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1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奴隶制度的概念

马来人和其他种族必须先突破禁锢他们的思想奴役,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经济奴役中获得突破。无论如何,我可以意识到,马来人的思想和经济上的奴役远远的被抛在后头,我无法在有生之年见到任何改变,在还未获得改善前,也许会变得更糟。





描绘马来人经济议程

【只有今日大马】今天在布特拉太子贸易中心,一群来自一百个马来非政府组织的五百名代表对新经济模式(New Economic Model,NEM)为马来人绘制一套马来人的经济议程。

这次大会的主题是《加强土著经济》,以针对国家经济发展中对马来人和土著利益的保护。

他们的目标是为了确保马来人和土著将不会在新经济模式中落后。

新经济模式在上个月由首相纳吉敦拉萨所推出,要求自由化经济,以及搁置马来人在过去享有的新经济政策(New Economic Policy ,NEP)。

新经济模式也意图平衡所有大马人的机会,铲除贫穷。

这些马来非政府组织附属于一个称为马来人咨询理事会(Malay Consultative Council,MCC)的组织,它也是由马来人右翼压力组织『马来人权益组织』博卡射(Perkasa)带头。

马来人咨询理事会要求政府继续分配新经济政策下的马来人所享有的特权,以便他们可以与其他种族竞争。

在纳吉出席今晚的大会闭幕礼时,马来人咨询理事会将呈交他们的方案于纳吉。

××××××××××××××××××××××

在以前,较强大的部落会攻击较弱小的部落,把那些还活着的人当成奴隶(同时仍有那些尸体暴露荒野,成为狗和秃鹰的食物)。后来,部落变成国家,那些较强大的国家攻击较弱小的国家,把这些人民当成是奴隶。

当然,有时会有一些领袖,像斯巴达克斯(Spartacus)、摩西等等的,出现领导他们的人民逃出奴役制度,或是像林肯(Abraham Lincoln)那样,发动运动结束奴役制度。

可是至理名言从来不变,强者总是想要奴役弱者,剥夺弱者,以获得经济上的利益。也有许多例子中,两批人马打仗,战争中败者被俘虏,并变成了奴隶。毫不例外的是:如果他们没了经济价值,他们将会被消灭;可是如果他们能被利用来做为奴隶,他们就会被活抓。

这就是人类的(生存)方法。基本上就是强者剥夺弱者,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政治中也是这么一回事。这不过是一场游戏,强者夺取权力,这样他们就能统治弱者。也许下面这张图最能解释政客和选民之间的关系。



最终,我们所知道的奴隶制度终止了,可是奴隶制度本身并没消失,它不过是转变成更复杂的形态罢了,它转变为精神上和经济上的奴隶制度。强国攻击弱国,不再需要动刀枪,他们在经济上攻击弱国,而使用的是构想和概念。

目前的经济系统是强国所发明的。今天,弱国是这个系统的奴隶,而且无法摆脱这个系统。要嘛你根据游戏规则配合这个系统,要嘛你完全不碰这个系统,而任何国家如果不实行这些强国政府所认为“被接受”的那套系统,他们将被惩罚,直到他们放弃他们那套不被接受的系统,并接受西方国家对治理的诠译为止。

回到1950和60年代,我们小的时候,每当牛仔战胜红番时,多少次我们为此欢呼鼓掌(现在在政治正确的用词下,他们被称为“美国土著”)?约翰韦恩(John Wayne)当时是我们的英雄,而阿帕奇(Apaches)是坏蛋,不是吗?那就是当年好莱坞对我们造成的影响力,我们从来没想过,美国是属于红印第安人的,而白人(Orang Puteh)才是红印第安人土地上的侵略者和强盗。

没错!白人决定了系统和规矩,而这些红皮肤、黑皮肤、黄皮肤、棕皮肤以及其他肤色的人,就要听命于这个由白人决定的系统,要不然就成为了坏蛋。白人是好人,“不是白人的”都是坏人,这就是游戏规则 。

