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8日星期五

毫不留情: 做我所讲的,别做我所做的

马哈迪医生抨击马来西亚政府,指马来西亚不民主、马来西亚不允许公民自由发言、马来西亚是个警察国、首相及其家人贪污、马来西亚是新加坡的工具以及对南方的那个『红点』磕太多头等等。

马来西亚的汽油价格很快就会看涨。

马来西亚将会在明年成为燃油净入口国。

如果持续津贴的话马来西亚可能会在9年内破产。

97% 的津贴都是以全面性为基础,因此一些不应享有津贴的人也享有了。

安华承认在2008年3月的第十二届全国大选中派遣『巫统』候选人。

国大党指责巫统是企图推翻三美的幕后黑手。

太子贸易中心取消了假该处举行的倒三美集会。

巫青团指责国大青年团无礼。

国大党威胁要脱离国阵。

依布拉欣阿里、大马土著权威组织 (PERKASA)及马哈迪医生指示,不可反对授予陈志远的赌球执照。

是的,这些都是今天的头条及主要新闻。都是令人非常沮丧的新闻,可是我要谈的不是那些课题,让我们来谈论其他事情。

首先,私家侦探巴拉(PI Balasubramaniam)的律师正安排在2010年7月5日星期三及2010年7月6日星期四抵达伦敦,当然巴拉也会与他同往。

巴拉的律师已经通过电子邮件通知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 ,巴拉准备针对他的两份法定宣誓书,以及在第二天发表的第二份宣誓书与第一份宣誓书发生矛盾的背后原因录取口供 。

律师也知会反贪会,他们(律师们)必须全程参与录供的过程,同时为整个过程进行录影 。此外,他们不同意根据官方机密法禁止或封锁录供过程中巴拉将透露的内容,因为这些都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也不会与他早前发布的三部录影中所言有所不同。(请观看以下录影链接)

马来西亚政治部已经派出人员前往位于伦敦伦斯特花园(Leinster Gardens)37号的假日酒店(Holiday Villa)检查。这是我在武吉安曼的『深喉咙』告诉我的,我的『深喉咙』迄今仍未失手过。

政治部的官员检查会议室,打算找出放置录音器材(俗称为『窃听器』)的位置,以便能够为巴拉的整个录供过程进行秘密录音,他们也打算窃听该会议室,所有在会议室内的进行谈论都会被录音。

也许你可能不知道,假日酒店的老板是马来西亚人——所以他们除了配合武吉安曼以外肯定别无选择。

巴拉的律师并没有被这一幕唬到,他们已经通过某人接洽假日酒店,商讨预订酒店会议室一事。马来西亚政府将支付所有费用,包括巴拉及三名律师的飞机票,住宿及膳食等费用——这当然比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刊登两页彩色广告便宜得多。

不幸的是,反贪委仍未回复巴拉律师们的电邮,也许他们担心最近有关马来西亚将在9年后破产的新闻,所以在考虑是否有能力负担巴拉在伦敦录供的费用。

好!如果他们要巴拉发言就要付出代价,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因此也不会有免费的录供。

好了,下一个课题。马哈迪医生认为三美应该在人们开始憎恨他之前下台,我记得敦马在2003年10月31日决定从首相一职退休时说过类似的话。敦马指出他的母亲劝告他说要在撑得太饱之前停止进食,所以他决定在2003年10月31日『停止进食』,把国家交给敦阿都拉巴达维。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不喜欢我谈论马哈迪医生,特别是当我提到他正面的事情时。你看,没有人是完美的,每个人都有好的和坏的一面……好吧!可能除了我以为,甚至安华也有他不好的一面……他已经承认他在第十二届大选中选错候选人了。

在这个课题上,安华解释说他在2008年3月遴选候选人时面对极大的困难,导致他不得不选用比较不理想的候选人,主要问题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在2008年3月的大选中上阵,所以他被逼选用『巫统』候选人。

无论如何,我们希望能够协助安华在下一届大选解决这个问题,当你在阅读这篇文章时我们已经在确认下届大选可能上阵的人选了。他们极有可能是民间社会运动的活跃份子,他们未必是政治家或党员。

这还要看民联(公正党、行动党及回教党)的三个成员党是否接受或拒绝这些有潜能的候选人,然而至少他们不会指责我们只会批评他们,而不协助他们改善状况,至少你可以保证不会再看到像上次的那些『青蛙』们。

再回到马哈迪医生所讲的,我记得我在维多利亚学院(Victoria Institution)时,抓到我抽烟的老师点燃一根烟对我说,他相信抽烟的害处,然后把一口烟吹向我的脸。

当他发现我瞪着他的香烟傻笑时,他反驳我说,「做我所讲的,别做我所做的!」

我显露一脸茫然的表情,这表情代表了千言万语——这就是我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期间,当他们问到我不想回答的问题是,我经常给政治部官员做出『沉默是金』的反应 。

当老师发现『善导』对我无效时,他递了一根烟给我,我们一起坐在学校的食堂吞咽吐雾。学校的巡查员则非常懊恼的认为我应该被严刑抽打而非获赏一根烟。

是的!马哈迪医生在某程度上是我的模仿对象(抱歉,各位),当《今日大马》在世纪乐园俱乐部(Kelab Century Paradise)举办那场如今家喻户晓的对话中,指马来西亚不民主、马来西亚不允许公民自由发言、马来西亚是个警察国、首相及其家人贪污、马来西亚是新加坡的工具以及对南方的那个『红点』磕太多头等等。

是的!我也说过类似的话,马哈迪医生就是教我讲这些话的人。

如果我因为讲过这些话而成为罪犯或国家的叛徒,那也只有怪马哈迪医生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巴拉的三部录影短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XX0l1V_Ms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ZdiTk4840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tVzHDuyzyE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Do what I say, not do what I do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7-05-2010
翻译∶四月

6 条评论:

小虾子 说...

嘿,今天轮到四月侠女来这里看场,虾子来这里陪你蹲!来我们也来一根吧!

四月 说...

来一杯还可以,来一根就不行鸟。叫西大人来一根吧,他大概来一包也没问题滴。

小虾子 说...

不行啦,半杯都爬不起来鸟,还是来一根吧,不要假假,两三根也可以的,偶是说Julie 巧克力curut饼干啦!

CC Liew 说...

回四月:一般都是一条条的,一包已经不再我们的概念中。

回虾子:传统上还是喜欢上面有糖花的,用来拜神的那种。

CC Liew 说...

修改了几个错字和……标点符号(虽然偶知道四月的标点符号在学校拿100分,还是习惯性的改一点点意思意思一下……)

四月 说...

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