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4日星期一

『硬』道理

『硬』起来的马华,才是民联,更严格而言,是行动党的梦魇。『硬』起来与巫统对着干的马华是华社的全体愿望。林冠英和安华不理解,他们以为今天民联的支持度,是因为受到人民的欢迎;蔡细历也不明就理的陷入这样的思维逻辑,他以为马华受到挫败是因为民联『受欢迎』的结果。






西西留最近的一篇文章【目不识丁的波力拔克】引起了大批网友的留言关注,由于留言太多,回应上有点困难,因此,西西留把波力大人的回应贴在这里,以便可以继续探讨。

××××××××××××××××
赞!谢谢西西留兄的指点,波力完全受教!

顺便提一下,小弟该篇文字旨在反映一些形而上的反思意识,目的不在教授爪夷文,事实证明,许多人也分不清楚何者为爪夷文,何者为阿拉伯文,说明白点,就是“不懂!”,让一般国人,或至少半数国人连分辨都无法分辨的文字,真的应该单独存在以供作公共信息吗?这危不危险呢?值得我们深思。

而另一个必须思考的问题是,一个名为回教国而行世俗法的国度比较适合多元文化社会呢?还是一个不自称回教国,反施行神权回教主义的国度更优秀?

国阵不完美,如同其他政权一样,但事实证明,52年来在这片国土上的各种宗教信仰都得到了保障,而非回教徒是不需要受到回教法律约束的,但相反的,在回教党执政的州属,许多在宪法上受到保护的基本原已全然走样或被曲解,如吉州政府以宪法上使用爪夷文的自由为理由,要商家使用纯爪夷文作宣传,还有丹州政府规定,有五名回教徒以上的幼教,一律得强制开设宗教班,而华文不能成为华文幼儿园的主要媒介语等等都在此例。

我希望我对爪夷文的无知,可唤起一些同胞们的反思,仅此而已。

再次感谢您的教导,我也不会修改我的博文,以供各位理解一名不谙爪夷文的人,无法接受以纯爪夷文作为公共信息的作法。


××××××××××××××××

波力兄并非池中物,号称天下第一笔胆的称号可不是闹着玩的,西西留也为之钦佩不已。

波力在回应中,由爪夷文的课题转移到回教国,并以两个吉/丹州政府的政策说明回教党州政府的『极端』行径。再次的,西西留要在此做出驳斥:

波力说:「吉州政府以宪法上使用爪夷文的自由为理由,要商家使用纯爪夷文作宣传。」

吉、丹州政府并没有要求商家用『纯爪夷文』作为招牌。在吉兰丹政府所发出的政令中只鼓励商家在新设立的商业招牌上加入爪夷文,同时鼓励华裔商家三语并用,也即是在同一幅招牌上,写上中文、马来文(拉丁文)以及马来文(爪夷文)。丹州政府并没有强制原有的商家把招牌拆除,也没有指示去除中文字样,或是中文字比例必须小过马来文字形的比例;反之,丹州政府要求在商业招牌中,各语文必须同样大小。丹州政府的『爪夷文』运动,等同华社在一九八〇年代推行的『简体字』运动或是『使用汉语拼音』运动,那是马来文化的一部分,也不存在所谓的『只有爪夷文,不准书写其他语言』的条件。

当马华声称回教党政府采取『极端』政策时,可否对比一下全马国阵执政的州属中,发生了多少宗因为中文招牌问题而引起的事件?在一九八十至九十年代期间发生在全国各州的中文广告牌风波可以搁下不谈(当时大部分正在阅读这个部落格的网友们大概还在念小学或幼儿园),就拿最近在四月六日,由雪隆广告业公会主席吴令安所发表的文告就可得知,各市政府还在玩弄着同一套把戏,这个游戏规则二十年来几乎一成不变。

熟悉平面设计的网友们大概都会留意到,拉丁文和中文方块字是全然不同的语种。你不能把拉丁文和方块字做比例上的区分,如果强行把拉丁文和方块字按照比例书写,您会发现,拉丁文必须拉直,才能和方块字形成平衡感。自从马哈迪联邦政府上台后,各级县市政府逐步开始了马来文同化政策,其中最显著的是针对华文商业招牌的使用。这几十年间,全马的华人商家因为招牌政策的朝三暮四,最终导致部分商家索性不取中文名,纯粹以英文作为招牌(尤其是品牌专门店),以免各级县市政府的政令(perintah)影响商业运作。

