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8日星期六

毫不留情:你终于说话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取消《官方机密法令》(Official Secrets Act),并以《资讯自由法令》(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取而代之的原因 -- 那么贪污才不会被包庇在『机密』的盖章之下。

今天,我想谈谈以下两则新闻。

这是我一直想说的,我们需要一个较高的最低工资,以及一个《资讯自由法令》。

目前政府能够很方便的为所谓『敏感』文件盖上『机密』盖章,这意味着如果你拥有这些文件,你可能会因此而被捕入狱。

好吧,我明白如果涉及国防或国家安全课题,让这些文件保密没有问题。可是如果只透露那些有关军队购买鱼肉、鸡肉及美极面等的资讯,是没有任何性命威胁成分的。

然而,政府大多数时候也对这些资讯保密,因为军队是以你在市面上买到的价格的许多倍来购买这些食品。

换言之,这些资讯被保密的原因是政府要隐瞒军队购买军粮有涉及贪污的事实,而纳税人的钱就这样被榨干了。

这就是为什么不会威胁到国防或国家安全的非敏感资讯也被盖上『机密』盖章,不肯公开的原因,任何拥有这些文件的人士都会被监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取消《官方机密法令》,并以《资讯自由法令》取而代之 - 那么,腐败才不会被保护在『机密』的盖章之下。

下一个项目是所有员工的最低工资。 在1999年,我们要求政府将最低工资制定在1300 -1500令吉之间。现在,我们所要求最低工资应该定在大约1800 -2000令吉左右。

兴权会/人权党(HRP, Human Rights Party)昨天要求将最低工资定在1300令吉,这是我们11年前建议的数目,无论如何,1300令吉、1500令吉、1800令吉等都不是主要的问题。问题是我们必须有一个不仅仅是数百令吉的最低工资。

我可以说兴权会/人权党和我在这个课题上拥有相同的看法,稍微不同意的是他们的声明:『…...我们呼吁巫统领导的一个马来西亚政府通过立法将所有工人,特别是印裔工人的最低工资设定为每月1300令吉………』

为什么我们要特别强调『印裔工人』呢?该声明其实可以写成『将所有工人的最低工资设定为每月1300令吉』,只要你是工人 – 不管是印度人、华人、马来人、爪哇人(Javanese) 、 巴爪人(Bajau)、伊班人(Iban)、本南人(Penan)、达雅人(Dayak)、马兰诺人(Melanau)或原住民等 – 都应该给他们一个最低工资,即每月最低1300令吉。

不,我并不是想要炒这个课题,我不是在抨击兴权会/人权党,说他们是沙文主义,我想要强调的是一些小细节,如他们没有在『将所有工人的最低工资设定为每月1300令吉』就结束,反而添加了『特别是印裔工人』,把斗争的目标冲淡了。

这个呼吁很好,过去10年我也一直在重复同样的事情,而且是早在兴权会/人权党诞生之前。可是我希望这是给予全体马来西亚人,我没有说『特别是马来人』 – 尤其是在这一课题上或任何特别的人士。

事实上我很清楚兴权会/人权党的斗争目标,我也全心全意支持他们的斗争,然而我们是否可以为全体马来西亚人斗争,而不是只为单一族群?

这就是我一直想传达给印裔同志的,贫穷不分种族,因此消除贫困的斗争不应该与种族挂钩。

*************************************************

昨天是为了纪念马来西亚劳工,特别是印裔劳工的牺牲与贡献的劳动节,当初这些人赤手空拳建设铁路、公路、桥梁 ,在橡胶芭内工作等,造就了今天的马来西亚,一个富裕繁荣并拥有全世界最高的双峰塔的国家。这就是为何巫统在马来西亚53年的历史内,大部分时间都委任一位印裔劳工部长,为巫统执行印裔工头的任务,目前的劳工部长是苏巴马廉(Dr.Subramaniam)。同样的,在其他州属如吉打、槟城、霹雳、雪兰莪、柔佛及森美兰的行政议员职位亦然。

