar Ahmad)投诉。谢英福说他是由首相委派过来这里的,他有权力干他想干的事。

阿莫赛益可不管这麽多,他可不管什么首相不首相的。他甚至反抗自己的直属上司——旺莫达。法律就是法律,不管你是柏华惹钢铁厂的董事经理、登嘉楼州务大臣还是马来西亚首相,都不能超越法律。阿莫赛只不过是金马挽市议会的市长 (Yang di-Pertua)。可是他竟然和这位巨贾较量,他决绝让步。阿莫赛益最后迫使谢英福停止那项发展计划,直到他获得准证为止。

阿莫赛益是名勇士。虽然他是个无名小卒,他还是从地上站起来,反抗这个以首相名义作威作福的谢英福。无论是从首相、州务大臣乃至华人黑帮都无法动摇到他。而这正是元首陛下想要的州务大臣人选。

登嘉楼只剩下最后的四年。根据国油的统计,在2012年以后,登嘉楼的石油将全部耗尽。以每年十亿令吉的收入来算,四年不过才四十亿。如果由伊特利斯担 任州务大臣的话,这四十亿令吉将会在4年内被他挥霍完。而到了2013年,登嘉楼将会被打回原形,变回1973年以前还没有发现石油前的渔村。

是的!那是段美好的四十年。可是这段美好的岁月是由1973年算起,直到2013年结束。登嘉楼可以选择让伊特利斯来执政这个州,然后让这40亿令吉在2012年以前被全部消耗掉,又或者是,让阿莫赛益掌政,确保这四十亿可以让登嘉楼使用到2020年。陛下宁愿选择了后者。

登嘉楼的8个巫统区部中,有7个支持阿莫赛益。到目前为止,32位州议员中,有20位已经公布他们会支持元首所委任的州务大臣人选。可是为什么其余的23位说他们会支持伊特利斯呢?他们声称他们被强行『监禁』了,同时被威迫在支持书下签名,他们说当时他们毫无选择,只好就范。既然在8个区部中有7个是阿莫赛益的支持者,同时有超过一半以上的州议员是支持元首的决定的,那这就符合了州宪法中的条件。伊特利斯应该被踢出局而让阿莫赛来担任这个职位。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玻璃市。3个巫统区部中的2个,及15位州议员中的10位否决了沙希淡(Shahidan Kassim)——这位阿都拉的州务大臣人选。玻璃市拉惹行驶他的宪法权力,拒绝了沙希淡。无论如何,这所谓的『宪法危机』是可以预料的,而这问题也浮出水面一段时日了。《今日大马》在这之前有提到这些事件,就像马哈蒂说的:「马来人最善忘。」对那些没有印象的读者,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历史。我们重新再发表以下文章,而这篇文章在之前曾发表过,这篇文章内叙述了真正问题到底是出在那里——那个主要媒体和报章所宣传的『宪法危机』。

附文:
《今日大马》要在这里提出一件事情,那就是登嘉楼州的石油采矿税的问题,我们同时也希望马哈迪能够在7月28日针对这问题作出回应。自70年代以来,登嘉楼一直都能够在该州所有的石油开采利润中获得5%的开采税。这是在《石油开发法令》中给予的保护。实际上,不单是登嘉楼州,在马来西亚的任何州属如果有石油被开采出来的话,他们也会享有一样的保护。可是在2000年,这项采矿税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赔偿金』(Wang Ehsan)。突然间,登嘉楼州的石油和天然气盈利中的5%,那每年8亿令吉的钱,全部被转移出州外,落入了一个人的手中,他就是伊特利斯祖索(Idris Jusoh)。

马来西亚已经从日本脑炎(JE)的肆虐中复苏过来。可是登嘉楼却遭受到另一种日本脑炎的侵害,我们称它为Jusoh Enterprise(JE),伊特利斯的家族企业。这个JE或叫伊特利斯企业的集团,突然充满了资金,更准确地说,每年80亿令吉的资金。在2004年,在阿都拉的领导下,登嘉楼从反对党手中被夺回了。可是登嘉楼并没有赢回那5%的石油税。『赔偿金』(Wang Ehsan)制度还是在继续着,而伊特利斯则继续一手遮天,掌管这笔钱。甚至连州经济发展机构(State 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SEDC)和登嘉楼州经济策划组(Terengganu State Economic Planning Unit,UPENT)也被丢空。伊特利斯一个人手握这一大笔钱,为所欲为。

可是这位新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可不能容忍一个人一手遮天掌管登嘉楼州的金库。他要伊特利斯把这一年80亿令吉的钱全部交出来。可是,如果恢复之前的5%石油税的话,州政府将会直接控制这笔钱,这就不是他们的目的了。他们要的是直接控制这笔8亿令吉的钱。现在这已经在首相署的控制中,只是转交到伊特利斯的手上吧了。他们需要做的是叫伊特利斯把钱吐出一半,让大家平分。

首相女婿凯里(Khairy Jamaluddin)兼顾问,想出了一个很伟大的『雨伞概念』,比马哈蒂的那套还要好的计划。他们要控制这个8亿令吉的年收入,可是同时他们直接把钱由伊特利斯手上抢走,因为这样会使得那笔钱又回到州政府手中,就像从煎盘中掉到火堆里去那样。他们要伊特利斯把嘴巴封上,不要过问他们打算如何来花这笔钱。

这就是他的做法,首先,他们先委任旺法立(Wan Farid),这条凯里的『走狗』,让他成为阿都拉的政治秘书。接着,他们委任旺希山(Wan Hisham)——旺法立的哥哥,成为州行政议员,掌管旅游。然后,他们让林树杰(Patrick Lim)——凯里的商业伙伴,垄断登嘉楼州所有的旅游计划。现在,整个网络已经完整,伊特利斯已经完全被排挤出去。

林树杰的工作就是制造出无数高昂的旅游计划,然后他会像旺希山提出这些旅游计划,旺希山跟着在把建议书交给他弟弟旺法立,旺法立接着在把计划书交给凯里。伊特利斯完全不在这个圈子内,当他知道这些计划书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
他们用了一栋一百万的价格,建了30座度假屋在登嘉楼河的一个小岛上。他们用了3亿,兴办了一个叫『季候风杯』(Monsoon Cup)的风帆比赛。每年有成千上万的钱被花费来『吸引旅客到登嘉楼』。看来今年的赔偿金将会由8亿飙升到10亿,看来又有更多的钱可以玩了。

为了确保伊特利斯的手不会去碰这个钱箱,阿都拉亲自主持州议会的会议,虽然他是首相,可是他并不是州务大臣。当然,伊特利斯作为一位州务大臣,被允许跟着开会,虽然他不说出来,他心里明白他们的目的。林树杰虽然不是官员,可是他也被允许参与这些会议。

阿都拉会提议所有旺希山、旺法立和凯里提出的旅游计划。可是计划的细节不会被检讨,唯有一些大概和所需的费用会被说明。无论何时,只要伊特利斯提出问题,他会被告知:「让林树杰去处理吧,他知道怎么做。」伊特利斯对这细节满头雾水。

过了一阵子,伊特利斯忍无可忍,开始发作了。其中一份他完全一无所知的计划书,被摆在他面前。林树杰当时叫伊特利斯把他签了。可是,他要如何对一份自己一无所知的文件签字,而同时必须要对它负起责任呢?

林树杰走出伊特利斯的办公室,打了通电话给旺法立,在让旺法立去找凯里投诉。一个小时内,伊特利斯接到了阿都拉的电话,叫他把文件签了。当然,伊特利斯马上照做了。

林树杰对阿都拉拍马屁的行为都看在大家的眼里,可是伊特利斯却是后知后觉。有一天,阿都拉来到登嘉楼出席一个定期会议。这个会议当然是在检讨如何来花这个8亿令吉了(由于油价上升,目前应该是10亿了)。伊特利斯开车去机场接待阿都拉,可是在他的车子要离开机场时,林树杰把车子切入伊特利斯的座驾前,挡着前面的去路。阿都拉马上从他的车子走出来,坐上林树杰的车。伊特利斯应该要明白,谁才是登嘉楼真正的主人。

是的!10亿是个天文数字。这笔钱应该属于登嘉楼的,可是却溜进了旺希山、旺法立、林树杰和凯里的手里。阿都拉主持州议会会议以便决定如何来花这笔钱,而旺希山、旺法立、林树杰和凯里帮他把这笔钱花完。伊特利斯不能过问这些钱是怎样花的,如果他拒绝签名的话马上会接到阿都拉的电话。

现在你了解了谁在运作这个国家吗?阿都拉说他才是掌管这个国家的人,不是他女婿。伊特利斯却会告诉你凯里才是掌管这个国家的人。凯里也同时也通过旺希山、旺法立和林树杰掌管登嘉楼和那每年10亿令吉的石油收入。为了凯里,阿都拉主持了登嘉楼州议会会议,以及依靠林树杰的想法,来花完这10亿。

现在你也了解了为何马哈迪会这样生气了吧?他没有理由不生气。其实,如果是我也会生气。这就是为什么我支持老马继续把气发到阿都拉和他女婿身上。单单是登嘉楼州这件事已经可以让我气疯了,而其他人认为登嘉楼州事件不过是冰山一角吧了。

是的,走入权力走廊是很棒的感觉。而在权力走廊内,你可以做很多事。如果你有权力,每年10亿是很好管理的。而当你走入权力走廊当儿,你当然已经有了权力。

2008年3月23日星期日

巨兽国阵:老马砍下希山

出处:Raksasa BM
原题:CO RAKSASA Hishammudin Akhirnya Di Cantas Datuk Mukriz Tun Mahathir
作者:MAHA KAYA
发表日期∶23-03-08
翻译:CC LIEW

由阿纳斯领头的穆克里斯团队的热烈掌声划破了会议室的寂静。记者赶紧纪录下这一刻以便作为这个中午的政治花絮。可是此时的希山却无法笑得出来。他的直接告诉他自己已经被出卖了。可是他还有选择吗?如果他惩罚穆克里斯的话,老马将会利用他的在巫统的人马埋葬掉他成为巫统副主席的机会。拉伯目前的地位岌岌可危。这是来自希山诺丁(Hisham Nordin)和拉沙里●依布拉欣(Razali Ibrahim)的劝告。希山缓慢的把他的真皮公事包给关上。哈利申(Harison),一位巫青团理事急不迫待亲吻了希山的左手,他说:“我们一定能够获得副主席的职位的...”他小声地跟希山说道。

这里附上部分人名和其党职:
柔佛州巫青团长 - 拉查理●依布拉欣(Razali Ibrahim)
巫青团委员 - 阿尼斯●阿兹(Anis Hisham Abd Aziz)**巫青团最年轻的委员
马六甲州首席部长 - 莫哈末阿里(Mohd Ali Rustam)
哥打拉惹区巫青团团长 - 哈兹沙林(Haji Salim)

可是,当他在傍晚7点45分接获雪兰莪州的耳目阿尼斯●阿兹(Anis Aziz)的电话时,他几乎失了魂。阿尼斯喜不自禁的说,基尔失掉了雪兰莪了。阿尼斯幸灾乐祸是因为基尔不让他父亲竞选2008年的大选,而他个人觉得,他父亲已经做的最好了。这位巫青团团长在听完电话后拖着缓慢的脚步离开了会议室。

这些人到底是不是我的徒弟啊?难道我没有教导哈利申(Harrison Hassan)和阿尼斯(Anis Aziz)这些政治把戏吗?什么副主席职位啊?如果基尔能够获胜,虽然雪兰莪的州议席远远少了,那他还有希望。可是如果他惨败的话,希山要当上副主席职位的可能性就很渺茫了。这是因为如果雪兰莪输了就会打开一个缺口让巫统的强人,莫哈末泰益(Muhd Muhamdd Taib)有机可乘。泰益将会同时挑战雪州联委会主席(Ketua Perhubungan NegeriSelangor)和同时一口气角逐三个副主席位子的其中一个。柔佛州的配给已经给了穆尤丁(Tan Sri Muhyiddin),这位刚刚上任的工业部长,另一边呢,莫哈末阿里(Mohd Ali Rustam)则还有一帮巫青的追随者。

在大选后的次日,他接到老马的电话。老马说穆克里斯将会做出表态,他叫希山不要采取行动。实际上,老马开始时挑选希山成为部长,同时也指示希山在后面支持穆克里斯。可是希山不愿意插手。他认为这个不是他的战争。可是,他同时也了解老马不是等闲人,他如果要得到一样东西,他会不择手段。拉查理(Razali Ibrahim),这位马拉迪手下的柔佛巫青团团长已经在柔佛州部署。可是,在马哈蒂的眼镜底下,由其他州的巫青团的消息中指出,尤其是吉兰丹,雪兰莪和霹雳州的消息,证明了希山已经失败了,他在协助穆克里斯这件计划中无法获得巫青团的支持。

为了填补这个尴尬的处境,希山只好作出决定,不对穆克里斯采取行动。可以看到的是,希山为了安全起见,他在内阁名单宣布后才召开巫青团的会议。

当内阁部长的职位在做大调动的时候,希山还是稳坐教育部长的职位。在诺金(Norzin)和哈兹沙林(Haji Salim)面前,他的政治秘书显得非常不安。在他们的计算中,巫青团的会议报告出炉了。巫青团在那天的会议成为了全国报章新闻和茶余饭后的话题。哈兹沙林说巫统中的支持拉伯的派系对希山的会议结果很不满。从沙巴到玻璃市,很多人说希山不需要花这样多金钱和精力来竞选副主席这个职位了,支部领袖将不会再支持他。

希山这才发现他的错误。他这才发现希山诺丁(Hisham Nordin)和拉查里(Razali Ibrahim)都在利用他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拉伯已经没有势力了,老板。他将被迫在不久的日子辞职了。我们必须支持马哈蒂和苦姑里。”可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除了希山之外,拉伯已经得到了所有的巫统谠党员的支持。小心眼的希山此刻回想起当初他刚开始入党的日子。1987年那年,伯拉开始证明了他的能力。当年,当东姑拉沙里的B队被击败,当时伯拉还是成功被推选为巫统的副主席。他拒绝脱离巫统加入46精神党的决定,让他赢得了区部领袖的信任。就是因为这样,伯拉再次被委任为副主席,虽然当时老马已经把他从信任名单中除名。

跑在希山前头的东姑拉沙里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他不应该过早宣布竞选巫统主席的这个决定。马哈蒂迟早会自己宣布这个决定。目前所有的巫统支部都支持伯拉。而希山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老马已经将他给放弃了。希山打了几次电话也没有人接。当老马的支持者都在冷落他并推举柔佛州务大臣干尼成为他们的南部代表的时候,希山要如何来竞选副主席这个职位呢?而在另一方面,拉伯的支持者则会推举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莫哈末阿里鲁斯旦(Mohd Ali Rustam)还有莫哈末泰益(Muhamad Taib)。

可能在这个局势的发展下,很可能希山会被迫继续留下当巫青团团长。但是,在此同时,在巫统大厦总部28楼有消息传出来说穆克里斯的大队已经闻到希山的软弱了。

巨兽国阵:强人的最后反击

出处:Raksasa BM
原题:Dendam RAKSASA Berakhir - Bekas Ketua RAKSASA Mahathir MeMALAM COR Hisham & NAiB RAKSASA KJ
作者:MAHA KAYA
发表日期∶17-03-08
翻译:CC LIEW
他也曾经鼓起勇气,多次的想向他父亲提出,他的天分并非在于政治。但是,他的老爸可不是等闲人 -一个前任马来西亚首相,巫统的强人。慕克里斯无可奈何,两父子几乎很少见面。慕克里斯心里很明白,他是个天生的音乐家。他的灵魂中显示出他对歌曲和音符的热爱。这正是他渴望的生活。慕克里斯从来不被他老马期望能够维持他几十年来打下的功业。他只是被安排协助米尔占看好老马建立的这个金库。穆扎尼的才能很明显的更加适合在巫统这个大染缸。可是当穆扎尼担任巫青团财政的时候,无法获得多数人的支持,因此老马转而求其次,安排慕克里斯上阵。当时,有安华在幕后撑腰的希山,发动了一连串的“反慕克里斯”运动,于是,点燃了老马对付希山的复仇之心。

那就是老马和希山结怨的前因后果。老马原本计划在今年把慕克里斯推上去当巫青团团长,然后顺水推舟,在明年把他在推上去成为巫统副主席。到时,慕尤丁将会挑战这个副主席的职位,而老马将会把慕尤丁推倒,把自己的儿子给捧上去。就是因为这样,老马必须让那吉当上主席职位。也因为如此,希山必须要被铲除掉。在上次的大选,慕克里斯虽然没有发动任何的拉票活动,可是他还是获得了巫青团的支持,以最高的得持票率获选为州行政议员。可是,背后很多人指责说实际上慕克里斯的获胜是因为背后有他的私人助理阿纳斯 Anas为他私下买票。阿纳斯在回教大学念书的时候已经受教于老马门下。他获得了当时一个普通年轻人无法获得的巨额金钱,用来怂恿赛夫丁和罗斯兰卡欣的背叛。阿纳斯利用老马的金钱,成为了慕克里斯在巫青团的耳目。慕克里斯也因为在老马的父荫下,很轻松的获得了地位。可是老马要的不是这个,他还有更大的野心。阿兹米达因 Azimi Daim 在希山的利诱下,让路给凯里当上了巫青团副团长。从那一刻起,老马更是下定了决心要报复凯里和希山了。

