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2日星期三

毫不留情:是巫统令我变成亲君主制

今天,相当多的马来西亚人已不再尊重统治者。而今天,马来西亚人敢对统治者提出异议,全是因为巫统从80年代起就教他们这么做的。你无法让时光倒流,建立声誉需要许多年的时间,可是几天就可以把它毁掉,然后就再也无法重新建立了。

拉菲克博士(Dr Rafick) 在他的部落格写了一篇很好的文章,叫做《巫统…远在心里,痛在眼里》(UMNO…Jauh di hati, sakit di mata),你可以在下文读到。

我在想该怎么形容昨天那场在公正党总部外头的反再益(anti-Zaid Ibrahim)示威(观看视频),你瞧!拉菲克博士已经说了我想说的话,就是那班牛头帮干的好事。

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剪贴他的文章,然后再加上一些我的自己的看法。

在我年轻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亲君主制,我甚至没有使用『拉惹』头衔,我的家人,即使是那些雪兰莪皇宫里的人一直到现在都称我为『彼得』(Peter)。在小 学爱丽斯史密斯国际学校(Alice Smith School) 里,我是以彼得卡玛鲁丁( Peter Kamarudin)之名注册,而非拉惹柏特拉(Raja Petra Bin Raja Kamarudin),而该名字一直沿用至1963年我13岁进入瓜拉江沙马来学院。后来,因为『法律』的问题,我被迫使用『法定』的名字,虽然老师们都 称我为柏特拉柏特利(Putra-Putri)– 而这个令我懊恼的昵称却一直被用沿用了下来(感觉很娘对吧!)。

在 80年代我30多岁的时候爆发宪法危机,他们刻意扭曲统治者的谎言令我非常难过,他们出示在槟城的豪华别墅照片,并说这些是雪兰莪和吉打苏丹用人民的钱 购买的豪华住宅。事实上,那栋所谓的雪州苏丹『豪宅』是属于一位华裔商人的,而所谓的吉打苏丹『豪宅』则是位于诺谭律(Northam Road)(现为苏丹阿都沙末路,Jalan Sultan Abdul Samad)的吉打屋(Rumah Kedah),一间让吉打州公务员到槟城出差时居住的破旧殖民时代老屋。

正如我说的,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没有亲君主制,可是当巫统扭曲关于统治者的谎言,将他们拖入泥潭之后我就开始亲君主制了。我变成亲君主制的原因是我觉得巫统对统治者非常不公平,巫统控制主流媒体,可以任意发言,而统治者却不能随意发言,他们不能发新闻稿或召开记者会,即使是他们发言人的讲词也是由首相署所草拟。因此,统治者所说的都是首相要他们说的,而非他们本身想说的。

这里主要的问题是,早在80年代巫统已经好好的修理过统治者了,当时巫统所说关于统治者的一切都是彻底的谎言。今天,巫统却假装对统治者忠诚,假装自己是 统治者的维护者。

这恐怕已经迟了25年,统治者的形象已经在80年代被毁,今天无论巫统怎么说都无法改变这一切。巫统无法恢复统治者早在80年代就受损的形象。

今天,相当多的马来西亚人已不再尊重统治者。而今天,马来西亚人敢对统治者提出异议,全是因为巫统从80年代起就教他们这么做的。你无法让时光倒流,建立声誉需要许多年的时间,可是几天就可以把它毁掉,然后就再也无法重新建立了。

这是它的原理。

我们必须感激巫统所作的这一切,因此无论他们如何假装都无法说服人们相信巫统是真的尊重统治者。毫无疑问的,巫统会在需要的时候利用统治者,而巫统只会在对他们有利的时候捍卫统治者。只要统治者对巫统有利,巫统就会支持统治者;如果统治者表现出亲在野党,那么巫统就会展开另一次的宪法危机。

