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9日星期三

逐鹿问鼎:欲知后事,还需十年

目前民联也许还不是时候,可是没关系,民联将变得比国阵更与国家相应,而国阵会变得更无关痛痒了。这需要另外两届的大选才会发生,可是会发生在2020年以前,国阵如不改变它的政治形态,它将永远被消灭。








您可以在以下阅读到一篇来自《马新社》撰写的有关星期日诗巫补选的有趣分析报道。我只同意《马新社》部份所说,可是对于选民而言,他想要选择什么样的政府却不止这些。

多数选民都是『自私』的,而当我说『自私』时,我说的是有关『我投给你会得到什么?』。唯有他们能获得甜头时,他们才会把票投给你,而不同的选民有不同的需要,因此不会有『万灵丹』的方程式的存在,每个选民的需要需要分开处理。

社会中的较贫困阶层在把票投给你之前,会看你能给他们多少钱。当他们每个月只赚取数百令吉时,对他们而言,投票日之前你给他们一千令吉,他们会把这当成是皇帝的恩赐。因此,如果你给他们一千令吉叫他们投你一票,他们会把票投给你,你只需要花一小时的时间,花一千令吉叫他们投给你,可是这笔钱也许是他们两个月辛勤工作所获得的工资。

可是并非每个大马人都符合这个类别,因此你只能收买部分选民,你无法收买所有一千两百万左右的选民。

还有一些人比较虔诚,他们认为来世比现在重要,一千令吉不足够用来收买他们的选票。对他们而言,一千令吉不值的他们在死后需要付出的代价。这些人会根据他们的宗教操守投票,他们会以宗教的教导来投选。

而这是回教党占上风的地方。

接下来,有些选民因为他们的出生而被人以二等公民对待,他们非常愤怒,他们认为他们是马来西亚人,他们想要被人以马来西亚人对待,因此,他们不投给那些不把他们当成平等的马来西亚人的政党,而投给一个宣扬一个马来西亚的政党。

而这是行动党占上风的地方。

接下来我们有各种族组成的『现代化』的马来西亚人,他们接触了『西方价值观』,并崇尚良政(good governance)或透明化政府——再加上要终结种族主义、歧视、滥权、贪污、警 察的暴行、浪费公款、严刑峻法、人权侵犯等。

而这是公正党占上风的地方。

接下来,我们有一些人不关心这些『高尚』的事情,他们担心的是他们孩子的教育和前途,他们担心是否他们现在的收入足够维持他们的生活费,他们担心他们社区的犯罪率和青少年吸毒问题(和是否他们的小孩会被『感染』)。他们担心每逢下雨就会发生的水患,以及他们的财产是否会损坏。他们担心他们社区的破烂公路和乏善可陈的维修,以及高车祸肇事率,等等等等的。

简单来说,这些人担心的是影响他们和他们家人的日常课题,而他们会问,是否现任政府或政府代表(人民代议士)是否有足够的关注和处理这些缺点,而如果他们不满意给予他们社区的服务,他们也许会改投其他人。总之,(反正你不能服务到他们,投不投你也无所谓)他们没什么损失,对不?

每个『社区』有不同的问题、课题和需优先处理的事项。

园丘或联邦垦殖区的农民们会把精神放在投票日前发放的一千令吉红包;孟沙的一名居民会关注『全球课题』;『新村』的华人会被提醒有关马来人主权的课题,以及他们是如何被贬低为二等公民的;乡村的马来人会担心他们是否会在由非马来人支配的经济增长中『失去他们的地位』;一名伊斯兰学者会冥思,以决定要如何做才符合伊斯兰教义。

总而言之,每个选民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有他在生活中需要优先考虑的地方,并非所有的人会被『如果我的候选人获胜,我会在你的地区批准五百万拨款』的承诺所吸引 。

在过去,大马选民是头脑非常简单的家伙,要满足他们这种这样的念头太容易了,今天的大马选民却是复杂的动物,而许多大马政客还停留在1950年代,他们还在玩弄着『独立时期政治』,这也许对那些出生在独立年代的人士有效,可是大部分大马人都在独立后出世,其实,许多人是在『五一三』事件后才出世的,他们更加的复杂,而他们以更复杂的思维来看待事物。

这就是民联占上风的地方。

它能顺应每个人的『口味』,国阵最多能做的是玩弄种族牌和大派金钱,这些种族主义份子和赤贫人士会为一千元而出卖灵魂,这是国阵能持续加温的原因。

这些代表着多少比率的大马人呢?在过去它曾经是80%或更多——在独立时期也许甚至是90%,到了今天,它只有50%,当时间流逝,年轻选民会『进入市场』,这批人将会下降到30%。