第十二届全国大选对老马的策略来说,是一个大跃进。凯里在大选前的大吹大擂,此时也无奈的把头埋到泥土里了。老马在吉,槟和雪兰莪的努力已经得到了成果。在大选前,老马的前副手已经获得通知,达因再努丁通过地方媒体说明老马的计划,可是,当时并没有获得任何人的注意。在老马的精心幕后操纵下,凯里成为手机短讯和部落格的攻击对象。

希山以为自己将会逃过老马设下的游戏圈套。在大选提名前,他与拉伯使用一整天的时间讨论如何让慕克里斯在吉打州上阵。可是,一天的努力无法抵消累计已久的仇恨。老马早已经为他儿子部署了一套计划,把这两个顽敌拉倒。在慕克里斯还在被当成棋子般耍弄时,其实他已经被给予新的任务了,那就是在八月份巫统大会前,铲除掉希山和凯里。

老马已经开始率领他的大军在北马设立了新闻中心,以便开始他的“倒拉“行动。通过新闻中心的便利,老马能够终结掉这个依靠其岳父而上位的凯里,同时也可以干掉自称为拉伯的中坚支持者的希山。巫青团到时将会瓦解,而慕克里斯将成为改革派英雄,就如他老子在1969年当时一样。但是,这次老马的儿子会更加安全。因为目前吉打州已经沦陷反对党手中,巫统需要所有的州议员的支持才能稳住在州议会的阵脚。依照老马的算盘,慕克里斯会被冻结党职最多四个月,但是最终还是会挑战巫青团团长的职位。

2008年3月10日可说是慕克里斯在历史中的转捩点,当天,在阿纳斯的陪同下,他面对了媒体和其支持者。老马利用他在全国的人脉准备对慕克里斯的记者会做宣传。但是,慕克里斯临阵退缩。在记者会结束后,阿纳斯第一时间发了个短讯给老马说他儿子失败了。老马得悉这件事后暴跳如雷。

慕克里斯和阿纳斯此时心急如焚。如果这个记者会由那个叫马哈蒂的老人来主持的话,转眼间就会被人遗忘了,可是这次可不是这样。当他们一抵达首都,第一时间草拟了强迫拉伯辞职的信件。过后连续两天,慕克里斯都不敢面对他父亲。在12日当天,穆扎尼联络了慕克里斯,告诉他说那封强迫拉伯下台的文告是他的最后的机会。如果他不提交那封信,老马将亲自了结他的政治生涯,同时也不会让他继承他老子名下的上亿遗产。

凯里的政治锋芒不单成为老马的目标,他们两父子也同时把炮口对准了希山。老马虽然也不是很喜欢那个胡先翁的继承人,因为他阻碍了慕克里斯整整四年。如果当年不是因为敦拉萨主导了胡先翁和依斯迈两派的结合,今天也不可能出现巫统强人马哈蒂了,因此,老马不会这样容易就忘了这段往事。

希山的一举一动其实已经在老马的眼中观察很久了。在推选出希山成为青年与体育部长时,老马早就部下了自己的眼线了,那就是希山诺丁 DatoHishamNordin(当时的灵北巫统区会副主席)。因此希山的任何举动都会通过他报告给老马听。任何看来像是会支持希山的党员都会被慕克里斯和阿纳斯收买。阿纳斯的任务就是通过数以百万的金钱来确保这些巫青团领袖的忠诚。阿纳斯的方法就是通过旅游团,比方说椰加达或是泰国,间接的收买他们。对那些比较比较没有影响力的巫青团团员,阿纳斯会花钱让他们在武吉敏登的娱乐场所花天酒地,往往一晚的消费可达上万元。

希山意识到慕克里斯在监视着他,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的政治策略到底那里出现了漏洞。希山努丁看来没有影响力,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政治秘书阿克巴汉 Dato Akbar Khan。最后,阿克巴汉也因为希山的狐疑而丢了饭碗。

阿纳斯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在青年团之中煽动反对凯里和希山的情绪。从玻璃市到沙巴,阿纳斯尽其所能的吹捧慕克里斯对抗巫统党主席的勇气。可是故事可不是就这样子就结束了,如果希山挑战党主席的职位的话,到时老马会利用阿都拉的联盟 -东姑拉沙里、沙努西、依沙和基尔这些人来拉倒他。老马要看到希山的政治生涯在2008年结束。

巫青团的内讧已经开始。希山已经利用他在沙巴、吉兰丹和槟城的支持者反击老马的父子兵团。慕克里斯的支持者如沙兹米等人也对吉兰丹巫青团的突然起哄感到不知所措。是否是慕克里斯和阿纳斯塞的钱不够多呢?这就拭目以待老马接下来的策略了。

2008年3月22日星期六

毫不留情:丑陋的大马人

出处:Malaysia Today : NO HOLDS BARRED : The Ugly Malaysian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22-03-2008
翻译:CC LIEW
我和我太太在USJ投票,我们在那天把选票投给了一个印度人和一个华人女孩。我们从来不会应为他们是印度人或是华人女子而不把票投给他们。我们也不会因为他们不是马来人或是非回教徒而拒绝投它们一票。

在以前有一个称号叫“丑陋的美国人”。而今天,以我国的立场来说的话,我们可以称呼我们自己为“丑陋的大马人”。

很肯定的一点是:大马人就和老美一样,都是种族主义者。可是老美却很大方的接受自己是种族主义者的这个事实,而大马人则死也不承认这一点,他们会辩驳说他们与其他族群之间非常的容忍。

你可以从公开的对话中即刻知道某个人是否是种族主义者。华人会说:“我有很多印度朋友。”或者是马来人会说:“我在学校常和华人来往。”,又或者一个印度 人会说:“其实,甘榜的马来人都很友善。”以此类推....。这就是我们华、巫、印度人对异族的“认可标签”。为何你必须要强调”马来人“,“华人“或是 “印度人“这个字眼?这就是你所谓的容忍吗?是否在强调“民族容忍”只是应用在非我族类?是否这就表现了你自己族群的宽容和大方?我们打从心里会说:“看 我多伟大!我容忍其他的族群!.....就像我需要其他人来“容忍“我一样。”

看看《当今大马》关于雪兰莪州行政议员提名的最新消息。该电子报报道说在10名行政议员中,6名为非土著与及4名为女性。谁管他是非土著和女人?难道这些 人被挑选来管理这个州是凭着他们的肤色和性别吗?这6个非土著和女人又是谁?他们是当中的首选吗?他们的执政能力是否能够胜过之前基尔领导的政府呢?我们 是否愿意见到雪兰莪州发展和繁荣?雪兰莪是否会成为人间乐土?

管他的!最重要的是他们6个将会是非土著和女人!这个才是最重要的,而这才能保证我们的未来!行政议员的才干衡量已经埋葬在种族和性别歧视里头。这才是焦点和整个考量的重点。当种族和性别大过其他因素的时候,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悲哀。

我们大马人是否已经做好准备让位给全女性的行政议员班底呢?如果行政议员全部是娘子军又会是怎样?如果这10位女性都是最能干的,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比拟的 话,这不是更好吗?这不是更加重要的考量吗?如果这10个人都是华人,或是10个印度人,又或者是10个马来人,是否这样会更糟呢?不行!雪兰莪的选民中 有51%为土著而非土著占了48%。因此行政议员也必须反映出这个种族和性别比率。哦!是这样啊?那好!如果40%的大马人是非土著与及51%人口是女人 的话。我们怎么可以只有一位土著首相?那剩下的40%非土著和51%的女性谁来代表?全国只有一名土著首相说明了没有人代表这40%的非土著和51%的女 性。

这所谓的以种族和性别来“平均“的代表是个很滑稽的理论。这是否说明了男女同性恋者,包括葡萄牙后裔、伊班人、达雅人、卡达山人、西克人、锡兰人,泰国 人,爪哇人、武吉斯人,缅甸人、越南人等等,都可以要求一个政府的代表呢?他们可也是大马公民啊!如果男人和女人是个标准,那男女同性恋也应该平等的被视 为一个标准才对。如果华、巫、印度人是个考量,这样说法的话,不是这三大种族以外的其他族群也应该被考虑在内?又或者是因为他们是少数族群,无关痛痒,就 好像几个月前纳兹里的说法那样?

有时阅读报章的报道实在令人看不下去。即使像《当今大马》这份具有前卫思想的网报,也都在玩种族牌。其实,该报道只需要注明“10位行政议员的名单已经决 定(实际上只有9位),其中6名为非土著和4位女性(这还是具有误导性的)。“到底是什么目的而需要强调其中的6个是非土著和4个土著呢?(这一点一开始 就错误了!)

虽然大选已经过了两周,这就是雪州行政议会迟迟无法宣誓就任的原因了。这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多少个土著和非土著的问题耽误了整个州政府的成立。再加上,三个 反对党虽然同意了组成联合政府,可是却不同意这个4:4:2 或是 5:3:2 又或是4:3:2的分配公式。一个行政议席,弄到这个局面僵持不下。谁管谁能够获得多一个席位?我个人可不管这些!大多数的选民也不想理会!可是这个三党 却非常在意,他们是否只是以政党的出发点来处理事情,而不是由选民的出发点来看整个大局吗?

你看吧!这个州是政党的,而不是人民的。这是政党赢得了选举,而不是人民。人民不在乎的,政党却很在意。当这些政党在大选前的群众大会中数落国阵的种族政策,他们呼吁人民拒绝国阵因为国阵代表了种族主义。

反对党发动了反种族主义的运动。他们说我们是大马人,一个马来西亚的国民,不是一个被划分为种族的国民。三大众组是一体,当时他们呐喊:“让我们团结在一 起!让我们彼此对待对方如兄弟姐妹。选谁都没关系,不在乎你投选的是马来人,华人或是印度人。不在乎候选人是来自行动党,公正党或是回教党,只投反对党, 任何种族都无所谓,任何政党都无所谓!”可是,当他们赢得了选举,他们开始争论关于种族,政党,性别和候选人的性别喜好,以这些前提作为组织新政府的考量 因素。

当人民选择一个政府,种族、宗教、性别和其他的因素都不是他们优先考虑的。他们不理会你是什么宗教信仰,他们不在乎你是什么种族,他们投选你不管你是男人、女人又或者是人妖。你真的认为选民会因为一个席位而斤斤计较?

拜托快点成立好新政府好不好?当你们在自相残杀的时候,珍贵的资料和极关键的证据在消失中。如果我们争取到了多一个马来人,或多一个华人、或多一个印度 人,或多一个男人,或多一个女人,又或者是多一个席位给连体人或是人妖,那会变得更好吗?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当初不是说过:“不管是黑猫白猫,能抓老 鼠的就是好猫”吗?现在你们获胜了,就忘了这个黑猫白猫的废话了。现在你们有权力了,就开始挑剔猫的颜色了,还变本加厉的是,开始辩论这只猫信仰的是什么 神,最糟的是,你们开始在探讨这只猫的下体到底是长着阴户还是阳具了。

哎呀!这些政客到底是怎么啦?国阵和人阵都是一个模样,到了最后,还是党的利益为优先。到最后,种族和宗教还是很在乎的。那个“全民的大马“和“我们都是兄弟姐妹“只能在大选拉票时看到。过后,他们就把它给给收到厨底下了,直到下次大选再拿出来。

我和我太太在USJ投票,我们在那天把选票投给了一个印度人和一个华人女孩。我们从来不会应为他们是印度人或是华人女子而不把票投给他们。我们也不会因为 他们不是马来人或是非回教徒而拒绝投它们一票。我们投它们一票是因为我们支持反对党。他们的种族,宗教和性别更本不是我们在乎的。可是为什么它突然变得很 在乎?这实在让我对大马人的想法感到非常困惑。

“亚洲式内发革命”过后将会是什么?

出处:AZLY RAHMAN
原题:What next after this 'Asian implo-volution'?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21-03-08
翻译:CC LIEW

这篇文章主要说明了以亚洲为本的政治革命造成的社会冲击。大家可能对打倒一个旧政权而感到非常兴奋,可是这种感觉就和任何近代历史上的悲剧是同一个源点的。越是相信政治,就越被政治所害。这次大选中,反对党除了提到“公正”,我想最能打动知识分子的心的口号就是“自由“了。可是我们要的是什么样的自由呢?是美国式的自由吗?以下讲稿,就是针对这个主题整理出一套亚洲式的民主理念,值得一读。

由于本文原文发表于哈佛大学,原演讲稿所使用的是经济学术语。因此,本人会加上通俗的注明以便经一步的说明其内在的含义。

原作者注:
这个演讲稿刊登于下一期的2008年3月号美国哈佛大学《马来西亚论坛》。

Man is born free, but everywhere he is in chains
人类生来既是自由,可是除此之外,他都在枷锁内。
J.J.卢梭( Jean Jacques Rousseau)

Man has no nature, what he has is history.
人类没有本性,他拥有的只是历史。
奥尔特加(Ortega y Gassett)

当我受邀请为在座的思想家、社会运动推动者以及各阶层的知识分子演讲时,我在撰写这篇关于希望的演讲稿。2008年马来西亚的革命是一个希望的实现。这是一个有关自由的斗争,最终我们胜利了。

我们要成为什么样的马来西亚人?我们要什么样的自由?我们是否会被这新生的自由所束缚呢?

我相信上面所提到的是很奇怪的哲学性的问题。尤其是在前政权在这次的革命下遭受的重建和逐步分解下,这个问题更显得非常的古怪。

这场革命,或称亚洲式内发革命(Asian implo-volution)是结合了内爆(implosion)和革命(evolution)两个字的结合而产生的新名词。对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这场革命是上天的安排。上天顺和人意,执行了这场事件。

这次的亚洲式内发革命得以启动,归功于网络科技。它主导了科技的决定性。

我们是否已经开始了独立后的第二阶段了呢?我们的敌人到底又是谁?如果是50年前,我们可以说那个敌人是英国殖民主义者。可是现在谁才是我们当中的新殖民主义者呢?如果是50年代,我们曾经发动过多元种族的杯戈抗议行动。我们是否能够在现在的兴权会和净选会示威活动中看到这个影子呢?

我在回来这个主题,什么是自由和独立?它能够带来什么改变?如果我们被这个自由所欺骗了又会如何?我们如何感觉和品尝自由?在自由的结构下,它能够表现些什么?我们希望从什么形态中被释放出来?是从某处得到自由呢?还是被释放?

这是在我们这个多元种族国家必须回答的问题吗?在爆满的戏院中大喊“着火了!”是否是各人的自由呢?拔出短剑大喊“巫统不会在世上消失”是否也是各人的自由呢?这样做不会干扰其他人民吗?

阿都拉是否可以在这次的挫败后释自己的权力,让年轻一代来管理这个国家呢?马来西亚的大学是否能够释放出权力,不再对学生为所欲为,尤其是恐吓那些希望有自由思想的学生们呢?

我对这个自由的定义整理了我的想法,因为它对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独立息息相关。虽然这些想法必须通过实践才能成就。

迈向自由的10个步骤

独立和自由不是口号,公民必须清楚暴政的产生和如何通过我们的思想和实践中获得其存在的意义。我们无法得到独立直到我们到达这个历史的接轨点。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

1。从任何形态的教条主义、迷信、思想禁锢、霸权主义以及过渡性的集权主义中释放人类的思想。我们的教育系统必须贯彻科学及哲学的基础,以使下一代达到更高层次的思维。我们不应该容忍任何形式的固执、种族沙文主义和任何会阻止民主成形出现在我们的教育系统中。

2。了解个人和生产的社会关系系统。同时对那些以企业化或其他名义掩盖个人本性的集团,了解个人如何在这种机制下被边缘化。

3。确保我们意识到我们的社会体系,因为国内外的掠食文化的冲击下,透过迅速的科技发展的帮助下,制造出了不同的人类阶级,这个阶级的劳动体(包括手工性的,书记性的,管理性的,军事上的,知识上的或是拥有自身资本的)目前正在国内外新成一种敌对的阶级。

4。了解我们的政治、经济、文化机构如何在新殖民主义面貌下被扭曲。同时了解那些基于种族主义的思想下诠译的人和事物的发展,以及这种演变如何变成只利益少数人。

5。了解这些压制人类思想的体制的运作,观察他们如何利用流行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想来朔造出虚假的意识,以及制造一层精神上的界限,阻止一个社会实践其社会契约。

6。必须察觉到我们土地的改变如何创造出权力的空间。观察这些超大型的计划,比方说多媒体超级走廊,或其他的经济走廊。这些所谓的高科技城市景观只是利益了国内外的地产投机者,而不是穷人的理想居住环境。最终这些穷人将会被边缘化在这个科技网络化的社会中。

7。必须非常的留意科技、文化和社会的关系以及它们在全球同步化的挑战中可以扮演的角色。我们如何在很清楚又或是盲目的情况下,接受这种迅速的变迁,以及如何把这种情况转化成我们自己在新发展主义下的口号 - 其中一个类似的政策是国家生物科技计划。

8。停止系统化的麻醉我们国家大学的学术人员和学生。首先必须令大学条令和学术自由条令挂钩。第二,教授以主知主义(intellectualism)为主导的学习环境。国家大学必须在新的模范领导下重组。领导人启发学生的能力,思想的限制必须去除,取而代之的是真理的认知,就像哈佛大学的标语: "Veritas!" (真理!)

