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5日星期三

逐鹿问鼎:一场成熟度的训练

无论结果会是如何,英国大选展示出选民的成熟度,这无关种族或宗教或特权,这是关于政党的政策之间的竞争,同时也关系到哪个政党能够成为更好的政府。








我不知道有多少大马人有在追踪在这周四举行英国大选和地方议会选举的助跑情况,许多人预期这次将会是有史以来最有趣的大选,同时他们也预期这次的竞争将非常激烈,并可能会在最终形成『无多数国会』※。
※『无多数国会』(hung parliament),英国议会术语,表示无任何党派占明显多数的议会。

两个最主要的竞争者当然就是工党和保守党了,而自由民主党可能会出现成为造王者(点击继续阅读),你也可以阅读以下两篇来自《时代在线》(Times Online)的报道,那就大概能总结出在英国时间周四晚上即将发生的结果了。

在英国大选中,最令人感到有趣的是在分别的一个星期内进行的三场现场辩论会,其中,工党、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的领袖将能对他们的政策——基本上是他们的使命和展望——进行辩论,以让选民们明白各政党的立场。

你可否想象一下?在马来西亚电视台上进行三场现场辩论,在问答环节中让纳吉.敦拉萨和安华.伊布拉欣回答问题,以让选民能够自己决定哪个联盟——国民阵线或人民联盟——有较好的政策?

这场辩论会将无关啤酒问题、潜艇事件、蒙古模特儿或鸡奸案等等的,而是有关在接下来的五年内应该如何管理这个国家,而你不能在这些辩论会中胡说八道,因为过后将进行问卷调查,政治分析家将会给予他们的看法,因此,如果你企图在选民面前车大炮就必须自食其果了,你不能在吹牛后逃之夭夭。

接下来,英国大选的另一新颖之处是,选民在大选前的两周内仍旧可以注册为选民,你不需要像在马来西亚那样,需要用上一年。还有就是,当你注册后,你就可以马上在你最靠近的投票中心投票,而你不能作弊,因为选举通知单会被寄去你所注册的地址,也即是你居住的地方。

你可以选择自行到投票中心投票,或是你可以通过邮寄投票,那是你的选择。没人会去担心幽灵选民或担心他们的邮寄选票会被中途挟持并被调包,因为这种事不会在英国发生,而不像在马来西亚那样的司空见惯。

好啦!人民要如何决定要投选哪个政党呢?现在而言,这是个问题,许多人其实还没有下决定,也还没做好打算。

一些工党支持者(甚至是党员)将会在这次投给保守党,这样他们才能在工党执政十三年后,试试一下新政府。

有些人打算投给自由民主党,以让两个主要政党(工党和保守党)能被『无多数国会』所『卡住』,这样就能让第三政党扮演造王者的角色——也即是说,那将不会有真正的『老板』,因为没有一个政党有能力自行组织一个政府。

无论结果会是如何,英国大选展示出选民的成熟度,这无关种族或宗教或特权,这是关于政党的政策之间的竞争,同时也关系到哪个政党能够成为更好的政府。

实际上工党的支持者想要投给『反对党』,这样他们就能在同一个政府执政十三年后看到(另一个)一个新政府的替换,这是我最喜欢的部分。如果新政府表现不好,下届大选就回到工党执政,而即使如果新政府表现不赖,而他们想尝试新东西,只是为了这个理由,两、三届大选后还是要回到工党。

我知道…… 我想要这些都发生在马来西亚是个理想主义上的想法,至少这不会发生在我们这一代,可是这不就是我的『斗争』(perjuangan)的全部意义吗?看到两个同等强大的政党的出现,好让我们每两、三届大选进行轮流替换,而一个『第三势力』可以扮演造王者的角色,对两者进行平衡,以让他们知道他们不能在没有第三势力的协助下执政。


我知道梦想和现实是不同的,然而那不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而这个梦想需要时间实现,可是人类没有梦想,他还剩下什么呢?一个人没了梦想即是个活死人,因此我继续梦想(A person without a dream is a person who has stopped living. So I continue to dream. )而我的梦想是有一天,马来西亚将会有很大百分比的成熟选民,他们会基于明确的理由,而不是随着情绪,和抱着缅怀过去光辉岁月的心情而选择出他们的政府。

×××××××××××××××××

政府选举和我们的专家对选举成绩的预测

【时代星期刊】对这三个主要政党而言,周四晚上的胜利和灾难将差距甚小。

此时,大卫.卡麦隆(David Cameron)正迈向担任首相之路,可是届时却将会是一个弱势保守党政府的领导人,工党会赢获比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两倍以上的票数,从而避免成为三党中得票最少者。