可是,白皮人已经离开了马来西亚这片土地,今天,马来西亚是由一群棕皮肤、黄皮肤和黑皮肤所管理,这群人也被称为国民阵线,英国殖民者已经不是我们这片土地上的主人了,这片土地的主人是我们自己的人民。

当白人统治我们的土地时,他们是主人(tuan),而我们是奴隶。今天,统治精英是主人,我们全都是他们的奴隶。这就是万年不变的方式,今天这个方式依旧没变。可是,今天,我们没有斯巴达克斯或摩西带领我们逃离奴隶制。今天,我们有两批政党在决斗,以决定谁才是这块土地的主人。

如果人民联盟赶走国民阵线迈入布特拉再也,我们也许会见到主人的改变,可是这不意味着我们会见到我们的奴隶身份会获得改变。

国民阵线无需奴役华人和印度人,实际上,他们这样做了。他们奴役华人和印度人,还通过固打制和对他们的限制,把他们的地位贬低至二等公民,以至他们不能自由发展,他们只能在国阵所允许的范围下发家致富。

更重要的是对当地土著的奴役,就像美国的红印第安人在保留区中被奴役的情况一样,而这里的土著是马来人和沙巴及砂拉越的“其他种族”。这批人将决定谁能组织联邦政府,因为他们决定了国会中超过三分二的议席,因此他们必须是被奴役的那批人。

而他们有效地在经济和思想上被奴役了。思想上,他们通过文化和宗教被奴役。是的!文化和宗教信仰是一种奴役的形式,而且是非常有效的形式。这就是为何马来人被引导去相信伊斯兰教中错误的东西。他们不被教导正确的伊斯兰教形式,如果这样做意味着你将解放马来人的思想。

而在所有的奴役形式中最重要就是经济上的奴役,这就是强国对弱国所做的事,而这也是那些权力在握的人士对他们统治下的人们所做的事。

当然,人民必须不断被提醒他们是多么贫穷、落后和抛在后头,可是你需要找个替死鬼来顶罪,接着你就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尽管你才是真正的祸首。

今天,马来人再次的在经济大会中坐下来商讨他们的经济前景,他们在过去四十年来都在做同样的事,而他们今天还在做一样的事。可是,就像过去四五十年那样,什么方案也找不着,这是因为那些高官显贵并不想寻求一个解决方案,他们需要土著保持贫穷。只有土著仍然是经济上的奴隶,才能让那些权力在握的人士继续主宰他们。

稍微离题一下,先父参与了1960年代的第一届土著经济大会,那次大会最终产生了土著银行;当时我姨母也参与了乡区和工业发展机构(RIDA,Rural and Industrial Development Authority),这个机构后来转型成为人民信托局(MARA,Majlis Amanah Rakyat),并目睹玛拉工艺学院(ITM)和如今的玛拉工艺大学(UITM)的成立。因此,是的!我的家族在“五一三事件”以前,早就参与了“马来人的斗争”,这就是为何我在道德上有权批评那些高官显贵。

马来人和其他种族必须首先摆脱精神奴役,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经济奴役中获得突破。无论如何,我可以预见,马来人的精神和经济上的奴役远远还没有结束。我不认为在我们有生之年见到任何改变。在情况好转之前,也许要经过更糟的局面。

而这就是为何我感到忧虑。只有两种改变的方式,一个是逐步改进,另一个是掀起革命。前者需要时日,后者虽可一夜促成,本质上却是极具破坏力的。

而这里有两条路可以实现改变,一个是通过选票(ballot),另一个是子弹(bullet)。可悲的是:一旦人们发现选票无法达到目的后,他们会改用子弹。

如果这些发生了,将会是最悲惨的事了。

林吉祥不是在1978年写过一本名为《马来西亚的计时炸弹》(A time bomb in Malaysia)的书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The concept of slavery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9-05-2010
翻译∶西西留

24 条评论:

四月 说...

大人,日出而作,入夜而息,这是大自然的规律,不可颠倒而为之呀。

Bathtub 说...