有关劳工的职责向来都是由印度人担任,目前的公正党、行动党及回教党执政的州政府比如吉打、槟城、雪兰莪以及之前的霹雳州也是这样(似乎他们没有资格担任其他高级行政议会的职责)。

我们协助建立这个城市,我们也协助这个国家的建立。

然而在独立了53年后的今天,印度人尚未得到应有的最低工资。

在2007年7月12日,我们呈交给首相阿都拉18项诉求的第16项要求每月的最低工资为1千令吉。

如果每年有1百令吉的一个月工资加薪的话,那么3年后的2010年就应该是每年1300令吉了。

然而劳工部长表示(即选择性的)将在新经济模式(NEM,New Economic Model)下提出建议,设定最低工资予电子产品、纺织品、手套及家具行业等特定领域。(2010年5月2日《新海峡时报》第8页)

为什么?因为绝大多数的受益人将是马来穆斯林?

而这位巫统领导下的印裔工头劳工部长似乎永远都在『研究』最低工资的建议书,即使已经独立了53年(2010年5月2日《星报》第5页)。

我们记录了金马伦高原的园丘工人每天收入仅13令吉(每月收入大约260令吉),过着奴隶一般的生活,甚至比每天赚取18令吉的孟加拉劳工还要低廉。

印裔洗碗工人(根据我们2月份的视频)只赚取区区每月350令吉的收入。

经过50年的斗争,园丘工人的工资已经在2006年左右被设定为每月350令吉,这『侮辱性』的每月工资简直就是现代奴隶制。

在这2010年的劳动节, 我们呼吁巫统领导的一个马来西亚政府从2010年5月1日起通过立法将所有工人,特别是印裔工人的最低工资设定为每月1300令吉,并且将这个起算日追溯至更早的日期同时把所有工资追回。

乌达雅古玛

兴权会/人权党

*************************************************

雪兰莪将向《资讯自由法令》迈进

【自由今日大马】为了支持新闻自由,雪兰莪政府将把几份被纳入《官方机密法令》的州政府文件重新归类。

为了配合今天的『世界新闻自由日』,州务大臣卡立(Khalid Ibrahim)指出,在“州务大臣的权限下”已经开始着手将一些文件重新归类(解密)。

这将让人民能够直接得到州政府所处理的事务的真正讯息。

「为了支持新闻自由,州政府将向《资讯自由法令》迈进。」

「直至目前,一些被纳入机密法令的文件已经在州务大臣的权限范围内被重新归类,以确保人民能够直接得到州政府所处理的事务的真正讯息。」他在声明中表示。

世界各地在5月3日这一天庆祝国际新闻自由日。

无国界记者的国际组织在他们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在 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已经之前的44.25跌至目前的39.50到。(0.00分为排名最好,100为最差)。马来西亚比津巴布韦和尼日利亚领先2分。

「在马来西亚,我们知道媒体都在联邦政府的掌控中,最新的案例是NTV7的制作人黄义忠被迫辞职一事。」

「我们也知道有一些媒体面对压力,也有记者未经审判即被关押的记录。

更糟糕的是,一些与贪污有关的文件已被盖上官方机密的盖章,无法被处理。」他说。

卡立也指出,这些惯例唯有通过政治意愿将之改变,民联州政府管辖之下的州属将确保这一切。

「雪兰莪州政府相信,自由的媒体将能够协助政府改进并支持它迈向一个公平、具透明度及负责任的州政府管理层。」卡立指出。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 Now you're talking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3-05-2010
翻译∶四月

2 条评论:

hoss 说...

这是我们11年轻建议的数目:轻→前

这就是为和巫统在马来西亚53年的历史内:和→何

将一些文件重新归来的步骤已经在『州务大臣的指示下』展开→在“州务大臣的权限下”已经开始着手将一些文件重新归类(解密)。

也有记者未经审判既被关押的记录:既→即

CC Liew 说...

谢谢hoss,已经修改。

可否下次直接电邮ccliew.blog@gmail.com,把整篇文章校对后放上红色。这样我们就无需一句一句的对照,同时也方便我们在忙碌时(最近大家都很忙)可以直接 cut and paste了事。

请hoss大大接纳此方案,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