这就是为何大多数统治者也必须假装他们支持巫统,因为统治者知道,如果他们表明支持在野党,他们就会被巫统掐着喉咙。然而如果统治者表明支持巫统,在野党并不会挑战他们,他们只会不理睬统治者。所以,统治者还是支持巫统比支持在野党好。

大部分马来西亚人都知道统治者顾忌巫统,如果还有人不相信巫统有能力控制统治者,那么看看最近发生在吉兰丹州的事件,吉兰丹苏丹实际上是被软禁了。

我们知道,在统治者心目中,他们都不满意的现况。我们也知道,统治者对此感到无能为力。但统治者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他们也知道那是什么,只是他们不敢这样做,因为他们不知道如果第三次宪法危机爆发的话,人民的意愿到底在哪里。

唉……如果人民能够明白,统治者其实只是笼子里的金丝雀。但是人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统治者也必须明白这一点。

*************************************************

巫统……远在心里,痛在眼里

在过去几天再益及公正党因为在部落格发表的文章而被攻击,我比较同意他所写的东西。我读到许多文章写了关于在公正党总部举行,反对再益的示威,也看到许多 张贴在Minaq Jinggo网页上的照片。

非常有趣的是,一些出现在照片中的脸孔也涉及『沙亚南牛头帮』(Shah Alam Kepala Lembu Group,KLG)事件,以及『沙亚南庙宇课题』。

我只能这么说:「没有新脸孔了吗,来来去去都是这几张脸!」

根据照片显示,我看不见任何警察在场,我不知道(这场示威)是否得到警方的许可。如果没有,那我认为这些图片足够提供给警方最好的证据,一图胜千言。

我发现示威群众毫无目标的示威,只是在制造噪音和扰乱民众,以及给雪兰莪州政府施压而已。这群人是真的热爱雪州苏丹以及君主制度吗?如果他们说再益侮辱苏丹,那我相信苏丹堂堂一个大男人会为自己捍卫,他不是没头没脑不会说话的人,不劳这些『定期』搞屎棍到处去制造问题。我想,这些人是否享有那些所谓执法者所给予的豁免权。

我发觉这批『牛头帮』的行动相当令人费解,如果他们真的热爱皇室,也许他们应该去布城对纳吉示威,他们应该去叫纳吉驳回所有马哈迪搞出来的,用来削弱马来西亚皇室权限的宪法。为何他们不这么做呢?都是一群伪君子!

为什么他们不去哥打巴鲁示威?那里的苏丹为了要去看主治医师,还必须到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为了他的『安全』着想,他甚至无法坐着轮椅到医院外头散步。我们在讲的是哥打巴鲁,不是吉隆坡,这些牛头帮应该到那里去,充分利用他们的牛头才对。

这些牛头帮的所作所为让我哭笑不得,完全只曝露了他们的弱点,只会增加人们对巫统的厌恶,我的许多马来朋友也对牛头帮的行为而感到羞耻。

看来只要公正党不做任何反应,那么反而越来越多人会憎恨巫统及国阵。你到街上随便问问10位非马来人,你会得到一个普遍的共识,那就是国阵已经不在他们的 『最喜爱的文件夹』里头了。也许我们应该寄一张『致谢』卡给牛头帮,鼓励他们继续干。

我建议你们下一场在国际山庄(Bukit Antarabangsa )搞,这一来可以协助民联为那里的居民搞搞气氛。

(http://rights2write.wordpress.com/2010/05/07/umno-jauh-di-hati-sakit-di-mata/)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 I became pro-Monarchy because of Umno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7-05-2010
翻译∶四月
初校∶西西留

4 条评论:

CC Liew 说...

谢谢四月的翻译,没看到错字,只是把一些标点符号改一下。

四月 说...

奇怪了,四月念小学的时候,标点符号填充都是拿满分的嗫,为何来到西大人的家会被扣分的嗫?

hoss 说...

牛头党→牛头帮(×8)

但有一点是统治者可以做的→但统治者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

四月 说...

谢谢何大人,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