9。从新设计一套经济系统,根据大部分人需要的社会主义模式,以防止国内的狂热分子分化人民。重新思考国有化的发展空间,取代无节制的私营化政策。马来西亚不会因为这些领袖收刮了数以百亿的国家财富,在逃到外国而变得更好。

10。整体教育系统的重组不但会产生社会上不同的阶级,它同时会进化及辉映出光彩。而不是像个暴发户那样,一有钱就往华尔街进场找死那样。

从头开始

当然要做到上述的条件,首先我们必须带入这个“亚洲式的内爆革命”作为总结,以及对这些人民希望把滥权者带入审判的举动表示敬意。

第一个最困难的步骤就是针对这个“权力”,维持它并巩固它。但是,这个“权力”的意思是把人转变得更美好的“权力”。

我们必须教育马来西亚人关于《互锁理事会》(inter-locking directorates)的道理,或是说官商相互现象造成的旧政权倒台的相互关系。

不久,这将会变成教材案例。

目前,我正在研究社会学家让·雅各·卢梭(Jean Jacques Rousseau)的社会契约学,以及探讨如何朔造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的多元种族文化的定义。

我们想要革命,我们办到了,我们获得了“内爆革命”,可是结下来我们该如何呢?

2008年3月21日星期五

逐鹿问鼎∶倒数开始

出处:Malaysia Today : The Corridors Of Power : The countdown begins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20-03-2008
翻译:CC LIEW
无论是谁只要能拥有超过112名成员就可以成功控制国会了。他可能是安华也可能是东姑拉沙里。如果是安华获胜,那人民阵线将组织新政府。而如果是东姑拉沙里获胜,那国阵将能够继续待下去。


反对党准备成立新政府

安华说如果国阵成员跳槽的话是有可能的。

马来西亚反对党领袖安华说如果得到国阵联盟的成员党跳槽的帮助下,他准备成立新政府。

“我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时间,可是我们正在朝向这个方向前进。”这位在十年前被革职并被送入监狱的前副首相这样说道。

安华的妻子旺阿兹莎(Dr Wan Azizah Wan Ismail)说明她将担任国会中的反对党领袖直到她丈夫正式回到政治圈为止。

腐败的司法判决阻止了安华参与这次的大选,可是禁令将会在下个月中旬结束。

旺阿兹莎说这次的大选她作为她丈夫的代言人。她预期在下个月让出她的国会议席以让安华可以参与这个补选。

安华被认为将会轻易的在下个补选中获胜,并正式接管公正党。

旺阿兹莎目前是公正党的正式领袖,但是安华以顾问身份,作为该党的幕后精神领袖。

国会反对党领袖以往都由行动党担任。可是在最近的大选中,公正党摇身一变,成为全国最大反对党,共赢得31个国会议席,分别对比行动党的28个和回教党的23个国会议席。

三个反对党组成联盟,在国会中的总数超过三份一,同时从国阵手中获得了4个州。

安华说婆罗洲的沙巴和沙捞越的执政党已经和他联络关于投靠的事项。那里的权利集团的变卦将会导致政府易手。

“那里的国会议员曾经接触我。”安华说。他也说明,他并不急着当下一任首相,可是要不是选举的不透明和不公正的话。反对党早已执政。

“我坚持这个说法,如果不是选举没有舞弊的现象,我们老早就获胜了。如果我们获得多2巴仙的选票,我们早成立新政府了。”他说。

安华说目前阿都拉的政治前途已经陷入危机,巫统已经被内斗和背叛所笼罩。

阿都拉否认安华的说法,同时驳斥反对党声称的执政党在这次大选中的挫败后将会瓦解。

AGENCIES, 20 March 2008

在2008年三月八日大选后的第二天,安华飞往沙捞越,次日,他在回到吉隆坡前短暂逗留在沙巴。这两天的东马之行很肯定的不是去观赏伊班或是达雅族的土风舞表演。反对党已经在国会222席位中获得了82个席位,再加上5个州的控制权。它需要额外的30个席位以凑成112席,组成简单多数议席,组织新政府。

沙巴和沙捞越两州在国会中共有53个席位,而这些席位中的80%属于非巫统的国阵成员党的掌控中。反对党并没有在东马放入太大的努力,要不然,反对党已经成立了新的联邦政府了。一百万来自印尼和菲利宾的“新”选民可保证沙巴不会成为公正党的囊中物,不像回教党手中的吉兰丹那样。

东马人和巫统有些心病。东马视巫统为统治者政党(parti penjajah)。很多东马人很后悔让巫统进入沙巴。虽然目前巫统还没有完全进驻沙捞越,漫天飞扬的巫统党旗是乎在暗示巫统进入该州的日子将不远了。这些“明显”的现象导致沙捞越人非常紧张,如果要他们以离开国阵的方式脱离巫统的话,他们会选择这样做。

“我们巫统党员也不喜欢巫统。”其中一位沙巴州领袖兼国会议员这样说:“我们加入巫统是因为巫统在沙巴的实力,可是我们希望看到巫统倒台,以便我们可以回复过去的状态。”

从这位沙巴州的巫统强人我们可以看到他对巫统的爱恨交错。“我本来想在公正党的旗帜下竞选,可是安华告诉我们暂时不要离开巫统。安华指示我们先在巫统的旗帜下竞选,然后在反对党真的获得足够的席位后才脱离巫统加入反对党。”

是的,在2008年3月8日前很多人计划了跳槽,可是安华呼吁他们继续留在巫统和国阵,以确保他们能够先赢得他们的席位。只要反对党在赢得足够的议席后,到时,它只需要从脱离执政党联盟的政党中凑足额外的席位就可获得胜利。

这肯定是个绝佳的策略,因为沙巴和沙捞越能够扮演好“功臣”的角色。如果把沙巴和沙捞越所控制的24%议席也考虑进去,那无疑的他们就是“立国功臣”了。如果安华答应马来西亚应该拥有两个副首相的话,那其中一个将由沙巴和沙捞越互相替代。这个诱人的条件下,到时将会有50个对岸的国会议员跳槽至反对党,成立新政府。

不单只是沙巴和沙捞越的政党不满,即使是一半的沙巴和沙捞越国会议员跳槽的话,这个局势将会改变。到目前为止。谣传有23名国阵国会议员已经同意跳槽。也就是说安华还需要7个或更多的国会议席就可以组织新政府了。而要在半岛90个国议员中找9个不满的议员将不会是件很困难的事。

安华不需要花太多工夫来寻找这些不满的国会议员。巫统主席兼首相阿都拉目前就处在自我毁灭的模式下,他的行动刚好帮了安华一个大忙。阿都拉的行动让人以为他是串通好故意砸自己的脚以让安华的善后工作更加轻松。会不会是阿都拉私底下协助安华接管政权,以报复马哈蒂企图扶持那吉成为首相呢?

马哈蒂想要扶持那吉替代阿都拉的企图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昨天的内阁重组很明显的是在清除马哈蒂-那吉的势力。可是他的这个举动却弄巧反作,招惹了那些向来贪生怕死的高层。这些人因为职位已经被掠夺,因此都豁出去拼了。阿都拉应该接受劝告,把自己的朋友放得靠近点,而敌人则摆得更靠近点,就像马哈蒂向来的作风那样。可是阿都拉却选择了隔离和激怒这些敌人,让他们组成一个和自己做对的不满团体。

在这次的大选时提名前,阿都拉和那吉说好将安排60%为阿都拉的支持者而40%为那吉的支持者。可是在提名日前一天,阿都拉突然反口,把那吉的人全踢出局。当时那吉就像被脱了裤子那样,别忘了还有包括他老婆露丝玛曼梳(Rosmah Mansor)的灯笼裤。

现在,这批“不满团体”不需要再假装讨好阿都拉来保住他们的职位了。他们现在可以公开他们的“反阿都拉”党了,因为他们已经没有顾忌了。

东姑拉沙利也未必得到安宁。至2006年以来,他就和马哈蒂私下会面,商讨使用这位政坛老将的支持以挑战巫统主席职位的可能性。马哈蒂并不反对这项提议,可是他同时也要求让那吉参与以平衡这个势力。或者让东姑拉沙利当一届而再让那吉接任下一届。

可是对东姑拉沙利来说,他认为那吉是个“负资产”,他认为旁人对他这个竞选伙伴的形象言过其实。那吉身上一堆的苏州屎将会很难被漂白。这将近两年的谈判并没有像当初开始时那样得到太大的进展。东姑拉沙利大可不理会是否可以得到马哈蒂的支持而另起炉灶。他可能有它的难处,同时他不愿意背叛一个担任了22年首相的元老,一个新巫统的发起人,那个曾经是东姑拉沙利想并吞的政党。

马哈蒂是这个集团列表中的第一号会员,而其夫人西蒂哈斯玛(Tun Dr Siti Hasmah Ali),这是第二号会员。毫无疑问的,巫统的新势力结构的决定权,绝对不能少了马哈蒂的参与。现在,要说服马哈蒂提拔他替代阿都拉,同时让那吉成为第二号的候补人物?这就是东姑拉沙利在前两年和马哈蒂的长时间马拉松谈判中所面对的困境。

但是谈判已经结束。在3月8日大选前,东姑拉沙利有充裕的时间,而党选必须等到8月份才举行。可是情势的发展,使得阿都拉可能不能支撑到2008年8月了。因此,东姑拉沙利必须在现阶段打铁趁热,免得误了良机。

昨天,在哥打巴鲁,东姑拉沙利宣布竞选巫统党主席的职位,而如果他当选的话,就顺理成章的成为首相了 - 前提是国阵有能力维持140个国会议席。如果他不作出这个宣布的话,很可能会有不少过30个国阵国会议员将会跳槽到反对党那边去。而到时,国阵就必须让路给新的人民阵线成立政府了。

比赛的倒数已经展开。阿都拉可能无法支撑到2008年8月。一些预测甚至斩灯截铁说阿都拉支撑不了30天。无论如何我们将拭目以待。可是,有一点是很肯定的,安华和东姑拉沙利之间正在比赛,看谁会先跑到最终点成为马来西亚的首相。

安华和东姑拉沙利都能够被回教党,行动党和公正党所接受。可是,反对党还是比较愿意看到安华成为首相,而巫统则不愿意看到这个局面的发生。因此,当他们两人在同一个“回教党-行动党”的池内钓鱼的时候,安华必须靠公正党和非巫统的国阵国会议员的支持,而东姑拉沙利则必须依靠巫统国会议员了。

他们两人中其中一人一旦拥有112席的话就算赢了。那可能是安华有或者是东姑拉沙利。如果是安华,那人民阵线将成立新政府,而如果是东姑拉沙利的话,而如果是东姑拉沙里获胜,那国阵将能够继续待下去。而这场竞赛最可能起跑的日期将会是2008年5月5日,国会召开的第一次会议。如果112名国会议员向首相投不信任票的话,那元首就没有选择,他唯有在222名国会议员里头再挑选一名首相。就是那样简单。可是,是否能够获得112名国会议员的动议呢?以及他们两人中谁将会领导这项动议呢?就让我们咬指甲等着看好戏吧!

对政党而言,由安华仰或是东姑拉沙利来领导新政府将会是两桩截然不同的事。对没有无党派的选民来说,这都无所谓,只要结果能带来改革。安华的改革议程是有完整的文件记录的,这点在这里不需要重复。东姑拉沙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倒是能吸引那些希望改变可是又不想完全改变现状的人。

人类就像其他的动物一样,对习惯了的事物很难再改变。这个制度已经时代,他的却需要更换了。可是需要多大的更换呢?他们是否应该完全改变,让人民阵线成为政府呢?又或者是继续保留国阵而只是把领导给换掉?

很多人想先观察反对党的五洲政权的能力才做个打算。目前流行的说法是让他们执政五年,看下是否他们可以被信赖及运作这个国家。不是很多人愿意为一个未知做冒险。而却,我们也不知道人民阵线是否能够胜任这个工作。因此,对大部分马来西亚人来说,和选择安华比较起来,选择东姑拉沙利为首相会是比较能够被接受的。

如果阿都拉执意不走的话,那他将别无选择。如果把阿都拉踢走的唯一途径是把国阵也踢倒的话,那也就只有这样做了。如果还有得选择,而这个选择是替换巫统和国阵的领导人的话,而如果这个新领袖像东姑拉沙利的话,那这将会是比较“软”的改革而不需要使用激进的手段了。

安华是否能够成功组织新政府将全部依靠东姑拉沙利了。如果东姑拉沙利开始行动和获得一些成绩的话,那人民将会对他有所期待。可是相反的,如果他在上台之后比阿都拉还要变本加厉的话,那人民只有把期望放在安华身上了。这就是为何,昨日东姑拉沙利被逼宣布他的决定挑战阿都拉。现在,东姑拉沙利给了人民两个选择,而不只是安华一个。如果东姑拉沙利继续保持沉默直到8月党选的话,那时候就太迟了,因为安华可能当时已经当上了首相了。而那吉呢?他到时可以领导国阵中正日益壮大的“不满”俱乐部了。

2008年3月18日星期二

逐鹿问鼎∶513?什么513?

出处:Malaysia Today : The Corridors Of Power : May 13? What May 13?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18-03-2008
翻译:CC LIEW
对马来西亚人来说,尤其是非马来人而言,另外一个极度敏感的课题就是513事件。一些人则希望这个课题能够被炒作,尤其是巫统控制的报章,更是已经把2008年大选成绩视为1969年五月份大选的重复。

林进益对行动党立场的批评
民政党顾问拿督斯里林进益曾说过:他不明白为何在回教党坚持建立回教国的立场不变的前提下,行动党愿意支持该党出任霹雳州大臣。

他是在回教党霹雳州秘书和金宝区部主席莫哈未尼查宣誓成为霹雳州州务大臣后发出以上说话。

他也责怪行动党的年轻领袖没有捍卫该党前人设下的原则。

当年回教党提出建立回教国的主张时,卡巴星曾说过:“想建回教国?除非我死了!”

行动党顾问林吉祥在得到通知霹雳州务大臣为回教党后,他马上发动该党杯戈出席州务大臣的宣誓仪式。

“为何现在又反过来支持回教党担任州务大臣呢?”