呵呵,原来大人也是猫头鹰。

革命可以改变现状,但是改变不了思想,LPPL而已
只不过,不合理不公正的政策和制度,催生了很多非理性现象如臃肿的公务员体系,朋党林立等等,因此RPK才会觉得,选票,不可能改变将会面对的挑战和问题。

玉刚

anakMY 说...

拉惹柏特拉試圖以文章來影響人民的思想。讓人民從“思想奴役”中解放出來,這才是高招。

大部份華人的思想被解放了,一部分的印度人的思想被解放了,只有一小部份的馬來人的思想被解放了,這才是我擔心的地方。天呀,我還要等多久呀!

CC Liew 说...

回四月与玉刚兄:
嗯嗯,译到差不多睡觉去了,发恶梦,可是没梦到四个字,起来索性译完它。

回anakMY:
这个是典型的『五四』类文章,有点像反『孔』文章。译得不好,很多文句不通顺。谢谢

匿名 说...

Hello, let see what Gerakan (another "Dr" my foot) said about this. Taken from Malaysiakini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33203

丁$南(左图)不忘替巫$辩护说,巫$的贪污指数高,在宗教种族课题也甚为极端,但该党党章奉行民主,相当中庸。

WHAT THE FUXK. What say you?

毛生胆 说...

奴才就是奴才。
丁$南和许¥根难兄难弟,当然也同声同气。
只会P巫$的LP.
我感到悲哀的是像酱的奴才大有人在。

CC Liew 说...

谢谢匿名和毛大大,
的确,丁福南还是搞不清楚状况。

这种论调继续下去,民联槟州会很稳很放心的继续执政下去。

Anderson 说...

國陣內部應該是四面楚歌.先是馬華,接著是國大黨,現在連民政也是.如果巫統內部不是也有鷹鴿之爭,那麼也不會一直想搞團結,經濟,513等等大會.民聯應以逸代勞,讓國陣本身再多些亂子.

CC Liew 说...

回anderson,巫统内部的确有左右两派,可是当利益摆中间时,左右两派会『漂移』回到中间。

『以逸待劳』是关键,anderson观察至微,非常正确。

anakMY 说...

回CC大大:不了解這個典型的『五四』类文章,是嚇唬人的文章嗎?

我所擔心的是當國陣取得2/3席位後就可以重劃選區。到時民聯就不可能大勝了。

匿名 说...

WTF this Gera$an, then in future we don't have to care what bad guy do (eat $$, racist) as long as they wrote a good book???????????

Kanasai, are we that idiot to be fooled by these Gera$an????????

匿名 说...

a animal (bug?!) asked 「娼妓合法化」??

Of course agree, else these animal (bug?!) mana boleh openly write PLP+faking article.

eric foo 说...

Anderson 的以逸代勞论我并不完全赞同,等待恐怕会对民联造成灾难性的毁灭。国家只剩不到十年就会陷入破产边缘,与其按兵不动倒不如主动出击。解决政治上的被动虽说困难重重,但总比无动与衷有诚意的,至少选民观感上会加分。而且,不要每次都靠安华咯,民联没有其他人咩?!

Anderson 说...

謝謝Eric Foo的留言指教.以逸代勞並不是甚麼都不做,也非按兵不動.順勢推舟總比逆流而上的好.如今大勢於民聯,只要民聯不行險棋,國陣是奈何不了民聯的.所謂大勢,民心也;你我之心,人民之心.
關於破產,國陣在唬人民,不是未必破產,而是,如果不破產,國陣會領功.反而破產,國陣會更加一敗塗地.事實上,國陣政府必人民更害怕破產.我在希臘工作的朋友說,雖然希臘執政政府宣布破產,但在人民之間,還是夜夜笙歌!或許政府沒說,到底破產之後人民會怎樣,或許也是我的短見,但我是贊成破產的.鳳凰需要浴火而從重生.
對呀~~!除了安華,沒其他人了咩?

anakMY 说...