尽管如此,只要在竞选运动的最后一日中很少的票源转移,保守党就能获得他们所需的326席成就大多数议席,或是,想当然尔,让工党成为最大政党。

公众的态度看来相当稳定,《您个政府》民调(YouGov)在过去十一天所做的民调显示出托利党(Tories,註:目前的英国保守党源自于托利党,因此目前英国人还是使用此昵称)的支持率居于 34%正负1%,而工党的支持率是28%正负1%。自民党的支持率变动幅度较大,可是不会像在首轮电视辩论后他们所获得那飙升10点的支持率那样。

最后一刻的票源转移的展望会是如何?四十年前,选战最后几天被证明是决定性的,可是至此以后不再发生。当年,在最后一刻获得选民的倒向,爱德华.希思(Edward Heath)领导的保守党终于将哈洛.威尔逊领导的工党驱逐出内阁,在选举日之前的那个星期日,英国在世界杯中出局,以及在星期一的出乎意料的股市下跌。

在这次,显著的迹象说明了保守党将会强大起来,而工党将会更加的脆弱。今天的民调也显示出,戈登.布朗(Gordon Brown)的排名在最后回合的电视辩论后逐渐下滑,而阿什克罗夫特勋爵(Lord Ashcroft)的金援将会给保守党在投票中更大的胜算。

因此,我的预测是保守党将最终会获得36%选票和300席,工党将获得27%和230席,自民党则会获得27%却只得90席。

×××××××××××××××××

结局将很可能是无多数政府

时代日报星期刊.点评分析

地方议会补选成绩证明了全国民调的发现
此届全国大选最可能产生无多数议席国会

这些数字显示出在全国,保守党将获得36%选票,工党获得27%,以及自民党也将获得27%选票。这个数字是基于过去三个月34个地方议会选举的投选成绩中四万张选票所得出的分析,票数经过加权,尤其是根据最近的投票做出对全国投票数的预测。

在二〇一〇年全国大选将和以往不同,各党领袖展开的辩论,推高了自民党所获的全国支持率,很大可能使当前自民党的支持率上升一个百分点。对投给工党的选民,建议做出调高一个百分点的类似调整。尽管这些选民不愿在最近几个月的地方补选出来投票,但他们很可能会在一场竞争激烈的大选出来投票。保守党的支持率始终维持均衡,没有调正的必要。

根据全国选票分布预测,保守党是36%,工党和自民党各得28%。

地方议会选举成绩分析也提出,阿什克罗夫特勋爵(Lord Ashcroft)以票数差距不大的议席作为目标的策略是有效的,而这次按惯例选民吹反风的假设可能低估了保守党的得票率。

因此,最终的席位预测是,保守党299席,不足以获得大多数议席,工党237席,而尾随的是民主党83席。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An exercise in maturity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4-05-2010
翻译∶西西留

2 条评论:

hoss 说...

因为紧接着投票进行后→因为过后将进行问卷调查

埃舍·克里夫(Lord Ashcroft)→阿什克罗夫特勋爵

自民党则会获得27%和90席。→自民党则会获得27%却只得90席。

这些传票举足轻重,在加上那些最近投选的票数,将能进一步估算出全国选票的分配。→票数经过加权,尤其是根据最近的投票做出对全国投票数的预测。

在领导层的辩论中,将促使自民党的全国性支持率上扬,很大可能会令名前自民党的支持率中再加上一个百分点。→各党领袖展开的辩论,推高了自民党所获的全国支持率,很大可能使当前自民党的支持率上升一个百分点。

一个一个百分点的调升可建议加在工党支持者身上,尽管他们在过去数月的地方议会补选中投票率不佳,很可能他们会在大选将近时做最后冲刺。→对投给工党的选民,建议做出调高一个百分点的类似调整。尽管这些选民不愿在最近几个月的地方补选出来投票,但他们很可能会在一场竞争激烈的大选出来投票。

埃舍.克里夫(Lord Ashcroft)的策略是对准游离票,这招是有效的,而这个标准的摆动假设也也许被低估了,因此保守党可以从中获利。→阿什克罗夫特勋爵以票数差距不大的议席作为目标的策略是有效的,而这次按惯例选民吹反风的假设可能低估了保守党的得票率。

CC Liew 说...

修改完毕,谢谢h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