到时国阵,或更贴切的说是国阵的政治将变得与国家毫不相干和『过时』了。

目前民联也许还不是时候,可是没关系,民联将变得比国阵更与国家相应,而国阵会变得更无关痛痒了。这可能要等到多两届大选才会发生,但到了2020年或之前,要嘛国阵改变它的政治作风,否则它将彻底被消灭。

尽管如此,最关键的问题是,在等待着这些事的发生的当儿,是否民联可以存活到下个十年呢?对此,我现在无法回答。

×××××××××××××××××××××××××××

地方课题导致国阵失去诗巫议席

【马新社诗巫五月十八日讯】也许对外人而言,在星期日的诗巫补选中,国阵无法守卫其堡垒区是令人感到惊讶的,可是对本地人而言,他们早已决定通过投国阵的反对票以宣泄他们的不满。

许多诗巫人对某些当地政治领袖无法有效解除他们的疾苦以及无力解决长期存在的问题,感到极度不满 。

他们显然不满这个沿江城市作为庞大内陆地区的门户,经济状况一直下降,这使得人们必须往其他城镇和国家寻找生计。

「我不明白为何我们诗巫有如此多辽阔的土地,可是却无法带入外资,以为本地人制造就业机会。我们长久以来感到失落,我们只知道一些政治人物的住宅越建越大间,」一名姓王的德士司机这样表示。

除此之外,他说人们想要见到更多的教育机构能够设立在诗巫,无论是分院或总院都行,这可缓解本地人把孩子送往外地深造的费用。

「我们不在乎能有一些主要的教育机构的分校或大学或学院,只要我们能够减轻把孩子送往外地深造的费用。如果美里和古晋能办到,为什么诗巫做不到?」他表示。

古晋和三马拉汉设有砂拉越马来西亚大学(University Malaysia Sarawak,UNIMAS)分院和其他私立大学和学院的分院,而美里设有科庭大学(Curtin University)的分院。

毫不惊奇的是,诗巫补选的决定性因素并非来自乡区,而是城市地区,在前三届大选中,城市选票一直以来都倾向于国阵。

可是在这次,当城市地区票箱打开时,选票却转向行动党。在计票结束时,投给行动党候选人黄和联的选票比代表国阵的人联党刘会耀高出一倍以上。

反对党的成功得来不易,行动党在过去的28年前曾经赢得这个席位,当时林世铭(Ling Sie Ming)对垒人联党丹斯里黄顺开(Wong Soon Kai),并以141张选票险胜这个席位。

尽管在成绩宣布当晚下了场倾盆大雨,上千名行动党支持者聚集在诗巫公民中心的选票中心为他们获胜的候选人欢呼。

根据砂拉越出生的政治分析家詹运豪(James Chin)的说法,选民们已经向州领导层发出明确信息,他们想要看到激烈的改变。

詹氏表示,另一个(造成国阵败选的)因素是因为城市选民,大部分是华人,开始对人联有更高的期待,在他们的认知中,这个政党一成不变,无法照顾年轻选民的心愿。

这名莫纳什大学(Monash)的学者也说,补选成绩可视为城市选民对政治意识的提升。

另一名学者珍尼里阿米尔(Jeniri Amir)博士则表示,国阵没有尽力赢取人民的心,尤其是对华裔而言。

「国阵必须对诗巫人的感觉感同身受,尤其是华裔,并表明诚心诚意希望为他们的问题提供长期的解决方案。」

「感觉人民疾苦是很重要的,联盟必须步步为营,这方面是令人关注的,每项帮助人民的行动,尤其是对城市地区人民而言,不能被视为是负面的,赢取信任是最重要的,」他在接受访问时如是表示。

珍尼里表示,尤其是像失业、缓和水灾问题,以及原住民传统保留地,都是选民所关注的主要课题。

也许国阵最需要的是像首相纳吉敦拉萨指出,它需要提出全新气魄和毅力,以在下届全国大选重夺这个议席。

在这次补选中,国阵在乡区的支持率保持不变,这些传统的支持者依旧跟随这联盟。它也可感到安慰的是,尽管城市地区选民的大量转移,还有32%的华裔选民依旧投给国阵。

黄和联获得18,845票,并以398多数票获选,刘会耀获得18,447票,而独立人士纳拉威(Narawi Haron)只获得232票,丧失按柜金。

纳吉屡次在竞选活动中来到诗巫,他留意到其中一些败选的因素是因为国阵竞选机械所使用的途径,他表示这些都是过时的选战方法。

他表示,选战中应该采用更有创意和活力的途径。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Wait another ten years and see what happens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8-05-2010
翻译∶西西留

2 条评论:

匿名 说...

James Chin 是詹运豪

CC Liew 说...

谢谢楼上大大,已经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