必须强调的是,在这些县市级政府中的议会有绝对的决策权执行或保护商业或广告招牌,可是这些县市政府中的马华或民政党议员却毫无作为闻,充其量不过在商家公会不满时才『代表』华社出面『交涉』。

这是马华或民政所犯下的最大错误,作为执政方,你无需『交涉』,因为你不是民间团体,只有民间团体,或非政府组织才需要与执政方『交涉』。人民投选马华,就是要执政党办事,如果身在执政党,却学着民间团体,或非政府组织那般的向当局『诉求』,请问马华或民政要如何为自己定位?

这既是华社常说的『当家不当权』。

波力大人声称:「丹州政府规定,有五名回教徒以上的幼教,一律得强制开设宗教班,而华文不能成为华文幼儿园的主要媒介语。」

首先,西西留未曾听闻丹州政府有发出这项政令,如果有误,波力大人可出示有关文件以正视听。在大马,学前教育属于非正式教育,并未受到《教育法令》所约束。目前分布全国的幼儿园,主要有两种——官办和私营。官办幼儿园全部由联邦政府拨款开设,而民营幼儿园方面,除了个别的商业机构开办外,回教党一向来都有开设自己的私垫。

问题是,既然官办幼儿园由联邦政府全权设立,为何至今未曾听闻在华人密集的地区有开设任何的华文源流幼儿园呢?当然,唔驶问阿贵都可以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敦拉萨政权开始,巫统为首的国阵已经开始逐步扼制华社的教育和经济方面的发展,不『做』掉你就已经偷笑了。

在二〇一〇年三月二十八日以前,西西留亲耳听到两名巫统籍正副部长的对话,他们说,巫统最想铲除马华中的两个人,一位是交通部长翁诗杰,另一位是旅游部长黄燕燕。前者因为『挖』巫统的臭底,导致巫统人非常不悦,后者是气焰太盛,就连她属下的秘书和副部长也无法忍受。

一个联邦政府内阁内,一名友党内阁成员,公然(在咖啡座)说要另一个友党的党魁收拾包袱滚蛋,而且还是代表六百万马来西亚华人——号称世界第二大政党——的马华党魁,身为马华党员,你颜面何在?或许有人会说,无凭无据,西西留在道听途说。那很好!请检查四加亭(Sri Gading)国会议员莫哈末阿兹(Mohamad Aziz)在前两季的国会会议记录中的说法,就可判断西西留这番话的真实性了。一个连自身友党都看不起的政党,马华要如何『硬』起来呢?

这就是西西留企图在上篇文章中真正想要表达的内容:马华的敌人就在里头,民联从来没有兴趣,也没有计划『铲除』马华,想要『铲除』马华的人是巫统,不是民联。马华战胜巫统,自然就能化解民联,道理就这样简单。

政党——无论是执政党或在野党——都有一种『职业性』,他们把选民当成是数字,就像在两年前国民服务学院死亡事件中,纳吉所说的『死亡个案不过是百分之零点零零零一罢了』。不!选民不是数字,选民既是你我,你我的家人,你我的亲戚朋友。今天什么钟摆定律,什么种族比率,绝对抵不过基层的民怨,民怨决定选票多寡,化解民怨,收复选区指日可待。

波力大人可否察觉,在马华党争期间,行动党或民联鲜少攻击马华,因为民联知道,马华是个『简易目标』(easy target),要瓦解马华,只要持续攻击巫统既能得逞,所谓一石二鸟是也。

云何如此说法?巫统被攻击,马华自然会『护主』,而这一招正中民联下怀。而如果马华『硬』起来,压制巫统,马华在华社中的『走狗』形象将会改观,到时选票将会倒戈,这是其中决窍。

『硬』起来的马华,才是民联,更严格而言,是行动党的梦魇。『硬』起来与巫统对着干的马华是华社的全体愿望。林冠英和安华不理解,他们以为今天民联的支持度,是因为受到人民的欢迎;蔡细历也不明就理的陷入这样的思维逻辑,他以为马华受到挫败是因为民联『受欢迎』的结果。

民联并非因为『受人民欢迎』而执政四州,民联是借着『民怨』而沾了点甜头,而这个『民怨』的源头来自巫统的霸权。

如果蔡细历还是搞不清楚这个道理,是否要西西留代劳,把此番道理制作成一张CD塞到他家门缝呢?