他同时也说,他不在乎这是否是霹雳皇室的选择,因为这是州议员们达成的共识。

他们当时或许可以尽全力反对皇室的这项决定,可是,他们却选择了支持这项决定。

在林进益谈话中有一点需要特别注意,他说他对回教党副主席胡桑慕沙提到说,反对党非常有信心能够在不久的将来成立一个回教联合政府,

而这个政府将会在其政治斗争中,逐渐获得华、印裔的支持。

“我很难相信霹雳州的华印裔要的是这个。我会继续对回教国理念抗争到底,以维持吾党多元种族政治的原则。”

〈新海峡时报〉

新海峡时报社论:接受人民的裁判

统治者拥有权力在州立法议会中委任适合的州务大臣人选。州宪法也明确禀明统治者必须接受由单一或是联合政党组成的政府领导州议会。

通常苏丹别无选择,他必须在占多数议席的政党中挑选出最适合的人选担任这个职位。可是,上两个星期的情况已经使得这个规则完全改观。

在霹雳州,三月八号的大选成绩造成无单一政党获得大多数票的局面。在这个“半天吊”的局面中,三党都有可能领导州议会。在这个情况下,霹雳州统治者就必须执行其中立的仲裁人角色。

霹雳州目前的政局在选举和宪法上都出现了全所未有的局面。反过来,登加奴和玻璃市理应不该出现类似的局面。可是,情况却发生了,目前国阵领袖委派的州务大臣人选的传统已被挑战,造成了玻璃市州目前的不明朗局面。这基本上是政党内部的问题,在任何情况下,这必须通过内部协商而非宪法上的规定了,而其决定必须被无条件的接受。

同样的,宪法已经定义了统治者在宗教仪式和官方的角色,宪法也同时限制了统治者在委任州务大臣的权利。

无论统治者对该人选的喜好或是评价如何,统治者必须在宪法的约束下委任一个适合的人选辅佐州议会。在君主宪法制下,统治者不应该陷入政治纠纷中。

很肯定的,统治者有绝对的权利给予大臣人选的劝告,可是,统治者不应该任意介入新政府挑选人选的问题。这个权力应该归于人民而非统治者。

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昨日提到:“回教党应该公开表明,如果在获得统治权后放弃建立回教国的企图”。

他同时说明回教党应该面对事实,他说:“联邦宪法已经清楚禀明马来西亚是世俗国,不是回教国。”

他也针对回教党副主席声明朔不会在建立回教国的言论表示欢迎。他补充说:“我呼吁回教党公开宣布马来西亚是个世俗国。”

国阵经过这次大选的大败的数日后,由巫统全国总秘书主持,巫统在总部召开了一次大会检讨这次的失败。

在大选的数个星期前,首相兼巫统主席阿都拉曾经说过:“这次的大选将会是自独立以来头一次,选民将会‘选人不选党’。选民将从提名人的背景考量而不是所属的党派。”他辩称,国阵委派的候选人将会是大选的重要关键。

这个言论最后被证明彻底的错误了。如果你观察由反对党派出的候选人名单,你不得不这样想:在两千六百万人口中,至少有一千五百万人到达了投票年龄,难道他们没有其他更适合的候选人了吗?老实说,总的来看很多反对党候选人的素质和资历会比国阵候选人要好的多,能够担任的人才实在太多了。可是结果却令人惊讶,这些少数的获选人却成功的击败了这些高调的国阵候选人。

这次的大选完全无关候选人,更是和反对党的实力扯不上关系。使用希山慕丁莱益斯(Hishamuddin Rais)的一句话,它实际上是和选民们的心态:“除了国阵,选谁都无所谓”有关。可是又是谁给了阿都拉这个错误的讯息呢?这是否是个策划已久的阴谋,用来误导阿都拉呢?这看来像是巫统内部派系,或是内部的情报组织,想看到阿都拉到台。阿都拉错误解读了选民的讯息。国阵做出了策略上的错误,而这个错误是因为所获得的情报的误导性。

反观回教党,会显得比较理性和具有其草根性。它早预估到吉打、槟城、霹雳和雪兰莪必定为沦陷,因此他把主要的角色都安置在这几个州内。它同时预期登州将会和国阵有场硬战,因此它劝告其候选人回避登州转攻其他比较有胜算的州属。回教党知道它在吉兰丹的政权会更加稳固与及吉打将会落入他们的手中。这就是为什么在大选还没有开始前,回教党已经做好组织新政府的准备了。这也是为何这几个州政府的成立完全没有半点拖延。如果要说在这次大选后不知所措的应该说是行动党,公正党和国阵了。

林冠英在这次大选前表现得不是这么乐观,他当时也几乎放弃了竞选槟城的计划。当时如果不是他在槟城的支持者的呼声下,他也不会下决定攻打槟城。虽然是这样,他当时也实在无法确定是否这个决定会带来失败收场或是胜利。可是,最终他还是如愿以偿,获得了首席部长的职位。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卡巴星的儿子哥宾星身上,如果他不是下了决定,今天他应该是蒲种区的州议员(又或者是国会议员了)。相比之下,回教党完全清楚那个州的那个选区是他们的竞争对象,而行动党则举棋不定,无法确定哪个才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这也许是两党的不同期望。回教党争取的是组织州政府而行动党期待的是否决国阵的三份二多数国会议席,从而让人民享受强势反对党的好处。非常确定的是,回教党希望组织新政府而行动党希望成为强大的反对党,它的目的不是成为执政党。这是两党的不同理念。而公正党最终目的,只是想让安华在任何情况下成为首相。

撮合三党的理念是件非常困难的事。可是,无论他们喜欢以否,今天他们的路线是一致的,就像连体婴一样,他们彼此的命运将无法分割。他们必须依赖对方才能获得足够的议席领导州政府。

可是,问题出在这三党虽是同体,可是却有各别的脑袋,因此,他们互相说不同的话。最尴尬的是,他们虽然共用一个心脏,可是却彼此说相反的话。

这也就是由政府控制的媒体计划要火上加油的理由。就因为三党有不同的想法,可是却又共用一个心脏,如果任何一方企图把心脏占为己用的话,一个不小心将会导致整个联盟崩溃。阅读上面引述自主要媒体的报道将会告诉你真实的故事。林敬意就企图通过回教国的课题挑逗行动党辩论。海峡时报对统治者的严厉指责也是希望看到人民之间引发仇恨。简单来说,他们的伎俩就是不断煽动回教是坏的,华人已经被出卖,马来人已经被华人打败,统治者应该被关回皇宫内等等的话题。

作为始作俑者,星报开始大事报道胡桑慕沙(Husam Musa)要在掌权后宣布马来西亚为回教国的报道。虽然它把这个报道设为头条新闻,可是却没有相关的报道内容。星报企图通过这种手段,希望读者只看标题而没有深入了解报道内容,从而引发非回教徒的愤怒。

政府知道反对党常常会对主要媒体的错误报道而做出反应,虽然人民已经不再相信政府控制的媒体的报道。可是,卡巴星还是陷入了这个圈套,要求回教党公开表明马来西亚将永远是个世俗国。

其实卡巴星在做这个动作前,应该来个深呼吸,数到十,再由这份马华控制的报章中,拿出他的举证。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著名律师,他可以在看清楚这个事实后把星报给撕个粉碎。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他把矛头对准了回教党,而实际上他大可对准星报。而他的一个动作,正好正中了政府的下怀。

实际上,卡巴星可以针对这个主题巧妙的辩论。回教党竞选了65个国席,而只有一半获选。它至少需要150个国席来修改宪法,从而正式把马来西亚变成回教国。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他选择了要求回教党放弃建立回教国的意愿。

如果卡巴星当时帮助回教党反驳星报德不实报道的话,这会被理解成两党是一致的。现在,反对党联盟已经形成,国阵晓得如果它同时提到“回教党”和“回教国”的话,它将挑起行动党的怒火。

对反对党而言,尤其是行动党,必须懂得如何面对主要媒体的不实报道。他们的目的就是乘五州反对党联盟还没有来得及成立新政府前,破坏其内部凝结力。国阵需要这样做,只要联盟中其中一方破裂的话,霹雳和雪兰莪政权将会垮台。同时,这样也会确保选民对联盟的唾弃,从而导致下届大选其他州属如吉兰丹等等将会从新投入国阵的怀抱。

另外一非常敏感的课题,尤其针对非马来人来说,就是513事件。其他人相信这个话题将会被炒作。就是因为如此,巫统控制的报章已经开始把2008年大选成绩归纳为1969年大选的历史重演。虽然报章没有明说,可是手机短讯和谣言已经开始在散播,企图给人民一种假象,像在制造类似当时1969败选后执政党企图制造暴乱的那种情况。

警方虽然警告将会对付制造“种族暴乱”的谣言的公众。可是,实际上很多人都没有听到这个谣言。而警方的“警告”反而吸引了那些没有注意到这个谣言的人民的注意。马来西亚人就是这样,那些看来通常是谣言的谣言,最后都会变成事实。阿都拉否认谣言说国会会被解散,可是第二天,他就把国会解散了。当阿都拉否认他会再婚,可是过后马来西亚人就看着这为首相举行了“第一家庭”的婚礼了。事实证明,这些谣言都不是谣言,而且都是事实。因此,你们大家需要做的是拒绝这些所谓的“种族暴动”的谣言,以免这种恐慌导致全国人民跑去抢购米粮。

要让马来西亚人相信谣言是很容易的。你需要做的是让谣言四处散播,然后再让当局否认掉它,而那些谣言将会变成真理。

反对党在这一个事件上也说是越帮越忙。他们说的“拒绝回教国”和“反对新经济政策”都是用来制造不满的情绪。整体来说,反对党挑起这些课题的次数比执政党还要多。这些课题只会导致情况变本加厉。

1969年和目前是截然不同的政治环境。当时,反对党代表着华人和印度人的利益,而执政党代表了马来人的利益。因此,如果你把马来西亚分为反对党和执政党的话,那国家也被分化为马来人和非买来人。因此,当执政党败选,也代表着整个马来族群的失败。这也就是种族暴动的起因了。

今天,执政党和反对党已经不能再由种族来划分。在这次的大选中,执政党的挫败实际上对非土族造成的打击更加的大。而反对党瓜分的选区都是混合区。执政党的挫败不是马来人的挫败而反对党的胜利也不是非土族的胜利。实际上,五个反对党攻陷的州里面其中四个州的州务大臣还是马来人。你怎么可以说华人赢得了这些州属?何况,在雪兰莪和霹雳,华人选票不可能左右选情,要把这两个州送给了反对党,也必须获得马来人和印度人的支持才能办到的。这都需要全民合作,任何单一种族都不能成事。

马来人意识到失去了五个州他们并没有损失什么。华人和印度人也意识到马来人的重要性,没有了种族间的团结,反对党将不会得到胜利。再加上,各族群也了解到三党的统一才能建立一个巩固的州政权,绝对不能只顾及一方的利益。无论如何,在这个全新的公式下,没有理由需要再从新开始一个只利益一方的合作方案。

另外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几年前发生在槟城的“玛玛事件”。玛玛是印度回教徒的称呼。当时因为双方庙宇的土地争执造成误解,引发了冲突。

一些人誓言要发动血洗运动,就像我们在印度看到的那样。安华当时被逼低调的处理这场冲突,避免类似513事件的发生。

上周五,一千多名印度回教徒聚集在槟城市议会大楼举行示威。他们对这个“华人”首席部长宣布的终止新经济政策的言论非常不满。马来人却没有不满,他们没有出来抗议。实际上,回教党也附和这个宣布,同时说明该党完全同意这个建议。可是玛玛却对这项声明感到非常不高兴。

玛玛们要求新政府立法通过宣称“玛玛”这个称呼是非法的。任何人继续称呼他们为“玛玛”都必须送入监牢。他们要求立法通过以后所有的“玛玛”都是马来人,而必须称呼他们为马来人而不是“玛玛”云云。

这些印度回教徒,他们想通过示威来表达他们比马来人还有马来人,比阿拉伯人还要回教化。就为了证明这点,他们出来示威。在骨底子里,他们认为自己生为印度人而感到羞耻而必须强调他们是马来人。

可是,马来人却对“玛玛”上街示威无动于衷,尤其是回教党和公正党的马来人党员们。实际上,回教党和公正党的马来人们会出来只是要确保这些“玛玛”不会演变成街头暴动和找华人开刀。是的,513事件将不会因为这些“玛玛”而发生。马来人将会确保不会因为这些“玛玛”而破坏了各族间的和平和稳定。....对这些印度回教徒来说,他们只不过想通过这个街头表演来换取他们的“马来化”,以便去和政府说:“我们现在是否比你更像马来人了?”

2008年3月17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妥协,亦尚往来

出处:Malaysia Today : No Hold Barred : Compromise works both ways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17-03-2008
翻译:ECS283
这篇发表不全是和宋谷有关。这是有关华人抗拒他们认为是马来人的东西,然后他们对这些都不妥协。讲真的,我也不喜欢戴宋谷。但这并不是因为我反马来人。

在星期六晚的一个聚会里,坐我旁边的一位华人男子这么说,“我们华人害怕回教党是因为我们不想要马来西亚变成伊朗那样。”。我就问他伊朗到底是怎样的,他就哑口无言,无法回答我的问题。我过后又问他是否到过伊朗,他就摇头。那他是否去过哥打巴鲁?没有!

我就跟他说,假如我看到天上有乌云,还听到雷声,那就有很大可能会下雨了。“那你是否可以告诉我,哪一些征兆令你觉得回教党要把马来西亚转变成伊朗呢?”我这么问道。这位男士就嘀咕说,“我们华人就是这么想的。”

“那总有一个理由为什么华人这么想吧?到底是什么理由呢?”他也是无法回答。

“好吧,为什么华人会觉得马来西亚会变成伊朗(虽然这位男士根本不知道伊朗是怎样的),而不是其他国家,如土耳其呢?”

他也是无法作答。“你知不知道在土耳其,他们禁止头巾的使用?一位女性国会议员被赶出国会就因为她戴头巾。这比马来西亚还好吔。在马来西亚你可以戴或不戴,在土耳其他们还不准你戴呢。”

这位华人男子还是摇着头,然后给我一幅“我都不知道这些”的样子。他之后就以“这就是乡区华人的一般所想,我就来自那里。也许市区的华人不这么想吧。”来结束话题。虽然这是一个不想是答案的答案,换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明显可见,这位男士根本不知道他自己在说什么,大部分都是他脑子里所想象的而已。实际上,许多我遇到的华人都有这样的思想。他们总是根据所想象的事实来做出假定,而不是根据他们的个人经历。很多时候也许是从咖啡店听来的故事,或是餐馆里一些从来没有去过任何回教国家,甚至是吉兰丹的“专家”口中听来的。

另一个注意我们对话的华人男子忍不住插嘴说,“你们这些人花大笔钱周游列国,却不去吉兰丹看看真正的情况是什么。你相信政府全部的宣传,却在埋怨主流报纸不能相信,满纸谎言。”

华人很快地指出这个国家有种族歧视,而且马来人是种族主义分子。他们反对穿戴宋谷因为这是一种种族歧视。他们不想被逼穿戴一些他们不想穿的服饰。他们辩称,衣装应该是自愿自发性的,而不是强迫性的。假如那是马来服装,肯定不想被逼穿上。

当华人进入国会大厦时,即使只是个旁观者,他们也要穿戴适当衣装和打领带。这大衣领带既不是华人服装(更和华人文化无关),也不是马来人服装,对华人来说就没什么问题。不过,要华人穿着有鬼佬文化的殖民性质或西式服装才能进入国会,他们就能接受。但是,这衣装一旦是马来服装,或跟马来文化有关系,他们就抓狂抗议,杯葛国会,直到这个决定被撤销。

说到底,华人会抗议只是因为这是马来人的衣装。在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华人也必须(被逼)穿上主办国的传统衣装。假如是澳洲,纽西兰,越南,中国,泰国,菲律宾等,就没有问题。就别逼华人穿马来服装。

到底华人是反对被逼依从指定衣装,还是反对被逼他们不想穿的衣装,还是反对被逼穿上马来衣装呢?看起来,华人不是反对指定衣装,而是反对指定马来衣装。

假如你来到全国报业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 不管你是访客还是会员,都要依从这里的服装指定。你不能穿拖鞋和短裤,这些都是我很多华人朋友喜欢的打扮。当他们身为访客来到这里和我见面时,我逼不得已劝告他们要穿长裤,有领衣和鞋子。有许多次,我的访客由于不符合指定而被逼离开。我必须多次道歉,并向他们解释这里的管理层对这个指定是很严格地执行的。这种情况对我来说是很尴尬的。不过他们都很明白事理。有的甚至是回家换了衣服再倒回来。

有一个卡佬有一次穿鞋子穿长裤,却就是穿了件T恤,也面对同样的问题。所以,我就叫他在俱乐部里买一件长袖衣来解决这个问题。至于其他的人就不得不离开,因为俱乐部只卖衣,没卖鞋和长裤。

鞋子,长裤和长袖都不是华人的东西,也不是马来人的东西。不过这是俱乐部的规定,所以每个人都要遵守。没有人反对他们被逼穿戴一个殖民式的衣装。也没有人宣布要杯葛俱乐部因为这些种族性衣装令大家看起来像个黑色,褐色和黄色的鬼佬。我可以假定,也有理由去假定,如果俱乐部的指定服装是宋谷的话,很多人会站起来抗议他们被逼穿戴他们不想穿戴的衣装。不过,假如俱乐部说,大家必须穿戴美国人的棒球帽子,虽然我们不是美国白人,但也不会有人持有异议。

是的。马来人是种族主义分子,巫统也是,马来西亚政府也是。华人又会好到哪里去呢?这样看来,马来西亚全部人都是种族主义分子。

假如马六甲的巫统宣布说,有10个拿督封号出售,每个马币25万元。有300个华人会冲上去,10分钟内就可以卖完了。拿督封号是马来人的封建产物,不止要对统治者顺从,受支配,向马来人叩头,这对华人来说,不是大失尊严的事吗?就像当年英国在中国租借地方时候那样。

然后他们受到去皇宫或元首官邸的邀请函,函上也注明服装指定。这些受封人士会花马币5千元买套新大衣上场受封。他们还把这些拍照放大再裱起来挂在屋子里最显眼的地方,担心别人看不到他受封的样子。马币10元一个的宋谷罢了,戴不是戴啰,比起马币5000元的猴子衣和马币25万元的封号,这不算什么。

他们“被逼”付马币25万元买一个马来封建拿督封号,他们“被逼”穿戴鬼佬猴子衣上场受封。假如他们不遵守这些指定,他们就得不到这个花了马币25万元的封号。但他们说这是遵照衣装指定,不是被逼的。不过假如是一顶宋谷,那就是“被逼”。

要如何去理解华人这样的价值观呢?什么时候,“遵照”会变成“被逼”?当有牵涉到宋谷的时候?

华人坚持说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不要标榜谁是马来人,华人或印度人。我们只有一个种族—马来西亚人。但我们还是想要成为华人,不想被逼接受一个同样的标记。华人觉得,宋谷是马来人的东西,不是马来西亚人的东西。那马来西亚人的东西是什么?如果头上要戴个东西,那么华人可以接受的是什么?牛仔帽?棒球帽?或是什么都可以,只要不是马来人的东西?