我同意 eric foo 的看法. 民聯不能只靠安華來帶頭,是時候民聯端出一套治國的計劃給人民,還有民聯的未來領導班子的接班辦法。民聯必須制度化,靠個人魅力的時代已經逐漸遠去。民聯必須網羅更多人才進入民聯來組成治國團隊。人民要看到你們的治國能力,而不是口唇服務。當選舉的激情結束後,人民還是要面對日常材米油鹽的民生問題。民聯人,你們的蜜月期不會很長。你做事,人民在看。你不做事,人民也在看。

毛生胆 说...

人民对政客的行径有如蚊子叮下跨:狠狠地打,恐怕打伤自己;不打又其痒无比;唯有用计。

巫桶的奴才没春袋是无法体会人民的感受。唯有让他们放肆。当国阵的成员内乱,身为奴隶的人民对国阵成员党的任何动作都可会自打下跨,痛不欲生。以免后悔,小毛是赞成Anderson的『以逸待劳』对之。

*有点离题....

希臘前政府早以把国库淘空,现政府上台後唯有宣布破產。

前车可鉴。这就是为何我们感到忧虑。身为奴隶的人民,奈何?

CC Liew 说...

其实anakMY所担心的也是大家所担心的,可是在这个制度下(其实在其他国家也是一样),完全不能做些什麽,只能尽量的维持足够的人数,也希望多几个国阵的选区会有补选。

如果国阵了突破了2/3防线,也不表示没有了希望,因为在许多选区中,已经无法由划分选区地域来分开『国阵』和『非国阵』选区了,这几乎是全民的课题,不再是非马来人和马来人了。

很明显的,毛大大说到,国阵已经把国库掏空的问题,这个将对全体国民造成很大的冲击,如果经济崩溃,国阵倒台是势在必行的,完全无需民联帮忙。

eric的说法没错,目前已经步入后安华时代了,可是安华还是无法把这个棒子交出,这将造成很大的问题。

现在就连民联支持者也开始对安华的花招感到鼓噪了,如果他还不适可而止,无论鸡奸II的结果如何,人们也已经不再同情他了。

anakMY 说...

希望如此,我相信很快就会有补选了。

我在 RPK 的另一篇文章看到世界杯赌球权已经给了一家上市博弈公司,大家知道导致霹雳州民联垮台的那几只青蛙就是那间公司的老板出资贿赂的。

按西西大大的 “三段式的诡辩”,我做了整理:

成xx多出资 = 买青蛙钱 = 贿赂金
赌球权 = 成xx多 = 多多

因此,支持成xx多 = 支持贿赂

我们是不是应该号召全体人民展开罢赌行动?因为人民的赌金全都变成贿赂金了。

CC Liew 说...

你知道民联要『花多大勇气』才禁赌的吗?

叫华人不赌,就像要他不打麻将一样。

小赌怡情嘛,这是华人的一般看法。

全民禁赌?根本不可能,这是华人的弱点。

以前只有就业人士会赌(万字),现在连在籍学生也赌(足球),这种情况在这样下去,华社的生态环境会越来越恶化,马华说没问题,因为曹智兄早就开盘了,他当然举手举脚赞成了。

为了收集竞选基金,什么手段都来了,华人还不知死活,可悲啊!

傻孩 - 阿正 说...

安华的确太多花招了。常常卖关子,说有重大的事情要爆料。结果常常又雷声大雨点小。。。虽然我支持民联,可是,看花招真的看得很腻了!到最后,这或许会变成“狼来了”。讲真话都没有人相信你了!

anakMY 说...

那降好了,就呼吁人民不要买上述公司的万字和禁赌;球。切断竞选资金来源。古时作战打败敌军的策略之一就是切断补给线,烧敌军粮草。

CC Liew 说...

回阿正:是的,安华太不会演戏了。

回 anakMY:问题是,华人爱赌,很难很难禁赌。

anakMY 说...

回 ccliew, 有時我真的以身為華人為恥,就因為這個“賭”字。

好吧,要賭就打麻將,買非法萬字,不買合法萬字好嗎?講了這句話我可以下地獄了。

西西留 说...

回anakMY,不是所有华人都嗜赌。

因为经济环境越来越差,铤而走险是人性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