54 条评论:

leejiajia 说...

唉!大大,你又塞钱进玻璃罢课的袋子了!千万别教得人家这么精,顾住民联啊!大大!

路見要鳴 说...

赞!"看"出耳油!

匿名 说...

蔡CD硬不起来,他在影片中吃了两颗伟哥才勉强维持了十分钟

老颜 说...

剖析凌厉,精彩!马华行动党各自看了都得捏一把冷汗。

四月 说...

好文章!这才是西大人本色。

匿名 说...

这篇文章够硬,太爽快了!!!!!!!!

匿名 说...

唉呀,没用的啦,他们舍不的他们的利益啦。就这么简单。。。

匿名 说...

唉呀,没用的啦,他们舍不的他们的利益啦。就这么简单。。。

Tang 说...

关於私立幼兒园(以华語为媒介語的幼兒园都是私立的),最近教育局发出了一些指令,要求加长幼兒园的時間至4個小时 (小孩那有这么长的专注力?) 。此外,国語的上課时間必須不少过其他語文。这些都是肯新幼兒园准證的条件。

由於沒有類以董教总的机构來替幼兒园出声,所以那些幼兒园园长只有忍气呑声。

以上是从小兒幼兒园园长來的。

教育局是联邦政府管辖,馬青总团长应該是沒有时間理这些吧!

Anderson 说...

關於招牌的事,我可以透露一些.當年(90年代)南洋商報在Kelana Jaya的路牌也不被允許使用方塊字.馬華有交涉的能力嗎?舊吧生路華聯花園的馬華支會的鐵櫃屋,市政局說拖掉就拖掉.馬華阻止的了嗎?

Botak 说...

西西大侠埋首翻译,韬光养晦,磨剑磨了这许久,终于出鞘。
武林从此不寂寞。
当浮一大白。

Anderson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anakmalaysia 说...

MCA, GERAKAN wanted to get HARD ? SUSAH LAH, siok sendiri boleh lah.

Anderson 说...

關於招牌,當年(90年代),南洋商報在Kelana Jaya的報館,在路邊指示牌就不被允許使用方塊字.馬華又何曾交涉?
舊吧生路華聯花園的馬華支會的鐵皮屋,市政局說拖掉就拖掉.馬華又何曾有能力阻止?

猪肉佬 说...

西大这一篇是双刃剑,因为马华根本就办不到,这些有官职的不见棺材不流泪的。像西西大大这样写博文的真是少见,内容布局细腻,而且知道政府内部情报,真难得,很期待西西大大多多写原创,感谢大大!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西西流,马华党争时我们讨论马华是因为马华根本跟我们无关。

请更正。

CC Liew 说...

怎么只离开一下就『堆』了这么多留言?谢谢各位的鼓励。

回理架架:还是厕纸,不是钞票。

回要鸣兄:言过其实啦

回匿名A:印象中很想是吞了些东西,要问智勇才知道是那个牌子的。

回四月:桌莫没开工?谢谢留言打气!

回匿名B:有些东西要硬才有快感的。

回Tang:谢谢提醒,如果您开设幼稚园,可电邮西西留告诉我一些细节。

回莫达大大:还是输很多,拔出来的是又短又生锈的那把。

回anakmalaysia:Lao Zsi said :"Hard can hard, very hard".

回安德森:全马都有许多案例,要花时间可以找出几千宗。都说了马华拿出什么课题最终还是要对会自己,这就是其中的道理。

回猪肉佬:谢谢鼓励啦,不是每天都有东西说啦,有课题西西留还是会发表的,谢谢鼓励。

CC Liew 说...

回阿牛哥:嗯嗯,真的与我们无关,真的!

CC Liew 说...

这个谷歌留言板有问题,给大家的回应不知怎得全不在了,谢谢大家留言,有时间再回应大家的留言,谢谢。

Fair仔 说...