华人要深切反躬自省是否同样也是种族主义分子。服装指定在全世界是很普遍的事。一些餐馆甚至不让你进入,假如你没有大衣领带。他们甚至会租给你领带大衣,就没有听过华人会因为这些衣装不是华人的东西而抗议及杯葛这些餐厅。就因为有牵涉到宋谷,就因为宋谷是马来人的东西,华人才会觉得受冒犯?到底马来服装的那一点冒犯到华人了?

他们辩称这不是私人感受,而是华人觉得这些中选的代议士如果和马来人妥协,就是一种背叛。他们终于说出了真正的原因。这样的话,华人选民就不会觉得他们向马来人妥协了。这全是不要让人看到他们有向马来人妥协。那么,华人就有权力要求马来人向华人妥协?

假如你会开心的话,就尽管大喊一个马来西亚,要求所有种族都是马来西亚人,不是以种族分类什么的。不过,要言而有信,说到就要做到。假如你大喊,“不要有妥协”,那就别妄想别人也会向你妥协。

这篇发表不全是和宋谷有关。这是有关华人抗拒他们认为是马来人的东西,然后他们对这些都不妥协。讲真的,我也不喜欢戴宋谷。但这并不是因为我反马来人。

2008年3月16日星期日

毫不留情:宋谷里的风波

出处:Malaysia Today : The Corridors Of Power/No Hold Barred : A storm in a songkok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16-03-2008
翻译:ECS283
当回教党在1990年把吉兰丹接过来时,州政府负债共马币7亿元。18年之后,负债减少至马币1100万元,而且这只是付联邦政府的贷款利息而已。实际贷款在多年以前早已还清。

我的《逐鹿问鼎∶鼠肚鸡肠》这篇发表,引来了许多争论。这些争论都围绕着有关行动党人不戴宋谷会见苏丹的事情。这是邓章钦在他的部落格里针对我的那篇稿的最新发表。我也附上他在2006年7月25日的发表还有一个星报在2007年8月11日的报导。

提防国阵控制的媒体
我忘了提醒RPK和他的读者们,请务必小心提防国阵控制的媒体对我们炒作旧闻,包括宋谷事件。既然我们已经同舟共济,在发表文章之前,最好找我们确认,才不会制造不必要的争论。
邓章钦, 2008年3月15日星期天

沙捞越行动党呛声了
沙捞越州议会在六位的行动党人出现以后,自然变得生气勃勃起来了。
根据星洲日报今天报导说6位行动党代表在出席议会开会典礼时,拒绝穿戴普遍上称为第一号大衣的仪式衣装。
不穿必须戴上宋谷的第一号大衣,已经成为行动党的方针之一。自从1995年以来,我就不曾穿过了。
当我收到1997年的丹斯里阿布哈山奥马的雪州大臣在莎亚南皇宫的就职礼的出席邀请函时,函件上史前无例地注明所有宾客必须穿戴宋谷。我还因此作出抗议。在我的抗议之下,有关的指示已经收回。
无论如何,在新皇上位了之后,有关的指示再次颁布。从那时开始,我就不再出席任何需要穿戴宋谷的官方集会。
邓章钦,2006年7月25日星期二

玻州受封人士必须戴宋谷
南洋商报报导说,玻州政府决定所有非马来男性在出席玻璃市拉惹华诞时的册封仪式时,他们必须穿戴宋谷。
报导说,受封的华团和政党领袖都进退两难,有的甚至拒绝在阿娄皇宫接受封号。
根据报导,有关指示是第一次这样发出。受封人士都收到邀请函以及一封注明出席典礼的条件的信。
星报2007年8月11日星期六


说老实话,不是所有的行动党党员都遵守反对宋谷的党指示。所以,鸟完整船的人是有点不公平的。雪州行动党秘书,刘永山就戴过宋谷,这还召来几个元老级人物的谴责,鸟他就来要变成一个马来人,出卖华人等,鸟到他出汁。老刘虽然勇者无敌,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但也召来同志们的诟病。尽管如此,他也是不声不响,逆来顺受,继续当他的乖乖小媳妇。

好吧,假如行动党因为不再是反对宋谷指令的反对党,所以已经改变,需要淡化这些反对宋谷的立场,我们是非常欢迎的。不过让我们来看看这篇发表里另一些要点,却是没有人提起的。

四个反对党执政的新州政府,就要向吉兰丹看齐,喊穷了。18年来,丹州子民都在忍受缺钱少发展的局面。看来他们已经准备再忍受另一个18年。同样民族结构的丁加奴虽然在1999年落入反对党手中,但是在2004年大选又被巫统夺回。虽然2008年的选举有政治海啸冲击全马,巫统在这里却稳坐泰山,成功抵挡入侵的海啸。

这就是一个比非马来人应不应该戴宋谷更重要的课题。所以,假如行动党不想再玩弄头上课题,那就好。但是,我们还有一大篓要解决的课题∶州行政议员何时宣誓?谁将出任州行政议员?谁会拿什么职权?三大反对党是否一致同意行政议员的分配?大臣是否得到什么额外职权?他的职权太少还是太多?诸如此类。

还有更重要的∶确保整个州的所有运作如薪水,贷款等支出都能照顾到的预算是多少?

当回教党在1990年把吉兰丹接过来时,州政府负债共马币7亿元。18年之后,负债减少至马币1100万元,而且这只是付联邦政府的贷款利息而已。实际贷款在多年以前早已还清。即使没有联邦政府的资助,他们还是办到了。除了这些,他们还能够支付运作费用,薪水等。没有人被裁员,或减薪,除了州议员们只能拿马币3000元的月薪,比起其他州属的议员,更加为低。

当回教党在1999年把丁加奴接过来时,运作费,薪水等共是一年马币6亿元。几个月过后,联邦政府取消一年共值马币8亿元的石油税(如今已达马币10亿元)。失去这些,丁州收入剧降至一年马币3亿元。面对收入双倍的支出,要怎么办呢?

丁加奴只好把支出缩减到和收入同等。除此之外,他们还取消了丁州大桥的收费站,取消门牌税,推介一个给贫苦的福利制度,以便减少赤贫。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加上还要缴付上任政府留下来的庞大贷款,也没有什么超级大发展在州里。不幸的是,丁加奴人没有吉兰丹人那样硬颈,他们决定在2004年把丁州交回给巫统,以换取发展。

巫统重夺丁州之后,重新颁布门牌税,他们还想追回前任政府豁免得税金呢。不过,在众怒难犯之下,才不得不作罢。如今每年花费马币10亿元在“唔等使”的工程上,还有马币10亿元在一般支出上。

四个反对党执政的新州政府会怎么样呢?他们开始对这些数目有头绪了吗?没有来自联邦的拨款,州属能够支配的钱有多少?州政府的运作费为何?是否收支能够平衡?

不,头上戴个宋谷不能为你解决这些难题。即使你戴着宋谷上床,甚至是上厕所,也不会令你的预算收支平衡。我们需要知道,五个反对党执政的州属中最重要的雪州有没有政府,他们是否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些等。我们不想在这五年内,让雪州子民效法丁州子民在2004年大选那样,把雪州交回给巫统,因为他们为了联邦拨款,宁愿牺牲一个廉洁有效的政府。

吉兰丹人就是吉兰丹人。即使丁加奴也没有吉兰丹般的韧力。在下个大选,四个反对党执政的州属的子民,会像吉兰丹那样,还是像丁加奴那样?这才是要必须交代的,也只有在停止争论什么党应该得到多少位行政议员之后,在着手运作州属之后才能交代的事来的。

2008年3月15日星期六

逐鹿问鼎∶鼠肚鸡肠

出处:Malaysia Today : The Corridors Of Power : Small things please small minds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15-03-2008
翻译:ECS283
让我再说一遍,你不再是反对党,就别再用反对党的思维和做法。你现在是执政政府了,就摆个政府的样来看。选民选了你出来管理这个州属,那就请你赶快开工吧。

曾有一名人民党的领导(姑隐其名)在十年前说过这样好笑的话,“人民党从来没有胜选过,所以我们时常都准备输。即使老天有眼让我们胜选,我们也不会如何去处理胜利。由于我们有很丰富的处理落选的经验,所以我们很高兴在1999年的大选可以到危险区去竞选。如果我们拿到安全区,我们会因为胜了而不知所措,因为我们不知道胜了后要怎么办。”

四年前这番话是很好笑。在今天就不会了。在最近的大选,反对党虽然预料他们落选,实际上却胜选了。现在他们不知道要怎么办。不过,回教党是预料他们会胜选的。还准备要拿下吉丁玻丹四州。他们倒没有预料到槟霹雪也被拿下。他们以为最好的成绩是否定国阵在这三州的三份二优势。

而行动党和公正党就没料到这三州会沦陷。也许四个马来州的赢面比较大,回教党隐然在这里已经是个“大哥”,而行动党和公正党最多只是花瓶而已。

不过,没想到会发生的却发生了。这都是反对党不听我们人民的话。你不能说我们没告诉他们。即使在我的全国巡回演讲,我都扬言国阵会失掉他在国会里的三份二优势,五州沦陷,两州没有三份二优势。我也说那五州就是槟玻吉丁丹,那两州是霹雪。

反对党头头都笑我说,“彼德拉,这是真的吗?你在骗选民是吗?”

这使我很鸟火滚,然后我就在巴生港口的Kampong Raja Uda发表演讲时,我告诉那里的选民说,“Kampong Raja Uda从独立以来就不曾落在反对党手中。今天我就要这个用我阿公名字命名的村子的人投反对党。假如你不这么做的话,我将不再踏足这里。假如你们把 Kampong Raja Uda交给国阵,那么你就污蔑了我阿公的名字,干脆就把村子的名字改掉把。”

“哎呀,做么你要酱讲?” 刘天球问我。
“做么不可以酱讲咧?”
“假如我们输了的话,你不是不能回来这里了啰。”
“假如我们输了的话,我也是不想再回来了。这还不是一样?但是我们会赢,所以我敢这样讲。”
“哎呀,你酱有信心啊?我就觉得很难讲啰。”

就是这样啰,候选人自己听到我这样的扬言,心里也冷了半载。因为他没有信心我们在国阵50年来的堡垒区有胜选的机会。但我们不止在巴生港口胜了,还胜了整个州。

好吧。我的预测是走样了一点点。虽然没在玻丁胜选,但我们还是胜了五州。代替玻丁的是霹雪。而我也说了我们能够否定一些州的三份二优势。五州里有两州还是混合州,也就是说,单靠马来票是不可能胜选的。即使是回教党候选人如Siti Mariah医生也在马来人占少数的选区得胜。没有非马来人的支持,是不能成事的。

问题就在那时开始了。当反对党没料到会在三个混合州胜出时,他们反而不知所措。虽然他们傻了一阵子,但还是有板有眼地组织政府起来了。然而他们却岔入岐道,拖延了整个新政府成立过程。说什么有大件事,对他们来说的。反而我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甚至有一些能够令我想要踢踢这些傻雕的屁股。

例如说,当你出席一个苏丹在场的宣誓礼时,恰当的服装是必须的,这些都必须依照规定。好比说,牛仔裤,T恤和拖鞋是不行的。马来人要穿马来衣,头戴宋谷。而非马来人就要穿大衣,最好也戴宋谷。马来女性就要穿Baju Kurung,头戴围巾(可以不必完全遮头),而非马来人女性就要穿套装,不是有长裤那种。

即使是和泰皇,天皇,女皇会面,都有相对的服装礼仪需要遵从。可是行动党的州议员却反对穿戴宋谷。他们不喜欢看来像个“马来人”。娘的,这些人都在穿西装大衣,就不抗议说会像个鬼佬。自己不介意穿西装大衣,看起来像个香蕉人,却抗议戴宋谷,因为这是马来人的东西?

他们说,“我们不是回教徒,”印尼人也戴宋谷呢。这几百万人都还是基督教徒添。

行动党的邓章钦要做雪州副大臣。几天前,他还发起了几场示威,对自己的党施压,推荐他这个位子。但他却拒绝穿戴宋谷。因为被要求穿戴宋谷,他想要杯葛和苏丹的会面,然后做个华人英雄。真他妈的,要做大官,又不要会见苏丹,他是不是想要苏丹打个短讯给他就好了呢?

整个雪州政府的成立就因为一个行动党华人英雄拒绝穿戴宋谷而被拖延。无论如何,苏丹为了不想他难做,就帮忙他取消了副州务大臣这个职位。这样一来,老邓就不必心大心小要做个华人英雄还是当个戴宋谷的华人叛徒了。我也建议别委任他做行政议员了,不然的话,他又要心大心小,不懂要不要戴宋谷见苏丹宣誓了。

也许你在你自己的家里是穿拖鞋的。不过你来到我的家时,你就要脱鞋了。不过假如你不想这么做,因为看起来会像个马来人,那就别来我家吧。在我家,我做我自己的家规,我就是我家的王,身为客人的你,就要有客人的样。假如我今天邀请你来我女儿的婚礼,然后说每个人必须戴宋谷出席,你要嘛就决定杯葛我女儿的婚礼,不要嘛就戴个宋谷出席。

这些行动党卡佬是在要做华人的英雄。他们不想和任何和回教或马来传统扯上关系。马来人是很尊敬华人的传统的。假如你邀请我们去你家参加婚礼,并指定出席衣装,我们会很乐意地依从。我们不会为了这些是华人的东西就杯葛你的婚礼。华人怎么却不是这么想的呢?

不要酱子啦,行动党。宋谷有什么好恶心的?比起和苏丹怄头上要戴什么的气,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我们有雪兰莪州,马来西亚最重要的一州,在手等着我们去管理,就因为戴宋谷的这些琐碎小事,你就准备看着整个政府倒吗?

还有一件事,那些反对示威是什么意思?你早都不是反对党了,就别再用反对党的思想吧。身为一个执政党,要开始用执政党的想法和做法了啰。俗语说,“宰相肚里好撑船”,怎么这些选出来的人却是鼠肚鸡肠,气量狭小,总在顾虑小事,不识大体。大选结束都要整个礼拜了,就是这些人导致雪州政府难产,虽然如今只有州务大臣已经宣誓。但州行政议员们呢?这些才是管理州属的真正人员,到现在还不能正式开工。搞什么鬼?

我们希望新的大臣,丹斯里卡立,不会重蹈基尔的覆辙。基尔就是手揽多样重权,然后那些无关紧要的才放手给州行政议员去管,我们才踢他出局的。假如卡立也是这样换汤不换药,那不就是赶走了狼,却迎来了虎吗?这种就是阿都拉的手法。那些重要的职权,全揽在手。这样一来,他的内阁就不能良好操作,然后整个国家也就不能顺利操作了。

卡立必须把这些旧制度改头换面,把焦点放在如何做个好大臣,还有不要垄断职权,然后步上基尔的后尘。外面有很多有能之士,只要找到他们来帮忙,何愁大事不成。最重要的是,别把雪州当成自家的杂货店酱,什么大小事都是店主一脚踢。大臣是应该捉一两个重要的职权,但不是六七个,然后才把剩下来的弼马温职位交给其他人。这样只会逼选民在下一届把雪州交回给国阵罢了。那时如果还要妄想得回的话,再等多30年吧。

让我再说一遍,你不再是反对党,就别再用反对党的思维和做法。你现在是执政政府了,就摆个政府的样来看。选民选了你出来管理这个州属,那就请你赶快开工吧。什么谁要拿多少个行政议员位子,谁要当行政议员,是不是要戴宋谷等,不止使到政府难产,还让那些前朝行政人员有空去销毁许多重要的文件。等到你可以接手的时候,那些文件早都不在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大臣和行政议员职位不属于政党的,而是属于选民的。所以,请三个反对党不要再争吵和索取谁要这个,谁拿那个的了。这些都不是你们的,而是我们的。你们应该跑来问问我们这些选你们出来的选民的意见。我们才是有决定权的老板嘛。可你们却像是在争回自己的东西酱。

换句话说,州政府都不属于反对党任何其中一个的。你们只是选民委托来管理我们的资产而已。但是你们都好像在争一些私人物件酱。假如你们再不生性的话,我将召集几千人民,游行到大臣办公室,大大力踢你的屁股。别以为我们讲笑,我们可是来真的。我们人民给你到星期一的期限,证明你已经有一个正在顺利操作的政府。不然的话,在星期二你就算算你办公室外头有多少个人吧。

我们人民讲了要否定国阵三份二的国会优势,给反对党五个州,我们都办到了这些。我们说在星期一还看不到政府在做工的话,那么星期二就一定会要你们好看。

所以,各位选民们,准备好出游了。我们要看到50年以来最大的游行。假如我们还看不到有开工的政府的话,我们就学法国人在他们当年的大革命中那样,把雪州秘书署大厦当作巴士底监狱。

2008年3月14日星期五

毫不留情:我反对回教州

出处:Malaysia Today : No Hold Barred : I oppose an Islamic State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14-03-2008
翻译:ECS283
回教是禁止压逼和偏袒的。因此新经济政策应该废除,以绩效制代替。联邦宪法应该修改,废除马来人特权。所有人民都是平等的。马来人不再是这里的主人,大马来人主义将不再存在。

“让我给你看一样东西,”我告诉我那跟我一起已经40年的老伴。

我们那时在吉兰丹的哥打巴鲁参加回教党的一个全国座谈会。我不得不承认,在一群云吞回教党妇女当中,我老婆特别显眼。尽管如此,这些人对我老婆的紧身牛仔裤和窄身T恤似乎毫不在意。

通常上的这样的座谈会里,回教的方式就是男女各分一边就坐的。可我老婆就坐在男士席位,我的位子旁边。我们的坐位靠近出口,因为她不时要走到走廊上解解烟瘾。是的,这样没有包头,穿紧身T恤牛仔裤,还坐在男士席的女性,不能说是回教党聚会的常景,或可以说是奇景了。不过,1500个左右的回教党的全国代表都没有表示些什么。

我转进一个后巷,然后放慢速度,靠近一群约十二位在那里闲逛的年轻男女。其中一些应该还是二十出头。他们都有一副俊美脸孔。

“你看这些男女” 我向我老的说。

“他们在等什么?”我老婆心里大约猜到了一些,不过还是问了。

“当然是顾客了。”

“我可以明白女的是在等顾客,但是那些男的呢?也是吗?”