"天下第一笔胆"
咿!西西留你笑人!

"当时大部分正在阅读这个部落格的网友们大概还在念小学或幼儿园"
你又再笑人。。。你笑我们嫩!

---
不要讲我功利,民联对我和一些人来讲是一个凿掉霸权的"工具"。反国阵的未必是民联的支持者,有些人就是弄不懂!

CC Liew 说...

回灯泡大大:咿……伦家当年真的很小,不知是『那些网友』啦……

CC Liew 说...

今晚的留言板很有问题,答复的都无法刊登,所以作罢,明天继续……谢谢各位留言。

凌国文 说...

CC,

还好老蔡看不懂母语,不然看懂这篇之后,极可能会高薪邀你过档,波哥的饭碗分分钟不保啊!

CC Liew 说...

啊国文哥:在道理不是西西留发明的,是隔壁卖猪肉的阿贵告诉偶的,偶得空问他要表过档当老蔡的军师,其实他很想知道他吞的那药丸是那个牌子的说。

另外,马华党要无需懂中文,有人会念给他们听。

老大您下届要开跑的话,大概需要准备了,文告不够多,要加强力度哦!

祝早生贵子

Mountebank 说...

別開玩笑了,波力憑什麼是“天下第一笔胆”?除了玩弄文字,堆切一大堆的繞口令來為自己解嘲,他的理論根基非常薄弱,我從來看不到他有所謂的功力。

不是刻意吹捧你,西西留恐怕才合乎是我心目中的“天下第一笔”稱號。

凌国文 说...

cc兄有上facebook吗?

Bathtub 说...

西西留大哥又塞钱进波力的口袋,还顺便提点人家如何化解民联的威胁 ~~~ 还是因为马华更本做不到?

1)马华不会硬
2)马华敢硬,但是直接给巫统煎皮拆骨

玉刚

老蔡的伟哥 说...

洗洗六开了马华一大玩笑,马华硬也死,不硬更死。。。不硬不软更加死。。。

thater 说...

POLIBUG,do you notice that there are uncountables things that mc- did not do for the comunity that your party defined as --Malaysian Chinese.Yes, you are very very Sympatised the chinese in Kedah.You worried that they do not have enought supply of pork.If this is true ,YOU at lease take some relevent action(i said at lease because i knew that even the lease is VERY-VERY DIFFICULT for Mc- TO carry thier DUTY.)You see ,it toke 50 YEARS to issue an I.C. but to the concent ,it was mc- GREAT success.what about the closed of pigs -farm in other state?I am a Chinese,but I do not like pork.Still, from the economical poit of view I would support it.Please,m-- is a ruling party, dont tell me that you can not do this or can not do that,especially the things that are benificial to our peoples and our country--MALAYSIA too.Last ,i have 1 question for POLIBUG,DONT YOU THINK THAT TO CURB THE FLASH FLOOD IN SIBU IS ALSO THE DUTY OF MCA?

Bathtub 说...

不过细细留大哥点出了一个事实:

民联并非受人民欢迎而执政,在雪州尤为明显
迄今还是很多人民说要“教训”国阵
其实“教训”这句话很吊诡

一个女人离开他的丈夫,如果是说:
1)教训个死佬,睇你知唔知死
2)默默无言,没有反应

前者口是心非还有得救,后者就已经哀莫大于心死
如果民联还在陶醉于民怨所得回来的胜利
只要国阵做一些小小调整,包装包装,民联是大难临头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民联已经搭过一次顺风车,第二次要靠自己了

玉刚

阿贵 说...

都叫你表亂亂和人家講囉,馬華以前是硬不起來,現在有蔡細歷就不同了,他如果硬起來,火箭算什麼東西?俾你害死了!

鼻屎 说...

看來這把火越燒越旺~~

可以準備燒雞翼了。。。

keykok 说...

非同凡响......

eric foo 说...