“男顾客?”她以一副“别告诉我是女顾客”的脸问我。

“当然是女顾客。怎么?你们女子就不能嫖?”

“不是。在吉隆坡就讲啦,这里是哥打巴鲁喔。”

“哥打巴鲁的女子也需要性的啊。”

我停下车,向一个俊男招手。“喂,你要干吗?” 我老婆搞不清我是在开玩笑还是来真的。

“别担心,我只是要给你看看。”

当那位帅哥靠近时,我把车窗摇下,他把头伸进来,微笑打了个招呼。“哈啰,安哥,安地。”

“喂, 叫我们安哥安地,就是不要做朋友的嗟。叫哥哥姐姐啦。”

“喔, 不好意思,阿哥,阿姐。别生气啊。”

“没有,开玩笑而已。”

“你在找个男的?”

“差不多是这样。”

“你要的还是阿姐要的?”

“你选的话呢?”

“谁也行。”

“两个一起的话?” 我老婆听了,就锤了我胸口一下,表示她已开始无法忍受这些。

“两个一起就是怎样?”

“三角战啰。”

“三角战也行,更好玩。”

“你惯这样做吗?不紧张吗?”

“普通啦。没问题。”

“你平时是怎样三角战的?老公在看,还是老婆在看,还是一起来?”

“这全都有做过。”

“你比较喜欢哪一种?”

“我喜欢全部一起来。我在中间......怎样?要不要?我保证满意。”

“好吧。让我们先到酒店办理入住手续,我半小时后倒回来。”

“好吧。要倒回来哦。别不来啊。”

在我开车后,我老婆忍不住开口大笑。“你很惨的。哇,连哥打巴鲁也有这些。”

“当然了。这些沙地阿拉伯都有,哥打巴鲁又有什么特别?”

回教党管理吉兰丹这个“回教州”18年了。尽管如此,你还是可以选择过着一个虔诚的回教徒生活,或西式性游戏生活。当然还有肉骨茶和啤酒,如你需要的话。

我不是说回教党的回教州只是好听的话而已。也不是说回教州是安全的,或是对那些要过着堕落生活的人来说,是没有危险的。我要强调的是,回教不应该只是美丽词藻而已。呐喊回教口号并不能带来改变。立法和创立回教州也不能够带来改变。只有通过教育才能带来改变。只有通过要过着一个真正回教徒的意志,才能带来改变。我们不需要一个回教州来做到这些。假如人们拒绝改变,什么回教州也无可奈何。更何况,叫嚣回教州更会吓走非回教徒。他们已经对回教有恐惧感,在叫的话,就要落荒而逃了。

行动党就是其中一个有回教恐惧症的例子。他们非常恐惧非回教徒的华人会在下个大选里惩罚行动党,假如他们同意霹雳州的大臣由回教党的人出任的话。我们实在是也不能怪他们这样。因为他们的确曾经尝过这样的滋味。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啊。

斥责行动党反回教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不过,如果我们站在行动党的立场上来看,我们也会同样这么做。现在讲的就是政治上的生存。如果,反对回教是一种政治上需要的手段,才能得到支持,那是不得不做的。如果行动党被看成是在“出卖”,那么他们就要准备收档了。我们可以理解行动党的理念,抵制宣誓礼和反对回教党的人出任大臣的因由。最后我们发觉,是他们的做法错了。

通过政府控制的媒体来发表声明只会把整个事件复杂化和负面化。你可曾看到其实属于国阵的玻丁两州也面对同样不知道谁是大臣的问题?可是媒体就不玩弄这个课题。却玩弄问题比玻丁两州更小的霹雪两州。

让我大声清楚地再说一次。

看着我的嘴巴。回教党我们不需要一个回教州。我们只需要有诚信的回教徒。

这是为什么我反对回教州。因为回教州只会给人一种华而不实的感觉,一种表面上是良好回教徒,实际上是一班虚伪之徒。我情愿不要回教州,好过一个由一班虚伪之徒居住的回教州。

让我来告诉你为何每一个马来人都应该反对回教州。这是其中三个∶

回教是禁止压逼和偏袒的。因此新经济政策应该废除,以绩效制代替。联邦宪法应该修改,废除马来人特权。所有人民都是平等的。马来人不再是这里的主人,大马来人主义将不再存在。也就是说,固打制度,特别折扣等,都要废除。回教州将会给非马来人更大的优势,马来人就会在经济上和学术上大大落后。

额外收入将大幅度减少或没有。95%的马来人的基本薪水比起非马来人更低。因此大多数的马来人都成了公务员如警察,军队,关税局等。比起大多数在私人界打拼的非马来人,他们的薪水都非常低。所以他们就需要佣金和回扣才能抵得上非马来人的收入。回教州对贪污是非常严厉的,不过也没有像中国那样枪毙贪污的公务员。无论如何,将不会再有任何形式的贪污。没有这些佣金和回扣,马来人更加的穷,比起新经济政策,贪污让马来人跟得上非马来人的步骤。新经济政策是马来人合法贪污的幌子。没有新经济政策的话,马来人的贪污就变成违法的了。

马来人比非马来人更加痛苦。当固打制因为回教州而废除时,很多的马来人将无法进入大学,无法和非马来人竞争。因此,越来越多的马来人无法在社会上生存。由于超过95%的公务员都是马来人,而且他们都贪污。这样的话,断肢的马来人比非马来人还要多。这样一来,在巫统大会里,再也没有马来短剑的出现,因为都没有人有手可以举剑。

就这些理由就能够让马来人誓死反对回教州了。假如非马来人忽然醒悟回教州的好处,开始要求一个的时候,马来人记得一定要拒绝这样对马来人不公平,不利的待遇州属。

更糟的是,当马来人在回教州推行了许多年以后,他们会发觉他们再也没有能力发动另一个513,因为他们都没有手去挥动巴冷刀了。

2008年3月13日星期四

逐鹿问鼎∶反对党的黄卡

出处:Malaysia Today : The Corridors Of Power : Yellow card for the opposition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13-03-2008
翻译:ECS283
一般上的观念是公正党是不能够被信任的。他们的人都可以收买。事实上,给Azalina不劳而获的公正党候选人就是以马币100万元收买了。那些在东马的一些不劳而获的竞选区,都是用了同样的手法,每个人从马币100万元起跑。不过看起来回教党和行动党比较混蛋。至少公正党的人没有去破坏槟吉霹雪丹州政府的成立。

林吉祥是个真情汉子。我想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因为我也是这样。我对我老婆和今日大马都是全情付出的。我认为这些在我的工作上是必须的,因为这样才能长久专注。我从1968就开始和我老的在一起了。四十年来,对同样的一个女人还保有蜜月的心情需要很多的真情。我也许只在今日大马做了四年而已,但却是从早到晚,也从未放过一天的假。而从1998年开始,我就在 www.freeanwar.com开始我的主编工作。我以为十年过后,就可以退休的。不过现在看来,前面还有更多的工作在等着我。

无论如何,现在倒回去刚才那些“真情”的话。我和老林同样地,都是个真情汉子。我觉得我的是属于比较正面的。而老林的,就不知道要如何归类了。因为照我看来,他是全情地反对回教,而且这对行动党一点也没有好处。

老林只不过是个主席而已,不是个有执行权力,如秘书长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他要做出一个对党有破坏性的声明呢?当他当秘书长的时候,身为主席的曾敏兴也是静静地在一旁让他去发挥。现在他是主席了,也应该静静地在一旁让别人去发挥才是啊。要知道,林吉祥不是行动党,行动党也不是林吉祥。看来他好像忘了这个要点。

回教党已经有四年多不再提起回教州了。他们静静地把这些埋在过去,不过对老林来说,这似乎是不足够的。他似乎要回教党高调地宣称他们放弃回教。这不是等于要回教党改招牌去“马来党”或“马来西亚党”之类的吗?

在最近的竞选运动中,行动党的演讲都有许多回教党的旗帜和T恤的出现,有些这样装扮的机车骑士还簇拥着行动党的候选人拜访选民,发表演讲。怎么行动党都不驱逐这些人?他们其中一些是回教党的马来人,一些是兴权会的印度人。对啊,兴权会的印度人穿回教党的T恤,还举着回教党的旗帜,出席行动党的活动。就是没有人出来责备这些人,或是要求拥有这些回教党物品的他们离开现场。

但行动党要胜选的时候,回教党的T恤和旗子的出现就没有关系。现在怎么了?过桥抽板?喂…..老兄,做人不是这样的吧?得人恩果千年记,今天你得到回教党的帮忙,至少也要当它是个伙伴,直到下个大选为止,也不为过吧?最多到时才来个三角战,看看鹿死谁手也不迟。

在1999年和2004年的大选,行动党只有10席的国会议席。如今他不止拿下了28个议席,还得到一个槟城,你以为靠反回教的华人票就做得到这些?可别忘了马来人和印度人的支持啊。

行动但并不是个反回教华人党。她若是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出头的日子。即使是华人也不会支持反对回教的华人政党。因为许多华人都知道箇中原理,为什么老林还会有这样的激情呢?是不是这其实只是老林在做戏,要分散一些雪州行动党的目光?

邓章钦,郭素沁和刘天球的支持者目前在陷入一场混战。他们都希望自己的人能够担任副州务大臣。不过,本来都没有副州务大臣这个职位,苏丹殿下也不想设立这个职位。为什么要争一个不存在的职位呢?虽然有关方面表示了没有这个职位,邓章钦的支持者还是在昨天去进行了一个示威要求这个职位。今天他们计划再进行多一个示威,马华和民政打算派出他们的人马,好让这些支持者的人数能够达到一万人以上,以表示邓章钦的支持是浩大的。我们可以不可以记下这个人的名字,在下一个大选的时候,让他去老查现在住的地方竞选呢?

三个候选名字已经交给霹雳苏丹了。因为他们不能决定谁是最好的大臣人选。所以他们让苏丹亲自遴选。在苏丹考虑了州宪法和人选后,公正党说他们的候选人应该是第三选择,所以他们对回教党或行动党的候选人都没有异议。公正党在这件事上没有争位的意愿。

当殿下要做出决定时,阿末阿旺突然跳出来宣布大臣人选是回教党的人。这个宣布连回教党主席自己也惊讶不已。不过,话已出口,破坏已成。公正党知道这全是霹雳回教党的主意。回教党在各州的党结构是比较自主性的。不像巫统的金字塔结构般,主席是高高在上的。即使是人物如凯里,权力也比通常是州务大臣的州主席还大。这种结构当然是有好有坏,不过应该是好多过坏,因为巫统自己已经有版给大家看的了。

所以,霹雳回教党的枪口走火了。党中央保持沉默,希望事过境迁,也不想讲多错多。公正党也因为不想在刚开始,且脆弱的伙伴关系上,再加打击,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反而行动党不止反对还杯葛新政府的宣誓礼,让大家有一个错觉,行动党还是一个反对回教的党派,即使回教党在选举运动时还给行动党出了这么大的力,马来人也贡献了行动党许多票。

回教党也是的。他们知道行动党会不甘心回教党做这个职位,所以想来个先声夺人,希望用米已成饭的情况下,减少他们谈判的筹码。公正党自然是乐得做他的渔翁。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打算要这个职位。这样看起来,比起把霹雳送回给国阵,行动党似乎更不愿意把大臣的职位交给回教党。

在雪州,新政府似乎难产。那是因为哈山阿里在暗地里找基尔商议回教党和巫统组成联合政府的可能性。当然,公正党和行动党是没有份的。加上行动党自己在为了副州务大臣这个职位而内斗,让哈山和基尔有更多的时间来达成协议。不过,这宗买卖始终谈不成,原因是两个人都要做大臣。

这简直是最高等级的背叛。哈山阿里应该吊在树上枪毙。假如不是因为我想活久一点,不被吊颈至死,我一定会亲自毙了他。

一般上的观念是公正党是不能够被信任的。他们的人都可以收买。事实上,给Azalina不劳而获的公正党候选人就是以马币100万元收买了。那些在东马的一些不劳而获的竞选区,都是用了同样的手法,每个人从马币100万元起跑。不过看起来回教党和行动党比较混蛋。至少公正党的人没有去破坏槟吉霹雪丹州政府的成立。

反对党已经令选他们的选民失望了。就当这是一张我们给他的黄卡吧。再不小心的话,在下个大选中,我们就会给你一张红卡给你回老家了。也许这样的安排会比较好。到时国阵就会嘲笑他们,叫他们回去印度或是中国了。

老林说人民阵线不存在。哎呀喂....老兄.....有存在啦。人民阵线是一个全民运动,我们每次在演讲的时候喊出的口号∶人民力量,或是makkal sakhti,就是有关人民阵线的啦。不过,人民阵线不是替代阵线啦。替代阵线只有公正党和回教党,而行动党是前成员。人民阵线是那些支持在大选前,六个签署人民之声的声明的政党的人所组成的。替阵,当然还有行动党,并没有在这次大选中取得胜利。取得胜利的是人民阵线,由全民组成的运动阵线。

让我来告诉你吧,我亲爱的老林。民阵不止存在,而且势力浩大。民阵可以决定谁当家执政。民阵也可以改朝换代,拉那些没有表现或行为不检的人下台。今天,民阵已经给了你一张黄卡。最好不要逼民阵在下次大选时给你一张红卡。

Makkal sakhti.!人民之声!金科玉律!人民力量!

2008年3月12日星期三

逐鹿问鼎∶在观念和事实之间

出处:Malaysia Today : The Corridors Of Power : Between perception and reality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12-03-2008
翻译:ECS283
即使是这些,即使是主力媒体被控制,政府机制被支配,警察的帮忙,选委会做同伴,威胁印度人和华人他们会失去政府里的声音,阻止RPK我在槟城发言等等等,国阵也只能赢得半数选票略多而已。

政治不是那样你常所看到的。即使是最伟大的魔术师也没有办法把政治观念变成事实,反之亦然。在观念上,直到三月八日为止,国阵是不可能被击败的。而事实上却是可能的。

另一个观念是国阵还是在2008年大选中胜出。虽然失去了三份二的优势,但还能以超过半数的席位组成政府。而事实上,国阵在半岛的得票率少过一半,还要靠东马的票,才有过半的成绩。无论如何,两方的得票数非常接近对半。更别说国阵还有14个成员党,这就好像在一场足球赛里,14个球员对3个球员。

虽然即使是用球赛来比拟,也不是很准。不过,在这场球赛里,裁判,掌线员甚至是管饮料水的,也上场进了几球。每粒反对党进的球都不算,他们还绑着反对党球员的脚,让他们不能跑,只能跳。而且还没有开场的时候,执政党队就已经有100万球的分数。分别是25万邮寄选票和75万幽灵选票。所以,一开场就是 100万比零了。

即使是这些,即使是主力媒体被控制,政府机制被支配,警察的帮忙,选委会做同伴,威胁印度人和华人他们会失去政府里的声音,阻止RPK我在槟城发言等等等,国阵也只能赢得半数选票略多而已。而反对阵派还是能够得票近半数,否定国阵三份二的议席优势,还能攻陷五州。若这是一场公平竞争的话,阿都拉早就不是马来西亚的首相了。

不过他也不会做久的。下一个选举,应该是2013年三月八日之前,由新的首相挂帅。这个新的首相也许是来自国阵,特别是巫统,不过也可能不是。反对党只需要另30个国会议席就能够执政。若是国阵里,包括巫统的30个国会议员跳槽的话,国阵就完蛋了。

虽然人民还没有心理准备要一个反对党执政的国家,但他们还是希望国阵在政府里呆一阵子,给反对党一些时间去证明他们能够把那五州管得很好,才放心把国家交给他们,让他们换掉首相。为了要做到这些,只需要有30个国阵的国会议员,在国会会议开始的时候,投首相的不信任票就可以了。

在这种情形下,根据宪法,元首就需要从众国会议员中选出一个他认为能够得到议院信任的人出来当首相。这个人未必一定是国阵成员,任何一方的人都能够,只要他得到议院的信任。换句话说,如果元首觉得姑里得到议院大多数的信任,他就能够当首相啦。而且,看起来,姑里似乎都能够得到两方人马的支持。

阿都拉当然为了阻止这个可能性,早已经提供他一个贸易部长的职位,希望这个重要职位能够令姑里拒绝投他的不信任票。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价,而姑里的价就是内阁里一个重要的职位。

尽管如何地美言,国阵知道他们在这次的大选中输了,若不是那些灌水票的帮忙的话。阿都拉的多数票已经降低了7000张。除掉邮寄选票和幽灵选票的话,他早被拉下来了。实际上,他是没有资格参选的。因为他没有交上他在1999年的大选账目。无论你怎么看,他都是个非法首相。

阿都拉的女婿凯里,也是输了。第一次算票的时候就输了114张。在经过重算之下,竟然神奇地赢了5000张。我看大卫考伯菲也没有这么奇妙的魔术。凯里知道他输了,他的人和他的狗都知道他输了。无论你怎么说,也不能够把这个观念转变成事实。
这都是因为巫统对凯里的反弹。只靠反对票是不可能败选的,除非有人扯后腿。这警惕了凯里。林茂本是个安全区,若不是巫统也投反对党,怎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这个讯息是很明确的。阿都拉和他女婿不是被反对党打败的,而是被巫统打败的。若我们看到这次的大选成绩,就可以知道要找到30国阵国会议员对首相的不信任票支持,并不是件难事。同样地,要大家接受姑里成为首相,也不是件难事。

这些都已经在阿都拉和凯里前面等着了。所以他们拼命地在游说所有的国阵国会议员,并想要知道他们在这件事上会采取怎样的立场。他们也没忘了反对派的议员。阿都拉和凯里已经派出说客,看回教党是否有意加入国阵。若他们得到回教党的助力,不止阿都拉稳如泰山,吉霹雪丹也重新回到国阵手中,剩下槟城一州而已。他们也向公正党的人游说,开价是马币一千万元一个人。若他们挖得到半数的反对党人员跳槽,花个马币五亿元来保住首相的宝座,还能够夺回四州政权,实在不算得了什么。

明天我们就能够看到雪霹两州的大臣宣誓礼了。公正党领导雪州,行动党领导霹州。那么就是回教党领导两州,行动党两州,公正党一州。

这只是一个开始。赢五州,否定三份二是困难的。不过比起在前面的挑战,那更是难上加难。我们会在州政府稳定下来后,再继续讨论这些。如今的紧要问题是金钱。今日大马已经向个别政党谈论如何吸引投资。我们必须向人民表现我们如何不依靠联邦的拨款,也能管理这些州属。经过这些表现和兑现,在下一个大选,人民才会重投他们一票。反之,这五州就要回到国阵那里去了。

2008年3月10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浴血战后的血路

出处:Malaysia Today : No Hold Barred : The aftermath of the 'bloodbath'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10-03-2008
翻译:ECS283
所以,别忘了谁才是最大功臣。别忘了谁给你这份工。人民可以雇用你,人民照样可以解雇你。我们人民捧得你出来,也拉得你下来。人在做,天在看。

从昨天开始我就接到很多的电话。这些人都问我会在新政府里当个什么官。我的邮箱里有几吨的邮件都还没有看,也没有回复。所以,你们可不可以暂时不要再打电话找我,因为我想先完成我这个发表。(不过,我也把手提关上了。不然就写不成这篇稿。)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我们才来谈谈反对党要做些什么,和回复你们的电邮。

现在,讲讲有关我在政府里的官位先。不!不!不!我不想当官咧。我知道有些人准备要到政党的总部去示威,假如我连一个上议员的位子也没有的话。我不想当上议员,也不想当人民代表。我只想当我的RPK,今日大马的主编。所以这些“官话”就请大家放过我,别再提了吧。

而且,今日大马将继续扮演监督和国民良心的角色。我们也必须继续成为人民的眼睛,耳朵和嘴巴。若我在政府里当官的话,这些就不能成事。今日大马已经成为执政党的梦魇,如今我们也要成为入主州政府的反对党们的梦魇。比起联邦政府,我们将更加密切监督这些新的州政府。

至于有关吉州大臣宣布要在吉打州推行回教法的流言,我想说:“这不是真的!”大臣他已经确认他没有做过这样的宣布。问题就在这里,那些成天要杯葛主流媒体的人,还是在看和相信主流媒体的报导。你是不是想要我鸟你一声:“蠢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也想不到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字眼了。

让我再次重复我之前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的。回教党没有150个国会议席,即使结合所有反对党的议席,也没有150个这么多。

所以,好好看着我的嘴巴:“回教党需要150个国会议席来改变国家或州的法律!”

不管怎样,有还是没有150席,回教党都没有意思要推行回教法,完毕。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来点认真的了吗?我们现在的第一个任务是要成立一个巡察委员会,来监督五州(槟吉霹雪丹)政府。那些有如敦沙列阿巴斯之等的人物才可以领导这个委员会。委员会必须由德高望重,身家清白的男女组成,最好像是甘地和特丽莎修女合二为一般的人物。有的,马来西亚有很多这样的人。

巡察委员将会有比首长或大臣更高的地位。他们有权召见这些人来到委员会前问话,当有任何的违法,越权,侵害等的质疑发生的时候。而且,巡察委员会也将有委任和辞退任何公务员,包括首长或大臣的生杀大权,一旦这些人牵涉上任何滥权行为。

这个巡察委员会将会对人民负责。所有的会议和正式询问不得闭门进行。任何有兴趣的人士都有权参与见证这些事项和过程。所有的事项均对人民都是透明的,没有任何机密。他们这些公务员都是人民选出来的。人民才是老板。老板不知道这些人都在干什么的话,还算是什么老板?这点是决不能妥协的。

我们不需要一个种族性的政府,更不需要一个宗教性的政府。那些被选出来领导这五州的领袖,必须是因为他胜任愉快,而不是因为他是个马来人,或是华人,或是印度人。我们让槟州有一个华人首长,那是因为这就是选举诺言之一,是要兑现的。而且还是当种族上的考量胜于一切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因为需要有更多某族人士在政府里,所以就推那些人上来当官。

至于政府里的职位,就选贤与能吧。大家会发觉组织里的种族平衡会自然而然地产生,根本不是件难事来的。

所有进行中的工程必须再检讨过。那些白象计划,超市值计划等,全都要终止。那些为了不让州政府陷入违约纠纷的就不得不继续进行了。千万不要为了终止而终止,又或是因为这些工程都给了朋党。这样会引起不必要的复仇式的政治逼害。反对党不是一直以来都诟病执政党这些的吗?如今若采用同样手段,就和当初的执政党没有什么不同了。

必须留意的是,联邦政府必定会减少对州的拨款。州政府必须要有优秀的金融顾问队,带领政府如何在缺钱的情况下还能管理及发展州务。丹州已经这样过了18 年。他们在1990年,从国阵手中所接过的,是一个"这么烂的比烂更糜烂"的摊子。在拨款减少的情况下,他们还能偿还债务,经营及管理政府。

说到贪污,地方议会是比声名狼藉的皇家警察更加臭名远播。州政府决不能在这方面听到任何哀求而心软放过。这些贪官绝对一个都不能漏网放走。即使杀到哀鸿遍野,赤血满路,我们也要把他们的案件送到反贪局,并叫反贪局处理查办。无论这需要什么代价,人民将会很乐意的付出。

马来人要停止谈论“马来代表占有率”,华人和印度人也一样。一切将是绩效为上,在同时也没有任何一族将会落在后头。所以,种族平衡加绩效的微妙拿捏,将是一切的基准。

反对党今天的成功是来自他们当时的承诺和美言。在下一届的选举,承诺和美言就不能再用了。选民将根据他们的兑现和表现来做出决定。反对党做了许多承诺,现在就是时候兑现它了。

若你认为攻陷五州,否定三份二是难的话,那你可说是不知“难”为何物了。其实这刚好是最容易的一部分。而最难的是如何维持选民对你的支持和信心。

阿都拉以他的承诺和美言,在2004年大选共赢得92%的席位。所以,在第13届大选,可能反对党也将会遇上同样的事情。

今日大马在看着。无论是谁,一旦行差踏错,还是背信弃义,我们会鸟破沙锅鸟到底。反对党有今天的成绩,是三大民族的支持。所以,三大民族的福利和意愿都要照顾到,少任何一个都不行,更别说是少两个了。

所以,别忘了谁才是最大功臣。别忘了谁给你这份工。人民可以雇用你,人民照样可以解雇你。我们人民捧得你出来,也拉得你下来。人在做,天在看。如果他们讲了做不到的话,我们就肯定会讲到做到。

毫不留情:行动党最糟糕的敌人

出处:Malaysia Today : No Hold Barred : DAP its own worst enemy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10-03-2008
翻译:WCS283
马来人已经有准备要接受一个华裔州务大臣,即使这个人来自行动党。而且马来人也让殿下去决定大臣的人选,不管他来自哪一个政党。

在前几天,但每一个人都在沉醉于庆祝第十二届大选的“胜利”时,一班可以说是来自上层阶级的有智慧,进步的精英已经开始频繁地开会和计划准备来届大选。是的。即使霹雪州政府还没有宣誓,这些人就已经专注于下届大选,虽然他们到了那时,也不知自己还在不在。

计划很简单。就让公正党自我调整吧。况且,他们还有一个安华在,更别说安华的财政部长和副首相的经验了。他一定能够把这个因他的六年牢狱之灾而成立的政党调整好来。而行动党和回教党就要改头换面,丢弃掉拖累他们的华人至上和神权主义的刻板印象的包袱。

这班马来人里,什么出身也有。有的是巫统中坚份子,民运份子,改革主义者,基本上不是你时常在回教堂或政府部门看到的那种马来人。虽然他们也是马来人和回教徒,和普通马来人最大不同的地方是,他们都有一个愿景 – 要看到马来西亚人再也没有种族的标签,大家再也不会因不同的信仰和无法相容而分开。

我今天一大早就起床更新今日大马。干了十个小时后,就出席六点的一个会议,还有接下来的晚餐约会。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二十个小时的疲劳轰炸,我以为我能够上床睡个好觉了。对一个57岁的老人家来说,睡觉是很重要的。

不过看来周公对我却是避而不见。我得到消息,霹雪州政府难产,而且是行动党的错。因此我们才有要为行动党和回教党改头换面的念头。大家又坐下来商讨对策了。

我们的“秘密议程”是培育一群从国阵的败北中得到启发,希望看到所有族群成为唯一的马来西亚族的马来人。国阵是因种族而成立,种族是主要议题,所以国阵就是有关种族。假如种族不再是课题,国阵就自然瓦解。要做到这点,除非行动党不再标榜华人形象,回教党不再标榜神权主义。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我还没有入睡。我也许要干足24个小时的工了。而且,我不写这篇发表出来的话,看来我也是睡不下的。

回教党的问题很简单。我们已经和一些非回教华人谈过他们加入回教党的可能性。我们当然没有和回教党提起这件事,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回教党是否会收容非回教徒。但我们希望他们会,因为这样才能显示回教党不是非回教徒的敌人,对非回教徒也没有危险。

行动党就比较难搞。虽然他们也接受马来党员,因为之前也有马来人任行动党的高职。问题是行动党是否会对马来党员一视同仁呢?讲别人就天下无敌,自己是不是也能够做得到就很难讲了。

回教党有非回教徒的参与,行动党有马来精英的出现,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要有这样的情景出现,应该会费时约两三年。然后在2010年左右,两党分别广收非回教徒和回教徒成为会员,以便应付2012年或2013年的大选。就这么转身一变,回教党和行动党就能转型成真正的多元种族和宗教的政党。连同公正党,马来西亚就有三个“马来西亚人”的党,以供选择。

行动党常说,不管是黑猫白猫,会捉老鼠的就是好猫。他们也说,马来西亚只有一个种族,不要标签谁是马来人,谁是华人,谁是印度人。马来人已经有心理准备接受这些了。至少这班马来人已经有了。他们也准备接受新经济政策的终结,然后以一个真正扶贫助弱的政策来代替。

一个巴掌拍不响。马来人已经准备踏出第一步。但是若行动党总是在后退,这个桥梁永远也建立不起来。分化也就继续存在着。为何总是马来人要牺牲呢?好吧。马来人已经准备牺牲,但别只是马来人牺牲而已。建国并不是一个种族的责任,而是大家的责任。

马来人已经有准备要接受一个华裔州务大臣,即使这个人来自行动党。而且马来人也让殿下去决定大臣的人选,不管他来自哪一个政党。可是只要是来自回教党,行动党就不同意。

行动党说,这是人民的力量。人民就是老板。大选时,行动党就是在喊着这些字眼。2008年大选就是有关人民力量。人民也清楚演示了谁才是老板。可是行动党杯葛霹雳州政府的宣誓礼的这种藐视殿下的举动就是说不尊敬人民的力量,也不承认人民就是老板了。

2008年3月9日星期日

逐鹿问鼎:大马国民,无论你身处何方,谢谢你。

出处:Malaysia Today : The Corridors Of Power : Thank you Malaysians, wherever you are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09-03-08
翻译:ECS283


大马人民,因为你的改变决心,谢谢你!

大马人民,因为你重夺政权,还政于民,谢谢你!

大马人民,因为你归还了大马的未来,谢谢你!

大马人民,因为你相信你的一票能够带来转变,谢谢你!

大马人民,因为你确保了我的子孙能够有所期望,谢谢你!

2008年3月7日星期五

逐鹿问鼎∶为何明天要投票

出处:Malaysia Today : The Corridors Of Power : Why we are voting tomorrow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07-03-08
翻译:ECS283
我们是不可以马上就换政府的。他们作弊都做到酱出面了,反对党是不可能执政的。不过,我们可以落阿都拉的脸,给他被巫统的自己人拉下来。

有这么一个男子,住在吉隆坡郊区的孟沙的上流社会里。孟沙不在马来西亚。孟沙在孟沙独立共和国。她有她独特的生活和文化。如果你想要说服你自己已不处于回教化了的马来西亚,这里就是你的好去处。

其实孟沙也有她回教的一面。在回教的召集祈祷呼唤声中,你可以口尝啤酒,眼看美女短裙。回教徒们全挤在这里唯一的一间回教堂—阿布巴卡西迪(回教第一位哈里发)回教堂做祈祷。

在这个祈祷会里,有这么一个人,从他的阿拉伯长袍和头巾上看的话,有点像奥萨马拉登。这个自以为看起来像穆圣的家伙,就是我们现在已经臭名远播的选举委员会主席—拉昔先生啦。

马来人是从一个人的服装和一天内去回教堂祈祷的次数来判断他是否虔诚。一天内只祈祷一两次是不够的。一个回教徒一天内要祈祷五次。在早上五点那次是显示自己是天堂里的一分子。在回教堂里盘坐着祈祷则标榜自己是好教徒。

拉昔无论如何也不能以他的衣装外表来蒙骗孟沙回教堂的祈祷会。这些出席祈祷会的信徒在背地里都嘲笑他的阿拉伯装扮连天使也看不下去。假如蔡细历在这里无意中出现的话,也许会比他更能得到大家的尊重。我们也许要等到拉昔去世,才能知道回教徒对他的真正看法。因为送棺人的多少就代表着他受尊敬的程度。我想,他的死,应该不会引起交通阻塞吧。

“我们不能够废除邮寄选票。若我们这么做的话,内阁里没有一位部长可以中选。” 在一个反对党代表与他商讨马来西亚的选举系统重整的会谈中,拉昔这么表示。

邮寄选票本来是给那些当年紧急状态时,在森林里剿灭共产党的军人。他们一般都常驻深山野林里达九个月之久。而我们的紧急状态在共产党签了和平条约后就宣布完结,不过邮寄选票制度却保留了下来。

身为选委会之首,整个集会随着他那大言不惭的狂言惊讶不已。至少说点谎话也好,或是假装一下也好。不过他却坦白直言邮寄选票不是为了让军人也能行使公民权力,而是用来确保部长们都能够上位。这番言论,听起来有点像在你面前直接鸟你说:“我操”。

选举委员会的工作不是确保一个自由公平的选举吗?拉昔却否认。他认为他的工作是确保马来人继续保有政治主导地位。这第二个像是在你面前直接鸟你说:“我操”的言论令整个集会马上不欢而散。很明显的,选委会不止操纵选举,偏袒执政党,而且也不会不好意思坦白告诉你,然后叫你滚一边凉快去。

这就是一个看起来像穆圣,躲在教堂里扮“天堂的一分子”的小人。像其它许多良好回教徒一样,他不吃猪肉,不喝白兰地。因为猪肉和白兰地都是haram的,而欺骗2600万个选民,否定他们选择政府的权力就不要紧。因为这是为国家,为大巫民族的伟大任务。他们还可以在回教堂里花几小时洗涤身心,接受上苍的祝福,无论他们犯了多大的罪。

丹州大臣聂阿兹一天也祈祷五次。间中也祈祷多次。他总是在祈祷的时候,关掉灯光。因为他认为祈祷是他的私人行为,和人民无关,所以人民不必为他负担祈祷时的电费。虽然祈祷时用到的电费比一条香烟还少,不过这究竟还是人民的钱。

如今丹州的警方处于两难窘境。大臣和首长都是需要整队的警察和保镖随行的。即使是凯里在仁保竞选时,他是乘搭一架直升机到处飞的。他只不过是首相女婿而已,没有任何官职,也有50多位飚车族随行护主。聂阿兹却拒绝警察的随行,因为人民要负担这笔开销。所以,你可以看到他时常独自在甘榜行走。

“你不可以这样的。你也许会遇到危险。有些人也许要害你。” 丹州总警察长这么说道。

聂阿兹大笑说∶ “有谁要杀一个像我这样的老头?他们能得到什么?”