赞!我直接连凳子也踢走站起来鼓掌!马来西亚是个第三世界国家,就连政治斗争都属三流。我在求真的博看了英国大选前的电视辩论,三位党魁精彩有深度并且都以理据力撑论点的表现,让我看了不禁为我们的政党领袖素质汗颜。而西西大大口中的‘天下第一笔胆’玻璃罢课实在是令我不得不重新对‘人才’下定义。
一位负责的文胆,不是开口闭口抛书包堆砌成语就以为自己说着的是真理。西西大大说过,玻璃人(自己改的)的党性蒙蔽理性,我觉得实在太厚道,应该改为党性埋没人性。在他不断炒回教国这碟冷饭以维护他的主子利益之际,对其他更重要的国家大事则噤若寒蝉`视而不见,绝对是鸵鸟神功的超凡境界。
更可恶的是,玻璃人在回应Mountebank写的:‘做人做到眼见不平之事放诸眼前如不见,为了护主替专政者涂脂抹粉,难道不羞吗?这种以往只有火箭骂马华的话,回到火箭身上,难道还不知道反省吗?别为了政权而出卖了尊严啊!同胞。’明明自己就是那种替专政者涂脂抹粉的spin doctor还有脸说别人?真的不懂谁才是出卖尊严的家伙!
所以我建议,大家以后就当他透明就好,让玻璃人名符其实吧!

秀芬 说...

wow,说的真好!poli的逻辑思维以及知识,跟你比起来,真是差得远了(拿你跟poli比,你不会觉得我侮辱你吧?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poli,回家闭关读书去吧!!!别来留那些四不像的话,笑死人的言啦,自取其辱的事,马华做得够多啦~

thepplway求真 说...

以前,
我们喊哪,急啊,就是要告诉大家马华与国阵是既得利益而结合,他们没有一个政治领袖有诚意解决人民的问题。看清楚是人民,不是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土著、伊班人、卡达山人等等。

可能我个人完全不能接受这是一场数字游戏,这牵涉出很多很多大案、要案:PKFZ,赵明福、古甘、Amirul、陈文华、还有更多我们都记不起来,甚至是没有档案的失踪人口。他们与国家制度紧紧相关。

我只能说,香港在ICAC成立前的年代,就是我们的现代(now!)。当有官员大言不惭的说我们比ICAC 先进,还是玩弄哪个数字。

如果我们早一点告诉人民,让人民知道,贪污舞弊、吃人不吐骨、滥权、霸权让人民损失的不是只是钱财与尊严、时间与人格。更严重的是当我们麻木、我们说华人为什么没有得到什么(马华说只要华人大力支持马华,就有足够的条件与巫统谈判...巫统也对马来人这样说,国大党也对印度人这样说....土保党也对当地人这样说....)...

非常简单只要大家都埋怨为什么我们的族群没有得到照顾、为什么马华不能硬起来、为什么巫统不能硬起来、为什么国大党不能硬起来......到头来还是回到恶性循环,没有马华在内部争取,没有巫统照顾马来人、皇室、回教徒...还要我说吗?

只要他们有硬起来,不管是多么歪论,反对党就害怕,因为他们害怕大家回到钟摆定律,哈哈林吉祥是这信徒。可能出于政治恐慌论,让人民尝试打破定律,但是这样的分析太简单太儿戏,就如今天还有人相信RAHMAN传说。这些都是蔑视民意,看不起,人民是老板,认为人民一世都无法自我赋权(empowerment)才有的把公共政策、公共利益说成和种族有关,标签为族群/种族利益。

《只要你继续....神经病/神经质/心理变态/自我设限/看不起别的族群/民族自豪感膨胀/不相信民主、法治与人人平等是必须的》

我再说清楚一点,你吧《这段》copy后仔细的思想,其实这后面的答案我闭着眼睛都知道:他们说分配一个蛋糕,一定会是某些人多,某些人少....你投马华,马华会为你争取更多。

如果神经病的行动党不学无术,我说如果...也说,如果你投行动党,行动党一定会确保华人的权利不会消失在这块蛋糕上。

其实只要我们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都会,跟着人家课题转,都跳不出独立思考应该问的是:50多年谁在掌管经济,为什么我们的蛋糕越来越小?谁天天说贪污误国的,贪污是国家头号敌人的?告诉你光说没用,诚意在哪?反对党没用实权去命令反贪污局、警察、或任何的官员要公正地办案,但是国阵的部门没用吗?是要还是不要的问题!