丹州大臣是一间官邸和官车的。不过,聂阿兹拒绝迁入这间他认为奢华的居家,虽然他的屋子还比我RPK的屋子更寒酸。不过,他还是会在这里招待会见他的嘉宾,因为嘉宾们的舒适比较重要。但他们坚持要他乘坐官车出行,而不要搭巴士上班时,他就坚持用最便宜的老车。这也在他们劝告他便宜老车会常出状况,因此耽误时间,会令来宾误会他也像睡过钟的首相时,他才作罢并考虑使用新车。

这就是管理丹州18年的领袖的人品。即使是流氓也喜欢他。 “只要像我们这样的人也支持的话,老爷子就能当权。” 一位当地的混混这么说道。这些人可以为了一支香烟的钱通过丹州的小斧头会给你的敌人“传递信息”。是啊,丹州是很像旧美国西部,假如这些"快枪手"都支持你,你就不会差到哪里去。这些混混是不祈祷的。他们还是敬爱聂老爷子,而且回教化了的丹州也不阻止他们这些刀口上舔血的人敬爱聂老爷子。

极为相对地,我们的首相阿都拉,自从五年前掌权以来,每两个星期出国一次。他还有一架价值马币2亿元的私人空中巴士,以便可以容纳由朋友,家人和狐党组成,达至100人的随行团。纳税人要负担每一次这样的旅程,等于聂阿兹开灯祈祷1000年,每天五次的电费。

还有30个小时,我们就可以知道谁可以组织政府了。情报局人员觉得反对党应该可以攻下丹,丁,玻,吉和槟五州;雪州和霹州将失去三份二的优势。他们也觉得,最糟情况是霹雳州也许也会被攻陷。

反对党需要75个席位来否定国阵的三份二国会优势。而反对党却很有可能得到90席。这令执政党非常不安。非常时段需要非常手段,而且大选如大战。国阵必须要保住政权,他们会不择手段地去达到这个目标。

超过20万张邮寄选票经已投出。这些军警其实可以用本来的身份证,再投一次。所以,我们可以预测执政党已经有大约50万张票了。
在沙巴有人印刷了一份附上名字,地址和身份证号码,共100万的幽灵选民名单,每份马币2百元。在这里住了超过150年以上的华人和印度人还是二等公民。这些新移民却个个享有宪法赋予的土著特权。

昨天,有许多额外投票箱被发现。在2004年大选,赛阿兹曼医生和拉惹卡玛鲁丁落选,当他们的议席的投票率达到125%以上。在世界上许多国家,投票率可以低到50%,或更少。在马来西亚,通常是75%或更多。超过80%就有点不敢相信了。不过,若是130%的话,也只有在马来西亚还是不能够宣布选举无效。

政府在作弊。政府知道,反对党也知道。大家都知道这些作弊是为了要激怒反对党。

丹州警察已经做好准备。镇暴警察随处可见。在丁州,反对党的海报和旗帜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拆除。他们希望反对党因此游街示威,这样的话,政府就可以采取行动,宣布紧急状态,取消大选,实行军法管制6个月,启动茅草行动2,45个在内安法令名单里的人被捕,全送到甘文丁扣留中心去和兴权会五虎将做伴,不知何年何月方能重见天日。

不过,反对党领袖们都作出要大家稍安勿躁的呼吁。反对党的支持者虽然忍无可忍还是要忍。这的确是大马史上最肮脏的大选,不过还是要成为大马史上最和平的大选。

也许在丹丁会发生冲突,而且也是只有马来人和马来人的冲突。不过,在下一个24小时,任何的暴力事件会吓死那些华人赶快投国阵,坏了反对党的五州沦陷,否定三份二优势的大计。

马来人从来没有这么死忍过。马来人也从来没有这么沉着过。他们都是很容易爆发的。不过,报复和暴力不是马来人的议程。马来人议程是攻占五州,否定三份二。这个目标不是痴人说梦,而且也触手可及。

但这个目标绝不要通过流血来达到。流血只会带来反效果。这个目标需要华人和印度人的支持。流血只会吓死这些人,然后遗弃反对党。

马来人不是蠢的。他们知道只靠马来人不能带来改变。他们需要华人和印度人的助力。所以,马来人要确保没有任何事情会吓死华人和印度人,以免坏了从去年起就建立起来的精诚团结。

国大党已经大登广告告诉印度人假如他们不投选国大党的话,他们将会付出代价。这不是威胁,这是个承诺。但是,国大党在以往已经做过很多承诺。在二十年前,他们因为马币1亿1000万元的诺言而耐心等待。二十年前的1亿1000万到了今天是本来的五倍。不过,这个诺言始终没有兑现。这些钱都到了国大党领袖的袋子里,然后印度人比20年前更加穷。

兴权会的确是因兴都庙的拆除而引发的。那只不过是触机,不是起因。兴权会的起因是因为印度人从1850年来到这个国家时就被不公平对待。不过,兴权会再也不关印度人的事了,现在它是马来西亚人的运动。这令政府感到惧怕。

所以他们告诉丹丁州的马来人说兴权会是危险分子,是大兴都人主义,还有和斯里兰卡淡米尔之虎有关联。总之,兴权会是来杀马来人的。

不幸的是,并不是所有的马来人都上网,特别是那些乡下人。所以很多人对这个“揭发”感到不安。甚至有的人担心会不会有自爆式的兴都人炸掉在回教堂祈祷的信徒。这使到丹丁州的马来人很为难。他们是否在支持一个支持兴都恐怖分子的反对党呢?

执政党这一招的确妙。不过也很危险。虽然他们成功团结马来票,却加深了回教徒和印度人之间的鸿沟。难道选举的成功还要比种族和宗教的稳定来的重要吗?看起来对巫统确是如此。

马来反对派领袖一定要出奶力说服这里的马来人,印度人不是敌人,而是兄弟。真正的敌人是那些分族而治之的当权者。

彭亨是安全州,所以,副首相纳吉将会以马来英雄的形象出现,在竞选议席中以大多数票胜出。阿都拉就不同命水了。槟城预期会沦陷,不过他的国会选区应该能够以2,500的多数票胜出。

这次的选举其实对巫统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只不过是另一场更重要的大战—今年八月举行的巫统大会选举的试炼场。假如阿都拉险胜兼不只失去槟州,纳吉就会出招拉阿都拉下台。要做这件事,纳吉需要一个助手。而这个人就是姑里了。姑里已经70了,最多也再玩多一届。所以纳吉要在巫统大会上坐正的话,姑里的助力是不可少的。

老马不想阿都拉再做下去。他不管是谁或如何去做到这点。老马是准备好要支持姑里挑战阿都拉的。姑里在做了一届人物之后,就可以传位给纳吉。就如他当初对阿都拉的盘算那样。

所以,2008大选不是有关成立新政府,而是有关阿都拉能否继续在位,和谁将会替代他。巫统也想赶阿都拉走,不是因为他弱或贪污。而是他们都知道只要阿都拉在的一天,巫统很快就会给他玩到沉。他们可不想这条大船这么快沉。

因此在巫统内部,有很多人都在打算盘扯阿都拉的后腿。甚至有一些人期望一些州属沦陷,反对党得到还不能否定三份二优势的60个国席,让阿都拉脸上无光,给他知道是时候要下台。

老马的儿子则会在尤伦落选。这只不过是逼到老马不得不支持“倒阿”。因为假如老马儿子胜出的话,老马也许会投鼠忌器。另一方面,就算老马儿子真的胜出了,他们还可以用他来对付凯里,安排他挑战巫青团团长职位。

凯里自然是会胜的。如果这时老马的儿子输了,老马就更加义无反顾。除此之外,更多没有基层支持的阿都拉人马将会在选举胜出。这些人的胜出更加导致那些无法出战,落选却有强大基层力量的人马大力倒阿。在同样的时候,中止他首相的职位。

选民必须明白,反对党最多能够攻陷五州,否定三份二优势。国阵还是能够执政,阿都拉还是首相。不过阿都拉的位子就坐不久了,因为巫统不会要一个不受选民欢迎的跛脚鸭子来当他们的领导。

只有2,500个马来西亚人,也就是巫统大会代表,可以决定谁可以成为巫统主席。我们1000万选民可以帮助这2,500个巫统大会代表拉首相下台,所以明天我们一定要去投票。

我们是不可以马上就换政府的。他们作弊都做到酱出面了,反对党是不可能执政的。不过,我们可以落阿都拉的脸,给他被巫统的自己人拉下来。

所以,这是2008年大选最重要的事—帮助巫统换掉首相。假如执政党如上届般大胜,巫统就很难拉阿都拉下台了。所以,不要带着要让反对党执政的心情去投票。虽然他们若真能够胜的话,当然是最好的,最理想的。反对党执政只能够当作是额外花红。我们的目的是要拉阿都拉下台。在选委会的作弊之下,头奖一般是没有希望的。不过,我们一定要中二奖—给阿都拉下台。

毫不留情:巫统马来人愚蠢,行动党华人笨蛋

出处:Malaysia Today : No Hold Barred : Melayu Umno dan Cina DAP bodoh
作者:拉惹博特拉
发表日期∶06-03-2008
翻译:ECS283
国父东姑在1988年拒绝加入新巫统,敦胡先翁也是如此。他们不想和新巫统有纠葛,死时也不当新巫统的鬼。

政府说:“巫统马来人愚蠢!”

那不是我说的,是政府说的。因为巫统马来人愚蠢,所以涂手指免重投的措施就取消了。

政府已经花了几百万从印度进口这些墨水。看来有些人也进口同样的墨水,以致政府不得不取消这个措施。这是因为这些人准备陷害巫统马来人,从中阻止他们投票。.

根据政府的说法,这些人进口这些墨水,并准备告诉政府的支持者,也就是巫统马来人,必须先涂上墨水,才能去投票。不过,到了现场他们就会因为手指被涂了印度墨水,而无法投票。

当然,那些比较“醒”的反对党支持者就不会上这个当,只有比较蠢的执政党支持者才会。所以,反对党支持者就可以投票,执政党支持者就不行了。

看来政府对他们自己的支持者一点信心也没有。政府觉得他们的支持者都是有够蠢到上这个当。而反对党的支持者却聪明得不会上这个当。这样的话,政府就会败选了。因为他们的支持者都不能够投票。

政府觉得华人和印度人票会流向反对党。许多马来人票也一样。所以,政府急需更多的马来票,特别是郊区的。不过,支持反对党的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就不会上这个当,只有支持政府的马来人就会。因此,政府只好取消印度墨水措施,以免得票惨遭陷害而减少。

由于我不是支持政府的马来人,所以我就不会因为政府认为支持他们的马来人是愚蠢的看法而觉得有说冒犯。有的马来人希望政府撤销我的公民权,因为我时常批评政府。对他们来说,批评政府就是背叛马来民族的人。就是这样的啦,你不支持巫统,就是“巫奸”。

若是他们要撤销我的公民权的话,我是没有问题的。他们假如要一并撤销我的“马来权”,我都是这样讲。由于马来人也是回教徒,他们若要撤销我的“回教权”也是无所谓。这样的话,当政府承认巫统马来人愚蠢的时候,就不会驼衰到我了。乐观看来,虽然自己的公民权,马来权,回教权都不在了,至少我的“愚蠢权”也会自动消失。

老马也许会同意政府的说法。因为几个月前,老马说马来人的问题就是--即使是一块木头,只要是国阵的候选人,选民就会选他。

老马也曾说,马来人是很情绪化又不现实的,而华人就很实际。老马叹息为何马来人不能像华人那样呢?

老马也曾说,马来人是善忘的。老马如今也许已经知道了。

老马还曾说过,当他还是个首相时,马来人会前仆后继地冲上来亲吻他的手。现在,这些人都害怕见到他,连他的电话都不接。假如这不是马来人善忘的最佳例子,我就不懂什么才是了。

老马最近还遇到另一个马来人善忘的例子。就是当巫统反对他儿子出战浮罗交怡的时候。要知道,若没有老马,就没有浮罗交怡。浮罗交怡有今天,老马功不可没。可是今天,老马儿子却在这里不受欢迎,反而被派到尤伦参选。不过,他不是派到尤伦来胜选的,反而是来这里当炮灰。老马啊,老马,巫统马来人是善忘的。不过,我不是巫统马来人,所以我记得。而现在,巫统马来人又变成愚蠢了。

我昨天去了槟城。在那里有许多演讲在举办。警察发出了演讲准证给主办人,条件是我不能开口演讲。不止是我,哈里斯和刘天球也不能。不过我还是在Jalan Raja Uda那边发表了我的演讲。我其实也在等着警察来喊我:“喂!你以为这是你阿公的路啊?”因为我一定会答:“是咯。我阿公就是Raja Uda!”

如老马所说,马来人是善忘的。我阿公在独立后就当了第一任槟州元首,一当就当了15年。50年过后,他的孙却不准在槟城演讲。

无论如何,我阿公始终没有加入巫统。我家族里没有人曾这么做。我老爸支持他认为是第一个属于全民的政党--民政党,还在1969年大选里头了他们一票。

国父东姑在1988年拒绝加入新巫统,敦胡先翁也是如此。他们不想和新巫统有纠葛,死时也不当新巫统的鬼。他们认为新巫统已经不是以往的巫统。他们都是伟大的领袖,他们却弃新巫统不顾。我宁愿步上这些伟人的后尘,也不愿支持表示巫统马来人愚蠢,然后取消印度墨水措施的政党。

说真的,取消印度墨水不是因为巫统马来人愚蠢。我认识很多巫统马来人,也很尊重他们。巫统里也不全是酒囊饭袋,奸诈小人,就像也不是所有的反对党的都是正人君子。在任何社群里面,总是有的好,有的坏。我们不应该根据一个人的种族,宗教或党派来标签他们的好坏,而是要看他们的人品行为。

国阵是越来越坐立难安了。根据情报人员的报告,吉兰丹,丁加奴,玻璃市,吉打和槟城将会沦陷。即使是从未失守的柔佛,至少会输掉十席以上。在一年前,没有人会预料到会这样。总结起来,至少反对党能够在国会里得近90个席位,能够否决国阵的三份二优势。

国阵的华人票和印度票已经是大势已去。如今他们只能够拼马来票。相信在这两天,在马来圈子里制造权益和宗教受到威胁的课题是必然的手法,以达到团结马来票的目的。

今天晚上,副首相将会揭发回教党和行动党之间的秘密协议。他们希望华人会因为回教党而舍弃行动党。因为回教党当权的话,会砍掉人的手。纳吉已经把回教归类为“砍手”的。对他来说,他的回教就只会砍手。

是不是所有的华人都是银行强盗?是不是当回教党当权的话,我们就会看到所有在马来西亚的华人都失去双手了?是不是华人都承认了他们都是不老实的种族,所以他们在死的时候都没有手呢?我希望华人并不是如此的笨,而很清楚地知道如果有人的手被砍的话,那应该是那些贪赃枉法的大官们。假如我是华人的话,我更会投回教党一票,让他们当权,看一看他们如何砍掉那些贪官的手。

无论如何,回教党只参选60个国会议席,这样是赢取不到需要150个之多,才能执政的议席。这样他们才能修宪,修了宪后,才能开始砍贪官和强盗的手。

政府已经表示巫统马来人是愚蠢的。我不想在三月八日过后,开始鸟“行动党华人笨蛋”。我希望华人会去读一读回教党的声明,说他们不再推行回教国的议程。即使他们在国会议席里全胜,他们也办不到这件事,更别说他们是否能够全胜了。

纳吉说,华人应该拒绝行动党,因为行动党和回教党合作,而回教党支持回教国。纳吉还说他自己也不支持回教国。纳吉还告诉马来人要拒绝回教党,因为回教党和行动党合作,而行动党支持世俗国,而他自己也不支持世俗国。

纳吉告诉华人他不支持回教国,然后告诉马来人他不支持世俗国,那他到底支持什么国呢?这就要看他是对谁说话了。在华人面前,他就鸟回教国;在马来人面前,他就鸟世俗国。纳吉也是知道巫统马来人愚蠢,以为行动党华人笨蛋,然后他自己最叻最醒。

投票日越来越近了,请在这两天预期更多吧。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为了不失去五州政权,还有90个国席,他们已经是走投无路,什么都会豁出去的了。不过,全部的马来人和华人就不要再变成笨蛋傻瓜了。印度人都已经开眼了,你们还要闭上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