回到问题的根本,今天你的权利损失了,一点都与种族毫无关系,种族只是一个幌子,看明白吗?就是稻草人!

只要制度不改变,人民的选票不能制衡霸权、滥权、贪污舞弊、他们可以继续要求拨款10亿,1000亿,别忘了我们在PKFZ里就亏损这样的“数字”!我是说,今天读得懂华文,看得明白我写的朋友,你要用马来文、英语或其他语言思考,只要我们没用勇气改变这个百废待兴的国家,我们有千万个理由,停留在种族、利益分配、蛋糕大小、制度偏差里永永远远不愿意相信人民是决定国家未来的决策者!!!

今天你奚落国阵、明天你奚落民联,你得到什么,是不是因此国家人民就减少面对贪污、滥权、制度腐败等等的问题?是不是我们就离开吕乐时代远一些?

只要权力集中、人民思维各自为政、继续制造你心理的民族救星,国阵就可以长治久安了。根本不需要改变!

当然我很悲痛的说,其实以上的东西早就应该在308前教育群众。但是到了后308我们还是不停的问,马华可以为华社做什么,行动党可以保证华社什么?

我又要重复,马来人、印度人、其他人也会问他们的米吗?

对不起,如果只要我们的思维永远停留在自己的肤色、自己利益,不愿意看到平等是绝大多数马来人也没有的事实,我们还要谈什么?

我再次的不屑的说,其实答案已经非常清楚了,如果选区得到发展、照顾、为什么国阵逢补选、大选都会一夜之间把人民的公共设施做好?只要我们永远不能明白一个临时才学习的孩子可以考好成绩的简单道理,国阵可以执政是:一万年!

只要把游戏,数字化,你烦了,国阵就开心了。因为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救世主才会出现。游戏才开始.....

写了几个小时,希望大家用心反复去思考我们是否是贪污滥权、制度腐败的帮凶或从犯?谁敢想,如果我们早点纠正制度的滥权、腐败,也许赵明福不会死?还有更多人,更多的人民的利益流失,我们是否愿意认真检讨,把人的尊严看得比一切数字重要?

叶庆华 说...

哎...

西西留大俠,为了我党大马华江山社稷和手无缚鸡之力的百万无辜党员,我在此恳求您手下留情...好吗?

这场仗我们输定了!!

thater 说...

POLI : YES MCA must HARD & ROCK ,If not , you will be either ROCKETED....,MOONED....OR... EYE BRUISED or the combination of either two or all three together..It is very fair because you have the right to choose what you want.

阿土伯 说...

一个字“赞”。看到全身出油!

阿土伯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Fair仔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Fair仔 说...

求真,
"只要他们有硬起来,不管是多么歪论,反对党就害怕"

硬起来也要分直直的硬还是歪歪的硬。 所谓硬道理,硬得起还要硬得有道理!

"回到问题的根本,今天你的权利损失了,一点都与种族毫无关系,种族只是一个幌子,看明白吗?就是稻草人!"

这句话有点武断, 种族精英政治很难说与种族毫无关系。

"到了后308我们还是不停的问,马华可以为华社做什么,行动党可以保证华社什么?"
一天还有单源政党, 一天就还是有这个问题。

祥林嫂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thepplway求真 说...

Fair仔,

谢谢交流吗,我知道你说的问题。但是我针对的是国家的格局,选票的决定性绝对不能因为链接与种族关系而把“人民”绑架起来!

所谓的民族精英其实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林吉祥一早表态,行动党是为马来西亚而生,但是透过恶法、国家机器、种族界分隔离法等等的围堵,我们看到的是华人而不是人民。林连玉先生追求的是母语教育的平等,不是要求以华文教育为国家的主导,但是却因为追求教育平等而被递夺了公民权。这些都是我们比较熟悉的所谓民族英雄。

其实他们在国家民主的贡献比民族更大,我希望大家不要在国家的命题上妄自菲薄!

华人争取华人的利益还是公民争取公民权利,这点我们永远不要搞清楚?ok,永远马华20席,行动党20席,公正党20席,回教党20席,巫统80席。但是我们也继续做20席的反对党而自豪吧?

因为你认为先要搞好民族利益/其实是种族利益,才开始关心公民利益!

过去的历史我们有太多限制了,我们没有自己的媒体,我爸爸的时代是靠脚与脚踏车从市中心到郊区传达信息的,可是我们现在落在新媒体时代。为什么我们还停留在种族思维?还希望有什么民族救星?

精英?不如我们自己搞好概念的巫统,华人与人民的差距,种族政治vs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如果自己都无法珍惜民主时代的一砖一瓦是与人民的决定相关,我们怎么他突破,马华硬起来了,国阵就改革了?

哈哈,哈哈我真的无法相信简单的道理竟然要如走迷宫那样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逃出生天。对不起,我相信文字有限(limited),但是人心可以放广一些,多思想人人平等,我们就会可怜那些因搞种族政治,乐此不疲的既得利益者所招致的{苦难人民同胞}了!

Fair仔 说...

"因为你认为先要搞好民族利益/其实是种族利益,才开始关心公民利益!"

偶只是追求平等, 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也没有这样的意思。。 更不是只要华裔得到平权而已。

马华硬起来了,国阵就改革了? 马华软着国阵也不会改革啊! 还是硬一点好。

请尝试用比较浅白的词句表达,小生才疏学浅有时很难弄得明白你在讲什么。

thepplway求真 说...

对不起fair仔与各位,

可能我是o血型的人,所以说你的时候其实是说你们或者可以说我们。

方人也 说...

在华人面前了不起;在巫统面前起不了。

这就是大家熟悉的马华,不是吗?

Susuteh 奶茶 说...

西西兄,
Botak兄说您韬光养晦,确实实话!

看来时机已到,是时候出山了,别再当山野村夫了!

匿名 说...

蔡会长之前已经说了,不是马华不敢硬,不敢退出国阵,是因为马华必须留在国阵传达华社意愿,必须考量离开后的政治后果。

这是多来讲的。因为这种说法的下意识前提就是当政府的每次必定是国阵。

若有一天国阵当不成执政党了,马华是否到时为了能在内阁传达华社意愿,因此退出国阵,然后加入执政党呢?

“传达”华社意愿?听起来多么“奴性”,多么“凄凉”。马华在国阵里的角色顶多也是个“传话筒”罢了呢。

匿名 说...

这么一来,波力还有得混吗.....
西西大大就是强.

阿正 说...

西西留大侠真赞!咦,做么不见了大家所关心的主角?

sanjiun 说...

西西留好厉害的文章!!!
看得真的很过瘾!!!
同意leejiajia说的:干嘛塞钱去人家的口袋?邦马华训练人才,马华不会感激你的哦。。。

祥林嫂 说...

您上一篇博文我用精辟来形容,这一篇只能说'惊天地`泣鬼神。
如果封您为盟主,无疑的对您是莫大的侮辱,相对那些欺世盗名之辈您简直是偶心中的博神啊。
对了,您还隐藏多少实力?


刚才打错字,排写 排写

CC Liew 说...

回玉刚兄,还是你看得比较透彻,果然是党内人士……的确是给『自己人』读的。

伟哥大大,嗯嗯,如果错误理解,会不会把整罐蓝色药丸吞了?

回theater,的确是这样,怎么说都不可能说得通,因为马华身在联邦政府,完全无法洗脱『嫌疑』。

回阿贵:嗯嗯,下次偶小小声讲,把字体放到最小,希望国阵的人看不到。

回鼻屎:烤焦了……

回keykok:谢谢鼓励啦

回秀芬:言过其实啦,西西留米有文采,很多错别字的说。谢谢鼓励。

回求真大大:要共融,还需努力,要靠大家了。谢谢这则长长的留言,非常同意。

回叶大人:语带双关哦

回啊土靓仔:出油排毒,好事啊

回方人大大:无需补充,正解。

回奶茶:连奶茶大人也来闹场了,文章不入流啦

回匿名:就是要去掉这『奴性』才叫马华『硬』啊,可是马华能吗?

回『又是』匿名:西西留是免付费创作,当然无法和专业撰稿人比较了。

回阿正:有在。又在,在隔壁。

回善君:好久不见了,升官发财了没?

回祥林姑娘:又来了!大家讨论讨论啦,无需赞美啦,虽然是人都爱听好话。

谢谢鼓励,非常感激。